色小说 > 修真小说 > 军长家的小娇妻 > 第二十八章 我一定要念
    邵半梦第一次和李成凤站在了同一条战线上。

    莫念念耸耸肩,轻松的说道。“可是录取通知书已经下来了,再过一个月,我就可以正式进入警察学院,当一名学员。”

    如今的莫念念颇有种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感觉。她已经拿到了警察学院的录取通知书了,难不成爸爸妈妈还会不让自己念吗?

    下一刻,邵半梦却叫道。“不行!绝对不能念,我会写一份说明信,就说你还需要再复读一年,警察学院不用去了。”

    听到这话,李成凤和莫兰心心中大喜。她们怎么也没有想到幸福竟然来的那么突然。

    莫念念却僵着一张脸惊讶的看着邵半梦。“妈!你在胡说什么?这警察学院是我好不容易才考进去的。我一定要念。”

    莫念念坚定的看着邵半梦,气的邵半梦更是不知道应该如何是好 。

    这个死丫头,她防了那么久,以为自己总算是如愿以偿,能够看到自己的女儿上大学了。哪里知道竟然是那么危险的一个职业。

    这警察有什么好?

    邵半梦抿唇看着莫念念真是气都不打一处来。

    一旁,李成凤阴阳怪气的说道。“念念啊!不是奶奶说你,看看你都干了什么好事?你不仅给你的父亲找了麻烦,现在就连你妈也是被你气的不轻。哎呦,我们莫家可真是供不起这样的女儿。”

    说那么多,不就是想说只有莫兰心是你莫家的掌上明珠吗?

    莫念念生气的想着。她本来以为拿到了录取通知书,爸爸妈妈就不会再阻拦自己,再加上自己这些年来暗中捉拿的罪犯,怎么也是一个不菲的成绩,可是事情却都出乎了她的意料,让向来冷静的她也失去了分寸。

    “我倒是觉得念念当警察是个不错的选择。”

    就在客厅的人吵得不可开交的时候,在莫念念房间休息的季然直接将门给打开。

    这样吵闹的声音,就算是猪也该醒了。

    本来季然是不想插手这件事情,这毕竟是莫家的家世。可是听到他们的谈话,季然却忍不住站了出来。

    他从来都不知道京城邵家的女儿竟然会跟一个蛮不讲理的老太婆低三下四的,这实在是让他觉得十分失望。

    这就是小叔一直都放在心底的女人吗?也不过如此。

    莫念念诧异的看向季然,没想到他竟然会帮自己说话,莫念念眼中闪过一抹感激。

    察觉到的季然冷冷的说道。“我不过是觉得你的能力还算过的去,在警察学院里面好好在学习一番,以后出来也不会做事马虎,思虑不周了。省的害人害己。”

    莫念念脸色一僵,暗骂季然混蛋。亏得她还以为季然这混蛋转了性子,看来果然还是一如既往的毒舌!

    就在这个时候,李成凤尖锐的声音却响了起来。

    “你是谁!怎么会在这里?好啊好哈!邵半梦!没想到你这个贱人竟然乘着我儿子不在家,带男人进来住!你这个不要脸的贱人,我今天就要把你给撕了!!!”这李成凤心眼就从来没有好过,没看出季然是从她房间里出来的吗?关妈妈什么事?这个念头在莫念念的脑中一闪而过,瞬间觉得颇为羞恼。

    “够了!你这胡说八道的也不怕别人看了笑话!”

    莫念念眉头一皱,冷冷的说着,浑身散发的气场竟然和莫易文有些类似。李成凤顿时脸色一僵,讪讪的坐了回去。

    她自然也知道自己反应过多了。不过一想到的自己刚才说的话竟然被外人给停了去,她心里头就怎么都不舒服。

    这在外头,谁不说她李成凤的好,今天这事情要是传出去了,她还怎么在外边混?还不得被那些老太太老公公给笑话?

    李成凤阴沉着一张脸说道。“那你们倒是说说,这人是谁啊?”

    一旁的莫兰心见到季然,心中一动,怎么也没有想到世界上竟然还有如此冷冽的男人,那浑身散发这的迷人气质让她心神动荡不安,好像整个人都坠入了爱河一样。

    可是看到季然出来的方向,莫兰心眼帘微垂,不着痕迹的说道。“念念,这不是你的房间吗?他该不会是你男朋友吧?”

    “当然不是!”

    “当然不是!”

    “当然不是!”

    莫兰心话音刚落,季然,莫念念和邵半梦便异口同声的叫了起来。

    “他是我救命恩人。”

    莫念念急忙说道,一旁的邵半梦微笑着补充道。

    “季然还是念念的未婚夫。季然,你的伤好些了吗?”

    她是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欢喜。见季然出现心情一好,莫念念偷偷报考警察学院的事情就被她给丢在一边了。

    莫念念心情顿时十分复杂。她到底应该觉得高兴还是应该觉得郁闷?

    季然淡淡的说道。“我的腿已经没有什么大碍了。谢谢梦姨的照顾。”

    李成凤和莫兰心早就被邵半梦脱口而出的未婚夫给吓了一跳了。

    李成凤皱着眉头说道。“念念这才几岁,大学都还没有上了,就有了未婚夫,这像什么话?”

    对啊对啊!莫念念默默点头,觉得李成凤总算是说对了一句话。

    “时间还长,反正先定下来再说。我爸和季然的爷爷都是这样想的。反正他们两个也都还年轻,先相处一段时间,要是不合适的话,也没有什么影响。”

    邵半梦笑着说道,季然的出现让她心情颇好,说话也平和了起来。

    可是李成凤却讶异的看着季然,冷不丁的问道。“你爸?京城邵家?”

    邵半梦脸色一僵,默默的点了点头。她只有一个爸爸。

    “既然是亲家选的人,那一定也有他的思考。可是我作为奶奶的却不得不多问几句。季然,你家住哪里?有什么亲人?现在是做什么的?”

    李成凤脸色一缓,看着季然的眼神带着一丝亲切。

    “京城季家长孙季然。家里亲人都尚在。这段时间来l市是准备开个分公司,拓展一下事业。”

    季然淡淡的说着,一丝不苟的回答着李成凤的话。隐隐带着警告的意思。

    这都十八年了,邵家那老头子总算是记起自己的女儿了,竟然还给自己的外孙女指了一门婚事。这个小伙子还真是一表人才,竟然还是自己开公司,莫念念这死丫头,还真是走了狗屎运了!

    想到邵家老爷子,李成凤就来气。

    当年莫易文带着邵半梦回来的时候,她这心啊,简直是心花怒放。可不是吗?自己的儿子是个有福气的,带个女人回来还是京城邵家那种大门大户的,她怎么能不高兴?

    可是高兴劲还没过去了,却得知邵半梦竟然是和自己的爸爸断绝关系来的。

    呸!她儿子虽然是个二婚的,但是却也不能娶个什么都不会,又不能帮助自己儿子事业上有进展的女人进门吧?

    李成凤是拐着弯的想拆散这一对,可是这磕磕盼盼,争争吵吵下来,转眼间竟然过去了十八年!

    本来李成凤想着要是邵半梦生个带把的吧,她也就勉强原谅了。可是生出来的却是一个一点都不讨巧的女娃子。

    李成凤怨气越积越多,对邵半梦也更是诸多刁难。如今看到季然的出现,李成凤突然期待着他的出现或许能够让莫家有个大的进展。

    而一旁的莫兰心却十分难受憋屈。她就想不通了,这莫念念没一个地方比自己好的。可是却有外公帮她选了一门好婚事。而她呢?却什么都没有。

    莫兰心咬牙不爽,李成凤却已经荡开了笑容,热络的说道。

    “哎呀,没想到你年纪轻轻的就自己开了一家公司。果然是年轻有为!看看,这还是一表人才!我……”

    察觉到李成凤和莫兰心的神色,莫念念心中更是鄙夷。她这是搞不明白她为什么会有这种就高踩低的人。爸爸如此敢作敢当,奶奶却是一个出事推诿的人。至于这莫兰心,哼!

    邵半梦忍不住叹了口气,心中觉得有些难受。李成凤和莫兰心的做法实在是让她很伤心。这些年来,她事事力求周到,可是李成凤和莫兰心却总是鸡蛋里面挑骨头。

    如今季然一出现,身份家世摆了出来,她们却全然换了一幅嘴脸。她心里面真实难受的紧。

    她甚至都觉得让莫念念嫁给季然,会不会委屈了他。

    季然坐在了沙发上,淡然处之,一问一答的也没有觉得别扭。至于李成凤问的一些比较*的问题,这对季然来说也不是什么难事,随意几句便拨开了话题。

    可是一旁的邵半梦和莫念念却越看越难受。

    在听到李成凤已经开始问季然的公司每年可以盈利多少的时候,邵半梦再也忍不住皱着眉头说道。

    “季然,你刚才说你赞同念念当警察是什么意思?”

    “对啊对啊!季然啊,不是我说,这妻子啊就是应该温柔贤淑为主。你看看……”

    李成凤一顿,将嫌弃莫念念的话急忙咽入口中。这往常说着说着还真是说习惯了。要是真的让季然觉得莫念念这丫头是个不好的不想结婚了那可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