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修真小说 > 军长家的小娇妻 > 第三十章 今晚你给我睡沙发!
    方锦和莫念念年龄相差不大,而计算机科技对她来说也是一种爱好和为之奋斗的目标。季然这话对她的认同让她无比感动也十分受用。

    看着方锦如此兴奋的模样,莫念念暗暗扶额,这季然还真是知道投其所好。

    莫念念急忙说道。“锦儿,查到了没有?”

    听到这话,方锦失落的摇了摇头。

    “对方看来也是一个计算机高手,我没有查到对方的地址。看来这条线是断了。”

    “对了,程希的事情,你告诉你爸了吗?”

    就在这时,方锦转过头看向莫念念。

    莫念念失望的摇了摇头说道。“从回来之后,我就没有和爸爸单独相处的机会,这件事情事关重大,万一让别人知道了,未必就是好事。”

    “什么意思?”

    方锦眨巴着眼睛问道。

    莫念念没有多言,而是结束了这次的对话。有些事情她也只是猜测而已,并没有实质性的证据。

    见此,季然眉头一挑,也没有多说。

    三个人商量了一下,却发现案情的线索进入了死胡同,如果没有更多的线索的话,想要找到华明玉他们真的很难。

    莫念念下意识的看向季然。她知道,季然这家伙对她有一定保留,可是她却不敢多问,生怕这可恶的混蛋直接把她提出了调查的圈子。

    就在这个时候,外面传来邵半梦的声音,原来晚饭已经做好了。

    方锦开心的跳了起来,屁颠屁颠的离开了。在她的人生当中计算机科技和美食一样重要。

    莫念念好笑的摇了摇头,想要跟季然说些什么,可是他却当先举起了拐杖往外头走去。

    莫念念双唇微抿,默默的来到了餐桌。

    却在这个时候,季然眉头微皱,轻轻的敲了敲桌子。

    这本来没有什么,可是莫念念却总觉得这声音有些不对。季然这家伙没事吃饱了闲……

    莫念念猛地一惊,快速的从餐厅的窗户直接跳了出去。

    见此,邵半梦差点没有吓的晕过去,这里可是三楼,这一跳下去还不直接摔断了腿?

    方锦也是瞪大了双眼,小嘴里面还咬着一块美味的腱子肉半响都没有反应过来。

    邵半梦急忙的冲到窗户,探出了脑袋,急忙叫道。“念念?念念!你怎么了?你没事吧?你在哪里啊!你,你别吓妈妈啊!”

    “锦儿,去开门。”

    就在这个时候,季然淡淡的开口说道。方锦机械的点了点头,快速的将门给打开。

    只见刚才从窗户直接跳出去的莫念念此时却出现在门口,而且手里面还擒住了一个男人。

    “念念……”

    方锦傻傻 的看着眼前一幕,嘴里的腱子肉再也支撑不住掉在了地板上。

    “说,你到底是谁!”

    莫念念一把将人给推进了房间,脸色冰冷的看着面前的男人。

    此时邵半梦回过神来,急忙的抓住了莫念念的身子,来来回回的瞧了好几遍,见她没事,这才松了口气,嗔怪的叫道。

    “念念,你下次做事的时候能不能不这样莽撞?你知道这里是多少楼吗?三楼!你就这样从窗户跳出去,万一出了什么事情可怎么办?你……”

    邵半梦担忧的说着,将刚才莫念念营造出来的冷酷氛围瞬间冲刷的干干净净。

    莫念念无奈的看着邵半梦说道。

    “妈,没事的。我们虽然在三楼,但是外边有水管,还有屋檐,再不济也还有凸出来的檐口做踏脚呢!三楼而已,没事的。”

    “没事?这能叫没事?”

    见莫念念说的云淡风轻,邵半梦差点没有晕过去。天知道她刚才吓的心脏都快要停掉了!现在,莫念念竟然说没事?

    不行,绝对不能让她当警察!说什么也不能让她当警察了!邵半梦心惊胆战的想着,一想到以后自己的女儿会把这样的事情当做家常便饭一样,邵半梦就怎么都没有办法接受。

    此时的莫念念还不知道自己的妈妈因为她刚才的举动直接变了心思。

    只见莫念念直接来到了刚才那个男人的面前再次询问道。“你到底是谁,鬼鬼祟祟的偷拍我们是想干什么?”

    偷拍?

    众人一愣,看向被莫念念抓来的男人,心中惊讶不已。

    那男人也是狠狠的咽了咽口水,这才说道。“我是l市时事报道的记者李峰。我来这里是想要采访一下你们,得到独家资料的。”

    “采访我们用得着这样偷偷摸摸的?”莫念念反问一句,冷冷的眼神看着李峰,让他忍不住悄悄的往后挪了挪屁股。

    这警察大院还真不是一般人能进去的。一不小心就被人给抓到了。而且还是一个看起来还没有成年的小女生。想到刚才莫念念的动作,饶是李峰经常外出拍摄身手矫健,此时也忍不住闪过一抹惊叹。

    “警察大院不允许别人进来,而且莫组长也说过了不接受任何采访,所以我才会这样的。你也知道,我们做记者的,有的时候还真是进退两难。”

    莫念念皱起眉头问道。“既然你知道警察大院不允许别人进来,你又是怎么进来的?”

    “咳咳,我是来采访上个月英勇救人的警察同志的。然后,再顺便采访采访你们。”

    “……”

    还采访上个月英勇救人的警察同志?骗鬼呢!

    就连方锦也忍不住翻了一个白眼。

    “既然如此,我们就不打扰李记者继续采访了。”

    邵半梦优雅的说道,不想把事情弄大。

    可是莫念念却不打算就这样放过李峰。如果不是刚才季然在敲击桌子的话,她怎么会察觉到一束照相机的光芒在隐约闪现?

    见李峰要走,莫念念眼睛一转,笑着说道。“李记者,你不是说要顺便采访我们吗?怎么连问题都不问一下?”

    听到这话,季然忍不住皱起了眉头。这个小丫头又想要搞什么幺蛾子?

    “当,当然!”

    李峰一愣,急忙的点了点头,眼中露出一抹欣喜。他还以为这一次要无功而返了,没有想到竟然还有这样的好事降临在他的头上,看来他成为大记者的梦想指日可待啊!

    两人一番交谈之后,李峰心满意足的离开了。季然却很不赞同的说道。“你这样做实在是太危险了。”

    “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

    莫念念淡淡的说了一句,眼中闪过一抹坚定。

    季然却叹了口气,发现这小妮子,有的时候他还真是拿他没辙。

    邵半梦自然不知道莫念念和李峰说了什么,从莫念念跳出窗户的那一刻,邵半梦就心神不宁的没法安静下来。

    一个晚上,邵半梦都沉默寡言,最后更是直接回到了房间,将门给紧紧关上。

    莫念念哪里还不知道自己的妈妈是生气了?以往爸爸妈妈吵架的时候,妈妈都是用这种方式冷战的。

    莫念念忍不住撇撇嘴,十分无奈。

    却在这时,季然轻笑出声。

    莫念念脸色一黑,愤愤的说道。“今晚你给我睡沙发!”

    话一出口,莫念念脸色羞红,这话不是每一次妈妈跟爸爸冷战的时候说的话吗?

    郁闷的躺在床上,莫念念脑海当中想的全都是如何才能够找到华明玉和程希 。

    就在临近十二点钟的时候,莫念念却听到房间门被敲响。所幸也睡不着,莫念念一把将门打开问道。“怎么了?”

    “这是……”

    莫念念呆愣的看着季然手中的盒子,忍不住开口询问出声。

    “十八岁是成人礼,对每一个人来说都是重要的日子。祝你生日快乐。”

    “你,你怎么知道今天是我的生日?”

    莫念念下意识的接过季然手中的盒子,心中充满了欢喜和疑惑。

    她从来都没有想过在自己的生日最后一刻竟然能够收到礼物。

    这段时间发生了那么多的事情,大家都心力交瘁,哪里还有这个心思弄什么成人礼?

    就连前一段时间商量着成人礼要如何好好庆祝的爸爸妈妈此时都……

    莫念念咬着下唇,心里面异常感动。

    “别哭鼻子了。看看合不合适。这次你太过莽撞了,要是真的遇到了危险,我就把你做的那些危险事情全都详细的告诉你妈妈。”

    “你敢!”

    莫念念急忙叫道。

    要是让妈妈知道了,她还不担心死?今天还只是从三楼跳下去而已,要是妈妈真的知道她做的那些危险的事情,恐怕就不只是冷战那么简单了。

    莫念念下意识的看向邵半梦那紧闭的房门,默默的叹了口气。

    低下头,将季然送给她的盒子打开,莫念念一愣。

    手表?季然送自己手表是什么意思?

    莫念念脸色一红,脑袋冒出了一堆的粉红色泡泡。

    “能,能帮我带上吗?”

    “手表都不会戴?”季然眉头一挑,语气带着浓浓的鄙视。

    莫念念嘴角一抽,一把将盒子里的手表拿出来,随意的戴在手上,嫌弃的说道。“这手表也不怎么样嘛!银色的外表,很普通啊!还是电子手表,早就out了。”

    “配你绰绰有余了。”季然淡淡的说着,就好像在说一件再平常不过的事情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