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修真小说 > 军长家的小娇妻 > 第六十九章 不合胃口
    莫念念说道。“你好,我是来找王松的,请问他在吗?”

    一听到是来找王松的,房间里面的女人顿时十分警觉。王松今天昨天刚刚被警察局的人给带走,整个小区的人都看到了。

    一想到小区那些人那种警觉和打量的眼神,她心里面就十分不舒服,此时有一个年轻小姑娘来找自己的老公,她心里面更加不是滋味。

    “我老公不在。”

    警察都在下面盯着呢!王松不在这里才怪!毕竟王松是一个四五十岁的中年男人,想要跟莫念念刚才那样身轻体健的爬上爬下,那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莫念念顿了顿说道。“这个混蛋,说好了有钱就要带我去国外玩的。这都几天了,就跟消失了一样,白费我陪了他那么多年。”

    “什么?!”房间里面的女人瞬间炸毛,气急败坏的将门给打开。

    季然好笑的摸了摸鼻子,看到莫念念冷着一张脸说出这样的话来,这种莫名的喜感他实在是忍不了。

    莫念念冰冷的眼神扫了一眼季然,默默的退后一步。

    下一刻门猛地被弹开,直直的弹向一旁靠着门的季然。

    眼看着门就要把季然给敲扁了,他却随意的往旁边一动。

    莫念念的眼中微不可见的闪过一道遗憾。就差那么一点点。

    出现在莫念念面前的是一个中年妇女,看起来早已经发福了。也不知道是不是最近状态不好,人看起来有些憔悴。饶是如此,她此时横眉倒竖的模样还是带着一丝狰狞。

    “你这个小贱人,你和王松是什么关系!好啊!王松,你这个不要脸的混蛋,人家小三都找上门来了!!!你今天要是不把话给老娘交代了,老娘现在就去警察局,把你做的那些破事都告诉警察!!!”

    张梅一看莫念念就是一朵娇羞可人的小花朵,再想到刚才她说的话,顿时气急败坏的叫了起来。

    不仅如此,张梅还愤怒的伸出爪子,一副要和小三大战三百回合的模样。

    莫念念只是想要她开门而已,哪里想到一句话竟然就会让她有那么大的反应?

    莫念念急忙往旁边避开,脑海当中却在想着她刚才说的话。

    看来王松果然不干净,否则他老婆怎么会说这样的话来?

    在张梅气急败坏的吼着的时候,一直躲在房间里面的王松急忙的冲了出来。本来以为又是警察来找他的不痛快了,没有想到出现在他房门的竟然是一个看起来还没有成年的娇小女孩。

    王松皱着眉头,心中暗想。他虽然在外边没少偷吃,可是吃的都是半熟少妇,从来都没有和这样小的女人不干不净过啊!这绝对不是那些想要傍他的那些女人。

    难道说是自己不注意的时候,留在外边的私生女?

    这个念头在王松的脑海当中一闪而过,当即就把他给吓了一跳。

    这女孩看起来也就是十七八岁的样子,往前一算,十七八年前他才结婚没有多久,家境也没有多好,好像,也许,大概,没有其他女人了吧?

    王松脸颊一抖,急忙的跑了过去叫道。“有事慢慢说,有事慢慢说!”

    “说你娘的屁!王松,老娘今天算是看清楚你的为人了,我告诉你,离婚!必须离婚!”

    张梅气呼呼的吼道。

    她在这里张牙舞爪了大半天了,愣是没有抓到莫念念的一根汗毛,气急败坏的她一腔怒火全都冲王松去了。

    眼看张梅直接和王松打起来了,作为一个还算高大的男人竟然不是张梅的对手,眨眼间脸皮就被绕出了好几个鲜红的爪印。

    看着他们夫妻两个越闹越大,莫念念冷冷的说道。“住手!”

    这都是什么跟什么?现在是他们找王松问问题的。怎么这对夫妻还打起来了?莫念念丝毫没有作为罪魁祸首的自觉,直接堂而皇之的走进了他们的房间。

    季然摸了摸鼻子掩住笑意,同样堂而皇之的走进了他们的房间,和莫念念一左一右坐在了沙发上。

    打了大半天的王松和张梅这才后知后觉的看着莫念念和季然。

    王松吃痛的捂住自己的脸,问道。“你们两个人到底是谁?来这里到底想要干什么?”

    “不是你小三还能有谁?”张梅气呼呼的说道。

    “谁,谁小三了!”

    王松立马好像是炸毛的猫一样,火急火燎的叫了起来。

    “王先生,张太太。介绍一下,我是盛世小组的莫念念,这一次是来跟你了解一下关于商业中心大厦爆炸的案件。”

    “什么意思?昨天警察局的人不是已经问过了吗?我都说了,我不知道!”

    王松一惊,恼怒的说道。

    一旁的张梅一脸尴尬,敢情这小姑娘不是小三。不过也是,这小姑娘一看还没有发育完全呢!瞧瞧这给瘦的,小腿还没有自己的胳膊粗呢!

    张梅急忙的给莫念念和季然倒了一杯水。虽然他们两个和闯进来的没有什么区别,可是没听人家说的是什么吗?这可是警察局的调查小组呢!

    相比之下,王松惊愕过后倒是一脸淡定。

    王松坐在了沙发上,翘起了二郎腿,摆出一副高高在上的老板架子,这才昂着脑袋说道。“你们想要问什么?我可是一个大忙人,没有时间陪你们玩耍。”

    看着王松拿着鼻孔看人的样子,再加上他脸上显得狰狞的疤痕,莫念念面无表情的说道。

    “根据警察局的研究,商业中心大厦爆炸案件里的炸药成分和你们公司的一样。你作为你们公司可以直接接触到这些危险物品的人。我想要知道,你把这些成分都供应给了谁?”

    莫念念一本正经的模样,如果不是因为脸上还没有褪去的稚嫩的话,别人或许就会以为她是白领级别的领导人,而且还绝对是灭绝师太的人物。

    王松冷笑一声说道。“昨天在警察局的时候,我什么都说了。你要是想知道的话,尽管去警察局找口供笔录就是了。何必再来找我?”

    “王先生真的什么都说了吗?”莫念念嘴角勾起一抹冷笑。

    她看着王松的表情就好像她心里面其实什么都知道似的。

    在套话这方面,莫念念倒是挺不错的。季然在一旁默默的看着,只当自己是背景板。

    可是正是因为有季然在一旁坐着,王松才没有这个胆量把莫念念给轰出去。

    王松的脸抖了抖,僵硬的说道。“当然。作为公民,配合警察局的调查是基本的义务。”

    “那我想,警察局的人肯定没有问你,你挪动的那些安装炸药的成分都卖给了谁?”莫念念接过张梅递过来的水杯,微微抿了口,眼睛眨也不眨的看着王松。

    莫念念知道现在是攻心阶段,自己绝对不能露怯,否则想要套出他的话就难了。

    王松冷笑着说道,“我想我已经说的很明白了。那就是一个想要做实验的人,当时问我要了一点材料。我怎么知道他会把炸药用在这种地方?他看起来就像是一个每天只会窝在房间里面的宅男*丝,想要做些研究也是很正常的。他当时一再的跟我保证绝对不会用来做坏事的。我看他还老实,也想着算是为科研做自己的一份贡献了。就给了他一点。”

    “我发誓,真的就一点点!这根本就没有违反我在公司的规定。就算是工人搬东西的时候也会露出一点出来不是吗?”

    王松努力的给自己寻找借口。

    可是这些已经和警察说过的话对莫念念来说却一点用都没有。

    莫念念看着王松,冷冷的说道。“看来,王先生是贵人多忘事。不如让我来提醒提醒你。五年前的七月三日,八月五日,十月七日,十二月二十日,四年前的……”

    王松所在的公司是做鞭炮生意的。一般来说这种类火药的用来丧事喜事方面的爆竹和烟花等都有严重的管制。可是这个年头,做生意有 明面上的,也有没有记录在案的。单单是l市的一些黑作坊,莫念念就敢肯定一定和王松有脱不了的干系。

    否则就凭借他一个公司的经理,怎么会过得那么滋润?

    就在刚才,在咖啡厅里等着莫念念和季然的方锦可一点儿也没有闲着。

    既然他们这一次的目标是王松,自然要知己知彼,百战百胜。所以莫念念耳朵上戴着的一只耳机正和方锦通话。

    只可惜,王松这个人十分谨慎,电脑上的文件都放了自己才懂的密码,而且还有很多代号。方锦根本就想不到。

    莫念念也只能模棱两可的说些日期,让王松认为自己什么都知道了。

    季然却在观察这王松的微表情。在莫念念说起那些日期的时候,王松的神色十分紧张,可是在念叨十二月二十日的时候,他的脸上却又露出了一抹轻松。

    错了!这里面一定有事情是错的!季然心中暗道。

    这时,王松淡淡的说道。“莫小姐,我想我没有义务跟你说这些话。如果你还想要知道什么的话,请用正常的渠道来找我。而不是慌称是我的小三。莫小姐这样的年龄和身材,不好意思,不合胃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