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修真小说 > 军长家的小娇妻 > 第七十三章 好基友
    “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绝对不能做那些事情。但是有些事情是特殊情况,特殊对待。特别是对那些犯罪人员!”

    莫念念张着眼睛,一本正经的说着,那好像特意跟季然解释的模样,让她脸色又更加泛红。

    幸好锦儿没有注意到这些,饶是如此,莫念念也急忙的低下了头,将方锦夹给自己的美食给放入口中。

    只是不能够提前探知王平和王松到底在打什么主意,这心里面总是有些担忧。

    或许何雪身死和商业中心大厦爆炸的案件并没有表面上看起来的那么简单。

    就在这个时候,吃饱喝足的季然优雅的拿起一旁的餐巾擦了擦嘴角,说道。“这珍馐阁的建造一开始就考虑到了各个方面的综合因素。比如说防火,防盗,还有防偷听。但是也因此留了一个心眼,针对所有的犯罪人员,为警察局提供一份助力。”

    季然站了起来,轻松的走到了旁边的墙面上,手随意的敲打着墙面,然后在其中一点按了下去。

    只见本来平坦的墙面竟然直接凹陷。确切的说应该是直接被打开了。

    见此,莫念念眼睛一亮,已然想到了季然想要表达的意思。

    一旁的方锦眨巴着眼睛也是十分好奇。两个人急忙的凑了过来,好奇的看着面前类似密码一样的机器。

    方锦问道。“这是什么东西?看起来好像是密码箱啊!没有想到珍馐阁的包厢竟然也那么贴心,是用来安放重要物品的吗?”

    莫念念直接翻了一个白眼,看着季然说道。“你怎么会知道这里有这个东西的?”

    季然神色淡然,伸出骨节分明的手对着上面的按键快速的敲击了几下。同时淡淡的开口说道。

    “珍馐阁老板是京城的,我季然也是京城的。你说我们是什么关系?”

    “好基友?”一旁的方锦下意识的脱口而出。

    作为一名资深吃货,方锦对珍馐阁一切知道的不知道的事情都尽量的做到了如指掌的状态。她自然也知道如今的珍馐阁老板五年前就已经正式上任了。而l市的这家珍馐阁更是经过重新修整,比起以前来,更是豪华内敛。让人心生向往。

    事实上,不仅仅是l市的这家珍馐阁,可以说华夏的任何一家珍馐阁的连锁店都是如此。其中季然的功劳可不小。

    他和珍馐阁的老板是好朋友,当初也是意气风发的年龄。两个人突然间想到了那么一出,效仿古代的那些情报基地,也做了这样的设备出来。

    当时只是觉得好玩,而且军中报备之后,那些首长也都表示支持。所以也就执行起来了。

    当然,后来因为有很多事情缠绕在身,季然也没有这个心思理会那么多。也没有想到有一天会在l市用上这个设备。

    这些话,季然自然是不会跟莫念念还有方锦说的。再加上听到方锦那下意识脱口而出的好基友之后,更是无语。

    这边,莫念念却耸肩说道。“不管你们是什么关系,你既然知道这些,那就快点,我倒是想要看看隔壁的那些人到底在搞什么花样。”

    莫念念话音刚落,本来隔音效果很好的墙体突然间传出了隔壁的声音。

    “林振生,你这是什么意思?现在事情越来越大,警察局的人都来找我了。你一句跟你没有关系,就把这一切都推给我们了吗?”

    林振生?那不是服装公司的总经理吗?莫念念微微皱起眉头,继续听着。

    “王松,你这话最好说清楚点。我今天来这里是宴请你们,不是被你们质问!”

    “我看你这是想要把一切都推给我们两个人吧!”

    王松好歹也做了那么多年的经理了,一点脑力还是有的。更别提刚才进来之后,林振生就一口一个你们你们的,这分明就是要把自己往这个案件摘离的节奏啊!

    王平作为模特圈的经纪人,这头脑也十分精明。此时看着林振生的眼神带着一丝冰冷。

    “林总经理,警察局的调查小组已经找到了我和叔叔,他们肯定已经察觉到了不对。你如果连一点诚意都没有的话,我或许应该跟警察局的那些人说明一下自己的立场才是。你一直借着自己总经理的身份来骚扰何雪,甚至于间接的害死了她。这些事情,你是没有办法否认的。”

    听到这话,林振生猛地一惊,惊异不定的看着王平说道。“你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什么承认否认的?”

    “哼!林总经理倒是滴水不漏,可是我王平也不是好欺负的。实话跟你说了吧!你对何雪各种骚扰,我早就已经将证据给录下来了。这一次你设计让何雪的那个跟踪狂粉丝做出那种事情,企图掩饰你擅自挪动公款的事情,再加上威慑何雪。这些一桩桩,一件件,要是被人知道了。你的结局就是身败名裂!”

    林振生脸色顿时苍白,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想出来的绝妙计划竟然会被王平这个卑鄙小人给利用 了。

    林振生的脸色变化万分,而后看着王平呵呵的笑道。“王经纪人这话说的可就不对了。我们都是一条绳上的蚂蚱,你好我好大家好才是真的好不是吗?”

    “林先生最好知道自己说的话。”一旁,王松冷冷的说道。

    三个人在包厢里面又说了一番话,刚才冰冷的气氛竟然渐渐的缓和起来。

    将这一切都听入耳中的莫念念却十分不解。

    听他们三个人的话,显然王松和王平跟林振生只见产生了间隙和矛盾。能够让王平直接开口威胁,肯定是遇到了什么事情。

    偏偏这三个人竟然还能够友好的交谈下去,就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对于这些,莫念念哪里理解的了?

    她对人对物向来都比较遵从自己内心的喜好。对李成凤和莫兰心就是这样。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这样口是心非的做法,她还真是看不惯。

    莫念念冷着一张脸,心里面默默的想着他们三个人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不过不管发生了什么事情,至少都可以证明他们三个人是认识的。

    莫念念看着方锦说道。“锦儿,你能把林振生挪动公款的证据黑到手吗?”

    “恩恩!如果他身边没有什么计算机高手的话,这些我还是能够搞定的。”

    方锦急忙的点了点头,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手里又抓住了一块猪蹄,口齿不清的说道。

    “就算我弄不到,不是还有季然吗?”

    自从季然在方锦的面前露了一手之后,她对季然的崇拜就成几何公式一样无限的增长,就差把季然当成是万能的了。

    见此,莫念念又是一个白眼。

    在包厢当中待了许久,等隔壁包厢的王松等人离开之后,永新小组和帅男小组的人也相继离开。

    许是因为被帅男小组给缠上,永新小组的人脸色都十分不好,甚至可以用阴沉来表达。

    只是不知道作为永新小组的成员,露西为什么没有来。

    想起露西,莫念念小嘴忍不住吐出一句。“真是会招蜂引蝶!”

    “你小嘴嘟囔着什么?”

    季然何其敏锐,当即便开口问道。可是莫念念却瞪了他一眼,不提这事。

    “王松的那份文件,你是不是要看看?”

    季然点了点头。

    虽然他知道警察局想要抓到华明玉和程希可以说的上是困难万分,但是既然莫念念都已经开口问了,那看看也无妨。

    而且季然也想要知道,在王松家中时,他的表现到底为什么那么奇怪。

    季然回到座位上,主动的拿过方锦的计算机,几下就把王松的那份文件给搜索出来。

    果然和莫念念说的差不多,这份文件就好像是一份只有自己才能够解答出来的文件一样,里面看起来杂乱无章,也只有累死年月日的记号,让他们能够有些猜测。

    季然默默的在其中几个日期上面画了个圈用来做标记。

    莫念念看在眼中说道。“有没有发现什么不对劲?”

    说起这个,莫念念眼中闪过一丝懊恼。“在不知道这份文件到底是什么内容的情况下,猜测是没有用的。我当时说这几个日期的时候,王松的神情就十分紧张。我想这一定不是什么小批量的订单。王松这些年来,肯定做了不少的缺德事,胆子还真是够大的!”

    想到刚才王松说的那些话,莫念念就忍不住拽紧了拳头,心中暗道,等把这个案件调查的水落石出,这个王松也一定不能轻易的放过了!

    一旁的季然点了点头说道。“王松是l市最大的烟火公司的经理。这些订单就算是小分量的,日积月累下来一定也十分的可怕。更何况能够特意自己制造密码来誊写的文件,这里面的分量怎么可能小的了?”

    “我想王松之所以会有神情变化,就是因为你提到的那些日期并非是单独供给给一家的。”

    也就是说,王松这家伙下面还有好些买烟火材料的商人?其中或许包括那些隐藏在l市的黑作坊,可是也有可能是被用来制作炸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