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修真小说 > 军长家的小娇妻 > 第九十九章 我们一定可以的
    方锦急忙的伸出手,用大拇指在自己的小拇指的指甲盖上点了点。以向莫念念表示,她说的是一件很严肃的事情。

    谁知道莫念念却似笑非笑的看着她,一本正经的说道。“男人和女人之间的距离就是从好感开始的。看来,你们进展的还挺顺利的。”

    方锦羞愤的跺了跺脚,说道。“才不是你说的那样。什么男人和女人之间的距离?简直就是无稽之谈!”

    “这句话明明是你告诉我的。你当时不是还将这个当做真理吗?”莫念念眼中全是戏谑。

    她可看不出来这个韩俊到底有什么地方好的,不过总归是帮助过她们的,勉强算是朋友吧!

    方锦嘟了嘟嘴,看着莫念念,咿咿呀呀的说道。“念念,你学坏了!你以前可不是这个样子的!你以前都说我说的那些根本就是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是没有意义的。”

    “很显然,你用时间说服了我。”莫念念淡淡的说道,如果她此时带着眼镜的话,肯定特别像是一名教导主任。

    在这些事情上,方锦总是说不过莫念念,轻哼一声,干脆撇过脸装出一副不想要跟莫念念说话的模样。

    可是下一刻,方锦又好奇的都凑到了莫念念的身边,问道。

    “念念,我都把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告诉你了。 你和季然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你也快点告诉我吧!这样才公平!”

    莫念念无奈的翻了一个白眼,她和季然能够有什么事情可说的?唯一可以说的那就是该死的季然在回来的路上把他吓的够呛!

    一想到这些,莫念念就气的牙痒痒的。

    一向马大哈的方锦此时却十分敏锐,一把就凑到了莫念念的面前,警觉的说道。“一定发生了什么事情对不对?我就知道,我难道还能看错小草莓吗?我方锦可是纵横情场的高手高高手!怎么可能连这点小事都看不清楚?”

    听到方锦对自己的定位自夸,莫念念直接翻了一个白眼。

    这丫的理论丰富,实际战况还不是跟自己一样是个小白?她到底是那只眼睛看出来自己肩膀上的擦伤是小草莓的?

    莫念念承认,但是为了躲避那些人的枪支弹药,的确是狠狠的擦向了地面。

    也幸好自己但是穿着的衣服够厚,质量够好,所以才能够变成轻微的擦伤。这上面只不过是有些细细碎碎的血丝而已。你丫的说这是小草莓?

    莫念念眼睛一眯,看着方锦,小声的问道。“锦儿大王,你既然是情场高手,那你肯定是看过不少的小草莓吧?你就那么确定我肩膀上的就是小草莓?”

    见此,方锦左右张望,也是小心翼翼的凑到了莫念念的面前,轻声的说道。“没见过。”

    “……”

    见莫念念翻了一个白眼,方锦顿时急了,问道。“那你见过吗?”

    “我也没见过。”莫念念淡定的摇了摇头,却十分肯定的说道。“但是我敢肯定,绝对不是我肩膀上那样的。”

    “切~”方锦立马傲娇的翻了一个白眼。

    两个都没有过任何经验的小女人躲在房间里面,你一句我一句的聊着这些私密的话题,脸上渐渐的都变得兴奋,而且还略带一丝潮红。

    青葱岁月,谁不想要遇见一个最美的对方?

    方锦歪着脑袋,叹了口气说道。“我的幸福还不知道在哪里呢!”

    莫念念也是歪着脑袋,叹了口气说道。“我的幸福也不知道在哪里呢!”

    “什么?念念,你和季然不是一对吗?你可一定不能变心啊!你要是变心了,我绝对站在季然那边!”

    “你还是不是我朋友?”

    莫念念脸色一黑,这个臭丫头,真是没法好好交谈!季然那个混蛋到底有什么好的,那么毒舌,每次有什么事情也都是独来独往的,这种男人高傲自大,自以为是,还霸道讨厌!

    莫念念对季然的吐槽简直三天三夜都说不完。

    偏偏身边的人都对季然满意之极,她心里面憋了一肚子的话,愣是没有办法吐出来。

    轻哼一声,莫念念转移了话题说道。“我们还是说一下这一次的案件吧!你今天说的王松的死和帅男小组的事情,具体是怎么样的?”

    方锦翻了一个白眼,叫道。“那我先跟你说好了,我就认季然是我好朋友的老公了,绝对没有其他人。”

    莫念念直接趴在床上,半响才心不甘情不愿的嗯哼了一声,也不知道是回答了还是没有回答。总之,方锦是放下了心,开心的说道。

    “帅男小组是第一帮发现王松死去的人,听说当警察找到他们的时候,帅男小组的成员们一个个脸色发白,双腿发虚,就差没有晕倒在地板上了。”

    “啧啧啧~这帅男小组好歹也是一个调查小组,这表现也太差劲了。我如果在那边,我一定要举双手鄙视他们。”

    方锦急忙的伸出双手,举起了两只中指,神色当中带着不屑。

    莫念念一把拍下方锦的双手,问道。“王松的尸体是在哪里发现的?哪里有没有留下什么证据或者证明之类的东西?”

    “帅男小组的那些人什么德行你还不知道吗?除了发现了尸体,不管是警察问什么,都是坚决的一问三不知的状态。我看就是心里面有自己的小九九呢!”

    方锦直接翻了一个白眼,轻哼一声。

    莫念念倒是点了点头,如果帅男小组将昨天发生的一切都全盘交代的话,恐怕得到的不是警察局的褒奖,而是警察局的监狱和法庭。

    毕竟帅男小组擅自将王松带离警察的视线而且还没有打过任何的招呼,这就已经是过了警察局的底线了。他们要是说了,怎么可能还在外边各种逍遥自在?

    莫念念询问道。“警察局有没有在西郊仓库发现什么东西?”

    虽然说王松的尸体不是在西郊仓库发现的,但是距离也没有多远,显然是华明玉等人故意抛尸耍着警察局玩的。正巧帅男小组的成员们受到了惊吓,误打误撞之下,竟然还真的找到了王松。

    方锦摇了摇头,问道。“西郊仓库有什么东西吗?”

    莫念念一直都没有告诉方锦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所以她到现在都还不知道昨天晚上莫念念差点死掉的事情。

    莫念念自然也不想要方锦太过担心,所以只是随意的说道。“昨天,我们跟着线索来到了西郊仓库,没有想到见到了华明玉和程希。”

    “什么?这件事情是他们两个人做的?实在是太过分了!他们两个到底想要干什么?之前的盛世游轮,之后的商业中心大厦,他们接下来该不会还要 密谋什么更加可怕的事情吧?”

    方锦被自己的话吓了一跳,惊恐的看向莫念念。

    本来还期望可以看到莫念念开玩笑的模样,很可惜,在这种事情上,她从来不开玩笑。

    “华明玉和程希为什么会出现在西郊仓库?他们难道就是王松的那个最大的买家吗?”

    方锦顿了顿,疑惑的问道。

    “应该就是他们。王松这一次本来就是给他们送货的。可是却被他们提前一步察觉到了我们的行动。所以王松其实是吸引我们出现的诱饵罢了。诱饵的作用完成了,自然就没有活着的必要了。”

    说到这些,莫念念忍不住叹息一声,心里面升起一丝烦躁。

    “那也太残忍了!念念,你肯定是没有看到王松的死相,整个人除了脑袋之外,简直就是面目全非,整个身子都七零八落的。听说还是警察局的法医帮忙进行拼接,这人才算是完整的。”

    方锦也突然间显得十分落寞。有人死掉了,对她们来说并不是一件好事。她们只是想要将世界上的坏人给绳之于法,并不希望有人死掉。

    方锦歪着脑袋,盯着头上的天花板,许久才问道。“念念,你说,我们能够抓到华明玉和程希吗?”

    “我们一定可以的!”莫念念紧紧的拽住了自己的拳头,看向方锦,忍不住抱着她说道。“锦儿 ,我们一定可以的。不管是华明玉和程希还是当年害了你爸妈的罪魁祸首。”

    “恩。”

    方锦紧紧的抱住了莫念念,哽咽的点了点头。

    这段时间,她一直都在想自己的爸爸妈妈,比之前任何时候都想。她迫不及待的想要为自己的父母报仇,可是却连自己的仇人是谁都不知道。

    都已经过去三年了,就连她的莫叔叔都没有找到办法,她有的时候真的很茫然,不知道自己这样的坚持到底是为了什么。她的爸爸妈妈真的是被人害死的吗?还是说只是她这三年来一直欺骗自己的理由和借口?

    这个世界上,没有得到伸冤的案件那么多,无辜枉死的人也那么多。警察局里面压着的没有破解的案件那么多,她和念念难道真的就能够解决了吗?

    就连那么多的专业人员都束手无策,莫易文也是一筹莫展,就凭她和莫念念两个不过刚上大学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