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修真小说 > 军长家的小娇妻 > 第一百二十一章 坚决不放手
    他看向莫念念,想了想说道。“都已经这个点了,你去参加晚会肯定没来的及吃点东西。不如我们一起去吃个夜宵吧?”

    一旁,季然嘴角微抽,这小子竟然当面挖人墙角,实在是可恨!

    季然黑着一张脸正准备开口说话,谁知道莫念念竟然点头同意了!

    季然眼睛一眯,毫不犹豫的站到了莫念念的身边,一副她去哪里自己也要去哪里的架势。

    方游却没有想的那么深入,他本来就是想要邀请盛世小组的人商讨一下这一次利欣药业的盗窃事件,只是面对季然,他总是感觉到有种莫名的敌意,无奈,只能看向和自己年龄相仿的莫念念了。

    殊不知这样一来,季然的怨念越发的深了。对于这个莫念念的青梅竹马,他前前后后左左右右,就没一点是放心的!

    当莫念念走出警察大厅之后,已然换上了自己的衣服。几个人走在大街上,季然紧紧的抓住了莫念念的手,好像生怕发生了什么让自己觉得不愉快的事情。比如他一个不注意的时候,方游冒过来给莫念念来一个深情凝望,甚至动手动脚。

    对此,季然很乐意推己及人,绝对不能让方游有任何的机会。

    季然这护食的举动怎么可能瞒得了莫念念和方游?对此,两人无语的同时也觉得莫名其妙。

    莫念念看着走在自己面前的季然,心中无语的同时却又十分的甜蜜。她还从来没有被一个男生这样爱护着,这种被人捧在手心的感觉是如此的美妙,莫念念即便是在自己的父亲那里也从来都没有感受过这些。

    任由他拉着自己的手,感觉到那只大手上传来的温热,莫念念悄悄的红了脸色。

    面对这突如其来的狗粮,方游只能硬着头皮吃下去了。

    眼看着就要到了珍馐阁,迎面而来的又是一碗大大的狗粮。

    方锦开心的跑到了莫念念的面前,好奇的问道。“念念,祝成那只狐狸找我们干什么?”

    虽然看到祝成心里面就很不爽,所以没有去警察局,但是却不表示方锦不关心这些事情。

    说道这里,方锦一愣,看向了一旁的方游,暗道他怎么在这里?

    莫念念简短的几句话将事情告诉了方锦这才看向韩俊。

    韩俊一脸苦笑的耸耸肩,面对这方锦,他还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如果是别人也就罢了,可是方锦身份特殊,他真是不好下手啊!

    无奈,在京城也算是翻云覆雨的年轻俊豪在方锦面前却一筹莫展。见此,莫念念无语的翻了一个白眼,心中却好笑不已。

    韩俊竟然会栽在锦儿的头上,果然是一物降一物啊!莫念念下意识的看向季然,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脸色莫名一红。

    方锦倒是没有什么心机,听到了莫念念说的话,当即就大骂祝成是一直笑眯眯的狐狸精,心里面指不定在憋什么坏呢!

    对此,莫念念却暗暗点了点头,锦儿的第六感向来很不错,而且她这样说祝成也的确是很贴切啊!

    就在这个时候,方锦一顿,转过脑袋看向韩俊,愤愤的皱了皱眉头说道。“你也是只狐狸!”

    韩俊无辜躺枪,随意的耸耸肩,带着季然等人一起进了珍馐阁。至于方游说好的请客,呵呵哒~有季然在这边,怎么可能会给方游这样的机会?

    夜宵的时候,莫念念只觉得受宠若惊,因为季然竟然十分体贴的给自己剃掉鱼刺,为自己剥好虾壳。这可一点儿都不像是季然!

    莫念念心中微凛,眼睛眨也不眨的看着季然,心中暗道难道说这季然有什么重要的事情瞒着自己吗?

    可是这一幕落在方游的眼中却是无比深情的对视,已经被迫吃了好多碗狗粮的方游觉得此地不宜久留。

    当即,方游就问道。“这一次祝成召集我们参加会议,很有可能是警察局内部发现了什么线索,所以才会答应的那么爽快。只是不知道这一切都是为什么?”

    方游可没有程永新或者齐川那种在刑侦方面浸淫了很多年所练就的老油条性子,而且方游也知道作为同龄人,而且还是智商差不多的同龄人,这种弯弯绕绕的可一点意思都没有,而且还很有可能起到反作用。这个时候开门见山是最好的举措。

    听到这话,莫念念也没有丝毫隐瞒,在她看来将这一切告诉调查小组集思广益本来就是应该做的事情。只不过是因为那些人功利心太重,让莫念念不愿意开口。特别是帅男小组那一伙人,简直就是卑鄙无耻没有下限!

    可是见莫念念竟然将自己知道的事情毫无隐瞒的告诉了方游,周围的人却心思复杂。

    方锦倒是眼睛盯着面前的食物,抓进机会趁着莫念念等人不在意,急忙的抓了一把花生先塞到自己的嘴巴里面去,对食物永远是放在肚子里才是最安全的。

    季然在肯定莫念念无私的同时,心里面的酸泡泡却莫名的在扑腾着。而韩俊则左看右看,然后露出了一抹狡黠趣味的笑容,然后在方锦手里面的花生即将塞入嘴巴去的时候一把抓住,掰开,花生在方锦瞪大的双眼下直接掉在了地板上。随即,方锦怒视。

    方游不动声色将自己想要知道的线索都牢牢的给记在脑海当中,同时也问了几个问题。当然,对于自己手头上有的线索,方游也毫不吝啬的告诉了莫念念,即便这些对她来说都没有什么作用,但是却也算的上是一个表态。

    不仅仅是莫念念,就连方锦对这吟游小组的组长也有了些微的好感。

    在大家离开珍馐阁的时候,却冷不丁的见到吟游小组的另外两位成员,蓝吟和范雄。

    看蓝吟的模样,她好像很不开心的样子,一见到方游就好像是老母鸡护崽子一样将人给一把拉住,然后恶狠狠的瞪着莫念念。

    对此,莫念念暗暗翻了一个白眼,表面上却不动声色看起来十分淡然。这蓝吟怎么跟季然一样,好像生怕她和方游有什么似的,话说,他们的脑子里面想的都是些什么东西?竟然会联想到这些地方去。

    似乎是为了解释,又似乎是为了避免某些不必要的麻烦,莫念念默默的伸出了手挽住了季然的胳膊,僵硬的表示亲密的举动。

    对此,季然一把将莫念念给直接搂在怀中,彻底的宣誓了主权。

    莫念念脸色一黑,伸出手就在季然的腰间狠狠的捏了一下。这家伙还真以为他是自己的未婚夫了不成?自己还没有完全答应下来好吧!

    莫念念从来都不知道要怎么跟男生亲密,不过像是这样捏人揍人的情况,她倒是信手拈来。

    季然暗自咬牙,坚决不放手。

    对此莫念念也毫无办法,只能在心里面恶狠狠的骂了几句季然变态。

    几个人随意的说了几句话便分开了。

    见到季然带着莫念念等人离开,蓝吟忍不住轻哼一声问道。“你和他们在一起干什么?”

    “自然是关于利欣药业的线索。”

    方游淡淡的说着,看向蓝吟微微皱起了眉头。“你们怎么找到这里的?跟踪我?”

    听到这话,蓝吟脸色一变,却昂着脑袋反问道。“你是我们的组长,我们难道还不能找找你吗?你也不看看现在都几点了。去了警察局愣是一个电话都没有,不然我何必让范雄调查你的下落?”

    方游眼睛微微扫向范雄,见他一脸憨笑的绕了饶头,说道。“下不为例。”

    说着,方游看向莫念念等人离开的方向,嘴角勾起一抹笑意。

    当众人回到别墅后,莫念念已经皱着眉头将利欣药业的事情在心里面暗暗的描绘一遍了。可是不管怎么想,这晚会和失踪案好像没有什么必然的关系。

    的确,晚会虽然说是为了推行他们的药,但是这药还没有送到晚会就出现了问题,这……

    等等!

    莫念念一愣,看向方锦问道。“锦儿,你知道利欣药业这一次推广的药是在什么地方失踪的吗?那份药送到晚会的那条路线有些谁知道?”

    听到的这话,方锦急忙的打开了电脑,好奇的问道。“念念,为什么要调查这件事情,这药不是应该是在利欣药业的实验室丢失的吗?”

    季然淡淡的说道。“祝成那边的消息说,陈三溪在报案的时候说利欣药业的药在送来的途中丢失了,而在实验室里面的那些关于制作这药的数据也几乎是在同一时间丢失的。”

    也就是说有两个地方同时丢失了药物。一般来说这种情况都会认为是同一伙人干的,可是莫念念却想不明白既然对方那伙人已经黑进利欣药业的实验室盗走了利欣药业这一次想要推广出来的药了,那何必又多此一举呢?

    莫念念将这个疑惑问出来后,方锦呆愣的看着莫念念,傻傻的问道。“对啊,这是为什么?”

    韩俊忍不住摸了摸方锦的头发,嘿嘿一笑。方锦没好气的伸出小胖手一把将那手给拍开就是不乐意理会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