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修真小说 > 军长家的小娇妻 > 第一百二十九章 这也正常
    可是看着莫兰心那副伤心绝望的模样,李成凤一肚子责备的话却怎么都说不出口。

    也是,从小到大莫兰心的身边哪里见过那么优秀的男人?这每天凑到一起,怎么可能不心动?可是这季然总归是莫念念的未婚夫啊!

    李成凤平日里虽然十分的势力俗气,但是终究比莫兰心还多活了几十年,这阅历可比莫兰心多了去了。

    这季然是莫念念的未婚夫,那就只能是莫念念的未婚夫,这要是成了别人的,那对他们莫家来说就是巨大的损失!要是还搭上去一个莫兰心,那就更加是莫家的损失了!

    如果这件事情没有处理好的话,莫兰心以后别想要找到更好的老公暂且不提,指不定还因此把这原本的婚事都给弄黄了!

    李成凤绝对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李成凤死死的拽住了莫兰心的手,这才僵硬的看着季然和莫念念,硬着头皮说道。“不错不错!念念总归是我的孙女,如果我不让兰心测试一下就让你们两个人在一起的话,那我这个当奶奶的未免也太不称职了。”

    “本来我就想着亲家公亲自指定的婚事是绝对不会有假的,现在我总算是放心了!呵呵呵~~”

    李成凤只不过随意的说了几句,之前莫兰心对季然的各种纠缠和暗示竟然就变成了她李成凤示意的。而且还是为了检验一下季然对莫念念的心思。

    这样一来,莫兰心不但不是那种企图想要抢走自己妹夫的贱女人,反而还摇身一变,变成了为了妹妹不惜出卖色相来考验季然的好姐姐。

    莫念念默默的看着李成凤在这边煞有其事的说着,心中早已经没有了任何的感觉。恐怕就算是莫兰心杀人了,李成凤也会为她寻找各种借口和理由的。

    莫念念淡淡的扫向莫兰心,见她脸色苍白绝望,冷冷的说道。“那就真是谢谢姐姐了。如果不是姐姐的话,我也不知道原来季然为了我宠辱不惊,可以无视姐姐 的 诱 惑。”

    一旁的季然嘴角一勾,丝毫不谦虚的将莫念念对他的夸奖给全盘皆收了。

    下一刻,莫念念又冷冷的说道。“不过这也很正常,毕竟季然面对露西那样的大美女都没有动心,姐姐就算是使用了浑身解数恐怕也是没有办法的。”

    莫兰心愤怒的瞪着莫念念,被她这样一本正经的奚落,简直就快要气死掉了。

    莫念念,这个死女人竟然敢这样说自己,她以为她是谁?不过就是仗着有一个外公而已,凭什么季然就要和这样的女人在一起?

    莫兰心死死的拽着自己的拳头,一旁的李成凤各种使眼色。

    不用说,显然是想要让她这宝贝孙女赶紧顺着莫念念的台阶往下走啊!

    莫兰心只能僵硬的点了点头,瞪着莫念念一字一句的说道。“谁让我是你的姐姐呢?我怎么会不关心你?”

    好你个莫念念,我们走着瞧!

    莫兰心冷哼一声,这玻璃纸终究还是捅破了,就算是再怎么维护又有什么用?

    季然牵着莫念念的手回到了家中,这才知道原来李成凤要过寿的事情还是莫兰心主动提出来的。

    李成凤自然是十分开怀的说自己宝贝孙女的好话,认为没有白养这孙女。可是当听到莫易文和邵半梦十分僵硬的诉说着李成凤要如何盛大的举办这场寿宴的时候,莫念念还是瞬间就明白了这一切。

    看来上一次莫兰心在晚会上吃瘪了,心高气傲的她就想着要找补回来。过寿简直就是一个再好不过的理由了。

    莫念念忍不住问道。“我们的老家并不在l市,如果是要大办的话,我们是不是应该回老家一趟,把那些亲戚们都通知一下?”

    “回什么老家?我在这里生活了三四十年了,也没见老家有多少人来看看我们孤儿寡母的,还回去做什么?不回去!”

    李成凤想也不想就扳起了一张脸,都是孙女,怎么这个就老是喜欢泼冷水?也不想想每年过年才回老家一趟,那种鬼地方,她平日里是一点儿都不想要驻足的!

    细想一下,还是自己的宝贝孙女提的建议好。她可是警察局莫组长的母亲!这母亲过大寿,那些手下还不得一个个的送礼过来?就算是那些同事之类的,都是可以邀请的。好歹在这里生活了那么多年了,难道过个寿还要一个小丫头片子指指点点的吗?

    莫念念不过就是随口提了一句,哪里能想到李成凤竟然能够联想到那么多来?

    看到大家的脸色都不好,李成凤脸色微微的缓了下来,这才说道。“我这过寿什么时候过不是过,怎么过不是过?我这样做还不都是为了季然和念念吗?”

    “他们两个人现在是郎情妾意了,那就应该尽早的将这亲事给定下来再说啊!亲家那边是没有问题了,可是我们好歹也应该做个样子,表示表示才行啊!”

    “念念现在还小,大学还需要四年的时间,现在趁着寿宴也算是先公告一下这件事情罢了。”

    李成凤自然是知道自己的儿子根本就拿不出那么多钱给她过寿的,所以她一开始就已经想好了,以季然和莫念念为理由,还真的就不怕莫易文和邵半梦不妥协!

    再说了,就算是莫易文和邵半梦还不同意的话,季然也一定会站出来的。

    就凭借季然一个人,想要举办一个寿宴,那简直就是再简单不过的事情了。也不看看,她这孙女婿是什么人物,钱对他来说根本就不是事!

    李成凤现在满脑子都在想到时候寿宴上,她好好的长长脸,邀请那些街坊邻居什么的,让他们看看她有多么厉害!

    无奈,李成凤想的是很美好,却奈何不了现实不允许。

    莫易文看着李成凤,为难的说道。“妈,你想要过寿自然是没有问题的。不过能不能再迟一点?最近l市发生了那么多的事情,我担心……”

    “你担心什么?那些事情跟我们又没有什么关系。我过寿那可都是挑选的好日子!怎么能够说改就改?”

    听到这话,莫易文和邵半梦都连连苦笑。

    过寿自然是没有问题的,可是就三天的时间,根本就来不及处理啊!李成凤来一出是一出,莫易文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见莫易文投过求助的眼神,邵半梦心中十分无奈,可是却也只能硬着头皮说道。

    “妈,最近l市不太平,警察局的那些同事们都很忙。而且在这种关头突然间说要举办什么寿宴,警察局那边的上司们恐怕也……”

    可不是吗?莫易文因为上次的事情已经被警察局给强制放假了,现在突然间搞出这一出来,万一这假期直接被无限延长了可怎么办?

    如果是其他时候也就算了,可是现在本来就十分敏感,莫易文要是再出了什么事情,这家里面的顶梁柱岂不是……

    邵半梦眼中的着急和担忧可做不得假。李成凤当即就皱起了眉头,她之前也没有想到这些,只是听到莫兰心突然间提议要过寿的事情,心里面十分开心。

    邵半梦这猛地一提醒,李成凤突然发现好像还真的就是这样一回事。

    她虽然不知道莫易文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可是这几天他都待在家里面没有去警察局,而且神色当中也带着一丝忧愁和叹息。

    李成凤是最了解自己这个儿子的,哪里不知道他心里面藏着事情?而且八成还和警察局他的工作有关系。

    她也不是没有想过要问清楚,可是每一次说起这件事情,莫易文就顾左右而言他,一副不想让她也跟着烦心的样子。

    所以李成凤也就没有再问,没有想到竟然还真的是出事了!

    李成凤狠狠的皱起了眉头,虽然对过寿的时候那肯定会堆积如山的礼物十分的向往,可是一想到这件事情可能会影响到自己儿子的前途,李成凤当即说道。

    “那就算了吧!我本来也就是心血来潮这样一说而已。我都一大把年纪了,过不过寿的不重要。”

    “我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最近的新闻和报纸也听说了不少。易文,你作为侦查组的组长,一定要赶紧把这件事情给解决了。至于过寿的事情,那就等这件事情解决了以后再说吧!”

    显然,李成凤决定退步了。但是要是真的不让她举办寿宴,眼睁睁的看着想象当中的那些礼金都没有了,她还是觉得浑身不得劲。

    过寿可是一件大好事呢!

    李成凤皱起眉头,心里面噼里啪啦的打着算盘。

    这边,邵半梦听到了李成凤的话,松了口气的同时,也开口说道。“过寿总归是一件好事。我们之前没有想到实在是我们这些做晚辈的不是。既然妈都已经说了下周是个好日子 ,不如我们一家人一起好好的聚一聚怎么样?”

    李成凤顿时皱起了眉头。这是什么鬼提议?一家人想要聚的话什么时候聚不了?她想要的是那些人送给她的礼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