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修真小说 > 军长家的小娇妻 > 第一百三十章 有钱能使鬼推磨
    一个寿宴变成了一家人的聚会,李成凤说什么都不会同意。

    当即,李成凤就一副大义凛然的模样说道。“最近l市发生了那么多事情,医院和警察局都很忙,寿宴的事情还是以后再说吧!我好歹也是当妈的,怎么可能不为自己的儿子着想?”

    莫念念默默的看着眼前这一幕,心中暗笑不已。刚才还说的火急火燎的寿宴,现在却巴不得不要举办,对李成凤这种有一出是一出的想法,莫念念表示已经习惯了。

    莫念念微微的扫向一旁的莫兰心,见她皱着眉头有些不爽的模样,心中更是冷笑不已。

    季然将这一切都看在眼中,看向莫兰心的眼神也充满了厌恶。

    这让莫兰心觉得十分愤怒,还带着一种被看破了的恼羞成怒。

    莫兰心冷哼一声,主动上前拉住了李成凤的手说道。“奶奶,就算是你舍不得爸爸破费,可是晚辈们的孝心难道也要拒绝不成?”

    “这当然是不会的。”李成凤想也不想就开口说道。

    听此,莫兰心微笑着看向邵半梦说道。“梦姨想要为自己的婆婆过个生日那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总归我们就当做是一场家宴而已,再说了,如果真的是要过寿的话,我可听一些老人家说,那时间是要精挑细选的,每一个人挑选的时辰都不一样,有的是大吉,有的可就成了大凶了。”

    总算是平复了自己心情的莫兰心此时已然缓和下来,说话头头是道不说,脸上那无害而和善的微笑让人看起来根本就不会和刚才那个在外边歇斯底里叫喊的女人联系到一块去。

    听到自己的宝贝孙女侃侃而谈,反正李成凤是十分开心乐意,连带着连脸上的笑容都显得十分的真诚开心。

    莫易文和邵半梦自然是没有意见的。只要李成凤不要突然间来这样一出来为难他们,他们就已经觉得很高兴了,至于其他的哪里顾得上那么多?

    五个人又你来我往的说了一些话,李成凤这才心满意足的带着莫兰心离开。离开的时候,看向季然那欲言又止的模样显然这心里面恐怕还藏着事呢?

    从莫念念和季然出现之后,莫易文的脸色就很不好,一而再再而三的让季然看到这样的事情,他的心里面的确是十分别扭。

    不过莫易文还是很快就从这种尴尬的情况当中回过神来,他觉得还有一件更加重要的事情需要处理。

    不用说,这件事情自然就是关于l市最近发生的那些案子。

    莫易文皱着眉头,深沉的看着季然问道。“上一次念念跟我说起过明锐科技。季然,这件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是不是和利欣药业的失窃案有关联?”

    季然知道莫易文的确是十分的关心案情,可是很可惜,有些事情他并不想告诉别人。

    季然看着莫易文,淡淡的说道。“调查小组的事情自然是由调查小组的成员自己解决。莫组长,警察局似乎已经勒令让你不要插手这案子了。我可不能让你难做。”

    听到这话,莫易文颇为郁闷的皱起了眉头。偏偏,季然说的很是在理,他也找不到什么话来反驳。

    更别说一旁的邵半梦听说了这件事情,还紧紧的拽住了莫易文的手,神色当中充满了担心和忧虑。

    对于莫易文被动放假这件事情,邵半梦心里面虽然难受,但是更多的确实开心和欣喜。

    因为这表明了,莫易文短时间内可以远离危险,这对她来说是一件大大的好事啊!

    她自认为自己是小女人,做不来那种主动劝说让自己的丈夫回去警察局,再一次面临危险的事情来。

    这几天,莫念念住在了季然的别墅当中,邵半梦可以和莫易文单独相处,心里面对这种感觉充满了依恋。

    察觉到邵半梦的情绪,莫易文紧紧的抓住了她的手,轻声的说道。“我就是随意问一下,关心一下而已。我虽然已经不参与调查这些案子了。可是季然和念念却是调查小组的成员,我帮忙做下参考总归是可以的吧?”

    一旁的莫念念点了点头,也不等季然开口说话,就十分主动的将这一次利欣药业的失窃案细节告诉了莫易文。

    莫易文坐在沙发上,点燃了香烟默默的抽着,好像只有这样才能够让他快速的安静下来,理清楚脑袋的思路一样。

    邵半梦没有办法拒绝,只能默默的去了厨房给他们削点水果来吃。对于案件这样的事情,邵半梦有自知之明,轻易是绝对不会去触碰的。

    的确,知道了这些不但帮不上什么忙,反而还庸人自扰,平白的吃不好睡不好,何苦来哉?

    反正邵半梦已然是一副认命的状态,自己的丈夫是这样,没有想到自己的女儿也要往这条路上走。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在莫易文一根烟抽完了的时候,他终于开口说道。

    “叶氏五金和利欣药业虽然一直都很不合。但是叶氏五金是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让他们出现在风口浪尖当中的。这件事情和叶氏五金应该没有什么关系。”

    莫念念点了点头,她之前也是这样想的,看来她的方向是没有错误的。

    莫念念看着莫易文,忍不住问道。“爸爸,你有没有怀疑过利欣药业在暗地里做过什么非法的事情来?”

    莫易文眉头一挑,第一眼并没有看向莫念念,反而是看向了她身边的季然,见他神色没有任何变化,这才淡淡的说道。

    “作为侦查人员向来是用证据说话的。只有嫌疑和没有嫌疑,哪里有怀疑不怀疑的说法?”

    莫念念眼睛一亮,机不可失的问道。“那就是说利欣药业是有嫌疑的了?”

    “华明玉她们一开始针对的是盛世游轮,盛世游轮当中几乎都是富二代之类的浪荡公子哥和小太妹等。里面十分混乱,充斥着色 情和暴力,甚至于连毒品在哪里也是屡见不鲜的。”

    “既然那边是起点,那就一定有什么特殊的地方。我认为华明玉她们那伙人躲在暗处可能从事这毒品和军火之类的交易。而利欣药业作为l市的龙头企业,完全可以承担的起那一次在盛世游轮当中缴获的打量毒品。”

    那些毒品被警察局的人给缴获了,可以说华明玉等人损失巨大,怎么可能不找机会找补回来?

    这段时间,莫念念都在思考着这个问题,华明玉那伙人为什么要做出这样的事情来吸引公众的注意力。要知道,这件事情对他们来说根本就没有任何好处。

    就算华明玉是个疯子,可是莫念念知道,程希绝对不是一个疯子。盛世游轮的事情一定有着她不清楚的目的!

    莫易文看向莫念念的眼神充满了讶异。没有想到就那么点的时间,她竟然就能够联想到那么多了。

    如果从小他就将莫念念往刑侦方面培养,或许她现在会更加的优秀吧!

    莫易文淡淡的开口说道。“你这是认为利欣药业有制作毒品的嫌疑了?这件事情和华明玉有什么关系?为什么利欣药业要在这种敏感的时候出现问题?”

    莫易文这话显然是在认可了莫念念刚才的想法。利欣药业的实验室建造的十分严密,华明玉也不会无缘无故的对利欣药业下手,况且还有一个不知道在扮演着什么角色的单榆。

    莫念念一本正经的看着莫易文询问道。“爸爸,你在刑侦工作上呆了那么多年的时间。对l市的情况恐怕没有人比你更清楚的了。华明玉丢失了大量的毒品,暗地里的那些人怎么可能放任这样一笔大的金钱就这样打了水漂?不管怎么样,这件事情一定要有人来承受。”

    “华明玉那些人背后是怎么商量的我们都不清楚,可是利欣药业出事却能够给我们一个信息。在暗地里,利欣药业是处于劣势的,否则又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莫易文点了点头。

    “利欣药业欲盖弥彰自然是想要转移警察局和调查小组的注意力。看来是他们当中已经有人知道了警察局和调查小组调查出来的线索了。”

    莫念念心中凛然,诧异的看向季然。

    见此,季然淡淡的说道。“有钱能使鬼推磨,这个世界上铁板一块的组织很少。警察局不是,调查小组就更加不是了。”

    所以说,警察局和调查小组内部竟然有内奸?莫念念紧紧的拽着自己的拳头,心里面十分生气。

    在她看来,从事侦查工作那是一件十分严肃神圣的事情,可是却总是有人不按照常理出牌,实在是太让人气愤了!

    这样的人有什么资格去从事侦查工作?简直就是给自己抹黑,给社会抹黑!

    莫念念这种嫉恶如仇的性子还真是像极了莫易文年轻的时候。看着这样的莫念念,莫易文叹了口气,也不知道是福还是祸。

    莫念念抬起了脑袋,忍不住提高了声音问道。“爸爸,你知道谁给那些人通消息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