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修真小说 > 军长家的小娇妻 > 第一百三十一章 你怎么看
    莫易文摇了摇头,他要是知道的话,事情也就不会陷入僵局了。

    倒是季然看着莫念念如此生气的模样,忍不住伸出了手揉了揉她的头发。

    “这种事情再正常不过了。如果我们能够把他们给揪出来,然后在顺藤摸瓜找到华明玉等人,再拿到他们暗中做出不法事情的证据,就可以定罪,将他们全都给抓进监牢。”

    听到这话,莫念念眼睛大亮,看着季然问道。“我们要怎么做?”

    这种另辟蹊径的想法还真是很合莫念念的胃口,她在心里面暗自懊恼自己竟然没有想到那么好的一个办法的同时也不由暗暗生气。

    季然这个家伙肯定早就已经想到了这个解决办法了,可是他之前却一直都不说出来,难道说他就那么的不相信自己的能力吗?

    莫念念下意识的嘟起了自己的嘴巴。她承认季然的确很优秀,优秀到无论什么事情,她莫念念都只有仰视的份,可是这并不代表她莫念念就真的一直都当个小透明呀!

    莫念念暗自拽紧了拳头,心中狠狠的发誓总有一天她会超过这个可恶的季然的!

    季然淡淡的开口说道。“我们只要把掌握了华明玉和利欣药业有所联系的资料透露给调查小组的其他人。他们知道了这件事情,肯定就会想办法的去查证。利欣药业绝对不会任由这样的事情发生,他们不会当面出现来找我们的麻烦,可是调查小组的那些为利欣药业和华明玉等人工作的调查小组未必就不会出现。”

    季然平淡无波的用他独特的嗓音来叙说着他心里面的方案,莫念念在一旁眼睛越来越亮。

    好一招引蛇出洞!对方的人并不知道他们手里面掌握了哪些资料,心虚之下就想要好好的打听打听,这样一来不就正好暴露了他们的身份了吗?

    莫念念忍不住拍了拍自己的手掌,说道。“这个办法好,我们就用这个办法来好好的看看,调查小组的那些人到底是人是鬼!”

    听此,莫易文却皱起了眉头说道。“不行,这件事情实在是太危险了。就你们两个人我不放心。”

    “爸爸,没事的!我和季然连西郊仓库都闯过来了,这点小事怎么可……”

    莫念念猛地停顿下来,僵硬的看向莫易文,呵呵的笑了几句。

    下一刻,莫易文阴沉着一张脸瞪着莫念念,咬牙说道。

    “你刚才在说什么?”

    季然无奈的摇了摇头,这小女人,心情一激动竟然都忘记了这件事情要保密了。现在看来,恐怕莫易文的怒火会迁移啊!

    果然,见莫念念低着头不敢说话,莫易文直接看向了季然,咬牙切齿的问道。

    “季然!你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什么西郊仓库?你们是什么时候去的西郊仓库?在西郊仓库里面都发生了什么事情?”

    莫易文一连问了好几个问题,虽然如此,他的心里面却都隐约的有了答案,不用说,肯定就是自己去别墅的那一天。

    他那天睡得特别的死,第二天醒过来的时候还以为是最近工作压力太大,没有休息好的缘故。现在看来,这里面有很大的问题啊!

    莫易文当时虽然没有出现在西郊仓库当中,但是从当时去西郊仓库进行采集信息和线索的同事口中却得知了一些情况。

    虽然但是华明玉等人有收拾过那个地方,但是因为行事十分的匆忙,所以还留下了不少的线索。

    也就是那些线索,让莫易文知道了但是在西郊仓库当中发生了一次激烈的枪战!

    当时帅男小组的成员都没有事情,而且莫易文也没有把这件事情联系到季然和莫念念的身上,所以并没有太过在意。

    现在想想,当时发生枪战的时候,季然和莫念念竟然就在其中!

    莫易文只觉得一股冷气从心口直接冲上了脑门,整个人都不好了。

    他是莫念念的父亲,怎么可能不知道在当时那种情况下,莫念念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不管是盛世游轮当中还是商业中心大厦周围,有人遇到了危险,莫念念都会在第一时间就冲出去救人。

    当时发生了枪战,受伤死亡的人肯定不在少数。虽然但是警方只搜查到王松的尸体,但是谁知道还有多少没有出现在明面上的尸体和伤患?

    莫易文瞪着莫念念,简直快要气爆炸了!他都不敢相信,当时莫念念要是出了点什么事情,这个家会变成什么样子。

    看着莫念念此时低下了头,一言不发的模样,莫易文简直恨铁不成钢!

    偏偏这个时候,季然还一本正经的将当时在西郊仓库发生的一切全都告诉了莫易文,这每一字每一句都好像是一把利刃一样扎在了莫易文的心口当中,让他后怕不已。

    感觉到莫易文身上散发着的浓浓怒火,莫念念抿住了自己的嘴巴,忍不住伸出了小手,默默的拉了拉季然的衣袖。

    这个混蛋,平常花言巧语,也不知道哪句话是真的,哪句话是假的。现在遇到了这种事情,不说怎么先让自己的爸爸平息怒火,竟然还火上浇油,将当时发生的事情事无巨细的告诉了莫易文。

    莫念念此时心里面简直是一万只草泥马飞奔而过,这实在是太让人郁闷了。季然这个混蛋,该不会是故意要惹自己的爸爸生气的吧?莫念念咬着牙口忍不住在心中恶意揣度。

    而本来心里面气愤不已的莫易文在听到季然一直平淡无波的述说着这件事情的经过的时候,心情竟然渐渐的平复下来,取而代之的是眉头深锁。

    就在季然将事情的经过讲完之后,莫易文又点上了一支烟,狠狠的皱起了眉头也不知道在思考什么。

    一直都惴惴不安,绞尽脑汁的想着应该怎么跟自己的爸爸解释,这件事情才算是翻篇的莫念念见莫易文迟迟没有开口大骂,忍不住悄悄的抬起了脑袋,一双大眼睛好奇却又怕怕的看向莫易文。

    在莫易文吐出的烟雾和手上点燃的香烟当中飘出来的烟雾混淆而成的烟雾当中,莫念念只觉得此时的爸爸带着一抹自己怎么也看不明白的深沉和悲痛。

    莫念念忍不住想要剥开这层烟雾,看看自己的爸爸为什么会这样伤心,这样难受。

    “华明玉这是想要把l市的水给搅混啊!”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莫易文叹息着说了一句。

    听到这话,莫念念立即精神一震,说道。“可不是吗?华明玉背后的人图谋不小,恐怕是想要对l市整个黑社会都来一次大的清洗。这种级别的过招,也难怪盛世游轮,商业中心大厦和利欣药业都会被牵扯进去了。他们到底想要干什么?”

    “恐怕不仅仅是地下的势力,就连政府的力量他们也想要插插手。”

    莫易文面无表情的说了一句,又将目光看向了季然。

    “这件事情,你怎么看?”

    莫念念立即看向季然,眼中也带着一抹询问。

    说来奇怪,自己的爸爸才是在侦查行业当中干了二十多年的资深警员,怎么这些事情居然还要询问季然的看法?可是更加奇怪的是,自己听到了这样的话不仅不觉得郁闷嫉妒,反而还十分开心,隐隐有种与有荣焉的幸福感。

    莫念念傲娇的轻哼一声,见季然不说话,又忍不住伸出了小手扯了扯他的衣角。

    季然心中一动,直接将她的手给握在手中,这才淡淡的开口说道。

    “华明玉背后的人之所以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无非就是利益不均罢了。这种黑吃黑的行为在社会上来说再常见不过了。只不过这盘棋下的比较大,恐怕就连警察局里面一些高层的职位也会变一变了。”

    莫念念顿时一惊,紧张的看了眼莫易文,这才问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警察局的一些高层会出事?这怎么可能?那些反 社会分子难道还能左右警察局的人事变动不成?”

    说到底,莫念念还是太年轻了,虽然一直以来都对刑侦侦查这类的事情十分的感兴趣,但是涉及深一点的社会背景以及人情世故就顾此失彼,难以全面了。

    莫易文叹了口气,说道。

    “华夏社会上虽然说各行各业没有必然的关系,但是却也并非是一点关系都没有。更别提地下势力和警局向来都是敌对的状态。这一条条线织成了苍天大网,每一个节点都可能对其他节点产生一定的影响。念念,这个世界并非是非黑即白那么清楚明了的。每一个地方都会有灰色地带的存在,警察局也不例外。”

    莫念念心中一痛,她能够听出来莫易文说出这番话的无奈和痛苦。这些年来,爸爸肯定没少受到类似的委屈吧!莫念念忍不住在心里面想到。

    警察局里面并非所有人都一心一意的想着为人民做事,为百姓谋福。那个一心只想着升官发财的卫承志不就是其中之一吗?

    警察局连卫承志这样的人都能有,还有什么是不能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