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修真小说 > 军长家的小娇妻 > 第一百三十三章 强力去污剂
    总之既可以瞒过了不知情的邵半梦,又可以趁着机会商量着如何展开调查的事情。

    所以这样下来,倒也十分和谐。

    可是现在的情况却不一样啊!莫念念才刚刚和季然确定了关系,这突然间听到邵半梦要把他们安排到同一个房间里面。因为感情的变化,心态自然而然的也发生了变化。

    此时莫念念看着季然,别扭的低下了头,脸色红红的,一时之间竟然不知道应该怎么回应才好。

    看到这一幕的莫易文心里面十分的不是滋味。养在身边那么多年的女儿竟然就这样跟了别人了,这心情实在是好不到哪里去。

    更加让他觉得十分气闷的是,季然竟然一点眼力见都没有,听到了邵半梦的话居然连推辞都不推辞一下,直接点头同意了。

    莫易文只觉得一口闷气堵在了胸口,当即看着邵半梦说道。

    “我这段时间大部分都是住在警察局里面,倒是没有什么机会跟未来的女婿好好的交谈交谈。我看今天都留在家里面也挺好的。我和季然住一间,念念和你住一间。你们两母女也好长时间没有唠嗑唠嗑了。”

    听到这话,季然脸色漆黑,他心里面可是一千个一万个不乐意跟莫易文单独相处,这人抢走了他小叔的女人,他心里面看不上眼,偏偏他现在又是晚辈,心里面也觉得憋闷。

    莫念念看在眼中,悄悄的捂住了自己的嘴巴,看着季然嘿嘿的笑了几句,恶作剧似的说道。

    “我好久没有跟妈妈一起睡了,这个主意好!”

    本来还有些犹豫想要开口否决的邵半梦听到了莫念念的话,当即就点了点头说道。“那行,我也没有意见。今天我就睡在念念的房间就是了。”

    邵半梦开心的看向莫念念,莫念念上了高中以来就有了自己的小心思了,平日里她们母女之间的感情虽然不错,但是无形当中却总是多了一层隔阂,现在莫念念愿意主动提出来想要和她这个当妈妈的谈谈心,她这心里面别提有多高兴了。

    于是乎,一家子当中也就季然一个人感到十分郁闷和悲催。不过对于这个未来岳父,他还真就有些话想要跟他好好的说说。

    当即季然嘴角勾起一抹笑容,似笑非笑的样子看的莫易文心中暗惊。这小子难不成这样了还想要搞出什么幺蛾子来吗?

    所幸,他想象当中的幺蛾子没有出现,只是第二天醒过来的时候,他好不容易变好一点的脸色又往外冒出各种黑眼圈。

    当莫念念看到自己爸爸竟然被折磨成这幅模样,心中十分压抑。季然这个混蛋对她爸爸做了什么事情?

    莫念念心中大惊,表面上却不动声色,只是暗暗的瞪了一眼季然。季然立即回以一副自己很无辜的表情。

    莫念念立即被萌到了,下意识的眨巴着眼睛,暗道这还是季然吗?

    一大清早,心情本来就不佳的莫易文看到莫念念和季然这幅眉目传情的模样,更是一堵,只觉得一股怒火要冲天迸发似的。

    莫易文几乎是在莫念念和季然刚刚吃完早饭的时候,就直接下了逐客令。逐客令的理由还十分的坦荡正义。

    那就是昨天商量的那些对策宜早不宜迟,绝对不能再浪费时间了。谁知道下一刻华明玉那伙人又想要做出什么事情来?

    其实,莫易文和季然都知道,发生了这些事情已经足够引起地下势力的重视,是三方可以好好的谈条件的时候了。华明玉等人自然不会在这种关键的时候 闹事,否则他们就真的是在找死了。

    可是不明白内里的莫念念却觉得很有道理,不用莫易文再多说什么,就直接拽着季然离开了。

    两个人总算是回到了别墅,可是莫念念的心里面却十分的郁闷。这一路上,她都在各种的从季然的口中打听关于昨天晚上的消息。他和她爸爸到底说了些什么?为什么自己的爸爸心情好像很不好的样子。

    莫念念撇撇嘴,看着不管怎么询问就是不说的季然,心里面郁闷极了。

    这也就算了,当两个人回到别墅的时候,就被激动的迎上前来的方锦各种星星眼。

    莫念念心里面别扭的狠,以前怎么没有发现锦儿就是一个超级八卦炉?

    “念念,你和季然昨天晚上可是一晚上都没有回来哦~”

    方锦笑眯眯的戳了戳莫念念的手臂,眉头微动,那张可爱的面容上竟然生生的透出了一抹猥琐的味道。

    莫念念没来由的各种恶寒,直接将昨天发生的事情告诉了方锦,同时一本正经的说着。

    “现在华明玉那一伙人显然不是就单独的寻仇而言,他们的目标很有可能是l市的地下势力。他们想要对地下势力做一次整合或者说是修整。”

    而且甚至可能牵扯到警察局及政府高层之间的人事变动。莫念念狠狠的皱起了眉头,心里面充满了前所未有的担忧。

    看的出来,她回到家里面的时候,莫易文的脸上还透着一抹怎么都化不开的忧愁。这可不是什么好事。莫念念歪着脑袋,下意识的看向季然。就在今天早上,她察觉到莫易文的心情虽然十分不爽,但是萦绕在心间的那抹忧愁却好像是消失了一样。

    这也是为什么莫念念如此执着的询问,只是可恶的季然却只知道顾左右而言他,根本就没有正面的回答她这个问题。

    谁知道这一幕落在方锦的眼中,她却嘿嘿一笑,狡黠的说道。

    “念念,你变坏了哦!一定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我突然间发现你和季然好像越来越像了。我才不会相信你刚才说的话呢!你们两个肯定是偷偷的躲起来做了什么少儿不宜的事情对不对?”

    方锦激动的拍了拍自己的双手,双眼发光的看着莫念念,小嘴竟然还忍不住舔了舔再砸吧了一下,呐呐的说道。

    “接吻好像挺有意思的。”

    莫念念满脸黑线,瞪着方锦想也不想一巴掌拍向了她的脑门。

    “你这死丫头,能不能不要那么污?再这样就给你一瓶强力去污剂!”

    说着,莫念念猛地一顿,眼睛微眯,上下的扫视了一样方锦,警觉的问道。“你刚才说接吻好像挺有意思的?说,你和谁接吻了?”

    方锦一惊,一双圆圆的眼睛滴溜溜的转着,就是心虚的不敢看莫念念。

    “没有没有,才没有呢!”

    莫念念垂下眼帘,看着方锦这幅模样,特别是她的双手无意识的放在了身后来回摩搓着,她心中更是无语。

    这死丫头,从小一说慌就是这幅模样,她要是还不知道这说的是谎话,那她就没有这个资格去做刑侦这类事情了。

    只是到底是什么人竟然能够得到锦儿的吻却不生气呢?看她刚才那副模样明显是在回味啊!不用说,那肯定是锦儿心里面喜欢的男人!

    莫念念心中为方锦开心的同时,心里面也冒气了八卦之火。

    只见莫念念猛地凑到了方锦的面前,问道。“真的没有?可是他都已经跟我说了呀!”

    方锦大惊,急忙的跳了起来,火急火燎的叫道。“才不是才不是!韩俊那个混蛋肯定是在骗你的,我们才没有做什么不好的事情呢?”

    “什么不好的事情?”莫念念眉头一挑,似笑非笑的看着方锦,心里面暗道一句果然。

    她和方锦从小就一起长大,建立了多年的革命友谊,要是都不知道这丫头身边出现了多少男人的话,她莫念念还拿什么来混?

    见莫念念这幅模样,方锦一愣,羞愤的叫道。“你诈我!念念,你实在是太讨厌了!哼~我不要再理你了!”

    方锦傲娇的昂起了脑袋,一副你要是不好好安慰我忧伤的小心灵的话,我就跟你没完的样子。

    莫念念好笑的摇了摇头,抱住了方锦,说道。“我的好锦儿,你别生气了。你要是喜欢韩俊的话,我心里面为你高兴还来不及呢!你们两个人如果能够修成正果的话,我们嫁人的以后岂不是还可以经常在一起了吗?”

    呀!这句话的信息含量有点大啊!刚才还故意生气的方锦一愣,眨巴着圆圆的眼睛说道。

    “我们嫁人了怎么就能够经常在一起了?难道你也喜欢韩俊吗?”

    方锦可怜兮兮的嘟着小嘴,难过的说道。“也是,我们是好姐妹嘛!从小到大喜欢的东西都差不了多少。你会喜欢上韩俊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见此,莫念念立即慌了,这都是什么跟什么呢?她就是想要恭喜一下自己的好姐妹而已,怎么变成了自己也喜欢韩俊了?

    莫念念虽然在侦查这一方面有着得天独厚的天赋,可是面对感情这类的事情,还真的就是一个战五渣。

    眼见方锦委屈的都快要哭了,莫念念急忙解释道。“锦儿,你别难过啊!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喜欢的人才不是韩俊。我想的是以后你嫁给了韩俊,我嫁给了季然,那我们不还都是好朋友可以经常在一气玩耍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