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修真小说 > 军长家的小娇妻 > 第一百四十七章 出事了
    贵重的礼物?这当然是贵重的礼物!可是要让李成凤把这贵重的礼物 还回去,那是绝对没有可能的事情!

    李成凤紧紧的将支票护在自己的口袋当中,警惕的看着莫易文说道。

    “你这是什么意思?易文,你可是妈的儿子啊!”

    所以你识相点就应该知道不要阻挡自己妈妈的财路, 李成凤眼中的暗示再明显不过了,莫易文要是连这点都看不出来的话,简直枉称侦查组组长。

    可是在这种情况下,莫易文却怎么都没有办法将这一切当做没有看到。李成凤这样索要礼物实在是太丢人了!

    莫易文坚定的看着李成凤说道。“妈,真因为我是你的儿子,所以我更加希望你可以好好的。”

    单榆出现在这个地方,不仅仅莫念念没有想到就连莫易文也没有想到!

    想起上一次莫念念主动的询问起明锐科技的事情,莫易文心里面就更加的警觉。

    他了解自己的女儿,绝对不会莫名其妙的说起明锐科技的事情,所以在聊天结束之后,莫易文还沉静的思考了很久。越是思考,他就越是觉得明锐科技在这件事情上有着不可磨灭的作用。

    那么季然的目的似乎也已经脱然而出了。

    莫易文陷入了沉思当中,李成凤却恶狠狠的瞪着手中的支票,好像以为这样就可以把它彻底的印在眼中一样。

    下一刻,李成凤别扭的将支票放在了桌子上,万分不舍的说道。

    “单榆,你能来参加我的寿宴,我很高兴,礼物什么的就算了。就当是大家一起开开心心的吃个饭就是了。”

    李成凤竟然会有如此觉悟?季然和莫念念同时挑了挑眉头,两个人此时的神态竟然有着惊人的相似。

    可是却没有人察觉到这一点,大家都十分震惊的看着李成凤,那副样子好像是他们第一次认识她似的。

    见此,李成凤的厚脸皮竟然泛起了红晕。

    她脸色一板,瞪着莫易文等人说道。

    “怎么?我还说错话了不成?”

    众人齐齐的摇了摇头。

    下一刻,莫念念嘴角勾起一抹笑容,主动的拿起一旁的酒杯,站了起来,恭敬的说道。

    “念念祝奶奶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不管是什么原因,在李成凤心里面,莫易文都是她心尖上的儿子,在看到她这样不舍的放弃这张支票,莫念念从来没有一刻像是这样的欢喜她有这样的奶奶。

    看到莫念念眼中的尊敬和欢喜,李成凤却觉得十分别扭。这个死丫头没事这样看着自己做什么?还以为这样自己就会对她有什么好感不成?

    李成凤鼻翼溢出一抹冷哼,却还是拿起了酒杯随意的喝了一口。

    见到这一幕,最高兴的莫过于邵半梦了,虽然一直以来莫易文都很听自己母亲的话,可是李成凤又何尝不听莫易文的话?

    邵半梦也急忙的站了起来,十分温柔的给李成凤长湛满酒杯,包厢里面的气氛竟然出奇的好了起来。

    单榆看在眼中,心情带着一丝复杂,可是却还是开口说道。“我单榆送出去的东西,绝对没有收回来的道理。”

    下一刻,李成凤直接破功,一把抓住了那张支票,欣喜若狂的说道。“既然你都这样说了,我要是不收的话,岂不是看不起你吗?算了算了,那我收下就是了。单榆,以后有空可以常来我们家玩啊!我们家兰心啊……”

    “……”

    莫念念呵呵哒。

    虽然又发生了这样的插曲,所幸莫易文也知道再拒绝不好并没有再多说什么,一群人倒也算是和善。

    只是单榆一个冷冰冰的脸杵在一边,而且还散发这如此强大的气场,这感觉实在是有些诡异!

    还是季然好,总是能够在适当的场合展现出适当的性格来。莫念念乐滋滋的想着,谁料季然冷不丁的凑到了她的耳边低声说道。

    “你在想什么?笑的那么开心。”

    温热的气息扑面而来,莫念念耳朵一红,迅速的变得火烫。

    莫念念急忙将季然给推开,羞愤的低声叫道。

    “你没事凑那么前做什么?”

    “你脸红了。”

    季然淡淡的说着这个事实,眼中全是戏谑。这小女人,脑袋里面该不会是想着什么少儿不宜的事情吧?

    看到季然和莫念念的互动,单榆身边的莫兰心气的紧紧的拽住筷子,那只手隐约的可以看到手指韧带的白色。

    单榆的眼睛微微一瞟,这才举起了面前的酒杯,轻轻的抿了一口。

    席间,最热闹的莫过于李成凤了,见到单榆如此冷冽,她不但不觉得生气反而还觉得本来就应该如此似的。

    莫易文作为莫家的当家主人,自然也应该陪陪客人。就在这个时候,莫浩快速的跑到了包厢当中,也管不了许多,直接叫道。

    “组长!局里出事了!我……”

    “什么出事了?浩子,你好好说话!”

    李成凤狠狠的皱起了眉头,今天可是她的寿宴!她这侄孙不早点来道贺也就算了,一进包厢就说什么出事了,实在是让人可恨!

    老家的那些人果然每一个好玩意!

    莫浩这才反应过来,气喘吁吁的看着李成凤说道。“叔婆,祝你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没诚意!李成凤冷哼一声没有说话。

    莫易文急忙的站了起来,看了一眼一旁的单榆,开口说道。

    “浩子,你现在不是应该在警察局里吗?就算是想要赶来给我妈过寿,但是也应该先处理好自己的工作才是。”

    “不是,叔,我……”

    莫浩一愣,瞬间平复下来,嘿嘿一笑说道。

    “是我太着急了。好不容易将警察局的事情处理完,生怕错过了叔婆的寿诞。叔婆可是我们村最有成就的老人了。在老家里,谁不说叔婆一声好?”

    李成凤脸色一缓,却还是没有开口说话。

    倒是邵半梦微笑着站 了起来,急忙的招呼着莫浩坐下来。

    莫浩眼中闪过一抹着急,可是却也没有多说什么,而是乖乖的做一个晚辈。

    莫念念看在眼中,下意识的看了季然一眼,无声的询问着是不是有什么她不知道的事情发生。

    季然却表现的十分淡定,让莫念念一时之间根本就捉摸不透他到底是知道还是不知道。

    不过看自己的爸爸莫易文都能够这样淡定,莫念念也默默的看着面前的菜肴,做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冷淡态度。

    然而,天知道她心里面有多么的着急。能够让遇到什么事情都表现的十分淡定的堂哥都这样火急火燎的出现,而且神色还带着着急,肯定有什么严重的事情发生。

    可是到底是什么呢?

    莫念念皱着眉头,无意识的夹了一块鱼肉往自己的嘴巴里塞去。

    下一刻,方锦捂着小嘴嘿嘿嘿的笑个不停。

    莫念念一愣,看着方锦满嘴流油的模样,狠狠的抽了抽嘴角。这丫头才应该是被笑的那一个吧?看着自己做什么?

    就在这个时候,邵半梦捂着嘴笑道。

    “念念和季然的感情可真是好,让我想起了我们两个年轻的时候。”

    莫易文冷哼一声,十分嫌弃的看着莫念念说道。

    “念念,今天是奶奶的寿辰,就不会好好吃饭吗?”

    莫念念眨巴着眼睛,看着季然戏谑的模样,呐呐的低下了头。

    额~她刚才居然夹了季然碗里面的鱼肉?

    难怪吃起来一点鱼刺都没有,原来是被季然给处理过了。

    莫念念脸色通红,急忙的放下了手里的筷子,只觉得现在应该冒出一个地缝出来,好让她钻进去。

    李成凤却哈哈大笑说道。“行了行了!人家都已经快要成为小两口了,难不成还不让他们亲密些吗?”

    她可巴不得季然和莫念念两个人感情好好的!

    邵半梦一愣,看了李成凤一眼,心里面十分复杂。想当年,莫易文为了照顾她也是将鱼刺什么的都给挑掉放在她的碗中。可是李成凤却十分愤怒,大骂她不要脸,竟然让一个大男人的伺候。

    当时的李成凤想的自然是,她这个当妈的都没有这个待遇,看到自己的儿子对邵半梦那么好,心里面自然就各种不乐意。

    李成凤这边开开心心的说笑着,连带着对刚才才到的莫浩也报以好脸色。

    单榆看着突然间出现的莫浩,心中微动,暗道看来外边发生的事情已经超出了警察局的意料了。

    没有想到莫易文现在都已经被上司勒令休假了,竟然还不忘关心警察局的事情。果然是l市的政府公民啊!

    就在这个时候,莫兰心沉着一口气,微笑着举起酒杯看着单榆说道。

    “单先生,很感谢你特意来参加奶奶的寿宴,我敬你一杯。”

    此时的莫兰心看着季然和莫念念的互动,心中生气嫉妒,甚至于都忘记了刚才单榆是如何冷酷的拒绝她的敬酒了。

    方锦在看到单榆之后就一直都是傻乎乎的状态,此时看到莫兰心竟然敢染指自己的偶像顿时大怒。

    方锦猛地一声从凳子上站了起来。虽然说她看起来不算高大,但是重量却摆在这边,当即发出了一声刺耳的家具摩擦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