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修真小说 > 军长家的小娇妻 > 第一百四十九章 叶氏五金
    这件事情发生的毫无征兆,甚至于比她今天早上看到网络上关于她和季然的新闻还让人觉得惊愕。

    祝成啧啧的叫了一句说道。

    “念念小姐,淡定!淡定!”

    淡定个头!

    莫念念脸色一黑,却还是默默的坐在了祝成的办公桌面前,冷冷的看着他,意思再明显不过。

    她可没有这个美国时间去跟他唠嗑其他事情。

    祝成显然也知道这些,所以并没有东扯西扯,而是叹息了一声,看着莫念念说道。

    “真是很抱歉,我们谁也没有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在这里,我只能很遗憾的告诉你,你所在的调查小组盛世小组现在解散。”

    “解散?”

    莫念念看向祝成,强忍着怒气冷声说道。

    “这就是你来找我的原因吗?还是说,这是你的意思还是上头的意思?”

    莫念念知道这件事情和她爸爸被人冤枉绝对有关系。可是现在,她连盛世小组都要解散了的话,她就没有理由和资格来插手这次的案件调查当中,这样一来,她怎么办自己的爸爸寻找证据证明清白?

    见到莫念念如此生气,祝成遗憾的摇了摇头说道。

    “你和莫易文是直系亲属,他有犯罪嫌疑,为了避免你的情绪,自然是要做出相应的解决办法。这在警察局是很常见的事情,你应该知道的呀!”

    莫念念冷冷的看着祝成,咬牙说道。

    “这样说来,侦查组也解散了不成?”

    “不不不!”祝成急忙的摇了摇头,又十分淡定的说道。

    “侦查组在警察局编制之内,怎么可能会解散呢?也就是先把他们给调走罢了。”

    祝成说的轻松,莫念念差点一口气没上来。把他们调走了和解散有什么区别?甚至于比解散还让人愤怒吧!

    莫念念冷冷的看着祝成,冷不丁的说了一句。

    “有没有人告诉过你,你很欠扁?”

    “……念念小姐说话真风趣。”

    “我说的很认真。”

    “……”

    呵呵~真是不会聊天。祝成抽了抽嘴角。不过常年在体制混的他还是很快就收拾好了自己的情绪,看着莫念念,笑眯眯的说道。

    “关于你爸爸的事情,虽然还没有最新结果,但是我知道一件事情,卫承志在此之前一直都在调查叶氏五金。”

    “叶氏五金?和利欣药业不合的那个叶氏五金吗?”

    莫念念一愣,看向祝成。见祝成点了点头,这才狠狠的皱起了眉头。

    如果是这样的话,卫承志的死很有可能跟叶氏五金有关系。可是现在莫易文却成了嫌疑人,这里面肯定有什么她不知道的线索。

    就在这个时候,祝成拿了一叠文件放在了她的面前,说道。

    “哎呀,我有点肚子痛,你在这里等我一下,我去上个厕所。”

    莫念念眨巴着眼睛,看着祝成捂着自己的肚子猴急猴急的跑出办公室,一脸呆萌。

    这家伙,搞什么?

    下一刻,莫念念的眼神落在了刚才祝成拿出来的文件当中。

    莫念念心中一动,默默的拿起文件,轻巧的翻动起来,丝毫没有任何追贼心虚的想法。

    果然没错!看到文件里面的内容,莫念念嘴角勾起一抹轻笑。

    这个祝成也没有想象当中的那么坏嘛!

    文件里面记录的是关于卫承志生前调查案件的记录和在家中死去的情况。

    莫念念快速的浏览者,心中一动,急忙的掏出手机将这些文件的内容都拍成照片迅速的发送给了季然等人。

    却说此时季然并没有跟莫念念一起来警察大院,而是直接去了市政中心。

    在这里,季然冷淡的坐在一间办公室当中,而办公室的主人此时却是满头大汗,小心翼翼。

    “季……季少,这已经是最好的解决办法了。我,我实在不知道莫易文是你岳父啊!”

    季然似笑非笑的看着面前的中年男子,轻声说道。

    “这样说来,如果莫易文不是我岳父的话,那他现在就必死无疑了?你们会为了快速平息l市的这几起暴力反 社 会的案件,把莫易文推出来背黑锅?反正他无权无势,警察局也不缺他一个人,是不是。”

    季然说的越是平淡,面前的中年男子额头上的汗水越是哗啦啦的往下流。

    他之前是真心不知道啊!今天早上看到报纸之后,才后之后觉的发现不对,可是命令早就已经下发了,而且牵一发动全身,现在要是再改动,恐怕是来不及了。

    中年男子低着头,连汗水也不敢用手去擦,只能呐呐的说道。

    “陈书记已经被迫辞职了。这件事情必须有一个解决办法,所以陈书记在离开之前就已经想过了下一步的方案。”

    “陈行还真是厉害,连卫承志的死都已经预见了。”

    季然仍旧是一副冷淡的表情,可是中年男子的双腿却开始瑟瑟发抖。

    l市的其他人不知道季然是谁,可是他知道啊!

    他前几年有幸跟着陈行一起去京城见识到了很多自己一辈子想都没想过的大人物,而季然虽然年轻却赫然站在其中!

    但是他心里面还以为季然不过是跟着长辈一起出来见见世面的,所以表面上虽然十分的恭敬,但是心里面却不当一回事。然而之后发生的一件事情,却让他再也不敢小瞧面前的男人。

    中年男子正在回忆着几年前的事情,季然却在这个时候冷淡的说道。

    “这件事情到止为止,之后发生的所有事情都直接向我汇报。”

    “是!那市长那边……”

    中年男子急忙的点头称是,可是想起他上头还有一个市长,不免有些头疼。

    这段时间l市发生了那么多的事情,不管是媒体还是市民,他们都必须要有一个交代,真是因为如此,陈行才会引咎辞职。现在市长在上面每天都急的跟热锅上的蚂蚁似的,生怕这件事情烧到了他的身上,他可没有陈行这样豁达。几乎每天都要打上十多二十次的电话来询问这件事情。

    所以这件事情未必能够满的了他。

    听到中年男子的话,季然脑海当中不由得闪现出季老爷子对l市这位市长的评价。守成有余,开拓不足。这样的大事,他恐怕也担当不起。

    季然挥了挥手,说道。“如实禀告,就说是我做的。”

    “是。季少。”

    中年男子顿时送了口气,这才颤颤巍巍的送季然离开。

    离去之后,中年男子回到办公室,走廊上听到有人询问。

    “秘书长,你怎么出了那么多汗?是不是身体不舒服?”

    身体不舒服?他不仅仅是身体不舒服,就连精神都不舒服。

    季然一路离开了市政中心,径直往警察局而去。

    在他进入警察局的那一刻,却得知莫念念因为是莫易文的女儿,被警察局的其他警员带走记录口供了。

    口供说的无非就是一些莫易文这几天有没有什么异常之类的事情。不仅仅是莫念念,就连侦查组的其他组员也在接受调查。

    不过半个小时的功夫,得到了消息的邵半梦着急的扶着李成凤来到了警察局。

    好好的寿宴,哪里想到自己的宝贝儿子竟然成了杀人嫌犯了?李成凤一到警察局,二话不说先哇哇大哭。

    警察局倒是有不少认识李成凤的警员,所以众人都是各种安抚。

    邵半梦几乎是在第一时间就看到了季然。

    她急忙的走到了季然的面前,眼中的着急即便是不说话,季然也知道她想要说的是什么。

    季然淡淡的开口说道。“梦姨,别担心。不会有事的,不过是例行检查罢了。”

    邵半梦慌乱的点了点头,心神不宁的问道。“念念呢?她怎么没有跟你在一起?”

    “念念在录口供,放心吧,不会有事的。”

    季然轻轻的拍了拍邵半梦的肩膀,让她不要太过着急。

    其实有季然这话,邵半梦应该放松下来的,可是不知道怎么回事,她就是没有办法彻底安下心来。

    莫易文进入警察系统开始,就从来都没有遇到过这样的事情,他的人品怎么样,别说是她这个当妻子的,就算是警察局的一个小警员也都应该清楚。

    可是从来都没有任何不良背景的莫易文现在却成为了杀人嫌疑犯,这怎么可能让人放心?

    邵半梦急忙的走到了李成凤的身边,紧紧的握住了她的手,开口说道。

    “妈,易文不会有事的。他是什么人,我们大家都知道,肯定不会有事的。季然也跟我保证过了,我们只要好好的配合就可以了。易文只是因为警察局里面和卫承志不合,所以才会被带去问话的。没事的。”

    李成凤现在也是六神无主。她这一生最大的主心骨就是莫易文了。他要是出事了,她还怎么活?

    就连李成凤自己都不知道,此时她正紧紧的抓着邵半梦的手,哭的稀里哗啦的,嘴巴里面还各种哭嚎着说自己的儿子是无辜的,是绝对不会做出杀人这样的事情的。

    当莫念念从警察局的口供室出来之后,她低着头根本就没有注意到周围的环境,只是觉得周围吵吵闹闹的,声音还有些熟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