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修真小说 > 军长家的小娇妻 > 第一百六十五章 属老鼠的
    第一百六十五章 属老鼠的

    卫承志死掉那么大的事情,连自己的爸爸都被关进警察局了,警察来询问几个和卫承志有所关联的人也是再正常不过了。

    可是这个王巴一直以来都从事非法活动,对警察有着先天的畏惧,所以被她这样一说,难免就钻入了死胡同。

    莫念念又淡淡的看着王巴,冷淡的开口说道。

    “关于卫承志的死,我倒是调查出了一点线索。我想你也应该猜到了,我潜入赌场的目的是什么。可是现在赌场却故意让你把我给带走。不管是什么原因,你难道就不仔细想想这里面有没有赌场的推波助澜吗?我出现在你这里,不管是发生了什么事情,总归都会引起警察局的重视。先是卫承志,然后是我,莫易文的女儿。王巴,这个锅就看你愿不愿意背了。”

    如果是以往的话,莫念念肯定不会拐弯抹角的说这些,反而会各种劝说让王巴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可是现在,她却知道有些事情不是单靠劝说就有用的,否则这个世界上岂不是遍地都是好人了?

    面对王巴这样的人,利益的诱惑远比道德的约束来的有用。

    此时的王巴神色十分纠结,可是却还是咬牙说道。

    “那又怎么样?卫承志的事情跟我没有任何关系,凭什么把事情推到我的身上去?就连你也是我花钱买的!”

    买的?莫念念眉头微皱,看着王巴心中十分不爽。看来这是他和赌场的交易,虽然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但是却不妨碍莫念念明白王巴的意图。

    莫念念看着面前的男人,冷哼一声说道。

    “你们黑社会栽赃陷害的本事难不成你还没有见识过吗?别人能够给你擦屁股,让别人背黑锅,难道就不会有人让你背黑锅吗?你虽然在l市闯出了一定的地位,但是能够对付你的人也比比皆是。”

    如果是往常别人跟他说这样的话,他指不定就一把菜刀砍过去了。可是现在听到莫念念的分析他却显得犹豫不决。

    明明就是一个刚刚成年的小女人,可是说出来的话却很有道理。

    看着莫念念眼中的高傲和鄙视,王巴强自忍耐着心中要把这女人给大卸八块的冲动,咬牙开口说道。

    “你凭什么认为我会按照你说的去做?”

    就凭这句话就可以说明他内心已经在犹豫纠结了。莫念念嘴角勾起一丝细微的笑容,这才淡定的说道。

    “你可以不做,但是你能够保证后果吗?”

    王巴藏在后背的手紧紧的握成拳头,他要是能够保证后果不会波及到自己身上的话,又何必跟她多说废话?

    拼搏了那么多年,虽然他现在是一个头目,可是他的顶上却又更多的大佬。他很清楚自己的身份,在别人看来好像是风光无限,可是心里面的苦却只有自己知道。上面要孝敬,下面要安抚,他每天的日子过得如履薄冰的。

    如果有人想要对付他的话,只要对方的身份和地位让他上头的人都心生忌惮,那他必然会是被舍弃的那一个。毕竟没有人会为了一条狗来得罪一个不好得罪的人。

    莫念念看着面前的王巴,也不多说话,就这样默默的等待着。

    在她看来,现在说什么都是多余的,反而会让王巴心生疑惑反而坏事。

    越是到这种时候,莫念念的脑海里面闪现出来的不是她的妈妈邵半梦,也不是爸爸莫易文,竟然是相处一个多月的季然。

    到了现在,她才恍然的发现原来这一个月的时间里她竟然在季然的身边学习到了那么多的东西。这些东西都是莫易文不会告诉她的,可是现在她却可以运用自如,甚至于让面前的王巴产生疑惑。

    就在莫念念认为此事已经很有把握的时候,王巴又抬起了头,看着她说道。

    “总归你是从赌场出来的,难不成还成了我一个人的事情了不成?从今天开始,你就给我待在这个地方,我倒是要看看到底有谁会来找你!”

    莫念念呆愣着看向王巴,这情况不对啊!王巴不是应该被自己说服然后放自己离开吗?

    莫念念狠狠的皱起了眉头,看着王巴大步的往门外走去,一时之间竟然不知道应该怎么办才好。

    的确,莫念念说的那些事情都让王巴十分犹豫纠结,但是他也不可能仅仅凭借莫念念的一面之词就将她给放了。

    万一她说的不是真的,那他岂不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王巴大步的往外走去,显然是想要花点时间来验证一下莫念念这些话中的真实性。

    很快,莫念念也反应了过来,当即脸色一变,急忙的往外头走去。

    她说的这些事情如果王巴想要调查清楚的话,可以说是再容易不过的事情了。她如果不能在王巴回来之前离开这个地方,到时候想要走就难上加难了。谁知道王巴那个家伙会怎么对待自己?

    莫念念越想心里面越是慌乱,这也算了,她却没有想到王巴连自己的房间外边都有保镖站着。

    看着面前的两个保镖,莫念念有些难过。

    也不知道赌场的时候中了什么药,到现在居然都还觉得浑身无力。

    莫念念心中各种愤怒暗骂,却没想过如果赌场里面喷出的是春药气体,此时的她处境恐怕就更加艰难了。

    就在这个时候,莫念念隐约的听到门外有人走近的声音,心中一惊,急忙的缩回到了门后面。

    只听外边传来对话说道。

    “里面的人都给我看好了!巴哥有贵客到,如果里面的人出了什么事情,唯你们是问!”

    “是。”

    “是。”

    有人来找王巴?莫念念皱起眉头,实在是搞不明白这个时候为什么 还会有人来找王巴,不过不管是什么人来,总归都帮她争取了不少的时间。

    莫念念直接走到窗户边上,看到外边的守卫情况,心中十分无奈。

    也不知道是不是黑社会的人都知道自己做的缺德事太多了,所以每天都害怕别人来寻仇。房子的保卫措施都做的很好。

    看着面前这些情况,莫念念知道,就她现在这样的情况,想要离开这个地方可以说是十分困难。

    房间门那边是出不去了。那边有两个护卫,只要一出现对方一定会发现她,王巴那家伙的脾气可不怎么样。

    可是从窗户跳下去?

    且不说这里是在三楼,就说这跳下去的动静,肯定会吸引周边的护卫前来。再说了,她现在也要下的去啊!

    莫念念心中十分着急,再在这个地方待下去,等王巴回来肯定就识破了自己的谎言,到时候他想怎样就怎样,自己是半点办法都没有了。

    只可恨自己身体使不出力气来!越是到这个时候,莫念念就显得越发的焦急。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间有人从身后拍打了一下莫念念的肩膀,莫念念心中大惊,急忙的回过头还没有看清对方是谁就急忙的张开手臂要挥巴掌。

    无奈,手根本使不上劲很轻易的就被别人给抓在了手中。

    偏偏对方还直接一拉将莫念念给拉到了自己的怀中,低沉的嗓音刚刚想起,莫念念已经惊的直接张口对着对方的胸口就狠狠的咬了下去。

    “啊!你这女人是属老鼠的吗?怎么还咬人?”

    听到这熟悉的声音,莫念念一愣,下意识的抬起了头,见到对方果然是季然,极度开心之下竟然忍不住抱住季然的腰哽咽的哭了出来。

    以前面对这种情况也不觉得有什么,只想着总归是有办法的。可是现在,看到季然出现在自己的面前,没有任何原因,莫念念就是想哭,而且心里面还十分的哀怨。

    “你怎么现在才来?”

    莫念念下意识的开口埋怨,语气中带着的娇憨连自己都没有察觉。

    季然急忙的伸出手拍了拍她的后背以示安慰,这才说道。“对不起,是我来晚了。我要是知道竟然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在一开始的时候就不应该答应和你兵分两路。那个王八蛋有没有对你做什么不应该做的事情?”

    “什么叫做不应该做的事情?”

    莫念念反问一句,察觉到自己竟然在季然的面前哭了,觉得十分丢脸。

    莫念念急忙的推开季然,伸出手在自己的眼角上偷偷的擦了擦,以为季然没有看到,这才冷着一张脸一本正经的说道。

    “那个赌场有问题,只可惜我并没有找到叶然和叶毅两兄弟。虽然见到了帅男小组的成员,但是他们四个混蛋根本就有恃无恐,一个字都不愿意透露。”

    说起这次的案件,莫念念再严肃不过了。一想到自己竟然连点有用的消息都没有查到,她就觉得很对不起自己的爸爸。

    季然伸出手握住了莫念念的手,这才开口说道。

    “关于赌场的事情等我们回去 了再说。走吧!事不宜迟,单榆在外边牵制王巴,我们还是快点离开吧!”

    “单榆,怎么可能?他好端端怎么会在这里?”

    莫念念一愣,好奇的询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