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修真小说 > 军长家的小娇妻 > 第一百六十八章 都给我滚
    等回到别墅之后,季然一把抱住莫念念往房间里面走去。

    自从莫易文出事就一直待在别墅里的邵半梦听见有动静急忙的跑了出去,见到季然竟然抱着莫念念,整个人都不好了。

    邵半梦脸色苍白的跑上前,一把抓住了莫念念,仔细的打量着她,这才问道。

    “念念这是怎么了?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一路的奔跑逃亡,再加上王巴心机叵测的招待,虽然最终没有被他得逞,但是此时的莫念念看起来却十分的狼狈。

    邵半梦看在眼中,着急的都快要哭了。莫易文出事了,要是连莫念念都出事,她还怎么活?

    一旁的方锦此时十分懂事的抓住了邵半梦的手,低声说道。

    “梦姨,念念没事。只是太累了。这几天根本就没有休息好。你可别吵着她了。”

    “是是是,不吵,不吵。”

    邵半梦胡乱的点了点头,听见方锦的话反而松了口气,只要不是受伤昏迷之类的事情,她就放心多了。

    不过几天的功夫,邵半梦的两鬓多了好几根白头发,整个人看起来憔悴了不少。

    邵半梦终究是不放心,跟着季然一起往楼上走去。正巧碰到了从楼上下来的李成凤和莫兰心。

    两个人也因为担心莫易文,茶不思饭不想的,邵半梦自然也不会不管不顾,所以就一起带了过来。

    此时李成凤看到季然抱着十分狼狈的莫念念回来,狠狠的皱起了眉头。

    “这是怎么回事?”

    莫念念这死丫头不是去调查卫承志的死了吗?怎么搞成这幅样子?难道这件事情竟然没有着落?不行!如果连点有用的消息都没有的话,那她的宝贝儿子什么时候才能够出来!

    李成凤下意识的板着一张脸,邵半梦急忙说道。

    “妈,你放心吧,念念没有什么大事。就是这几天太累了,所以才会睡晕过去的。你不用担心。”

    显然,邵半梦认为李成凤这是在担心莫念念的情况。

    这几天,李成凤几乎每天都要问上好几遍莫易文的情况,还有莫念念调查出了什么事情。所以她下意识的认为李成凤这是在关心自己的女儿。

    可是听到这话的莫兰心却捂住了自己的嘴巴,难过的说道。

    “爸爸出事了,我们大家都很伤心,谁又睡好了觉?就连奶奶,我看着都心疼。奶奶这几天为了爸爸的事情都愁白了好些头发了。我们每天都期望着念念能够给我们带来好消息,告诉我们爸爸绝对不会有事的。可是哪里想到竟然是睡过去了。”

    李成凤的脸色瞬间变得阴沉无比。

    她瞪着季然怀中的莫念念,尖锐的叫道。

    “好你个莫念念。自己的爸爸都要出事了,竟然还有心情在这里睡大觉?这心还真是大!敢情易文不是你亲爹不成!难怪竟然是一点都不伤心,几天下来竟然连点有用的消息都没有!”

    “该死的贱丫头!我就不应该把希望寄托在你的身上!我莫家没有这样的孩子!我要宰了这……”

    李成凤说着就伸出手要抓莫念念。

    邵半梦见了心中大急,哪里想到会有这样的情况?她下意识的就挡在了季然和莫念念的身前,李成凤尖利的爪子直接落到了她的脸上。邵半梦的脸上立马出现了三道血红的爪痕。

    季然看在眼中,当即黑了脸色说道。

    “你们这些每天就只知道在家里面等消息的人有什么资格这样说她!都给我滚,我的别墅不留这种人!”

    季然眯起双眼,整个人看起来都充满了暴虐。

    李成凤登时吓了一跳,急忙的往后退了几步。一旁的莫兰心更是吓得害怕,默默的躲在了李成凤的身后。

    她就是看不惯,凭什么季然可以抱着她?而且还那么幸福!

    莫兰心暗自咬牙,面上又弱弱的说道。

    “季然哥,你别生气。奶奶这不也是太着急了吗?爸爸现在还被关在警察局里面呢!作为母亲的哪个不担心?”

    “你的意思是说,梦姨作为妻子就不担心了,念念作为女儿就不担心了吗!”

    方锦心里面早就已经存了一股气了,现在看到邵半梦脸上的爪痕,更是忍不了直接叫了出来。

    莫兰心恶狠狠的瞪了一眼方锦,谁知道在李成凤的面前,她竟然不害怕了,反而还高高的抬起头一副老娘才不怕你的模样。

    莫兰心脸色一僵,说道。

    “自然也是担心的。只是看到这种情况,心里面难免有些着急上火了。”

    “怎么?你们还有理了不成?我是当奶奶的,是长辈!我打莫念念就是为了激励她,让她快点把她爸爸给救出来,难不成还有错了吗!”

    李成凤黑着一张脸,一把抓住了莫兰心伸出来的手,愤怒的瞪着季然等人。

    方锦更是生气,叫道。

    “你有本事,你自己去查啊!凭什么什么都让我们念念去做?敢情我们家念念是莫叔叔的亲生女儿,她莫兰心就不是吗?这几天我可单看她待在别墅里面,她做什么了?凭什么你这个当奶奶的不去说教莫兰心,却说念念?你这个当奶奶的偏心,可是也不能这样偏心吧!”

    “你这个死丫头,莫念念就是和你这个没爹没妈的贱人相处久了!居然还敢这样跟我说话,果然是没有家教的人,皮痒痒了不是!”

    李成凤被方锦说的有些心虚,当即色厉内荏的叫了起来。

    那举起的手俨然是要打方锦了。

    方锦看在眼中,更加为莫念念和邵半梦觉得委屈。这都是些什么人?莫易文出事了,就知道一味的让她们母女两做这做那的,半句关心问候都没有。难不成这都是念念和梦姨该她们家的吗!

    还有,方锦最恨别人说她没爹没妈,父母的死是她心里面最大的伤痛,此时李成凤不仅说了,还骂了。

    方锦气的眼泪都流下来了,瞪着李成凤就叫道。

    “我告诉你,念念是你的后辈,我不是!你这样一而再而三的辱骂我,就算是莫叔叔在这里,我今天也要跟你拼命!”“哼~难不成我还会怕你一个黄毛丫头不成!”

    李成凤气愤的叫道,二话不说就将袖子给褥了起来,一副要把方锦往死里打的狠辣模样。

    邵半梦看在眼中,都快要急死了。

    “锦儿,你别冲动。妈,锦儿还小,你就别跟她一般计较了。再说了,你怎么能够这样说锦儿呢?她是个好孩子。我……啊!”

    李成凤黑着一张脸直接给了邵半梦一巴掌,阴阳怪气的说道。

    “好啊!好你个邵半梦,竟然还敢说起我的不是来了。谁给你的胆子!不要脸的狐狸精,贱货!那么护着方锦,她是你生的不成!”

    “锦儿虽然不是我生的,可是却也是我看着长大的。我把她当自己的亲生女儿也不为过。妈,我知道你心里面很担心易文,但是也请你冷静一下,别乱发脾气了。”

    邵半梦坚定的将方锦护在身后,不让她再和李成凤吵打起来。方锦看在眼中,眼泪更是哗啦啦的流个不停。

    只是此时她却不敢再骂人了。要是再骂人,指不定自己梦姨的脸上又要多些巴掌印了。

    季然此时十分生气,如果不是手里抱着莫念念的话,就连他也想要给李成凤一个巴掌。

    只是他们现在就在楼梯上,根本就容不得身后的人挤上前去。更别提在最后面急的抓耳挠腮的韩俊了。

    李成凤还真是一个奇葩!

    季然黑着一张脸,大步的往前走,眼睛看着李成凤,那股子冷寂让李成凤脸色一变,又急忙的退后了几步。

    “怎么?你和念念还没有结婚了,难不成就要为难我一个老人不成?”

    此时的她也顾不得季然的身份了,脸色有些僵硬,让她那满是褶皱的脸看起来更加的阴沉难看。

    “你也知道我和念念还没有结婚,我的别墅就不留你了。”

    季然冷冷的说着,此时已经一步步的迫使李成凤和莫兰心退到了楼上的走廊当中。

    季然冷冷的扫了一眼莫兰心,眼中的警告再明显不过了。

    “季然哥。”

    莫兰心心中一抖,弱弱的看着季然。却听季然说道。

    “我刚才说的话都没有听清楚吗?韩俊,把她们两个给我赶出去,告诉小区的保安,以后看到她们两个,绝对不能放行。”

    “好嘞!”

    韩俊精神一震,大步的走上前,就好像是拎着小鸡一样一把就把李成凤和莫兰心给抓了起来,黑着一张脸,大步的往外头走去。

    李成凤气的各种叫骂,可是却也无济于事。

    韩俊和莫家可没有什么关系,凭什么给他们面子!

    且不说这一番挣扎,李成凤和莫兰心受了什么。

    却说季然此时抱着莫念念,眉头却没有舒展开来。

    这小女人,刚才那么大的吵闹声竟然还吵不醒她,是因为实在太累了,还是因为赌场的药效还没有过去?

    季然轻柔的将莫念念放在床上,二话不说就打电话给医院,让医生赶紧过来看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