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修真小说 > 军长家的小娇妻 > 第一百六十九章 说人话
    邵半梦听在耳中,顿时吓了一跳,急忙的抓住季然的手问道。

    “季然,你老实告诉我,念念到底怎么了?好好的叫什么医生?”

    季然此时也担心着药效的后遗症,可是看到邵半梦这幅模样,哪里还敢告诉她实情?他可不想又一个倒下。

    季然看着邵半梦,说道。

    “梦姨,你脸上的伤难道不要看看吗?”

    听到这话,邵半梦这才意识到自己是误解了。原来并不是念念出事了。

    邵半梦狠狠的松了口气,看着床上沉睡的莫念念,别提多心疼了。

    “我可怜的孩子,怎么就是过得那么苦?”

    “梦姨,你可别哭了。我看着心里难受,我也想哭。呜呜~”

    方锦难过的抱着邵半梦,再也忍不住哇哇大哭起来。

    这几天大家都忙的焦头烂额,又十分的担心莫易文的情况。可是这一次警察局却好像是吃了秤砣一样,不管邵半梦怎么哀求,就是看不到莫易文。

    这看不到,心里面就更加的担忧。连日来的煎熬此刻是再也忍不住了。

    季然只觉得十分头疼,两个女人哭的稀里哗啦的,还有一个昏迷不醒,也不知道是什么情况。

    季然叹息一声,说道。

    “梦姨,锦儿,你们两个别哭了。要是把念念给吵醒了,岂不是大家都要跟着一起伤心?我看梦姨脸上的伤也不适合再流眼泪,可别留下疤痕反而不好看了。”

    女人对自己的容貌最在意不过了,这样说总不会错吧?可是邵半梦满心想的都是自己的丈夫女儿,哪里还顾得了自己脸上被李成凤给抓伤的痕迹?

    邵半梦捂住了自己的嘴巴,哭的是梨花带雨。

    方锦狠狠的擦了擦自己的眼泪,直接将邵半梦给扶起来,说道。

    “梦姨,季然说的没错。我们可别哭了。要是让莫叔叔和念念知道了,一定也会难受的。瞧瞧那李成凤,实在是太可恶了,竟然这样对你。”

    说起李成凤,方锦立马就变得义愤填膺,咬牙切齿的模样恨不得在李成凤的身上狠狠的咬下一块肉来。

    邵半梦伤心的摇了摇头,最终还是搀扶着方锦一起离开了房间。

    此时韩俊虽然回来了,但是脸上却露出了和邵半梦相差无几的抓痕来。只不过他的抓痕倒是看起来很淡,只有几道淡淡的痕迹。

    方锦全身心都在邵半梦身边,倒是没有察觉,反而是季然看到了这个,冷淡的说道。

    “看来你是越活越回去了。”

    不用说,这抓痕肯定是李成凤的手笔。没想到韩俊居然会遭受毒爪。

    韩俊十分无奈的翻了一个白眼,看着床上的莫念念问道。

    “这是怎么回事?”

    “还记得英子吗?”

    “我当然记得,她……你是说念念她被下了那种药?”

    韩俊狠狠的皱起了眉头,眼中闪过一抹弑杀。该死的混蛋!

    “我不知道。”

    季然的声音显得有些沙哑,如果可以,他自然不希望自己猜想的事情是真的。

    季然坐在床边,紧紧的握住了莫念念的手,察觉到手里的冰凉,心里面十分痛苦。

    他真后悔自己当时没有在莫念念的身边,如果他能够在她身边的话,一定不会让这样的事情发生的。

    就在这个时候,医生火急火燎的赶到,见房间里面气氛有异,忍不住皱起了眉头。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火急火燎的把我叫来,我还以为你们两出什么事了。”

    顾希微微喘了几口气,将医疗箱给放了下来,这才注意到床上有一个女人。

    顾希眉头一挑,笑着说道。

    “这就是我们季少的心上人?看起来很幼 齿啊!真没想到季少的口味竟然是这样的。”

    顾希旁若无人的打趣着,却渐渐察觉周围的情况有些不对。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季然和韩俊的心情看起来好像很不好的样子。

    顾希上大学的时候是在京城上的,机缘巧合之下,和季然等人成为了好朋友,后来回到了l市,倒是没有想到居然是以这样的方式见面的。

    顾希皱起眉头,看着季然手里一直抓着的莫念念,问道。

    “怎么回事?她病了?”

    一旁的韩俊听了差点没有一脚踹过去。这丫的不是医生吗?居然还问别人这个问题。

    韩俊说道。“快去给她看看,可别是出了什么事情。回来之后就一直这样,刚才很吵闹也没能把她吵醒。”

    顾希默默的走上前,看到季然丝毫没有让位的意思,心中一叹。看来京城季少这是要栽了啊!

    顾希走到另外一边,十分熟练的打开自己的医疗箱进行诊治。

    许久,顾希狠狠的皱起了眉头,看向季然的眼神欲言又止,同时眼中还带着浓浓的鄙视和嫌弃。

    “说。”

    季然冷冷的开口,顾希当即一抖,也顾不得心中的想法,直接问道。

    “她这是多久没有休息了?”

    说完,顾希与犹未尽的看着季然,说道。

    “啧啧啧~把一个女人弄成这样,季少真不愧是季少。看这样子该是三四天没有睡过觉了吧?季少,你作为一个男人,好歹也应该怜惜怜惜一个弱女子吧?瞧瞧都把别人给折磨成什么样了。这样狼狈,都……”

    季然狠狠的抽了抽眉角,一双凌厉的双眼扫向顾希,顾希顿时犹如哑巴一般卡壳了。

    季然冷冷的说道。

    “说人话!”

    “劳累过度,进入深度睡眠,没什么大碍,休息够了就自己醒过来了。”

    顾希急忙说道。

    听到这话,韩俊一旁说道。

    “这不可能啊!之前她中药昏迷过,你会不会是没有查出来?要不我们还是带着她去医院进行更精确的检查吧?”

    一想到季然口中说的英子,韩俊的神色就十分凝重。这些内情顾希自然是不知道的,一听到自己的朋友居然怀疑自己的医术,他顿时就不乐意了,说道。

    “我怎么就没有办法查出来了?难不成你还比我这个当医生的跟厉害不成?季然,你说。”

    顾希看向季然,在他看来,季然已经足够大题小做了,不过是陷入深度睡眠而已,能有什么事情?醒过来不就可以了吗?

    谁知道季然居然一本正经的点点头,主动的上前将莫念念给抱在怀中,说道。

    “走吧!去医院。”

    “什么?”

    去医院?顾希一口气没上来差点吐血。

    喂喂喂~拜托睁大眼睛看清楚好不好,医生在这里!

    顾希还没有开口说话,季然就停下了脚步,说道。

    “韩俊,带着顾希去看看梦姨。她脸上的伤需要服药,不要留下疤痕。还有,我带念念离开的事情,尽量瞒着。”

    “恩,放心吧。”

    韩俊一本正经的点了点头,伸出手直接抓住了要跟上的顾希,扯着他去见邵半梦。

    却说季然一直抓着莫念念的手,企图用自己的温度来温暖她的身体。可是他却发现根本就没有什么用处。

    念念,你这丫头,可千万不要出事!

    这边,单榆看到季然带着莫念念离开,也直接掉头离开,只是临走的时候脸色看起来十分不好,吓的王巴心惊胆战的,生怕自己倒霉。

    他现在才知道单榆和季然对莫念念的上心程度。季然是从京城来的人,在l市没有太深的根基,所以他不忌惮。可是单榆不一样啊!那可是l市说得上话的大人物。

    之前在赌场的时候就听说了莫念念和季然还有单榆有所牵扯,可是当时他并没有太过在意。不过是一个女人罢了,再怎么上心难不成还会亲自上门讨要不成?

    可是现在,他却发现自己实在是太天真了。这莫念念果然不是好动手的。

    王巴只能在心里面各种庆幸自己并没有得逞,否则单榆就不会是冷着一张脸离开了。很有可能他会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与此同时,这个消息也在华明玉的圈子里快速的传播着。

    程希刚刚从临市回来,听到了这个消息,连都黑下来了。

    他找到华明玉,二话不说就质问道。

    “华明玉!你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事情!”

    华明玉眉头一挑,似笑非笑的看着程希,说道。

    “怎么?心疼啊?没看出来,你竟然还喜欢这种类型的。别忘了自己的身份!”

    华明玉冷哼一声,迈着轻快的步伐往深处的门走去,婀娜多姿的模样明知道进去会得到责骂也义无反顾。

    程希看在眼中,紧紧的拽住了自己的拳头,眼神带着一丝愤怒。

    下一刻,他深吸一口气,也大步的朝着深处的房间走去。

    那里面,有他们的boss。也是这一次l市风起云涌的操盘手。这件事情对他们来说就好像是家常便饭一样简单。这些人生来就是为了刺激。

    让程希没有想到的是,华明玉进去之后竟然没有被责骂,面前看不清面容的boss语气沉稳冷淡,说的却是一件和季然等人没有关系的事情。

    程希心中微愣,实在不明白这boss心里面到底在打什么主意。要说地下几个城市的黑势力,boss也已经掌控的差不多了。很多事情都已经没有必要再进行下去了,他到底还在等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