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修真小说 > 军长家的小娇妻 > 第一百七十三章 莫易文出来
    所幸这几天的调查结果也不是没有任何用处,莫易文在卫承志出事的那天有人看到他在警察大院出入过,在时间上来说太过匆忙,但是也并非不是没有可能。

    警察局从时间上考虑面前能够对的上,可是大家都心知肚明,除非是一时冲动,否则这种密谋杀人的事情总归事先要进行调查。

    偏偏在卫承志出事的前一天,他却主动找到了莫易文,至于他们两个人商谈了什么事情,现在也只有莫易文一个人知道了。

    而这几天将莫易文给关在警察局里面,未必没有询问这件事情的原因在里面。

    邵半梦等人急切的站在了门边,等着门被打开的那一刻。

    李成凤心中激动难耐,一把上前将邵半梦给推到了一边,快步的走到门口,见门被打开,激动的都不知道连双手都在颤抖。

    不管怎么样,莫易文能够先出来,让她们这些做家人的放心,这才是现在最必须的事情。

    季然甚至在想如果莫易文还不离开这警察局的话,她们都会支撑不住。

    李成凤虽然对邵半梦母女态度很不好,但是对自己唯一的儿子的确是没话说的。

    此时,门被打开,莫易文缓慢的走了出来,身后跟着两个穿着警 服的警员,看样子应该是送他出来的。

    看到莫易文憔悴的模样,李成凤快步的走到他的面前 ,哎呀呀的叫了出声。

    “我的儿啊,你怎么变成这样 了?你好歹也是侦查组的组长,他们怎么能够这样对你?瞧瞧你现在都憔悴成什么样子了?这冷冰冰的地方,吃不好,睡不好,连人都看不到。实在是太过分了!就算是在古代也没有这样的规矩,居然还不允许家人的探视。呜呜~我可怜的儿哦!这是受了多大的罪啊!”

    几天没有见到家人,此时莫易文心里面也是十分复杂,看到李成凤等人脸色都很不好,显然这几天都没有休息好。

    莫易文心里面十分指责,作为一个儿子,他竟然还让自己年老的母亲为他担忧,实在是太不应该了。

    邵半梦并没有挤上去,但是也看的出来,她此时心情十分的激动。

    莫易文看着李成凤,愧疚的说道。

    “妈,那你担心了。”

    说着,莫易文又看向邵半梦,朝着她轻轻的点了点头。夫妻两的默契,不需要太多言语。

    李成凤抓住莫易文各种点头,又是哭又是笑的,十分激动。

    莫兰心在一旁看着,这次倒是主动的站到了李成凤的身边,挽着她的手说道。

    “奶奶,你别伤心了。现在爸爸已经出来了,事情总归会水落石出的。可别坏了自己的身子。”

    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莫兰心看着莫易文,轻柔的说道。

    “爸爸 ,你这几天在里面带着,奶奶可着急了。为此刚才来的时候看到外边有很多记者 ,怎么都受不了要为你的人品做证明。奶奶一个老人家哪里应付的了那些记者,而且那些记者们问 的问题都十分的尖锐。奶奶气的都哭了。”

    莫念念默默的看向莫兰心,没有开口说话。

    刚才外边发生了什么事情大家都心知肚明,此时莫兰心主动说出来,却给人一种欲盖弥彰的感觉。

    至少一旁的余山就很看不过去。他正想要开口说话 ,一旁的猴子却又拍了拍他的肩膀。

    余山轻哼一声,不在说话,只是看向莫兰心的眼神带着一丝鄙视。

    她这话分明就是想要为自己刚才的做法开脱。可笑李成凤却根本就没能够想到这个方面,还认为莫兰心这是在为她说话。

    当时她故意在记者们的面前帮自己的儿子说话,明天大家肯定就会知道自己的儿子是个大好人,而卫承志不过就是一个名不副实的组长罢了。死了和她儿子能有什么关系?

    为了能够让自己看起来更加的可怜引起别人的同情,李成凤当时还拉着莫兰心一起,当然,她也只当莫兰心是脸皮子薄所以直接进了警察局。总之,她的宝贝孙女自然是做什么都是对的。

    李成凤洋洋自得的说道。

    “儿子,你就放心吧,警察局的人一定会把事实的真相调查出来的。”

    听到这话,莫易文肯定的点了点头,只是心里面多少有些诧异。一般来说,这样的话想来都是他主动跟李成凤说的。

    他还年轻的时候,在追查凶案的时候,李成凤也没少担心,所以他经常会说这句话来安慰李成凤,同时也让她明白他作为警察的坚持。

    这时,邵半梦总算是有机会说话了。只是李成凤和莫兰心两个人 都站在莫易文的身边,她根本就挤不进去,也只能抓着莫念念的手说道。

    “易文,你没事就好。我们还是先回家吧!”

    “没错没错!我可是把艾叶之类的东西都准备好了了,回家之后好好的洗一洗,除除晦气。”

    莫易文出来了,李成凤的心情倒是不错,直接笑着说了一句。

    这时,莫易文身后的警员一本正经的开口说道。

    “莫先生,你现在处于停职调查阶段,在这期间,请不要离开我们警察局的召唤范围之类。卫承志的案件可能还需要你的帮助。”

    “什么意思?我儿子是冤枉的,凭什么要接受你们的召唤调查?凭什么给我儿子停职!”

    之前莫易文被限制调查案件的时候,李成凤也不觉得有什么,反而还觉得很好。毕竟这样又领工资又不用干活的好事,上哪里去找?

    可是现在,李成凤却不乐意了。这简直就是在侮辱她儿子,而且这样一来简直就是大大的亏了啊!

    这几天,周围的街坊邻居可没少说闲话,她气的牙疼。此时听到莫易文竟然还要继续接受调查,李成凤怎么受得了?

    见李成凤都要撒泼打滚的叫骂了,莫易文急忙的拉住了她的手,说道。

    “妈,这些都是警察局的正规程序。我之前好歹也是警察局的一员,这个规矩我还是知道的。”

    “什么叫做之前?现在和以后都是!”李成凤面色一缓,可还是十分不爽的叫了起来。

    莫易文走上前,看到邵半梦脸上的伤痕,忍不住伸出手在她的脸上抚过。

    邵半梦脸色一红,默默的避开。

    这伤痕怎么来的,莫易文怎么可能不知道?

    莫易文拉起邵半梦的手说道。

    “这几天,辛苦你了。”

    “你没事就好。季然已经说过了,现在卫承志案件的证据不足以确定罪犯,只要我们能够找到凶手或者证明你是无辜的证据,那一切就都雨过天晴了。”

    听到邵半梦的安慰,莫易文定了定神,看了季然一样,微不可见的点了点头。

    至于一旁的莫念念,莫易文也伸出手在她的肩膀上拍了拍。

    莫易文被放出来之后,大家的心里面都微微的松了口气,可是他们更加清楚,艰难的还在后头。

    这几天警察局都没能够找到什么有用的线索,之后再想要调查出其他的证据来无疑十分困难。

    就在这一家子在各种嘘寒问暖的时候,一旁跟着莫念念偷偷混进来的李峰早就已经按捺不住了。

    他看着面前的场景,急的抓耳挠腮。

    他们这是还要说上多久的话?家人说完了,同事说。这好歹也要给几分钟给他这个小人物吧?好歹刚才也在记者们的面前帮了点忙啊!虽然说又被李成凤给作死过去了。

    李峰尴尬的拍了拍一旁警员的肩膀,谄媚的说道。“大哥,你能不能给我让个位置,我有几句话想要问问莫组长。”

    虽然莫易文现在已经停职调查,而且身后护送的警员也已经改口叫他莫先生了,但是李峰却还是按照之前的称呼。

    事实上,警察局里大半的警员都仍旧这样叫着。

    他们和莫易文也算是熟人,心里面自然都知道莫易文是被冤枉的,所以一个个的都凑上来对莫易文嘘寒问暖的。

    被李峰给打扰的那名警员上下打量了眼他,没好气的说道。

    “去去去,一边去,我还等着给莫组长鼓励呢!我相信案情一定能够水落石出的,不趁着现在混个脸熟,以后可就没有机会了!”

    呵呵哒~心里面的话还真是一点都不加掩饰啊!李峰绕了饶头,摇头叹息,干脆也不多说,他可没有忘记在电话中,莫念念答应他的事情。

    就在这个时候,祝成笑嘻嘻的走了过来。

    莫易文出来这样的好事怎么可能少的了他这一份。不过看样子这已经解散了的盛世小组并没有能够及时的找到证据。看来是他太高估莫念念和季然了。

    季然好像有所察觉似的转过了头看向祝成,面无表情的模样却让祝成心中暗道一句可怕。

    京城季少果然不是好惹的。他怎么觉得好像自己的打算全都落在了季然的眼中?祝成揉了揉自己的鼻子有些不确定的想到。

    不过下一刻,他还是哈哈大笑着说道。

    “恭喜恭喜,我就知道莫组长一定不会有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