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修真小说 > 军长家的小娇妻 > 第二百章 遥不可及的称呼
    莫念念立马靠了过去,皱起眉头就准备往里面冲去。幸好方锦眼疾手快的拉住了她,否则这手术室说不定就要坏在莫念念的腿上了。

    方锦忍不住说道。

    “念念,你别进去。莫兰心那个死贱人,这个时候要是见到了我们,还不知道要闹成什么样子呢!”

    听到这话,莫念念一顿。可不是吗?当时冲进房间的时候,莫兰心那恼羞成怒的模样,愤怒怨恨的眼神好像巴不得要把她给吞入腹中似的。

    这个时候进去,指不定她会疯癫成什么模样。

    莫念念想的的确没错,此时在医生和护士的帮助下,莫兰心输液后渐渐的恢复了神智。醒过来的第一件事就是惊恐的大喊大叫。

    之前发生的事情她还历历在目,更别说现在她的面前还有好几个医生和护士了。这样的事情发生在她的身上,她简直悲愤的想要自杀。

    惊恐愤怒的挣扎之后,却被护士们给紧紧按住,一剂镇定剂打下去,整个人又开始陷入了半昏迷的状态。

    即便这个时候,莫兰心的脑海里面也全都是要杀了莫念念,把她大卸八块的羞愤。

    此时手术室外边,莫念念和方锦正准备离开,正巧看到手术室的门也被打开了。

    莫念念一顿,终究还是没有立即离开,而是看着迎面而来的护士,轻声询问道。

    “护士,你好,请问里面的人没事吧?”

    “放心吧。人倒是没事了。不过看样子受到的打击不小,刚醒过来就各种挣扎疯狂,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精神病院出来的人呢!现在已经打了镇定剂了,待会会移送到普通病房里面,等她醒过来之后,你们作为家属的还是要好好的给她做些思想工作。”

    “好的,谢谢护士。”

    莫念念一本正经的点了点头。一旁的方锦却暗暗吐槽,傻子才会给她做思想工作呢!谁知道这样恶毒的女人会做出什么更加可怕的事情来?

    方锦觉得很有必要以后都杜绝让莫念念接触任何莫兰心接触过的,或者有条件接触的东西。

    就这样,看到莫兰心被送到普通病房之后,莫念念总算是不再多做停留,带着方锦就直接回家了。

    所幸,这一次方锦的借口十分好用,莫念念回到家中之后,邵半梦只是随意的问了几句便和莫易文早早的休息了。

    可是莫念念躺在床上却翻来覆去都睡不着觉。

    程希已经回到警察局里面成为了一名刑侦组的副组长,而莫浩自然是顺位当上了刑侦组的组长。两个人都是年轻人,而且还都是志投道和,称兄道弟的好兄弟,好战友。有他们在,侦查组肯定能够继续破解各种案件。

    而在侦破这起巨大的走私案件的最大功臣季然这几天却没有太多的消息。甚至于说起他的时候也只是把他和单榆挂钩。不少人还认为季然之所以会帮助调查案件,更多的还是因为莫念念这个未婚妻。

    在案件调查结束之后,他就回去了。媒体也十分快速的将他给丢弃,这两天的头条竟然没有一条是关于季然的。如果不上网搜索的话,恐怕还会以为季然不过是南柯一梦呢!

    军长?呵~还真是遥不可及的称呼呢!

    莫念念躺在床上,透过窗户看着外边的月光,嘴角溢出一抹复杂的笑容。

    此时的她却不知道,远在京城里的季然却找到了方黎。

    “方黎,你在这里待了那么多年了 ,是不是也该回去看看你妹妹了?”

    “我发过誓,在没有抓住杀害我父母的凶手之前,我绝对不回去。”

    季然面前,方黎严肃的说着,一本正经的模样就好像是一丝不苟的老人一般,身姿笔挺的不愧是一名军人。

    季然淡淡的开口说道。

    “在这里是调查不出什么有用的线索的。方黎,你该回去了。你难道真的忍心让你妹妹一直过着孤苦无依的生活吗?”

    方黎眼中闪过一抹不忍,可是下一刻他却皱起眉头看向季然,说道。

    “你不顾首长的命令在l市参与调查走私贩毒等案件,虽然说我们已经抓住了陈云飞,但是首脑却还在逍遥法外。季然,在我面前用不着卖关子。”

    季然嘴角溢出一抹轻笑,微微耸了耸肩直接坐在了方黎的面前。那椅子虽然十分端正,但是季然却硬是做出了一种颓废的感觉让方黎微微的皱起了眉头。

    “l市是经济大都,我想让你回去的确还有其他原因。”

    季然顿了顿,看向方黎的眼神带着一抹严肃。

    “我找到了一条线索。关于你父母的死因。”

    “你说什么?”

    方黎一惊,下意识的从座位上站了起来。顿了一下这才惊异不定的坐回到自己的座位上,问道。

    “季然,你给我说清楚!”

    “这就要看你要不要离开这里去l市了。”

    听到这话,方黎皱起眉头,看着季然说道。

    “可是首长有命令,你这一次擅自行动,要继续学习党的教导和经历,重新做一名合格的军人。为国家的人民负责。首长很严肃,你没法去l市。”

    季然轻笑一声,看着方黎说道。

    “所以才让你回去。我季然还从来都没有做过有头无尾的事情。这件事情我一定要调查清楚。等老爷子气消了,我自然没有什么事情。你去l市先做些调查。”

    方黎想也不想就点了点头。

    那么多年没有回去了,他也想要回去看看,小时候老是喜欢缠着他的妹妹现在长成什么模样了。

    看着方黎眼中带着一抹怅然和回忆,季然的嘴角却勾起了一抹清淡的笑容。

    方黎,别怪兄弟我没有提醒你。回了l市,你还是好自为之吧!

    不得不说,此时的季然心里面的确是充满了恶趣味。他从l市回来,虽然把l市的地下势力给打击了一番,给失去的战友一个交代。可是他却远远不能满足于这些。

    在接到命令回到京城之后,他也已经有了接手惩罚的准备。所以这几天他都自愿的领罚,那认真的模样,都要让军区的人误以为季然是换了个人了。

    要知道,季然从军以来就从来不按理出牌,可是每一次做的事情却又能够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不管是新兵还是老兵都对季然十分的推崇。

    他在军队里面的声望和能力已经超过了季家长孙带来的负担和压力了。同时,大家也认为不按理出牌才是季然的风格。这就更加让他们觉得奇怪了,谁让季然回来之后表现的太奇怪了,而且首长对他的惩罚也让他们觉得不解。

    而知道内里原因的在这个军区里面,恐怕就只有季然和方黎了。

    “邵家老爷子又找你麻烦了?”

    将这件事情放在心里面,方黎快速的处理着手里的公务,可是却还能够分心跟季然说话。

    听到这话,季然眼中闪过一抹复杂。

    “不仅是邵老爷子,就连我家的老爷子也都跟我下死命令了。”

    “呵,活该!谁让你招惹念念的。”

    方黎轻笑一声,颇有种幸灾乐祸的感觉。

    下一刻,方黎却收起了笑容,一本正经的看着季然,问道。

    “你和念念真的没什么?这件事情你准备怎么跟两家的长辈交代?如果真的不喜欢的话,趁早放手就是。别让两家的老爷子又跟着着急上火。”

    说起莫念念,季然微不可见的皱起了眉头。

    本来以为调查案件的事情告一段落,他也已经回到了京城。莫念念对他来说不过就是人生中的一个小插曲而已。

    对于这样的小插曲,在被季老爷子扔到军队当中去之后,季然就没少遇到过。他以为他已经可以平常心应对,把莫念念当成是一个在普通不过的,可以帮助她破解案情的棋子而已。

    可是他却发现他心里面并不是这样想的。

    莫念念和他之前遇到的那些女人并不一样。她是真的很认真的在做自己感兴趣的事情,她恩怨分明,年纪轻轻但是却很有理智。她偶尔还会使一些小性子,和她相处真的很愉快。

    季然知道,那并非是自己为了任务去配合的一种心态,而是他真实的想法。他还从来没有跟一个女人能够相处的那么随心所欲。就好像根本就不用担心自己的面具会被识破,事实上,在遇见莫念念之后,季然根本就不需要使用面具。

    更加让季然觉得舒心的还是他们两个人之间的信任和契合。虽然很多事情,莫念念还年轻,并不了解太多,但是她却能够认真思考。

    不得不说,莫念念这个小女人真的进步很快。

    就是不知道在警察学院待上几年之后,她又能够成长到什么地步。

    想到莫念念就要去警察学院了,季然没来由的皱起了眉头。

    这样一个好苗子,可是他季然看中的,怎么能够被警察学院的那些酸腐教条给束缚住了?

    这个念头在季然的脑海当中闪过之后就一直萦绕着,怎么都没有办法拨开。

    没错!不管邵老爷子和季老爷子他们在打什么主意。他季然做事情,还从来都不需要看别人的脸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