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修真小说 > 军长家的小娇妻 > 第二百零三章 我也难受
    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她渐渐的了解了季然之后,她却越发的觉得这句话说的没错。

    邵家,她从来都没有见过的外祖家,因为季然的出现,她对邵家产生了一些就连她自己也没有察觉的亲近感。

    邵半梦哪里想到莫念念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来?想到邵家,邵半梦再也忍不住流下了眼泪,甚至于都忘记提醒莫念念不能这样跟她奶奶说话。

    邵家,她从小就生长的地方。那里有疼爱她宠爱她的家人,有很多的亲朋好友。他们都很开朗,很和善,很……

    而被莫念念这样一通吼的李成凤脸色青白不定,瞪着莫念念和邵半梦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说到底,邵半梦现在的身份对她来说实在是太尴尬了。要让她和莫易文离婚,不太可能。说不定还真的会跟莫念念说的那样,被邵家的人追责。

    可是难道就让这样一个女人骑到她的头上?

    李成凤暗自咬牙,对莫念念更是怨恨非常。这个贱丫头,小的时候就不讨人喜欢,这越是长大了,就越是让人恨得牙痒痒了。

    要不是这个贱人的话,就邵半梦这种性子,还不是任由她揉捏?

    李成凤越发的觉得莫念念麻烦了。自从她长大了,对她就越发的不尊敬了。以前也就算了,不过就是一个毛孩子。

    可是现在,莫念念傍上了季然和单榆。就这两个男人,她做梦都没想过莫家竟然能够跟这些人物扯上关系。

    也正是因为如此,李成凤也更加的忌惮莫念念,甚至于现在听到她说这样的话,竟然都没敢二话不说的吼回去。

    李成凤的双眼滴溜溜的转了几圈,这才梗着脖子叫道。

    “我可不管那么多。莫念念刚才这话可是你说的。你要借钱让我和兰心一起出国!说话算话,你要是反悔的话,我……我就去找单榆!”

    邵半梦气的简直快要晕过去了。没想到莫念念这话一说,还真的就让李成凤上心了。她现在一口气是上也上不去,下也下不去,心里面闷闷的。

    邵半梦和李成凤截然不同的反应让莫念念心里面更加平静,也更加坚定。

    莫念念伸出手拉住了邵半梦的手,微微用力让她坐回了沙发上,而后拍了拍她的手,这才看着李成凤说道。

    “我说话算话,自然不会跟某些人一样,不知道诚信两个字是什么意思。”

    李成凤脸色一僵,继续问道。

    “那你说,合约要怎么签。”

    李成凤迫不及待的看着莫念念,想也不想就说道。

    “我不管你什么合约。总之你要给我一百万!只要这一百万出现在我的面前,我就签这合约,二话不说跟着兰心一起出国!”

    莫念念心中暗自冷哼,脸上却不动神色。为了邵半梦,她也只能出此下策了。

    莫念念冷淡的说道。

    “今天下午三点之前,我会拿出一百万和合约出来,到时候,你和莫兰心两个人都要签订合约。我想,莫兰心应该不会不乐意让你一起跟着出国吧?”

    “那是当然!兰心可是一个善良孝顺的孩子,可不像是某些白眼狼,对家里的事情是一点都不关心。也一点儿都不知道为自己的家人着想。”

    邵半梦看着李成凤,下意识的想要站起来反驳。什么叫做不为自己的家人着想?且不说那么多年来,李成凤一直都不愿意承认她们母女的关系,就单单说这件事情,凭什么要让一个孩子去承担?她怎么能够这样理所当然的说这些话?

    邵半梦后悔啊!

    邵半梦紧紧的握住莫念念的手臂,说道。

    “念念,这件事情,你听妈的。绝对不能去找单榆。单先生昨天虽然送了些礼物给你,但是这却不能代表什么。你若是问他借了一百万,他说不定就看轻了 你。单先生也算是一个好人,也帮了 你爸爸不少的忙,我们莫家可不能让别人看轻了去!”

    “邵半梦!你这个该死的贱人,白眼狼!狐狸精!你怎么能够说出这样的话来呢?我知道,你就是不乐意让兰心出国,见不得兰心的学习比莫念念好是吧?我告诉你,莫念念今天下午要是不把这一百万给我拿出来,我就天天找你闹,去你房子闹,去你医院闹!”

    听到这话,邵半梦气的脸都白了。她看着李成凤,再也受不了,痛苦的说道。

    “闹吧!闹吧!你就算是把我的工作名声都给闹没了,我也不能看着我女儿小小年纪就欠下那么多钱!”

    李成凤脸都变了,二话不说就冲到了楼道当中大声喊道。

    “哎呀!不孝啊!我们莫家是出了什么样的儿媳妇哦!眼看我儿子升官了,竟然做出这种丧尽天良的事情啊!我可怜啊!我那可怜的孙女儿还不知道以后要怎么受到后妈的编排呢!哎呀~快来看啊!大家都给我评评理啊!”

    “你,我……”

    邵半梦心中委屈,死死的拽住了莫念念的手,愣是没有哭出来。可是莫念念却能够感觉到邵半梦手里的力道,她妈妈心里面真的很难受。

    莫念念并没有出去将李成凤给拦住,看着邵半梦如此伤心的模样,她叹了口气,还是悄悄的将自己心中的想法告诉了邵半梦。

    “妈,你别难过了。莫家,我就只认爸爸一个。你还怀着我的时候,她就想着要把我给打掉,生出来之后不管不问还巴不得我夭折。为了怀我,你还落下了病根。现在我要去警察学院了,我说什么也不会让你再受到她的欺负。”

    “念念,她终究是你的奶奶,你的亲奶奶啊!我相信,我相信总有一天她会愿意接受我们的。”

    “你觉得可能吗?”

    莫念念看着楼道外边声嘶力竭的李成凤,眼中闪过浓浓的鄙夷。

    实际上,这句话就连邵半梦自己都不相信。

    见邵半梦张了张嘴,没有说话,反而还露出了一抹苦笑,莫念念小女孩般的依靠在邵半梦的肩膀上,说道。

    “妈,只要我借了这笔钱。莫兰心和李成凤两个人就出国了,三年以内,我不许她们回国,否则就算是违约。爸爸刚刚当上局长,今天肯定没空回来。你就算是不为了自己,也要为了让我能够安心上学啊!”

    “妈,这些年,我也难受。”

    本来陷入震惊下意识的想要安慰劝解莫念念的邵半梦听到她哽咽的声音,自己也忍不住了。

    “我的念念,是世界上最好的宝贝。”

    邵半梦轻柔的说了一句,伸出为了生活而变得又肿又皱的手轻轻的拍了拍莫念念的头发,轻声说道。

    “妈听你的就是。”

    “恩。”

    莫念念轻轻应了一句,这才牵着邵半梦的手往门口走去。

    李成凤的嗓门的确很大,虽然警察大院里面的警察们大部分都在警察局上班,但是却还有不少的家属或者其他人员八卦的凑了过去。

    大家男女老少都七嘴八舌的询问起来,见到那么多人,李成凤立马就来劲了,对着他们就各种哭诉,说邵半梦和莫念念这对母女有多么的丧心病狂之类的。

    好不容易等她这一圈说的面目全非之后,她又开始往回扯了,恨不得把邵半梦和莫念念抹黑的跟过街老鼠似的。

    可是周围的人眼神却十分怪异,看着坐在地板上一把一把抹泪的李成凤,都忍不住撇了撇嘴。

    李成凤没少来这警察大院闹事,一开始大家都很同情这老太太,还不少的人议论邵半梦看起来温柔贤淑,可是却没想到在家里面竟然是一个坏女人。

    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纸终究是包不住火的。李成凤是什么人,别说是这栋楼了,就连其他楼层的人都很清楚。

    此时看着莫念念和邵半梦走了出来,一个个的脸色都显得有些尴尬。

    只听其中一个人说道。

    “哎呦,念念,半梦,你们都在呢!哈哈哈,我刚好要去买菜,我就先走了。”

    “我也想起来我有事情呢!”

    “……”

    事情发生了这样的变化,李成凤立即傻眼了。不是,这些人怎么都不跟她一起骂骂邵半梦和莫念念呢?这些人到底是怎么搞的?

    难不成这些人都被这两个贱人给收买了吗?

    李成凤立马站了起来,下意识的拍了拍屁股上的裤子,气急败坏的叫道。

    “你们这些缺心眼的混蛋,没听见我说的话吗?邵半梦和莫念念这两个就是狼心狗肺的贱人啊!你们咋还能这样笑眯眯的跟她们说话?就算是我儿子当了警察局局长,但是我还是他老娘呢!你们这些人倒是说一句公道话啊!”

    听到这话,人群中一个准备离开的老妈子再也看不过去了,忍不住说道。

    “行,那我就说一句公道话。这些年来,你和易文前妻生的女儿是在外边过着畅快的好日子呢!就连房子都是邵半梦和她老公付的,可是你呢?却三天两头的来闹事,来要钱!你真当我们是白痴不成?就半梦这样的好媳妇,你简直就是祖坟上冒青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