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修真小说 > 军长家的小娇妻 > 第二百二十二章 她莫兰心配吗?
    “漪兰相比于念念已经算是好的了。念念这刚才还通电话呢!甚至于都还视频过了,没想到现在就想着要赶过去和自己的未婚夫见面了。看来这即将成为夫妻两的小两口,感情深着呢!”

    听到这话,莫念念脸色一红,急忙解释道。

    “事情不是你们想的那样。我要离开学校不是为了他,是为了我的朋友。”

    可是不管莫念念怎么解释,康琴等人就是不解释,甚至于直接给莫念念安上了一个感情专一,深情,不离不弃等各种名号。

    莫念念暗自翻了一个白眼,苦笑不得的同时也没有再开口解释。既然她们已经认定了,解释又有什么用?

    就这样,到了晚上,莫念念跟着郁元彤等人悄悄的来到了校园旁边的一面围墙边。

    看着围墙当中被草给遮挡的狗洞,莫念念满脸黑线。

    “你们说的办法,就是这个?”

    “学校管的严,这还是警犬才有的待遇呢!你快去快回吧!”

    郁元彤拍了拍莫念念的肩膀,似笑非笑的模样,气的莫念念差点没有一拳揍过去。这还是警犬才有的待遇,敢情是把她比喻成狗了?

    可是想起方锦,莫念念还是一溜烟的钻进了狗洞当中,在和郁元彤等人打了声招呼之后,就急冲冲的离开了。

    她们都没想到,在暗处,有一双眼睛在盯着这一切。

    却说此时,季然和方黎的出现让莫易文等人都十分惊讶,可是惊讶过后却都没有过多的去纠结于这件事情的当中。

    因为此时还有更加重要的事情需要进行处理。

    莫易文得知这件事情之后,就急忙的来到了医院,和邵半梦 交流了几句之后,这才看向了方黎。

    莫易文看着面前的方黎,眼中闪过的是一抹浓浓的复杂。

    自己好友的儿子是不是还活着,莫易文自然是知道的,只是没想到会是在这种情况下再次见面。

    莫易文看着面前手臂受伤正在包扎的方黎,嘴巴蠕动一下,轻声的说道。

    “这件事情,对不起。”

    方黎冷淡的抬头瞟了一眼莫易文,开口说道。

    “事情一码归一码。和莫叔叔没关系。莫叔叔这三年一直都在照顾锦儿,说是把她当成自己的女儿来看待也不为过。这点是非曲折,我还是分的清楚的。”

    “今天也幸好有你在,只是你怎么突然间回来了,事先连个消息都不知道。”

    莫易文淡淡的点了点头,很快就转移了话题。他也算是看着方黎长大的,自然知道他这话是真心的没有半点参假,要是他还一直纠结于这件事情的话,反而不好。

    可是听到这话,方黎却没有出声,而是将脸瞥到了一边,隐约可以看到眼中闪过浓浓的杀意。

    莫易文心中一动,本来还在揣测的想法顿时肯定了大半。

    方黎这是为了父母的仇回来的!三年了,难不成他是得到了什么线索了吗?

    莫易文心中着急激动,可是却没有再次开口询问。这里是医院,这种事情还是不要声张的好。

    下一刻,莫易文透过玻璃看向重症室里的人,心情有些难受。

    这边,邵半梦擦了擦眼中的泪水,说道。

    “就在飞机起飞的半个小时内发生,这样的事情我们谁都没有想到。易文,这已经不是普通的小打小闹了。你是警察局局长,你应该很清楚这件事情的性质。”

    说到这里,邵半梦的眼中闪过一抹坚定。

    听此,莫易文眼中顿时闪过浓浓的纠结。发生这样的事情,他从来都没有想到过。他办理了那么多的案子,做了那么多年的警察。可是现在……

    莫易文愣愣的看着重症室里面的身影,犹豫了许久,沙哑着说道。

    “让我想想,再想想……”

    “你还想想到什么时候去?”

    就在这个时候,莫念念的声音突兀的在莫易文等人的身后响起,语气中带着浓浓的愤怒和失望。

    莫易文和邵半梦惊愕的转过头,看到莫念念的出现,邵半梦忍不住说道。

    “念念,你怎么会在这里?你不是应该在警察学院的吗?”

    就连莫易文都下意识的板起一张脸,叫道。

    “胡闹!你以为警察学院是什么地方,你向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吗!你既然都已经决定要在警察学院读书了,怎么连点规矩都不懂?”

    “我不懂规矩?”

    莫念念气极反笑,愤怒的瞪着莫易文叫道。

    “我现在要是还乖乖的待在警察学院里,是不是就不会有人告诉我锦儿出事了!我现在要是还乖乖的待在警察学院里,是不是就不会知道我的爸爸作为警察局的局长,为了自己的大女儿竟然准备徇私枉法了?”

    “她莫兰心配吗!”

    莫念念再也忍不住大声吼了起来。

    莫兰心从小就和她不对付,老是抢她的东西,她忍了!可是在她离国之前还悄悄派人去找方锦的麻烦,她就绝对没有办法忍受!

    莫念念无比庆幸自己偷偷的溜出来了,否则又怎么会知道,莫兰心在飞机起飞的半个小时里,特意让人把方锦给抓起来折磨她?

    莫念念知道,莫兰心怨恨的人是她!可是却没有办法接近她,对付她。于是在准备出国之前,不甘心的把矛头对准了方锦!

    方锦如今就待在重症室里面,还不知道情况到底是好是坏呢!可是莫易文呢!竟然还在这里纠结犹豫?

    他有什么资格犹豫!是他的女儿把锦儿弄成这样的!

    今天如果不是方黎跟着方锦,救了她,指不定方锦还会被那些混混们怎么折磨呢!

    一想到这些事情,莫念念只觉得自己的心在滴血。莫易文实在是太让她失望了!

    一旁,季然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他站在莫念念的身边,看这莫易文说道。

    “莫局长,难不成还不知道什么是秉公办理吗?出国的那班飞机会在三个小时之后落地,在这三个小时的时间里,莫局长最好是及时的做出正确的决定。要知道,现在通知国外的警方配合我们的调查的话也是需要一定的时间和手续的。”

    说道这里,季然顿了顿,又说道。

    “还是说,莫局长作为这次策划者的亲属,不想要参与到这个案子当中?很简单,那这件案子就由我来负责。我代表军方,向来在警察局也有些影响力。”

    莫易文狠狠的皱起眉头,看着季然,忍不住气道。

    “季然,你不要逼人太甚!”

    “到底是谁在逼人太甚!莫易文,你真让我失望!”

    莫念念冷冷的说了一句,头也不回的离开。

    是的,莫易文的做法已经让她失望到连爸爸都不愿意叫了。

    看到莫念念愤怒离开的背影,莫易文心中一痛,张了张口却没有说话,只是看起来人苍老了许多。

    邵半梦看的伤心,忍不住叫道。

    “易文,你真的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你对兰心有愧疚,我能够理解。可是你要是不管这件事情,那就是在纵容她!你和妈要怎么教育兰心,我没有资格插手。可是锦儿是我从小看着长大的,我绝不会让她受到这种委屈!”

    说着,邵半梦又气又急,也不理会莫易文直接离开了。

    莫易文此时看起来更加孤独无助了,可是在这件事情上,却没有一个人去同情可怜他。

    难道真的要他这个做父亲的亲手把自己的女儿送进监狱吗?莫易文此时看起来更加苍老了。

    却说,见莫念念气愤离开,季然急忙跟上。

    说实话,他能够理解莫易文的做法,可是却不代表他接受这种做法。

    方锦受伤了,他也很生气,很愤怒。莫兰心如此嚣张跋扈,不就是以为有莫易文这个新上任的警察局长可以罩着她吗?而且她手里有钱,又出国了。天高皇帝远的,自然是高枕无忧。

    可是,事情如果真的如她想的那样,那岂不是太过讽刺了?

    季然快走几步,一把抓住了莫念念的手臂,二话不说将她捞在了怀中,说道。

    “锦儿是你的朋友,我也一直把她当成妹妹看待。更别说方黎还是我的兄弟了,这件事情我一定不会坐视不理的。”

    “对锦儿下手的那几个混混我已经派人囚禁起来了。现在就只剩下莫兰心这个罪魁祸首。只要她飞机一到国外的机场,就会有警察把她给抓住。你完全不必担心。锦儿这委屈不会白受的 。”

    谁知道,莫念念却愤怒的推开季然,叫道。

    “你给我走!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还说什么韩景回来了,还说什么方黎回来了!你告诉我这一切就是想要掩饰锦儿被打的事情是不是!”

    “如果,如果不是方黎及时赶到的话,锦儿她……”

    锦儿她还不知道会受到怎样的伤害呢?

    莫念念忍不住蹲下身子,低声哭了起来。

    她怎么就没有想到,她用这样强硬的手段把莫兰心给送出国了,而且还是在她自己被自己算计误喝了春药,一切羞人的事情都被她们知道之后。莫兰心怎么可能心甘情愿的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