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修真小说 > 军长家的小娇妻 > 第二百二十三章 与我无关
    她早就应该想到的,莫兰心这个死女人能够那么狠心,怎么可能会乖乖的听从安排?

    一想到刚才通过玻璃看到重症室里面昏迷不醒,脑袋上还连了好几针的方锦,莫念念哭的更加伤心了。

    太可怕了!莫念念心里面十分后怕,她根本就不敢去想象当时发生了这样恐怖的事情。就连方黎这个特种部队手臂也都受伤了。那些人肯定是仗着人多势众,手里面又有武器。

    季然见莫念念哭的伤心,叹息一声,将她楼在怀中说道。

    “别伤心了。锦儿肯定也不想让你这样伤心。”

    “你现在在警察学院,我也是不想让你担心所以才善意的隐瞒你的。你放心吧,有我在,锦儿绝对不会再受到委屈了。别哭了。”

    季然用鲜少温柔的语气低声说道,还伸出了带有茧的手擦了擦莫念念的眼泪。

    莫念念这小女人十分坚强,轻易不哭。可是这一次却……

    想起自己赶到的时候,方锦昏迷不醒,满身鲜血,甚至于身体还有好几处骨折的模样,季然眼中闪过一抹杀意。

    还不等他继续开解,莫念念便咬牙说道。

    “他们人在哪里?那些伤害了锦儿的人在哪里?我要见他们!”

    她要看看,到底是怎样可恶的人竟然会对锦儿这样一个无辜的女孩儿下手!她一定要报仇!

    可是当莫念念跟着季然见到那些人之后,却呆愣住了。

    原来伤害方锦的人此时也住在医院里面。而且一个个不是骨折就是内伤,手上,腿上有石膏的,脑门上有被开瓢的,不一而足。

    这些人……

    “方黎动的手?”

    莫念念肯定的说道。

    “活该!”

    莫念念鼻子溢出一抹冷哼。这样的人打死都不为过!

    见此,季然却轻笑出声。

    “看来,我们家念念也不是铁石心肠,一味的维护社会法律的嘛!”

    莫念念脸色一红,狡辩道。

    “法理之外是人情。这些人对锦儿做的那些事情实在是太过分了,现在受到这样的惩罚自然是活该。”

    说到这里,莫念念顿了顿,羞愤的瞪着季然叫道。

    “还有,谁是你家念念?不要脸!”

    莫念念愤愤的跺了跺脚,这才往担忧的往方锦的重症室走去。

    在看到莫念念出现之后,邵半梦心里面就各种唏嘘。方锦发生这样的事情,她心里面的确十分生气,可是却不代表她就忘记了莫念念这个时候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事实了。

    邵半梦找到莫念念,也没有看她身后的季然,而是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说道。

    “念念,警察学院里面可不允许随随便便就出来的。你这样偷偷的溜出来要是被发现了可怎么了得?现在赶紧给我回去。锦儿这边有我照顾,不需要你在这里带着。”

    听到这话,莫念念可怜兮兮的嘟了嘟小嘴,叫道。

    “妈,你怎么能说这样的话呢?锦儿现在都受伤昏迷不醒了,我哪里有心思回去?”

    “不管说什么,我也要等到锦儿醒过来之后,或者莫兰心那个贱人被国外的警察给抓起来之后,我才会安心的离开的。”

    说起莫兰心,莫念念脸上,眼中全是愤怒。连带着对莫易文,心里面也生出了一丝怨恨。

    邵半梦看在眼中,叹息着说道。

    “这件事情对你爸爸来说也十分艰难,你可别怪你爸爸。他从来都没有想过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邵半梦承认,莫易文的犹豫让她很失望,可是却不代表她愿意见到自己的丈夫和女儿因此产生隔阂。

    莫念念没有回应邵半梦的话,而是固执的待在重症室外。

    经过一个小时的观察,方锦的情况总算是稳定下来了。莫念念松了口气的同时也无比庆幸锦儿没有大碍。

    莫念念急忙的跟着护士们一起来到了病房,抓住了方锦的手就怎么都不松开。

    季然看在眼中,知道莫念念心里面很伤心,同时也十分自责,当即看向邵半梦轻声的说道。

    “梦姨,没事了。这里交给我和念念吧!你昨天本来就没有休息好,现在又发生了这样的事情,还是赶紧休息去吧。”

    邵半梦还想要在说什么,可是见到季然眼中的坚定,终究还是默默离开了。

    病房里面,就只剩下季然和莫念念,以及躺在病床上昏迷不醒的方锦。

    莫念念看着方锦脑袋上的绷带,死死的咬住了下唇,在季然没有注意到的地方,悄悄的流下了眼泪。

    季然心有所感,上前轻柔的拍了拍莫念念的肩膀说道。

    “放心吧,莫兰心一定不会就那么轻易逍遥法外的。”

    说到这里,季然一顿,忍不住问道。

    “莫兰心和李成凤是怎么会出国的?莫易文难道答应让莫兰心出国了?”

    可是就算是这样,没理由就连李成凤也一起出国了啊!

    季然很清楚莫家的财产状况。莫易文想要支撑莫兰心一个人出国都有些困难,更别说还要把一个不懂得外国语言的老人家也送出国了。这不符合常理,至少不符合莫易文做事的风格。

    莫念念此时满心都放在方锦的身上,哪里会理会季然的询问?

    她左右张望了一下,忍不住问道。

    “方黎呢?”

    这种顾左右而言他,显然是不想要说这件事情。季然轻叹一声,淡淡的说道。

    “和莫易文一起离开了,看来他们叔侄两个三年没见,有很多话要说。”

    莫念念轻哼一声,看着季然,眼中带着一抹愤怒。

    “你一直都知道方黎是锦儿的哥哥。”

    季然不可置否的点了点头。

    的确是早就已经知道了,所以当初来到l市,见到方锦之后才会对她也多加照顾。

    莫念念脸色更加冰冷。也就是说,这件事情,季然也跟着方黎一起隐瞒锦儿?

    季然无奈的伸出手想要摸摸莫念念的脑袋,可是却被她给躲了过去。

    季然开口说道。

    “这是他们兄妹之间的事情,我虽然是朋友,兄弟,可是有些话不该我说的,我还是不会说的。”

    “与我无关。”

    莫念念冷淡的说着,对季然越发的失望了。

    可是她却没有想到季然竟然会突然间抓住了她的手,猛地用力将她给拥在了怀中。

    “怎么会和你没有关系呢?你是锦儿的好朋友,好闺蜜。又是我的未婚妻,就算没有方黎,我也会尊重你的决定的。”

    “放开!”

    莫念念挣扎起来。

    什么叫做尊重她的决定?尊重她,所以一声不吭的离开?尊重她,所以故意隐瞒锦儿受伤的事情?

    好吧,说到底,莫念念还是在纠结于季然对她的隐瞒。这让她很不爽。

    突然,季然笑了起来,直接将脑袋埋在了莫念念的脖子上,灼热的呼吸让她觉得脖子痒痒的。

    莫念念忍不住问道。

    “你,你干什么?”

    “我只是发现了,原来你还是一只可爱的小猫咪。”

    季然笑眯眯的说着,不管是心情还是语气都带着一抹轻快,惹得莫念念脸色羞红。

    什么小猫咪?你才是猫呢!你全家都是猫!

    莫念念伸出手下意识的对着季然的胸口就捶了捶。可是却又害怕自己的力道大了伤了季然,无意识的轻了力气,看起来倒像是在撒娇。

    对此,季然表示十分受用。

    “生气了?”

    见莫念念不说话,季然轻声的问道。

    自然是生气的,莫念念看着方锦,终究还是叹了口气,问道。

    “你回来也是因为方家的事情吗?你知道些什么?”

    “这些事情方黎会解决,我回来是为了你。”

    说的倒是好听,莫念念嘴角微不可见的勾起一丝笑意,下一刻又急忙抿住了唇问道。

    “你不是方黎的好兄弟吗?难道就不想着帮帮自己的兄弟?”

    “正是因为他是我的兄弟,所以我知道他想要报仇,想要亲自为自己的父母报仇。在他没有主动开口之前,我是不会插手这件事情的。”

    “所以说,锦儿的父母果然是被害的。有人故意设计了车祸害死了他们。到底是什么原因?当时,锦儿的父母并没有和别人结仇到必须性命相搏的地步。”

    敏锐的从季然的口中找到些微线索,莫念念深情看起来带着一丝不安和困惑。

    “是,因为方黎?”

    莫念念诧异的看着季然,十分不确定的询问道。

    见季然点头之后,莫念念突然间有些明白为什么方黎这三年来从来都没有回l市见方锦一面。

    方黎到底招惹了什么人,竟然让别人对他的家人下手。

    莫念念沉着一口气,只觉得情况越来越乱了。不过这三年她爸爸都没有查出任何一丝消息,现在方黎回来了,至少可以知道他们要面对的到底是什么人吧?

    莫念念叹息一声,眼神就没有移开过方锦身上。

    身边,季然忍不住说道。

    “你这小女人,年龄小小的,倒是经常唉声叹气,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已经是三四十岁的大妈了。”

    “你才是大妈!”

    莫念念愤愤的瞪着季然,横眉倒竖,一副你要是敢继续真的这样以为的话,她就要他好看的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