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修真小说 > 军长家的小娇妻 > 第二百二十四章 流口水了
    季然顿时失笑,安慰般的在莫念念的红唇上轻轻的点了点,这才说道。

    “你不是大妈,你是我的小女人,行了吧?”

    “这还差不多。”莫念念下意思的叫了一句,下一刻又愤愤的叫道。

    “我才不是你的小女人!你别给我笑嘻嘻的!”

    这个混蛋,和他说话还真是一不小心就要被套进去了。

    眼看夜色已经深了,可是方锦还是没有醒过来的意思,莫念念看了看一旁挂着的点滴,开口说道。

    “锦儿这边有我照看着,你取处理你的事情吧!”

    显然,莫念念根本就不相信季然刚才说的什么为她而来的话。

    季然十分无奈,一把将她给压在了一旁的简易病床上,说道。

    “的确是有些事情要处理处理。”

    “那你就去处理啊!”

    莫念念脸色一红,急忙的伸手抵在季然的胸膛,看着他那近在咫尺的脸庞,心脏不由自主的在加快跳动。

    看到莫念念脸上泛起的红晕,季然轻笑一声,直接凑到了她的耳边说道。

    “念念,你这样,很美。”

    “你……”

    怎么办?心脏好像不听指挥了!莫念念迷迷糊糊的想着,眼神都不知道应该放在那里了。季然的眼神太过的炙热,莫念念没来由的觉得浑身一软,幸好自己现在是躺在床上,否则就这样直接瘫了岂不是很丢人?

    还不等莫念念将脑海当中的各种胡思乱想给摒弃掉,季然就已然压在她的身上,一把将她的嘴巴给堵住。

    离开l市不过一周的时间,怎么越发的想念这小女人了?

    品尝到想念很久的味道,季然心情颇好,连带着一双大手都在莫念念的胸口处游走。

    “唔~”

    察觉到胸口处传来的清凉,莫念念猛地一惊,下意思的咬了一口含在嘴中的舌头。

    “呲~你干嘛?”

    季然吃痛,皱着眉头看向莫念念。

    莫念念面色潮红,等着季然愤愤的叫道。

    “这句话应该是我来问你才是!你在干什么?接吻就接吻,别动手动脚!”

    “呵~行,那继续。”

    季然被逗笑,又直接凑了过去。哪里知道反应过来的莫念念急忙伸手抵住他那张帅气的脸,也不管这脸此时在她双手的挤压下变得怎么 扭曲可笑。

    “继续个头!你给我走开!你这是在非礼我!”

    莫念念嘟着小嘴,低声吼道。

    如果不是碍于这里是医院,而且周围的人都已经休息了的话,她恐怕早就已经气急败坏的吼起来了。

    季然皱起眉头,显然对莫念念的这个定义十分不爽。

    什么时候,他亲吻自己的未婚妻还成了非礼了?这小女人,刚才明明还很享受的。

    想到自己临来l市的时候,家里老头子的吩咐,季然一本正经的看着莫念念说道。

    “明天,有一件事情需要你办。”

    “什么事情?”

    见季然说的严肃,莫念念也没有太过留意此时自己和季然之间的位置有多么的暧昧。

    季然低下头轻轻的摇了摇莫念念的鼻子,轻快的说道。

    “明天就知道了。”

    明天?这个混蛋,难道不知道卖关子是件很讨厌的事情吗?

    莫念念下意思的翻了一个白眼,推了推季然叫道。

    “我要睡了。你赶紧走吧!”

    “大晚上的,你想要我去哪里?”

    季然侧过身子搂着莫念念,双手随意的摆放着,正好落在她胸前的丰盈上。

    莫念念哪里是季然的对手?不过一会儿工夫,脸上好不容易才消下去的红晕又迅速的爬上了脸颊。

    她还从来都没有跟一个男人这样亲密的相拥在同一张床上,而且还是……

    莫念念愤怒的从床上站了起来,只觉得胸口处酥酥麻麻的,又是羞愤又是留恋,总之感觉十分别扭诡异。

    莫念念气急败坏的指责此时侧着身子,一只手支撑着脑袋的季然,叫道。

    “你这个混蛋,色狼!大变态!”

    没一会儿,莫念念已经搜刮不到什么词语来骂季然了。

    偏偏季然此时胸口处的衬衫扣子还松开了几颗,小麦般健康光泽的肌肤裸露在她的面前,愣是将她的目光给紧紧的吸引住,动弹不等。

    季然轻笑着开口说道。

    “念念,你流口水了。”

    流,流,流口水?

    莫念念半天没有反应过来,机械的伸出手擦了擦自己的嘴角,果然见到一丝晶莹。

    下一刻,莫念念再也没脸,羞愤的哀嚎一声就急匆匆的跑出房间去了。

    季然!这个该死的混蛋!色狼!大变态!

    可是没过半个小时,她就悄悄的溜了回去。

    透过门口的缝隙,莫念念一眼就看到了躺在床上优哉游哉的玩着手机的季然。这个混蛋,肯定是认准了她不会就这样放下锦儿不管的!

    莫念念暗自咬牙,可是转念一想,自己又没有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为什么要偷偷摸摸的?

    想到这里,莫念念一把将门给推开,冷哼一声,大步的朝着另外一张空着的病床走去。

    和季然保持有效距离是很有必要的。

    可是当她躺在床上之后,却半响都没有见季然搭理自己,莫念念心里面又别扭起来了。

    看吧!回l市果然不是为了自己。这个混蛋,甜言蜜语那么多,可是真正的行动却一个都没有!

    莫念念带着气就这样入睡了。今天上了一天的课,的确是累坏她了。

    她哪里知道就在她熟睡之后,季然却直接走到了她的身边,一把掀开了被子,然后躺在床上,十分自然的将她给拥在怀中。

    “你这小女人,大晚上的也不担心着凉。”

    季然轻笑一声,搂着莫念念的手臂更加的紧了。

    好像是为了回应他的话似的,莫念念下意思的轻吟一声,默默的在季然的胸膛上找了一个更加舒适的位置。

    季然嘴角的笑意更加的深了。

    这个小女人,看来对自己离开l市的事情十分介意,否则今天也不会还没有见面就给自己脸色看了。想到莫念念生气时候的可爱模样,季然低下头在她的额头上印下一吻,这才闭上眼睛,只不过搂住她的双手还忍不住紧了紧,使得她更加的贴近自己的胸膛。

    第二天一早,当方锦被身上的痛楚而折磨的痛苦不堪,艰难的睁开双眼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幕。

    她是不知道季然怎么突然间回到l市了,也不知道念念这丫头怎么好好的在警察学院不待就跑出来了,她只知道,一睁开眼睛就被喂了一碗狗粮的感觉是何等的悲催。

    方锦可怜兮兮的嘟着小嘴,眼眶充盈泪水。等了半响这才反应过来,季然和莫念念这两个还在相拥睡觉呢!

    所以说,她这表情是白做了?

    方锦默默翻了一个白眼,忍不住想要转身来个眼不见为净,谁知道却牵扯到了身上的伤口,忍不住叫了一声。

    “啊~好疼!”

    呜呜~该死的混蛋们!

    方锦此时才后知后觉的想起之前发生的一切,那些混蛋都是莫兰心那个贱人找来的。没想到这个贱人阴谋诡计层出不穷,歹毒阴狠的死女人!

    没想到莫兰心要被送出国了竟然还来这样一出,方锦死死的拽着自己的拳头,暗道一定要让莫兰心好看!

    可是下一刻她却皱起了眉头。方黎,那个救了她的人。她的哥哥竟然还活着?

    方锦呆愣的看着天花板,一时之间竟然不知道应该做什么才好。

    就在这个时候,听到方锦痛呼的季然和莫念念两人几乎是在同一时间醒过来的。

    莫念念着急的冲到方锦的面前,甚至于都没有注意到刚刚醒过来后,衣服的凌乱不堪。

    “锦儿!你没事吧?是不是哪里不舒服?我去给你叫医生,你忍着点!”

    莫念念正要跑出去,却被季然眼疾手快的给抓在手中。

    “你这小女人,这种事情就让我来吧!你待在锦儿身边,好好的跟她说说话。”

    莫念念乖巧的点了点头,刚刚醒过来的她好像已经忘记了昨天自己还在生季然的气呢!

    莫念念默默的坐在方锦的床边,看着方锦这幅受伤严重的模样,难受的说道。

    “锦儿,对不起,都怪我,如果当时我把这件事情告诉爸爸的话,莫兰心就不会这样肆无忌惮了。”

    “不怪你,她来找我是因为我当时给她和那个牛郎拍了照片。她担心她出国之后,我会用这些照片来威胁她。所以她才会派人来对付我的。”

    听到这话,莫念念恍然想起,那天方锦的确是拍了不少的关于莫兰心和牛郎在一起的照片,当时她还是十分无语,想让方锦把照片给删掉了。

    没想到这照片竟然成了导火线,莫念念狠狠的皱起眉头,看着方锦此时可怜的模样,叹了口气,忍不住点了点她的脑门,说道。

    “现在知道怕了吧?那照片呢?”

    “照片我自然是给她了!”

    方锦愤愤不平的叫了一句,下一刻又洋洋得意的说道。

    “不过我有备份!”

    “莫兰心那个贱人自以为自己做的事情万无一失,却不知道我早就偷偷的将她们的计谋给录下来了。哼!莫兰心那个死贱人,竟然敢派人来打我,我绝对不会让她好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