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修真小说 > 军长家的小娇妻 > 第二百二十五章 有区别吗?
    虽然此时方锦受伤了,可是莫念念却还是能够感觉到她此时想要拽着拳头狠狠的把莫兰心给揍一顿的模样。

    莫念念轻声说道。

    “锦儿,你放心吧。季然已经说了,在莫兰心的飞机停靠之后,就会让国外的警察把她给扣住。不管怎么样,这件事情她必须给你一个交代。”

    方锦点了点头,看着莫念念忍不住问道。

    “莫叔叔怎么说?”

    听到这话,莫念念脸色一僵,微微有些不自然。

    “他还能怎么说?自然是公事公办。”

    “莫兰心可是莫叔叔的女儿,莫叔叔真的舍得?”

    “锦儿,你别担心,我相信,我爸一定会秉公处理的。他总不能仗着自己是警察局的局长就对莫兰心如此纵容吧?”

    莫念念急忙的解释起来,生怕看到方锦伤心难受的表情。

    方锦这一次被伤成这样,说到底都是因为莫兰心那个贱人,她不希望方锦因为莫兰心的事情而和她产生隔阂。

    她宁愿不要那个讨厌的姐姐,也绝对不能放弃方锦这个好朋友。

    看到莫念念眼中的着急和担忧,方锦一愣,直接笑了出声。

    “念念,你能这样关心我,真好。”

    方锦笑的很甜,可是莫念念心里面却不是滋味。

    只听方锦说道。

    “念念,你是你,莫兰心是莫兰心。你们虽然有血缘关系,但是却不是同一个个体。我讨厌她,但是我和你却是好朋友。我知道你担心我因为莫兰心的事情而责怪莫叔叔。你放心吧,我不会的。”

    “我相信,莫叔叔一定会处理好这件事情的。念念,这些年来莫兰心做的那些事情,你何必一直都忍着?莫叔叔作为父亲,我觉得他应该知道这些事情,应该让他亲眼看看,他心里面一直愧疚的女儿到底是怎么样的一个货色。”

    看到莫念念眼中的犹豫,方锦心疼不已,下一刻,她咬牙说道。

    “不管你答不答应。这一次我受到了这样的委屈,我是绝对不会无故的受着的。她莫兰心和我可没有什么关系。我凭什么要遭受到这样的罪?这些年来,她对我冷嘲热讽,我已经是看在莫叔叔的面子上了。这一次我说什么都不会放过莫兰心!就她做的那些事情,就算是不能重罚,在监牢里面待上一段时间却还是可以的!”

    方锦固执的叫嚷起来,一副跟莫念念没有关系的样子。

    可是莫念念怎么可能会不知道方锦心里面的真实想法?

    莫兰心要出国了都能够搞出这样的事情来,谁知道后面她又会冒出什么幺蛾子?与其让她在国外发展,倒不如把她一棍子先给打趴下再说。

    说实话,莫念念的确是赞同方锦的看法,她心里面也十分窝火。可是想起昨天晚上在重症室外边的时候看到的莫易文纠结难受的表情,莫念念还是没法给方锦正确的决定。

    不过作为朋友,她还是很支持的!

    莫念念看着方锦,拍了拍她的手背说道。

    “都听你的,我们的锦儿说什么也不能收到委屈。这一次给莫兰心一个教训也好,也省的她真的以为我们好欺负,以后老是找我们的麻烦。”

    听到这话,方锦脸上的笑容更深了。她就知道念念一定会同意的!

    方锦欢呼一声,正巧季然已经带着医生进来了。

    莫念念微微的退后几步,让医生可以更好的给方锦检查,这才微不可见的对着季然点了点头表示感谢。

    方锦不知道季然刚才就已经待在门口了,可是莫念念却清楚。他这是尊重方锦和她的决定。

    在医生细心检查后,确定方锦已经没有什么大事,只要好好休养,将身体给恢复好来就可以了,莫念念总算是松了口气,一直紧紧皱着的眉头也渐渐的舒缓开来。

    而方锦在看到季然之后,却忍不住问道。

    “季然,我哥呢?”

    “你哥和莫易文在一起,看起来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

    见方锦眼中闪过纠结和别扭,季然默默补充道。

    “你哥昨天为了救你,又不敢让别人伤害了,可没少受伤。否则就凭借莫兰心请来的那些小混混,怎么可能会是你哥的对手?”

    “什么?那我哥怎么样了?”

    方锦顿时着急起来。

    其实昨天方黎就已经先找过她了,可是她当时十分震惊又十分愤怒,怎么都没有办法理解他作为哥哥三年来竟然没有和她这个妹妹有任何的联系,就连父母的丧事都没有参加。让她这三年就好像彻底成为了一个孤儿一样无依无靠,伤心彷徨。

    她都不敢想象,如果没有莫念念一家的话,她这三年还能够怎么支撑下去。

    所以那天她很生气,很彷徨。她不知道应该怎么面对这个没有死去的哥哥。慌不择路之下,她甚至于还打了方黎一巴掌,愤怒的离开。

    可是方黎却还是在她快要被人折磨死之前找到了她,为了救她,甚至于还被迫挨打,被迫受伤。

    在那一瞬间,方锦就明白了,她心里面其实更多的还是幸福,还是开心。她在这个世界上还是有些亲人的,这比什么都好!

    想到这些,方锦忍不住红了眼眶,看着季然再次问道。

    “你说啊,我哥怎么样了?他既然受伤了怎么又和莫叔叔在一起?”

    “难不成莫叔叔是要问我哥打架斗殴的事情吗?这件事情和我哥没有干系。我哥都是为了救我才打人的!”

    方锦着急的叫了起来,只当莫易文找方黎就是因为昨天发生的那些事情。

    见方锦如此激动,莫念念急忙的拉住了她的手,说道。

    “锦儿,你别激动。你哥不会有事的。昨天发生的事情,我们大家都已经清楚了。你哥属于正当防卫,不仅没有过错反而还是为了救人。他不会有事的。”

    “真的吗?”

    方锦认真的看着莫念念,开口询问。

    她是不怎么懂得关于这类的法律问题,总归念念比较清楚,她说的话准没错的。

    果然,莫念念二话不说就点了点头。

    她可不敢在这个时候告诉方锦,方黎和莫易文两个人很有可能是在交谈关于方家父母的死因。

    方锦父母的死对她来说就是一个节,一个关卡。她很担心如果让方锦知道当年她父母的死是因为方黎的话,她会痛苦成什么样子。

    莫念念轻轻的拍了拍方锦的手,说道。

    “你现在要听医生的话,给我好好养伤就是了。”

    就在这个时候,病房的门被人打开。莫易文急冲冲的走了进来,见方锦醒过来后猛地一顿,僵硬的扯了扯嘴角说道。

    “锦儿,你醒了?醒了就好,这段时间好好养伤,什么事情都不用理会。知道了吗?”

    “恩,我知道了。莫叔叔。”

    方锦乖巧的点了点头。

    下一刻,莫易文看向季然,冷淡的说道。

    “你跟我出来,我有事情要跟你说。”

    说着,莫易文头也不回的离开病房,可是走到病房门口时又转过了脸看着莫念念说道。

    “现在都已经几点了,你还不给我赶紧回警察学院?你别忘了,要进警察学院是你一直坚持的,要是因为这些事情而被警察学院给开除了,可别闹脾气。”

    “我才不会闹脾气!”

    莫念念冷哼一声,看着莫易文的眼神带着一抹陌生。

    莫易文见了心中一痛,终究还是没有再开口说些什么,只是让莫念念赶紧回学校去。

    可是莫念念却不听,如果方锦这件事情没有一个很好的解决办法的话,她作为闺蜜根本就没有办法安心的回警察学院。再说了,如果她连自己的好朋友都没有办法好好保护的话,又有什么当警察去保护人民呢?

    莫念念给了方锦一个安心的表情,这才悄悄的跟在季然的身后出去。

    外边,在确定不会有人听到他们的对话后,莫易文瞪着季然叫道。

    “你这是什么意思?你把兰心带到什么地方去了?”

    “不知道你这是以什么身份来询问我。是警察局局长,还是莫兰心的父亲。”

    季然冷淡的说道,丝毫没有因为莫易文此时的愤怒而有任何的不适,看起来云淡风轻的,好像根本就没有把莫易文给放在心上。

    莫易文心中一堵,叫道。

    “有区别吗?我既是警察局局长,也是兰心的父亲。”

    季然嗤笑一声,看着莫易文,嫌弃的说道。

    “莫易文,你还真是越老越糊涂了。我真是越来越搞不明白,梦姨怎么会喜欢上你这样的男人。”

    莫易文顿时黑了脸色,怎么?他的老婆不喜欢他难不成还要喜欢他季然的小叔吗?

    莫易文的脑海当中没来由的出现季然小叔当年那温柔洒脱的身影,心里面更加别扭。

    不得不承认,季然的小叔的确是一个不可多得的男人,不管是在生活上还是在工作上都是人中龙凤。甚至于就连季然也是如此!

    莫易文没来由的心里面就膈应的慌。

    他瞪着季然,没好气的说道。

    “你用不着给我转移话题。我知道,在家庭的事情上,我处理的不太好,这些年让半梦受了委屈。可是莫兰心也是我的女儿啊!更别说还有我的老母亲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