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修真小说 > 军长家的小娇妻 > 第二百二十六章 真相
    莫易文顿了顿,没有在这件事情上过多纠结。再说了,这是他的家事,何必跟季然说的那么清楚?将自己的弱点和难堪展现在季然的面前,莫易文只认自己还做不到。

    莫易文叹了口气,看着季然说道。

    “关于兰心的事情,这一次的确是她的不对。但是无论什么事情都是有原因的不是?你把兰心交给我,我会让她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个清楚。”

    说到底,他就是想要包庇莫兰心!

    躲在暗处偷听的莫念念心里面充满了愤怒。她实在是搞不明白,都到了这个地步了,她爸爸为什么还是想方设法的要维护莫兰心那个贱女人!

    莫念念忍不住走了出来,冷冷的看着莫易文说道。

    “你真的想要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吗?你确定莫兰心会如实的告诉你发生的一切?”

    莫易文顿时哑然。虽然莫兰心很少和他生活在一起,但是毕竟是亲人,他对莫兰心自然也多少有些理解。

    莫易文此时脸色有些难看,特别是在莫念念那双看透了他的眼神下,他更加的觉得自己内心的那点小私心暴露无遗,这让他十分无力。

    “你怎么还在这里?赶紧给我回学校去。我已经让司机在外边等你了,待会儿他会把你送回警察学院,眼看时间已经不早了,等你回去,恐怕上午的课已经开始了。难不成你想要刚去学校就给老师留下不好的印象吗?”

    如果是其他事情的话,莫念念自然是不允许自己发生这种情况的。毕竟警察学院对她来说有着不一样的意义。可是现在,这件事情牵扯到方锦,在她看来,警察学院就算是再怎么厉害,她心里面再怎么向往,也比不过方锦在她心里面的地位。

    莫念念看着莫易文,坚定的摇了摇头,说道。

    “在这件事情没有一个结果之前,我不会离开锦儿身边的。”

    听到这话,莫易文只觉得胸口溢满了愤怒。这个死丫头,难不成是在说他不会秉公办理吗?

    看到莫念念冷淡的脸,莫易文叹了口气,终究没有再继续说下去。

    昨天晚上,莫念念在见到他犹豫的时候,他就知道他这个女儿心里面对他是失望的。

    莫易文只能看向季然,好歹也让他帮着劝说劝说莫念念。

    谁知道季然竟然丝毫没有理会莫易文的眼神,而是拉住了她的手,淡淡说道。

    “莫局长应该知道警察局的规矩。莫兰心现在已经被国外的警察给扣留住了,今天就会返回。按照时间来看,明天早上应该就能够看到她的影子了。哦,对了,还有你的母亲。不管事情到底是怎样的,我想都应该给大家一个真相。”

    莫念念冷淡的说道。

    “不需要浪费时间去调查了,我知道所有的真相。”

    莫念念定定的看着莫易文,嘴角勾起一抹讽刺的冷笑。

    “你恐怕还不知道莫兰心为什么会这样伤害锦儿,甚至于都不惜用自己的未来作为代价吧!那是因为她根本就不想要出国了,至少她不想要以这样的方式出国。”“在你荣升警察局局长的那天晚会上,莫兰心和她那一帮狐朋狗友商议着,要对付我。我只认这些年来对莫兰心一忍再忍。你就算是瞎子也应该能够感觉的出来。可是你的宝贝女儿却从来都不把我当一回事。她只想要害我!”

    “这一次,我在l市出了那么大的风光,莫兰心这个女人善妒,对我就更是如此。她看不惯我和季然还有单榆的关系不错,再加上单榆当时在晚会上还特意送了我手表,她更是接受不了,于是就商量着要给我下药,让……”

    莫念念平淡的说着,可是莫易文却早就已经呆愣住了。

    这怎么可能?兰心竟然做了这样丧心病狂的事情?念念可是她的亲妹妹啊!她怎么能够……

    莫易文看着莫念念,心里面越发的难受起来。

    他竟然一点儿都不知道发生了这样的事情!这样说来,一切都是兰心的错了?

    莫易文狠狠的拽紧了自己的拳头,一直以来他都对莫兰心心怀愧疚。每次看到她乖巧听话的样子,心里面就更加不忍责怪。没想到,她竟然长成了这样一幅恶毒的心肠!

    莫易文严肃的看着莫念念问道。

    “你说的这些话都是真的吗?”

    听到这话,莫念念嗤笑一声,清冷的说道。

    “我说的话只能算的上是人证,只要莫兰心加以狡辩,自然是没用的。可是你知道吗?你知道莫兰心那个贱人为什么会派人去伤害锦儿吗?”

    “我告诉你!那是因为锦儿的手上有她的犯罪证据和肮脏的照片!”

    看到莫易文愤怒的模样,莫念念默默的补充道。

    “我们不过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可是想到 莫兰心的身份,我和锦儿还是决定不要太过伸张。现在看来,莫兰心这个贱女人还真的是把我当成病猫来看了!”

    莫念念冷笑一声,坚定的看着莫易文说道。

    “爸爸,这件事情我知道你很难做。既然难做的话,这件事情你就不要插手理会了。我觉得季然做的很好。”

    说着,莫念念直接转身离开,没有再去理会莫易文。

    莫念念坚定的立场终究让莫易文退步。

    两个都是他的女儿,手背手心都是肉,他自然是不愿意看到自己的两个女儿互相伤害,甚至于都闹到这种地步。

    可是事情发生到了这种地步,又岂是随随便便就能够解决了的?

    莫易文看向季然,见他面无表情,似乎根本就不把这一切放在心上的时候,心里面更加堵的慌。

    最终,他还是忍不住说道。

    “不管怎么样,锦儿也是我从小看着长大的,我也不希望她受到委屈。只是这件事情……这件事情我的确是不好处理。只希望,她们能够好好的。”

    莫易文张了张口,察觉到季然那似笑非笑的眼神,心里面更加不是滋味,连带着话都还没有说完,就闷闷的转身离开,手里的烟也抽的更快了。

    这个准女婿,眼神看起来可真是闹心。

    季然眉头一挑,快步的走到莫念念的面前,见她果然没有走开,这才笑着说道。

    “心里面明明还在在意关心,怎么就偏偏做出一副冷漠的样子?你爸爸刚才看起来心情可不好。”

    “你觉得他的心情应该好?”

    莫念念挑眉看着季然,轻哼一声,问道。

    “莫兰心现在到底在哪里?你把她送回国了?”

    季然笑着问道。

    “你希望莫兰心回来,还是希望她不回来?”

    “有区别吗?我自然是希望莫兰心这个死女人能够得到自己应有的惩罚。”

    莫念念冷哼一声,一想到莫兰心竟然做出这种事情,心里面就十分膈应,恨不得莫兰心也被方黎也一起狠狠的打了,打进医院里面跟锦儿一样,也好好的躺一躺,让她尝一尝这种伤痛的滋味!

    下一刻,莫念念瞪着季然,叫道。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什么叫做希望她回来还是不回来?你准备怎么办?不让她回来吗?”

    肯定是这样!季然这个混蛋,看来对莫兰心还是有一定的感情的!

    想到之前一段时间,莫兰心装扮乖巧,在季然的面前各种献殷勤,心里面顿时更加郁闷了。

    “看来是舍不得莫兰心那娇滴滴的大姑娘受到伤害了吧!”

    “没看出来,你这人不仅仅很受女人的欢迎,就连你这心也都是博爱的。”

    话还没有说完,季然就一把将莫念念给拉在怀中。

    季然冷冷的说道。

    “你这女人在说什么?什么叫做博爱的?难道这段时间我对你怎么样,你都看不出来吗?”

    莫念念想也不想就叫道。

    “我不知道,我也看不到!我只知道,露西和莫兰心两个人都喜欢围着你转。你看起来那么惬意,那么享受,不是博爱又是什么?”

    季然气极反笑,没想到自己为了莫念念这小女人,好不容易答应了老爷子的条件之后,才算是能够再次回来l市,可是这小女人却根本就不领情。这意思,竟然还在鄙夷他是个花心的浪荡子吗?

    季然扣住莫念念的下巴,迫使她抬起头看着自己,又问道。

    “把你刚才的话再说一遍。我博爱?你哪里看出我博爱了?还是说,你吃醋了。”

    “我才不会吃你的醋!”

    莫念念愤怒的瞪着季然,心里面却觉得有些害怕。

    因为此时季然的眼神实在是太过认真了,同时那里面还有一种被人误解的愤怒,让莫念念没来由的心虚不已。

    好吧,除掉莫兰心的各种逢迎,季然的确是没有太过的和她接触,可是露西呢?

    想起露西,莫念念就狠狠的皱起了眉头。这个死女人实在是太过热情了,也幸好她已经离开华夏了,否则她还不知道要怎么接近季然呢!

    莫念念拍了拍季然的手,冷淡的说道。

    “我问你莫兰心的下落,不是让你转移话题的。”

    “你觉得我这是在转移话题?莫念念,看来这几天我没有在你身边,你这小女人的性子还真是越来越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