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修真小说 > 军长家的小娇妻 > 第二百二十八章 领证
    “季然,你真是一个大混蛋!”

    莫念念愤愤的叫了一句,又忍不住问道。

    “你真的想要跟我去民政局?”

    “你是自己的想法吗?没有受到任何人的胁迫?”

    见莫念念如此不安的询问,季然轻叹一句,伸出没有受伤的手拍打着她的肩膀。

    这小女人,没想到不过是一句玩笑话而已,竟然就当真了。看来这段时间他的确是忽略了她。

    向来,只有女人不厌其烦的凑到他的面前,哪里还有他主动出击的时候?

    就这样,莫念念傻兮兮的跟着季然一起进了民政局,等拿着红本本出来之后,才反应过来,眨巴着眼睛看着季然,问道。

    “所以,我们就这样变成夫妻了?”

    这确定不是在开玩笑?莫念念惊异不定的看着季然,怎么都没有办法相信这一切竟然是真的。

    偏偏季然说的理由又那么有道理,让她一时之间竟然找不到破绽或者疑惑的地方。

    莫念念呐呐的看着季然,他眼中的认真和深沉让她不由自主的沉迷其中。

    谁知道季然在听到她的话后,竟然笑了一声,说道。

    “当然。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季然的女人了。所以手上最好不要带着别人的东西。比如说这个手表。”

    季然牵起莫念念的手,意思再明显不过了。

    见此,莫念念脸色俏红,可是心里面却十分开心羞涩。季然这个混蛋,明显就是在吃醋了嘛!

    不过看到手上带着的手表,莫念念却摇了摇头,说道。

    “这个手表不行。我在警察学院里面也只能靠着这个才能够和锦儿联系了。否则根本就没有办法和外界联系。现在锦儿还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我怎么能够安心的待在警察学院里面?”

    说起这个,莫念念也忍不住皱起了眉头,眼看已经中午了,可是她却还没有回到警察学院,看来郁元彤等人是无法在帮她隐瞒下去了。

    莫念念不想让自己刚刚交上的舍友为难,可是却也无法放心方锦受伤待在医院里面。

    季然一把搂住她的肩膀说道。

    “别担心这些了,有你老公我在,你怕什么?”

    听到老公两个字,莫念念面红耳赤,忍不住瞪了季然一眼,愤愤的叫道。

    “不行!我后悔了!我怎么就这样被你忽悠着就来民政局登记结婚了?我现在要离婚!”

    可是一想到自己和季然两个人是悄悄的瞒住了爸爸妈妈来民政局登记的,莫念念却又感觉到了一种别样的刺激。

    那是一种,连方锦都不告诉的巨大刺激。她就这样,把自己交给季然了?

    莫念念只觉得很不真实,可是季然却轻笑一声,淡淡的说道。

    “已经迟了,这可是具有法律效应的结婚证,怎么能够任由你这样说结就结,说离就离的?”

    季然紧紧的抓住莫念念的手,似乎是为了表示一下他的地位。

    不管怎样,先把结婚证给领了。

    想到这里,季然严肃的看着莫念念说道。“结婚证就说明我们已经正式订婚了,你和我之间,就只差一个婚礼。念念老婆,你准备什么时候跟我回京城?”

    “什,什么?”

    莫念念呆愣。

    什么叫做回京城?她什么时候说过要回京城了?

    可是转念一想,她现在成了季然名义上的老婆,好像也许大概可能,的确是应该回京城见见长辈啊!

    可是想到京城还有一个邵家,莫念念又默默的皱起了眉头。

    许久,莫念念开口说道。

    “只要你能够劝说我爸爸和妈妈一起回京城,我就答应和你举办婚礼。”

    “怎么?难不成梦姨和你爸不回京城,你就不准备和我举办婚礼了不成?别忘了,你现在可是我老婆。”

    莫念念翻了一个白眼,从民政局出来到现在,他这嘴巴里面也不知道吐了多少句老婆了。

    想到自己不过是十八年华,就脑子一抽跟季然结婚了,莫念念忍不住叫道。

    “从今天开始,在我爸妈没有决定回京城之前,不许跟别人说我们的关系!”

    说着,莫念念奇怪的看着季然,问道。

    “我还没有问你,你手上怎么有我家的户口本?”

    季然嘴角勾起一抹笑容,一副不愿多说的模样,神秘的可以。

    可是越是这样,莫念念就越是好奇,当即就忍不住拽住了他的衣服,叫道。

    “你到底说不说啊!”

    “说说说,这是梦姨给我的,说是想要早点把你嫁出去,这样就不会那么烦心了。”

    “才不会!”

    莫念念冷哼一声,根本就不相信季然的说辞。

    不过户口本的事情,想来也只有邵半梦会给季然了。就是不知道季然这混蛋是用什么办法把这户口本给骗到手的!

    这时,季然心情颇好的说道。

    “走吧,为了庆祝我们成为了夫妻,我带你去大吃一顿!”

    “吃什么吃?我要去看锦儿!”

    莫念念没好气的拍开季然的手,在看到结婚证之后,这时候已经从最初的开心激动冷静下来了。

    莫念念快速的走进了车里,叫道。

    “走吧,我们去医院!”

    要是知道季然把她拉出来是做这样‘无聊’的事情,她肯定是不会来的。

    莫念念看着季然,见他没有动作,忍不住叫道。

    “你快点儿啊!”

    对此,季然默默的叹了口气。他这娶的是什么女人?但凡女人结婚了不都应该是开心激动幸福的吗?可是这小女人呢?她确定今年就只是十八岁吗?恐怕都还没有尝到恋爱的味道吧?

    季然无奈的摇了摇头,认命的上了驾驶座,心里面却又觉得理所应当。这样的表现才是莫念念会做的事情不是吗?

    娶了这样一个懂进退,知情趣的女人,季然心里面明明应该觉得很高兴的。毕竟一开始后他就是打着单身到底的主意,或者直接娶一个不会和他有什么关系的女人做老婆的。这样大家做事互不相干岂不是很好?

    可是现在,看到莫念念这样的反应,季然心里面偏偏很不是滋味。

    开了车,季然终究还是沉不住气,问道。

    “莫兰心这事,你准备怎么办?我觉得应该听听你的看法。”

    说起莫兰心,莫念念嘴角溢出一抹冷哼,直接说道。

    “自然是让她得到应有的惩罚!莫兰心这个女人,从小就独立专行,现在竟然还做出这样的事情来。不管她是什么身份,都不应该得到特殊对待。再说了,难道方黎就没有想法要怎么处置莫兰心吗?”

    说起方黎,季然叹息一声,说道。

    “这三年,他心里面可不好过。现在总算是能够回到l市,见到自己的妹妹,可是却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他心里面戾气太重了。”

    说到这里,季然顿了顿,看向莫念念说道。

    “还有你。在看到锦儿受伤的时候,你那副模样,就好像要杀人似的。”

    “怎么?难不成还把你给吓到了吗?”

    莫念念似笑非笑的看着季然,却没有打算那么轻易的就原谅方黎。

    但是方锦受到伤害,方黎及时出现,她很感激,可是却不代表她就那么轻易的原谅方黎带给方锦的伤痛,即便方锦自己都不以为意。

    见此,季然悠悠的说道。

    “你这小女人,看人心的本事是越来越厉害了,竟然还研究起你老公我来了。”

    “我这也是近朱者赤不是?”

    莫念念随口说了一句,老公这两个字却怎么听着都觉得羞涩,不过倒是习惯了点。

    季然嘴角勾起轻笑,对莫念念的适应十分满意。

    “方黎和方锦总归是亲兄妹,不管方黎这三年发生了什么事情,你作为方锦的好朋友的确是应该感到生气。可是你难道希望你的生气而让他们两兄妹的感情变得淡漠或者陌生吗?”

    “自然是不想的。”

    莫念念沉默了一会儿,终究还是诚实的回答了。

    不得不承认,季然这家伙就好像是个鬼才一样,总是能够思考到很多很全面的事情,而且又能够很好的照顾到身边人的情绪。

    当然,这种做法也只在季然乐意或者不乐意之间转变。

    可是莫念念知道,季然既然这样帮方黎说话,那就说明,在他心里面的确是认方黎这个兄弟的。

    莫念念没有想那么多,在季然的提醒之后才恍然想起自己在医院病房的时候,好几次都提起了方黎,甚至于还带着些许的厌恶。

    如果是其他人的话或许根本就不会察觉,可是方锦不一样。两个人在一起生活那么久了,而且又是无话不谈的好朋友,她自然是能够感觉出来的。

    莫念念心里面不免有些内疚,倒是季然见她已经想明白了,干脆的转移话题,根本就不让她多想。

    “莫兰心和李成凤两个人我已经勒令外国警察配合关押,暂时还没有把她们送回来的想法。”

    “我知道,锦儿受伤了。你心里面十分愤怒,一心想着要为锦儿报仇。不仅仅是你,方黎和锦儿也都是这样想的。让莫兰心赶紧回来,接受警察局的调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