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修真小说 > 军长家的小娇妻 > 第二百二十九章 只是怀疑?
    “可是不管你再怎么否认,莫兰心的身份还是摆在那边。你有没有想过,如果莫兰心真的回来了,李成凤会怎么做,莫易文又会怎么做?”

    “什么莫易文?你能不能好好说话了?”

    莫念念皱起眉头,却故意不去理会季然话中的意思。

    季然淡淡的说道。

    “我只承认你和梦姨的身份。至于莫易文,看在你的面子上,我叫声岳父就是了。”

    “什么叫做看在我的面子上?他就是你岳父!”

    莫念念下意识的嘟起小嘴,丝毫没有察觉自己这是在撒娇。

    “我知道,我爸和你小叔可能有点恩怨。但是这和你又有什么关系?我妈都还没有说话呢!你这人管的倒是挺宽的!”

    要是让京城的人知道她竟然如此评价季然,说不定会惊掉大牙。季然是谁?做事情随意任性,根本就不会去理会别人的想法,而且最是洒脱冷酷,又怎么会去多管闲事?再说了,季然明明是一个很不喜欢麻烦的人好不啦?

    当然,这也只是那些自认为对季然了解的人的想法而已。

    “也是你小叔。”

    季然冷清的说道,说起他小叔的时候,总是能够从他的双眼中看出一抹认真。

    莫念念不由得对季然口中的小叔,她妈妈以前青梅竹马的男人好奇起来。

    到底是怎么样的男人能够让季然也这样严肃?而自己的爸爸能够打败季然的小叔,又是多么的厉害?

    这样一对比,莫念念高高的昂起了自己的脑袋。就是自己的爸爸厉害!

    “我爸还是你岳父呢!”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丝毫没有觉得任何的陌生。一周的时间,并没有让他们两个人变得渐行渐远,相反,此时还有一种老朋友之间畅谈的温馨气氛。

    偏偏这个时候,季然又问道。

    “莫兰心和李成凤两个人是怎么出国的?”

    “什么怎么出国的?自然是坐飞机出国的,这些你不是都已经知道了吗?”

    莫念念随意的说着,看着面前的路况,忍不住问道。

    “你这是去哪里?我们不是要回医院吗?”

    “谁说要回医院的?锦儿有梦姨照顾,她哥哥也已经回来了。你现在就给我好好的回学校上课。”

    莫念念这才恍然,这条路的确是去警察学院的。

    莫念念心里不由闪过一丝不安。

    回了学校之后,会怎么样?

    总归不是什么好事。莫念念哀怨的看了季然一样。

    谁知道季然却面无表情的说道。

    “你如果怕的话,回去就是。”

    “谁说我怕了!”

    莫念念愤愤的叫了起来,见季然眼中的笑意,顿时恍然自己这是被激将了。

    莫念念暗自咬牙,结婚了也不知道让让她这个老婆,季然真是一点儿都不可爱。

    “还没回答我刚才的问题。”

    “什么问题?我不知道你说什么。”

    莫念念果断装傻。

    见此,季然直接开门见山的说道。

    “单榆跟你提了什么条件,让你可以拿出一百万给莫兰心和李成凤。”

    居然被他知道了?她当时告诉邵半梦等人的时候,明明说的是借。就连锦儿也都不知道这钱到底是借的还是拿的,季然这混蛋凭什么那么笃定?

    可是想到季然的能力,莫念念却又没有产生怀疑。要是连这点事情都猜不到的话,他就不是季然了!莫念念顿时与有荣焉。

    “的确是谈了一个条件。”

    莫念念看向季然,鲜有的严肃认真。

    季然轻笑一声,说道。

    “单榆找的是你,看来是对你抱有很大的期望。只可惜,你当时如果找的是我的话,或许简单多了。”

    季然显然也明白自己有错,不应该不打招呼就离开l市,惹得莫念念伤心误会,所以也没有过多的纠结于这件事情。

    “你知道单榆找我提的是什么条件?”

    莫念念颇为讶异的看着季然,这怎么可能?

    可是季然却肯定的点了点头,同时瞄了一眼莫念念说道。

    “就你这样的小身板,除了我也不会有人感兴趣。所以单榆肯定不会提出要和你交往或者结婚的事情。”

    季然说的十分笃定,顺道伸出手晃了晃手里的结婚证。

    莫念念气得冒烟,下意识的看了看自己的小身板,气呼呼的说道。

    “我怎么就是小身板了?单榆之前还在晚会上跟我表白过呢!怎么就不可能趁机提出跟我交往之类的事情?”

    虽然单榆的表白听起来太过无语和可笑,可是的确也是表白,而且还是单榆面无表情,十分严肃认真的时候说的,不带一丝水分。

    季然轻笑一声,看着莫念念,眼中闪烁的是浓浓的自信。

    “我和单榆虽然不是在同一个环境长大的,但是我们也能算的上是半个一类人。他虽然喜怒不形于色,但是想要了解他却不困难。他的心理有执念,而且他太过无情,或者说已经摒弃了感情。这种没有人情味的男人,怎么可能会因为你的一些微不可见的优点就对你动心了?你以为世界上所有人都跟我一样,能够容忍你的那些缺点吗?”

    所以,季然这个混蛋不损一下自己就会死吗?

    莫念念拽住自己的小拳头,二话不说就捶了过去,叫道。

    “什么叫做微不可见的优点?什么叫做那些缺点?怎么?觉得和我领了结婚证,很吃亏了是不是?”

    说到这里,莫念念自己都忍不住笑了起来。

    单榆,的确是一个冷冰冰的男人,让人无法产生靠近的心理,甚至于只想要远远的看着就好。就好像是明星一样,可以用来崇拜喜欢,却不能用来生活。

    而季然却不一样,他可以温柔也可以善变,可以冷漠也可以热情。总归,他是一个带有人情味的男人!也许这就是他的魅力所在吧?

    莫念念不确定的想到。

    “单榆对警察学院很有兴趣,而且想让我进警察学院调查一个人。”

    “你既然猜出了单榆跟我提出条件,该不会也知道他想要调查的人到底是谁吧?”

    季然好笑的摇了摇头,伸出手对准莫念念的脑门就敲了一下,说到。

    “原来你老公在你心里面还是一个全能的男人,还能够猜到你和单榆两个人谈的条件。”

    说到这里,季然又收起了笑容,严肃的说道。

    “单榆这个男人出现在l市后风声雀起,之前的生活痕迹却又被别人人为的给抹掉了。大家只知道他是个海龟,可是具体点的却没有了。再加上,盛世游轮牵扯出来的一系列案件当中还有他的影子。他是一个危险的人,你以后少接触他。”

    “我作为未来的警察,可不就得跟危险的人接触吗?”

    莫念念反驳一句,对单榆的身份产生了好奇。

    对于之前的案件,莫念念的确是还有很多的疑惑没有解开,可是莫易文却不让她在过问,在加上一切都被警察局给控制,甚至于都以十分快速的速度结案了。她甚至于都没有反应过来,一切就都结束了。

    当时在西郊仓库里面发生的一切,单榆为什么会出现在那里,而且还是和季然站在同一条战线,她现在也都没有搞清楚。

    莫念念看着季然,沉吟了许久,忍不住问道。

    “季然,你当初为什么跟我说,这一切案件的涉及人员还有单榆?单榆在那起案件中扮演的是什么角色?你为什么说他涉嫌贩毒?他……”

    “你这小女人,关心别的男人倒是比关心你老公还要多。怎么,难不成是故意想让我吃醋吗?”

    这混蛋又开始不正经了。

    莫念念翻了一个白眼,却一副不许转移话题忽悠我的模样。

    季然直接开口说道。

    “当时是怀疑。毕竟那么大的案件,里面牵扯了方方面面的人,涉及面太广了。这几年的时间,单榆的发展太过迅猛,而且明锐科技又和这些涉案公司企业和人员有着割舍不清的牵扯。可以说,他是这起案件最关键的一个点,我怀疑他也是理所应当。”

    “只是怀疑?”

    莫念念眉头一挑,继续说道。

    “这样说来,那一次他站到你的身边,看来是已经洗清嫌疑了。”

    “呵呵~念念,你还要学的东西多着呢!”

    季然没有直接回答莫念念的问题,而是直接停下了车,说道。

    “警察学院已经到了。需要我送你进去吗?”

    莫念念一愣,摇了摇头,心里面竟然生出不想要进去的想法。

    的确,在警察学院虽然才待了一天的时间,可是她心里面却对警察学院的那些学生有些失望。这不是她想象当中的警察学院。

    她想象的警察学院应该是一切以法律为前提,每一个学生或者老师都坚定的做到遵纪守法的态度,一丝不苟的态度。

    然而,和王欣的争吵,邱元聪的放任刁难,同学们的落井下石,都让她对警察学院产生了茫然。

    “我在这里等你吻别,你却在这里给我发呆。”

    季然的声音让莫念念回神,脸色顿时有些尴尬。

    “谁,谁要亲你了?不要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