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修真小说 > 军长家的小娇妻 > 第二百三十五章 没的商量
    季然轻声说道。

    “好点儿了吗?以后做事情可不能那么冲动了。我知道你答应了单榆的条件,但是你也不能把自己陷入这样危险的境地。如果我没有来这里的话,你知不知道你……”

    季然叹了口气,没有再继续说下去。念念都已经成这幅模样了,他心疼都来不及,怎么舍得说她?

    好一通低喃,莫念念这才缓过神来,不好意思的说道。

    “我也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情况。这迷宫本来是好好的。可是元彤……”

    莫念念将事情的来龙去脉告诉了季然,季然这才注意到倒在地上的郁元彤。

    敢情莫念念来迷宫只是因为心血来潮加适逢其会?

    季然十分无奈的摇了摇头,点了点莫念念的脑袋,轻笑着说道。

    “现在知道我的好了吧?快,叫声老公来听听。”

    莫念念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都到了这个时候了,季然这家伙竟然还有心情开玩笑?

    莫念念脸色微红,默默的转移了注意力。

    悠长的迷宫中看不到远处的幽黑,莫念念不知觉的握紧了季然的手,懊恼的说道。

    “你好好的怎么也跑到这里来了?这迷宫的入口不是已经被关闭了吗?而且还被段永南给开启了,我们想要离开实在是太难了。”

    “段永南?”

    季然微微眯起眼睛,知道警察学院里面也都是各种小算盘,各种妖魔鬼怪,可是却没有想到刚到就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想到莫念念就是因为段永南才弄得那么狼狈,季然心中愤怒。没想到林芸竟然都把手给伸到学生这里去了。哼~这些人的底线还真是越来越低了。

    季然半搂着莫念念,让她将身体的重量都放在自己的身上,这才准备带着她离开。

    莫念念一愣,扯了扯季然的衣袖满脸黑线的说道。

    “季然,元彤还在地板上躺着呢!”

    季然皱起眉头,看着莫念念说道。

    “你难不成还想让我抱她离开?”

    “那我抱她离开?”

    莫念念咬牙说道。这个家伙,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情况吗?她会在意他抱着其他女人?

    虽然如此,可是一想到郁元彤要躺在季然的怀中,莫念念心里面还是觉得很别扭。

    等她犹豫不决的时候,季然已然伸手随意的将郁元彤给抓了起来。

    昏迷当中的郁元彤十分乖巧,连挣扎都不会就任由季然把她给提起来,那模样就好像是在随意的提着一个玩偶似的。

    莫念念忍不住伸出手戳了戳季然,还不等她说话,季然就已经十分坚定的说道。

    “我的怀抱里,只能躺着我的兄弟和老婆。其他人,就算是死人也绝对不允许!”

    莫念念乖巧的闭上嘴巴,在季然看不到的地方勾起轻笑。

    哼哼~果然,还是花言巧语。

    就这样,季然一手抓着郁元彤,一手搂住莫念念,有他的出现,好像即便这里是迷宫都充满了温馨。

    莫念念乖乖的跟着季然走动着,尽量的不发出声音,避免打断了他的思绪。

    虽然在黑暗当中看不到季然到底准备怎么做,可是在看到季然的那一刹那,莫念念就肯定,他一定能够带她离开的。

    果不其然,没有多久的功夫,莫念念就感觉到有风传来,隐约的还能够看到外边有丝丝月光透了进来。

    这个地方……是出口!

    莫念念惊愕的瞪着这一切,逃脱升天的劫后余生感,再加上天空上还悬挂着的众多星星,清风吹拂,树叶婆娑。

    好美的场景!

    莫念念忍不住深深的吸了口气,再也忍不住张开双手,一副拥抱大自然的模样。

    明显的看到莫念念脸上露出的无声笑容,季然心中一动,直接将她拥在怀中,来了一个深情的吻。

    这小女人,在见到她的第一面,就注定是自己的。

    季然很满意,莫念念的里里外外都让他感觉到了十分的愉悦和舒服。这是从出生以来,第一次深刻的感受。这个女人,他总算是弄到手了!

    季然得意的扣住莫念念的脑袋,直接加深了这个吻。

    相互交缠着,莫念念从来都没有觉得这样心惊肉跳。季然的火热,季然的疯狂,季然的热情,莫念念全都接收到了!

    那种热切的感情不同于之前任何一次,让莫念念迷糊当中产生依赖忍不住追求跟随……

    直到,莫念念感觉到胸口处突然间出现了一只大手,肆无忌惮的揉捏玩弄着。

    莫念念猛地一惊,急忙的把季然给推开,又羞又怒的骂道。

    “色狼!”

    “我亲我的老婆,怎么就成了色狼了?”

    “还是说,老婆就喜欢这个调调?”

    “不要脸!”

    莫念念脸色更红,愤愤的翻了一个白眼,却不知道此时的自己这番模样落在季然的眼中有多么的风情万种。

    这小女人,要是真的变成女人了,也不知道会把人给迷成什么样子。

    季然突然间有些后悔,这小女人就应该好好珍藏才是,怎么还能任由她的喜好来这警察学院蹚浑水呢?

    可是这个念头只是在季然的脑海当中一闪而过,他承认,他有强大的独占欲,可是他有更加清楚的理智。他希望,他的念念是开心的,可以自由翱翔的小鸟,而不是关在鸟笼里面每天荒废度日开心不起来的金丝雀。

    就在这个时候,莫念念低呼一声,羞愤的瞪着季然叫道。

    “你这个混蛋,你怎么把元彤给直接扔在地板上了?”

    可不是吗?在季然找到出口之后,就随手把郁元彤给扔到一边了。本来嘛,他能够把她救出来就算的上是一件大恩大德的好事了,再说了,有莫念念在身边,他哪里有这个时间去理会其他的女人?

    所以郁元彤很可悲的被季然当成了垃圾一样的物品,所幸,她是在昏迷当中。

    看着季然毫不在意的模样,莫念念简直快要气死了。

    就他这种态度,是怎么当上军长的?肯定是骗人的!

    莫念念蹲下身子,见郁元彤的呼吸还算是安稳,这才颇为埋怨的叫道。“你动手就不能轻点儿吗?元彤是个好人。”

    “世上好人千千万,我的念念也是好人。”

    这个家伙,说的倒是好听!

    莫念念傲娇的抬起了脑袋,下一刻又十分苦恼的说道。

    “元彤这个样子,我们可怎么回宿舍啊?”

    她和郁元彤都是悄悄的翻墙出来的,现在郁元彤昏迷了,想要把她悄无声息的带回去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可是一想到段永南的事情,莫念念又十分膈应,为张漪兰不值得的同时也不希望自己的好舍友太过伤心。

    下一刻,莫念念笑嘻嘻的看着季然。

    季然想也不想就说道。

    “没得商量。敢情在你眼里,我的房间是什么人都可以住进去的吗?”

    莫念念这小丫头,对这刚认识还不到半个月的郁元彤倒是十分上心。什么时候这小女人也能够这样关心在乎自己就好了。

    被猜中了心思的莫念念讪讪的笑了笑,拉了拉季然的手,撒娇道。

    “这件事情就只有你能够帮我了。你是我们的教官嘛!而且你在学校里面也有单独的住房,这个时候不找你,我还能够找谁?”

    莫念念这略带讨好的语气让季然十分受用,可是却不代表他就听从了。他季然的底线可不是随随便便就可以越过去的。

    季然眉头一挑,邪笑着看了眼躺在地板上的郁元彤说道。

    “谁说除了我的房间就没有其他地方可以去了?”

    “那要去哪里?”

    “教学楼用专门的人关门,没办法进去。可是别忘了,还有医务室呢!医务室全天二十四小时都开门,你带着她去医务室,就说她身体不舒服,可是却又说不出话来,好不容易从宿舍出来,结果就晕了。”

    莫念念瞪大了双眼呐呐的看着季然,无言以对。

    如果她不是当事人的话,她一定会相信这个说法的。毕竟现在她和郁元彤看起来都十分狼狈。

    可是,这不是在欺骗别人吗?

    好吧,和季然相处久了之后,节操下限什么的还真是走一路丢一路啊!

    不过看着季然蹲下身子又十分轻松的将郁元彤给提了起来,那样子就好像是在抓小鸡仔似的,莫念念脑海当中突然间闪过一道亮光。

    “把元彤送到医务室里面,你是不是还有什么计划或者想法?”

    记得,当她将单榆提出的条件跟他说过之后,季然半响没有说话,一问就是让她不要插手这件事情。不过既然答应了,要是不去做的话,那还是她莫念念吗?

    所以,季然劝说无果,现在看样子是也要插手这件事情了。

    莫念念心中十分感动。这件事情说到底和季然没有什么关系,可是却因为她的原因硬生生的把他给扯进来了。

    看着季然平淡无波的双眸,在夜色的映照下显得更加高大的身躯,莫念念脑袋一热,直接凑上去对着季然的薄唇就奖励性的亲了一下。

    “干,干嘛?”

    看着季然瞬间变得火热的双眼,莫念念直接吓的结巴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