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修真小说 > 军长家的小娇妻 > 第二百三十八章 不要脸
    莫念念暗自冷笑,她就已经说了,郁元彤快要去了半条命了。这种时候,只要是个人,肯定都会冲上去先劝架再说。可是现在,段永南分明是在故意拖延时间。

    莫念念正想要说话,却不经意见到了不远处树后面有一截白色的衣角。

    是季然!

    莫念念肯定的想,正好奇他怎么跑到这里来了。就听见张漪兰闹脾气似的说道。

    “永南,你还是不是我男朋友了?元彤和王欣本来就有矛盾。就算是平常的人看到了,说不定都会上去劝架几次。现在这里就你是学长,你要是不劝着,她们就要变群架了!”

    张漪兰气愤,瞪着段永南,直接伸出手就将他给推到一边,赌气似的跑到了郁元彤和王欣的方向,俨然是一副,你不劝架,她就去帮忙!

    莫念念看在眼中,皱起了眉头,十分担忧的说道。

    “漪兰的身体一直都比较弱 ,力气也比不上别人,这要是一股脑儿的冲进去,指不定就被别人给推到了。那边现在人那么多,玩意不小心踩着碰着……”

    段永南脸色一黑,这个张漪兰,真是瞎胡闹!段永南沉着气正准备过去,莫念念又说道。

    “我现在可得快点去医务室,让护士和医生赶紧赶来,说什么也不能让元彤伤上加伤了。她昨天晚上一直做噩梦,嘴巴里面一直嘟囔着也听不清楚在说什么。又是发烧又是昏迷的,真是让人担心。”

    听到这话,段永南立马就停下了脚步。

    看来郁元彤昨天在迷宫里面也吃了一些苦,就是不知道她怎么会有这样的能耐离开迷宫。或许,是有人在帮她!

    段永南立马警觉起来,看着莫念念,问道。

    “昨天郁元彤还做了什么吗?”

    “没有做什么啊?迷迷糊糊的,还是我凌晨的时候被吵醒了才把她给带到医务室的。就连康琴和漪兰都不知道这件事情。”

    “她一直都在宿舍?”

    “段学长这话说的真是有意思,这大晚上的,她不再宿舍还能在哪里?”

    段永南警觉,见莫念念没有怀疑自己的意图,这才随意的打了个哈哈,竟然是转身往另外一个方向去了。

    “既然生病了,我们还是先去医务室,叫医生和护士来吧!”

    “可是我们不先劝架吗?”

    “已经有学院护卫队过去了,这里不会有其他事情,我们先去医务室吧!”

    “我们?段学长,我想过去看看漪兰他们。要不,医务室就劳烦段学长去了?”

    听到莫念念这话,段永南简直巴不得这样,当即就点了点头。正好,他也想要去医务室问问,昨天郁元彤在医护室的时候是怎么样的情况。有莫念念在,多少有些不方便。

    看着段永南大步离开的身影,莫念念轻哼一声,暗骂道。

    “丧心病狂!早晚有一天把你给抓了!哼~”

    莫念念掉头往郁元彤的方向走去,走到一半却又停下了脚步,转而往刚才看到季然的方向走去。

    她和郁元彤是故意找事的,自然不需要担心郁元彤她们会出事。不过就是为了让张漪兰看清楚些罢了。

    谁知道莫念念到了那片树林之后却没有见到季然的影子。

    莫念念撇撇嘴,轻哼一声,忍不住叫道。

    “季然?跑哪里去了?”

    这家伙,回到了l市倒好,反而变得神神秘秘起来。想到昨天在迷宫当中,季然直接将她和单榆商谈的条件给揽过来。大包大揽的模样,好像要给她解决一切问题似的。

    莫念念表示很满意,很幸福。可是却不代表就直接当个傻了吧唧的白痴吧?季然这混蛋什么事情都不跟她说,她怎么配合?

    想到刚才她故意在张漪兰面前暗示抹黑段永南,虽然但是季然离的远,但是莫念念却能够感觉到他的戏谑和揶揄。

    这家伙,难不成是对她的做法有意见?

    莫念念嘟着小嘴,看着面前的树干,就忍不住踢了几脚泄愤泄愤。

    “混蛋季然,要是不给我一个交代。离婚!”

    “你这小女人,动不动就离婚,看来我是被你给套牢了啊!”

    季然轻笑一声,直接将莫念念给扣在了怀中。

    莫念念轻呼一声,开心的说道。

    “你怎么会在这里?”

    “你不就是来找我的吗?”

    季然笑着说道,心情很好,全然没有把莫念念口中的离婚当一回事。

    他刚才往旁边去,看看郁元彤和王欣等人的情况,没想到一转身,这小女人就找上来了。

    “现在这些事情,你准备怎么办?迷宫的设备你有什么办法可以搞到?”

    “你知不知道单榆为什么要弄到这个设备?”

    季然没有正面回答莫念念的话,反而是问了这样一个问题。

    莫念念一愣,说道。

    “单榆是做科技这一块的,对迷宫设备感兴趣不是很正常吗?”

    “你的意思是说,他有别的目的或者想法?”

    莫念念警觉的看着季然。

    “锦儿那么崇拜单榆,难道就没有仔细调查过单榆吗?”

    “……调查过,但是单榆的身份不就是这样,和其他海外回来的人一样,这几年发展迅速,在l市算的上是一个神奇人物。”

    当着季然的面说方锦暗中调查单榆的事情,莫念念却没有一点不自然。这模样分明是把季然和她归成一类,绝对不会因为这样的小事让方锦去警察局喝茶的。

    对于这种莫念念自己都没有察觉的情感,季然低下头在她的额头上轻轻印下一吻。

    “你现在可是我的老婆了。要不,我们先去一趟京城,好歹见见我的家人。”

    特别是那两个老头子,季然在心里面暗自补充。

    可是莫念念的态度却十分坚决,开口说道。

    “我已经说过了,除非我爸妈也去京城,否则我就不去!”

    虽然是外公家,但是说什么也不能就这样叛变了啊!一想到邵半梦将近二十年没有回到京城,莫念念心中也跟着赌气。

    不过想到那张结婚证书,莫念念眼睛一亮,问道。

    “你倒是快点跟我说说,我外公那边怎么说?”

    “什么外公?”季然淡淡的说道,心里面却暗自好笑。

    见此,莫念念嘟着小嘴拉住了季然的衣袖,洋洋得意的说道。

    “你还真的当我是傻子不成?你一来l市就想着要跟我领结婚证,你敢说跟京城那边没关系?哼!你给我老实点,还真的当你是爱我爱的不得了了不成?”

    “你对自己怎么那么没有自信?难道我就不能爱你爱的不得了了?”

    季然好笑的点了点的莫念念的鼻子,又是无奈又是好笑。

    无奈,季然在莫念念的影响当中可不是什么好人,他就算是各种解释,恐怕也没有办法让莫念念信服。

    莫念念嗤笑一声,说道。

    “算了吧,我还是有自知之明的。除非你喜欢幼 齿,否则露西那样一个大美女还不够你动心的。”

    “我就喜欢幼 齿,特别是你这样的。”

    “不要脸!”

    莫念念脸色一红,瞪着季然翻了翻白眼。

    不过她也承认,她心里面的确是喜欢季然的,所以才会陪着季然把这场戏给演下去,如果不是这样的话,就算是拿枪逼着她结婚,她也绝对不会结婚。

    季然抱着莫念念的肩膀,轻声说道。

    “怎么?你是为了你爸妈才嫁给我的不成?”

    “怎么就不成了?”

    “我还以为,你已经爱我爱的不得了了。看来,我还要多多努力啊!”

    季然将莫念念抵在树干上,二话不说就压住了她的红唇。一番舌枪交战之后,这才放开了她,低声说道。

    “小家伙,早晚把你拿下了。”

    “哼!没想到,你还蛮自信的嘛!”

    莫念念脸色通红,微微喘息着,却又是一副不服输的模样。可是眼中的欢喜和畅快却又怎么都掩饰不了。

    她竟然喜欢上了这种感觉?天啊!这还能好好的聊天说话了吗?

    莫念念捂住小脸,看着季然那张笑嘻嘻的模样,怎么都觉得是在打趣她。

    偏偏这个时候,不远处突然间传来一声呼唤。

    “念念!念念,快来!你……你在干嘛?”

    天啊!康琴怎么跑过来了?莫念念心中大惊,二话不说就把季然给扑倒在地,生怕被康琴发现了她和季然的关系。

    季然顺势搂住了她的细腰,低声说道。

    “什么时候给我一个机会,让我请你舍友们吃个饭?”

    “想贿赂我舍友?”

    莫念念挑眉,咬牙切齿的在季然的肩膀上咬了一口,说道。

    “给我老实点!不许被发现了!”

    说完,莫念念急忙站起来,胡乱的拨打这头上散乱的头发,这才尴尬的走出了小树林,看着康琴,说道。

    “怎么了?”

    “念念,你刚才跟谁在一起呢?”

    “没跟谁在一起啊!”

    莫念念眨巴着眼睛,一本正经的说道。

    “胡说,我刚才明明看到好像有一个男人跟你走的很近。念念,该不会……”

    “当然不会,你想什么呢?”

    “嘿嘿,我什么都没有想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