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修真小说 > 军长家的小娇妻 > 第二百四十章 亲我一下就告诉你
    “既然这个设备那么重要,那为什么国家不派人保护起来,而是任由警察学院使用呢?”

    “你怎么知道国家没有做过这样的事情?别的不说,军方就好几次都尝试把这个设备给控制起来,可是因为对这个设备的争议,迟迟都没有定下来。目前而言,这设备就是属于警察学院自己的设备,我们各方面的人都形成了一种平衡,谁也没有直接把这件事情再提出来。”

    所以现在就是把一切都由明转暗了?

    莫念念心里面好像有些理解了。

    就在这个时候,季然又说道。

    “这一次,我们军方势在必得。加上方黎经过三年的时间,总算是找到了一些线索,只要抽丝剥茧,迟早这背后的人会露面。”

    “恩?你怎么停了?”

    季然话音刚落,就感觉到肩膀上那双柔弱无骨的小手停了下来,不免有些意犹未尽的询问道。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方黎回来不是调查伯父伯母车祸的案子吗?怎么和迷宫扯上关系了?”

    听到这话,季然更加 讶异,看着莫念念,愣了半响,才说道。

    “你难道不知道方锦的父母曾经参与过迷宫设备的研发?”

    “……”

    她还真是不知道。

    莫念念彻底呆愣。

    怎么会是这样?

    这些年来,她和方锦都一直以为方锦的父母的车祸有问题,一定是人为的。同时也想过是不是和有矛盾的人做的。可是却从来都不知道这件事情竟然和迷宫设备扯上了关系。亏得她们还各种寻找证据。现在看来,她们一开始的出发点就是错误的。

    莫念念突然间有些生气,这件事情就连季然都知道,她可不相信莫易文会不知道这件事情。可是这三年来,他却愣是一个字都没有说!实在是太过分了!

    莫念念紧紧的拽着自己的拳头,咬牙切齿的,看在季然眼中就好像是一只闹脾气的小猫咪似得。

    季然抓住了莫念念的手说道。

    “这件事情你还真是怪不得别人。毕竟这件事情事关重大。当年你和方锦年龄又小。这种事情跟你们说也没有太大的作用,反而还有可能会打草惊蛇。”

    “就连方黎这三年来都一直躲在军区里面调查事情,轻易不出门行动,生怕被别人发现端倪,知道他还在调查当年的事情。就连他都小心翼翼,生怕错了一步。不告诉你和锦儿也是正常的。”

    “那你现在又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件事情?”

    对于季然的话,莫念念是理解的,只是心里面终究还是觉得不舒服。

    只听季然说道。

    “从你答应单榆那个条件开始,你就已经避免不了这样的事情。 现在早点告诉你,你也算是能够更加警觉,知道自己什么事情可以做,什么事情不可以做。”

    可不是吗?这件事情莫念念迟早会知道的,现在是季然告诉她,她至少还能够防范一些,如果要等到段永南等人,或者当年杀害了方锦父母的凶手来告诉她的话,那后果就不堪设想了。

    莫念念点了点头,说道。

    “好吧,算你这个解释过关。我就不计较你们一直保密这件事情了。不过现在段永南发现了元彤还活着的事情,再加上今天下午我和元彤故意设计的这一出,我想段永南肯定会第一时间去找林芸,将这些事情报备一下。”

    季然点了点头,但是却说道。

    “你说的没错。不过你要是想要跟踪林芸或者段永南的话,我劝你还是不要白费这个功夫了。昨天他们才发现了郁元彤,这一次肯定不会如此大意。段永南也就算了,可是林芸好歹也是军校毕业出来,在警察学院任职的教官。你要是出现,被她发现的几率很大。”

    “怎么可能?上一次元彤偷偷的跟踪他们两个的时候,不也是没有被发现?如果不是元彤忘记关掉照相机的闪光灯的话,根本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不得不说,莫念念想的太简单了。

    季然哭笑不得的看着莫念念说道。

    “有信心是好事,可是你要是盲目自信就不好了。你还真的当警察学院里的教官是吃素的吗?你要是去了林芸那边,不到一分钟,肯定被发现。”

    “说的你好像什么都知道似的。”

    莫念念翻了一个白眼,而后警觉的问道。

    “不对,你怎么会那么清楚?说!你是不是背着我去过了?”

    “咳咳~什么叫做背着你?”

    季然满脸黑线,一把将莫念念拥在怀中。

    莫念念也没有挣脱,而是一副你快点解释的模样。

    “昨天你带着郁元彤去医务室的时候,我就顺道去看了看林芸和段永南。林芸那边的小院安保措施很强。而且她本身就擅长于这一块。所以在整个学院里面,她那边的防范措施最强。而且一直以来还都没有被别人怀疑。你要是贸然的去了,肯定是 有去无回。”

    就连季然都这样说了,说明林芸的小院的确不好进。不过莫念念可不相信,林芸的小院会拦得住季然。

    莫念念拉扯着季然的脸颊,见他脸色扭曲十分满意的问道。

    “那你去林芸那边,肯定发现了什么线索对不对?”

    “呵呵~老婆果然最了解我。”

    “别贫了,快说!到底发现了什么线索?”

    “亲我一下我就告诉你。”

    “……”

    混蛋!

    莫念念气呼呼的瞪着季然,甚至于都没有发现自己刚才横坐在季然的腿上的,而现在却已然变成跨坐。

    莫念念愤愤的嘟着小嘴,见季然就是不松口,当即泄愤一般吧唧一口就亲在了季然的薄唇上。

    季然满意的点了点头,加深了这吻,意犹未尽的说道。

    “你这接吻的技术可没有断案的技术来的好,看来还要加强练习啊!”

    “我练习你妹!”

    “我没有妹,就算我有妹,肯定也不喜欢蕾丝边。”

    季然优哉游哉的说着,那平淡无波又风轻云淡的模样让莫念念看的咬牙切齿,拽着小拳头在他的面前示威般的挥了挥,这才羞恼的说道。

    “快点给我说正事!”“你是说接吻的事情?”

    “……是林芸的事情!”

    死不要脸的混蛋!

    莫念念懊恼的叫着,已然快要忍不住了。

    季然倒是眼里很强,见莫念念真的要生气了,当即变了一副严肃的模样说道。

    “如果我猜测的没有错的话,林芸背后的人很有可能就是示意杀害方锦父母的罪魁祸首。当年这设备研究加强之后,不少人找到了方锦的父母,各种威逼利诱。后来也许是对方不耐烦了,或者想着既然自己得不到,那也绝对不能让别人得到,所以就干脆杀害了方锦的父母,让这设备再也没有办法进行深研。”

    “这设备如果真的那么复杂的话,那单榆岂不是白忙活一场了吗?说不定还会因为这件事情而招来杀身之祸。”

    莫念念眼中闪过一抹担忧。

    可是季然却十分不爽。

    他看着莫念念,一把将她压在沙发上,咬牙切齿的说道。

    “好你个莫念念,我在这里跟你一本正经的说事情,你却想着另外一个男人。怎么?难道对单榆动心了不成?”

    莫念念一愣,满脸黑线,这家伙有完没完了?

    “你胡说八道什么呢?我什么时候对单榆动心了?”

    季然顿时扬眉说道。

    “那倒是,有我在,谁还能够比得过我?就算是单榆,那也得乖乖的站到一边去。”

    说起单榆,季然眼中总是会闪过一抹忌惮和不爽。

    这个人,不简单!绝对不能让这小女人和单榆过多的接触。

    莫念念却不知道他心里面在想什么,直接翻了一个白眼,说道。

    “见过自恋的,还从来没有见过那么自恋的。”

    说着说着,莫念念却感觉到好像哪里有些不对。

    只见此时季然压在她的身上,一双手不知道从什么时候扣在了她胸前的丰盈当中,再加上他此时看着她的眼神,再加上她的双腿岔开,这画面……

    “季然!你给我起来!!!”

    莫念念尖叫一声,气急败坏的想要把季然给推开,谁知道她却根本就不是季然的对手,别说推不开了,就连自己想要起来都不小心撞到了他的额头上。

    两人大眼对小眼,季然乐呵呵的说道。

    “见过猴急的,还没有见过那么猴急的。不过我们既然是夫妻了,说什么也要找个时间入洞房才是。”

    “你做梦去吧!”

    莫念念黑线,伸出手直接扫向季然。

    这一次她可是没有放轻力道,俨然一副要和季然大战三百回合的模样。

    季然哪里会让莫念念把他俊美的脸庞给打伤了?要是影响了美观,莫念念这小女人还不得后悔?

    两人你来我往,从沙发打到了走廊,从走廊打到了餐厅,又从餐厅打到了厨房,直到……

    “这是什么?”

    “你居然做了夜宵?”

    看着厨房上扑腾扑腾的鸡汤,浓烈的香味传来,让莫念念想起了自己的母亲邵半梦。

    她做的汤也是那么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