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修真小说 > 军长家的小娇妻 > 第二百四十一章 把手给我
    莫念念瞪着那鸡汤,没来由的咽了咽口水。

    这边,季然却一扫刚才嘻哈笑闹的模样,温柔的将莫念念给搂在怀中说道。

    “梦姨担心你在警察学院吃不好,睡不好。后来知道我在这里当教官,所以就教给了我怎么*汤。尝尝看,味道怎么样?”

    “你,你大晚上的还特地给我做宵夜?”

    莫念念感动异常,看着季然,心都快要化掉了。

    “当然不是,我刚好也饿了。你算是来的及时,否则这汤就没有了。”

    “……”

    “季然!你这混蛋说些好听的哄哄我会死啊!”

    莫念念大怒,伸出手在季然的腰间就狠狠的捏了一下。

    季然吃痛,直接依靠在莫念念的身上,做出一副痛的不得了的模样,惹得莫念念又羞又恼却又推不开他。

    莫念念嘟着小嘴,指着面前的锅,说道。

    “去,我饿了。我要喝汤。”

    “是是是,我给老婆大人盛汤。”

    “算你识相。”

    莫念念轻哼一声,笑脸俏红,却又觉得十分开心。

    厨房里,季然跟个家庭煮夫一样,手里拿着碗,二话不说就给莫念念盛了一碗汤。

    这大晚上的,莫念念别提多高兴了,直接就接过了汤,谁知道却被烫了一手,吓得急忙松开了手。

    “啊!好烫!”

    “你这小女人,这汤还在滚烫的开着呢!你二话不说就用手接过来。快,给我看看,烫伤了没有?”

    季然二话不说将碗给放到一边,一把抓住了莫念念的手,看着她的手都已经泛起了红色,显然是烫的不轻。

    季然心疼,竟然一把将莫念念烫伤的手指给放进了嘴中。

    莫念念彻底惊呆,下意识的想要缩手,特别是感觉到指尖传来的触感。季然的舌头就这样微微划过,她甚至于能够感觉到这种酥麻直接从指间传遍全身。

    季然,季然这家伙怎么做这种事情?

    莫念念又羞又恼,红着一张小脸叫道。

    “季然!你给我放开!变态!色狼!混蛋!唔~”

    “不要~”

    莫念念浑身难受,可是看着季然认真的模样,却又不知道应该怎么办。如果是以往的话,她早就一脚踹过去了。

    莫念念情不自禁呻吟出声,偏偏季然一本正经的,让她羞愤的无地自容。

    察觉到莫念念的手已经不烫了,季然这才放开,看着她那红彤彤的脸蛋,戏谑道。

    “不过是给你降温罢了。没发现你竟然那么敏感。小东西!”

    季然伸手点了点莫念念的脑门,惹得她愤愤一推,叫道。

    “你才是东西呢!”

    一会儿一个称呼的,还真当她是好玩的吗?莫念念愤愤的推开他,别扭的往旁边走去。

    “你,把手给我。”

    莫念念别扭的伸出了手,心里面很不是滋味。

    她刚才稍微动一下那碗都已经被烫伤了,季然还能够面不改色的将鸡汤给盛好,手肯定被烫的更加严重。

    季然挑眉问道。

    “怎么?这是想要调戏我不成?”

    “调戏你妹啊!”

    莫念念没好气的叫了一句,一把将季然的手给拽了起来,却发现他的手根本就没有什么变化。简直神奇的不得了。

    这时,季然淡淡的说道。

    “这点烫对我来说算不得什么。在军队的时候,为了执行命令,少不得要耐寒耐热的。这点温度,对我就是小意思。”

    季然说的风轻云淡,可是莫念念却觉得十分心疼。

    他明明就是季家的长孙,身份背景都牛逼的要死,可是却偏偏入了军营,年纪轻轻就当上了军长,天知道他都经历了什么?

    莫念念不说话,眼泪却愣是一滴一滴的往下掉,惹得季然叹息不已。

    “你这小女人,好好的怎么还哭了?”

    “谁哭了?美的你!”

    莫念念愤愤转身,慌乱的掩饰自己的难过,顺手将一旁的鸡汤给端了起来。

    此时鸡汤已经稍微凉了点儿,再加上她有心理准备,倒是如愿以偿的将鸡汤给喝入肚中。

    缓和了心情之后,莫念念瞪着季然就好像是一直傲娇的小猫咪似得,说道。

    “快点把刚才的事情说清楚,别想给我转移话题。”

    季然好笑的摇了摇头,说道。

    “没有什么好说的,你现在乖乖的给我上课学习知识。其他的事情有我在。否者要是让你爸妈知道了你在学校里面竟然不好好学习的话,你可就……”

    “怎么?你想要跟我爸妈告密不成?”

    莫念念拽着季然的衣领,又一本正经的说道。

    “这件事情事关锦儿父母车祸的真相,我说什么都要查下去,你别想劝我。”

    季然点了点头,与其让莫念念到时候一个人偷偷的调查,倒不如把她放在自己的身边,至少自己看着,心里面也安心些。

    不过今天晚上既然没有办法偷偷溜到林芸的房间里面查探消息,看样子也只能回去了。

    莫念念轻咳一声,别扭的看着丝毫没有任何感觉的季然,说道。

    “我该回去了。恩,谢谢你的鸡汤。”

    还有……莫念念不着痕迹的看了眼已经不红的手指,默默的低下了头,往外头走去。

    季然却叹息着说道。

    “我们夫妻两个从结婚到现在都还没有同过床呢!念念,你舍得让我一个人留在这空旷的房间里吗?”

    “……”

    就知道季然这个混蛋不贫嘴是不可能的!

    莫念念突然间有些怀念他毒舌的样子,虽然每次都把她给气的够呛,可是却比这样突然间冒出各种甜言蜜语要好太多了。

    她没有谈过恋爱,真的不知道应该要怎么应对啊!

    可是没想到她都已经走到外边去了,季然竟然都还没有开口挽留她。莫念念心中不由得泛起一丝失落。这种感觉就好像很希望季然可以让她留下来似的。

    莫念念愤愤的摇了摇头,伸出手将自己的脑袋给狠狠的敲了敲,这才快速的往宿舍跑去。

    等她回到宿舍的时候已然过去了一个多小时。

    莫念念小心的猫着腰从墙角蠕动着,却怎么也没有想到就在这个时候,宿舍的灯竟然突然亮了。

    莫念念惊愕的看着面前郁元彤等三人都睁着大眼睛看着她,顿时心中一凉。

    “怎么了?你们怎么都没睡啊?”

    “念念,你去哪里了?”

    康琴欲言又止的看着莫念念,神情带着一丝担忧。

    在灯亮的时候,莫念念就已经看到了张漪兰那双红彤彤的眸子。没想到她们竟然都醒过来了。

    莫念念下意识的看向郁元彤,见她苦涩的点了点头,哪里还不知道张漪兰和康琴两个估计都已经知道了。

    莫念念微微叹了口气,却不知道应该怎么安慰张漪兰才好。

    倒是张漪兰即便心中十分伤心难过,此时还是低声说道。

    “念念,对不起。我不知道永南竟然会做出这样丧心病狂的事情。如果不是你的话,元彤可能就出不来了。我真的不知道应该怎么办才好。你们都是为了我所以才遭受到这样的事情的。呜呜~他怎么是这样的人啊!”

    刚刚哭过一场的张漪兰又忍不住嘶哑着哭了起来。

    即便是如此伤心的时候,她还体贴周围已经熟睡了的人,哭的十分压抑,十分伤心。

    郁元彤和莫念念面面相觑,心里面都十分难受。

    她们就是不想要告诉张漪兰关于段永南和林芸的事情,为的就是不让她伤心难过。没想到事情还是没能够瞒住她。

    郁元彤十分尴尬的说道。

    “你要离开的时候,她就已经醒过来了。可能是发现了下午的时候事情有些奇怪,或者是段永南的做法让她心里面不舒服,所以迷迷糊糊的她也没有睡着。”

    也就是说在离开前,她和郁元彤的谈话都被张漪兰给听到了。

    莫念念点了点头,说道。

    “漪兰,你别伤心难过了。天下何处无芳草,何必单恋一枝花呢!他段永南不是一个好人,你能够早点认清楚这件事情,也省得以后伤心,还浪费自己的青春。要是你以后真的和段永南在一起了,那岂不是更加伤心?”

    “长痛不如短痛。漪兰,你就离开段永南吧!他那样的人连元彤都敢下狠手,指不定哪天他就那样对你了。”

    康琴在一旁帮着附和道。

    这下,张漪兰哭的更加伤心了。

    她是真的喜欢段永南,否则也不会为了他特意的保命到警察学院。为了能够进入警察学院,她已经努力的锻炼一年的时间了。可以说,如果不是段永南的话,她根本就不会报考警察学院。

    张漪兰抽泣着又哭了半个小时,见大家都各种安慰她,心里面更加愧疚了。

    她的舍友们为了她的事情,连觉都不睡了。莫念念和郁元彤更是差点去了半条命。想到这里,张漪兰站了起来,对着郁元彤和莫念念各鞠了一躬,认真的说道。

    “念念,元彤,对不起。这件事情让你们烦心了。从今天开始,你们还是不要插手这件事情了。我不想你们因为我而被段永南针对。”

    “康琴说的没错,段永南能够丧心病狂的做这种事情。说不定还会更加肆无忌惮的对付你们。你们一定要小心保护自己。以后见到他就躲远点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