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修真小说 > 军长家的小娇妻 > 第二百五十四章 当然不错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已经习惯了,莫念念对季然的触碰已经没有了多少的抗拒,反而无形当中还好像是在迎合似的。

    莫念念下意识的闭上了眼睛,心里面犹如小鹿乱撞的感觉,让她瘫在了季然的胸膛当中,无意的吟出一句呻吟。

    “啊~”

    “呵~念念,你还真是个小妖精。”

    “你才是妖精!”

    莫念念低嗔一声,低下了头,有些娇羞的说道。

    “你不是说了要教我跳舞的吗?”

    “呵~行,跟着我的脚步,我告诉你舞步要怎么走。”

    季然微笑着揉了揉她的脑袋,看起来心情十分不错。能够手把手的教导自己的女人,这感觉的确很美妙。

    可是没一会儿的功夫,季然就后悔了。他一直以为莫念念是一个天赋出众,领悟力强的女人。可是却没有想到,不过十分钟的时间,她踩他的次数已经不下百次了。

    如果莫念念这个小女人不是故意的话,那就说明在跳舞这一方面,她真的没有什么天赋。

    季然心中一动,扶住她肩膀的手顺势下滑直接搂住了她的腰,说道。

    “你这小女人,看来是很想要和我多亲密的接触一下。看你这样子,心情好像很不错。”

    当然不错!

    莫念念在心里面暗自叫道。平日里可没有什么机会好好的治治季然这个混蛋。莫念念承认,所谓的学跳舞,更多的还是心里面的恶作剧心理在作怪。

    察觉到腰间滚烫的手掌,莫念念不自在的扭了扭自己的小蛮腰,却发现季然顺势一提,她的脚便直接落在了他的脚上。

    踩着季然的脚舞动着,莫念念没有了恶作剧的心思,事实上,在感觉到季然贴近她身前的那一刻,她就已经无暇他顾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莫念念顺从的按照季然的想法舞动着自己的身躯,竟然从来没有觉得跳舞是一件那么畅快惬意的事情。好像和季然在一起,所有的舞步都变成了浑然天成,不需要做任何的准备,自然的让人惊讶。

    就连莫念念也不得不承认,季然的确是一个好老师。

    只是,这名好老师如果能够正经一点儿就更好了。莫念念不动神色的抓住了季然在她腰间留恋的手掌,羞愤的瞪了他一眼。

    可是她却怎么也没有想到抬眼看去,季然此时的深情竟然如此的温柔。温柔的让她心里面荡起波纹。这家伙,怎么……

    莫念念没来由的心跳加速,眼见季然距离她越来越近,就差一点就要来一场更加亲密的接触后。莫念念不知道哪里来的气势,竟然一把将季然给推到了沙发上,而她自然也因为没有过多的察觉被季然连累,连带着一起跌倒了沙发上。

    此时,季然倚靠在沙发上,莫念念直接半跪在他的怀中,胸口抵在他的胸前,两人的呼吸交缠着,平白的让房间里面的气氛更加的暧昧不已。

    咕嘟~

    莫念念瞪大了双眼,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眼睛就落在了季然那双薄而诱人的唇上。吞咽口水的声音触不及防的响了起来,羞的莫念念恨不得直接找个地缝钻进去。

    丢人!实在是太丢人了!她一直以为这种事情只有季然才会做,却不知道当真的有一个秀色可餐的人出现在面前的时候,她会多么的失态!

    “呵呵~”

    季然笑了,笑的毫不掩饰,笑的十分开怀。

    莫念念瞪着季然,也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念头,竟然泄愤般的低下了头,一口擒住了季然的薄唇,将他溢出的笑声全都给咽了回去。

    很好!莫念念表示很满意。

    可是下一刻,她就后悔了。论吻技,她怎么可能会是季然的对手?

    莫念念轻哼一声,被动回应着,不过一会儿的功夫就被季然转身压在沙发上,火热的身躯交缠着,让莫念念整个人都快要融化了似的。

    这种感觉对她来说还太过陌生,但是却不妨碍她有所了解。

    迷迷糊糊之间,偏偏又听到季然说什么花好月圆洞房夜,莫念念立马就清醒过来。这里洞房?开什么玩笑!

    莫念念下意识弓膝一顶,季然立马变色,吃痛的看着莫念念,无语的叫道。

    “你这女人,下半辈子想当寡妇不成?下手那么重,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是要对你图谋不轨呢!”

    本来有些歉意的莫念念听到这话立马扬眉说道。

    “难道不是吗?”

    季然顿时怒上心头。

    “我是你老公!”

    “那也是图谋不轨!”

    对于莫念念的坚持,季然表示十二分的无奈。就冲莫念念这样子,他离幸福快乐的新婚日子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呢!

    季然直接从沙发上站了起来,默默的走到了厨房当中。

    见此,莫念念心里面却别扭的很。明明就是季然这混蛋的错,可是他一声不吭的离开,她怎么觉得那么别扭?好像心里面还有些歉意。

    莫念念下意识的皱起了眉头,她有什么好过意不去的?难不成这件事情还错在她了不成?

    莫念念愤愤的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偷偷的瞄了眼厨房里的季然,也看不清楚他现在到底在干什么,总归刚才还暧昧不已的气氛瞬间降低到了冰点。

    莫念念没来由的一阵烦躁,犹豫了半响还是走到了厨房,谁知道刚到门口就看到季然端着一碗鸡汤出来。

    “你怎么进来了?去餐桌,喝点鸡汤。”

    “哦。”

    莫念念乖乖的点了点头,小心翼翼的看着季然,也吃不准他到底生气了没有。不过想到他刚才在厨房是在给自己盛汤,莫念念还是觉得很开心,很甜蜜。

    也许,她不应该一直拒绝季然。莫念念知道,自己喜欢季然,经历了那么多的事情,她又不是石头做的,怎么可能不对季然动心?

    可是她总是觉得很别扭,在她从小到大的思想认知以及受到的教育当中,没有到法定年龄就和男生谈恋爱之类的都算是早恋。而现在,她和季然已经算是早婚了!

    所以她想要守住最后一步,想要努力的留在那个时候。只是现在看来,好像是她太想当然了。

    莫念念乖乖的坐在餐桌上喝着鸡汤,见季然直接坐在了自己的对面,忍不住问道。

    “你怎么不吃?”

    “鸡汤是给你补补身体的。你之前的病情和伤情本来就没有好利索。警察学院的学生学习量很大,你不仅要保证良好的睡眠,你还要保证有良好的营养。”

    所以,季然根本就是特意给她开小灶的?

    莫念念轻笑出声,大口的喝了一口汤,这才砸吧了一下嘴巴,开口说道。

    “恩,味道不错。你的手艺越来越棒了。”

    “想要从你口中得到一句夸奖还真是困难。”

    季然这种类似自嘲的玩笑话却让莫念念心里面更加别扭。细细想来,她好像还真是没有说过季然多少好 话,更多的都是在和他吵吵闹闹。

    莫念念不自然的低下了头,闷闷的说道。

    “你刚才生气了吗?其实,你如果真的想要的话,我可以给的。”

    就是,就是听说第一次很痛,她心里面有些害怕罢了。

    莫念念不知道那痛到底是什么感觉,但是方锦说是痛彻心扉,痛的死去活来,比别人大姨妈还要可怕,还要痛苦。

    莫念念没有尝试过,但是她却见过痛经的同学那种痛的死去活来,满头大汗,在床上奄奄一息的模样。

    比那还要痛,那该是怎么样的痛苦?比死还可怕 吧?

    想到这些,莫念念的脸都白了。

    见此,季然更是无奈不已。这小女人难不成真的把自己当成是饥渴的色狼了吗?什么叫做要就给?就这小女人现在的样子,连嘴巴都变白了,他是变态才下得去手呢!

    季然伸出手在她的脑袋上揉了揉,说道。

    “你这小女人在说什么呢!你现在才刚成年不久,学业为重,乖乖的学习自己喜欢的知识,展示你的所长,这就已经足够了。”

    “真的吗?那你还……”

    莫念念睁开双眼,明亮的看着季然,语气中带着不确定。

    “如果你实在是想要献身的话,也不是不可以,那我就勉为其难吧!”

    “滚!”

    莫念念脸色一变,没好气的叫了一句。刚才还心软了,没想到季然这家伙就是个吃硬不吃软的性子,看的人牙痒痒,就是一副欠扁的模样。

    不过被季然这样一说,莫念念倒是觉得心情好了一些。

    “一点了。走吧。”

    莫念念刚刚吧鸡汤喝完,季然就淡淡的开口了。

    见季然一副巴不得自己赶紧离开的模样,刚才的好心情瞬间又都消失不见。

    莫念念愤愤的瞪着季然,颇为哀怨的说道。

    “那么快就想要赶我走了吗?”

    赶你走?

    季然眉头一挑,似笑非笑的看着莫念念,这才说道。

    “一般来说这个时候,段永南和林芸会出来约会。之前因为郁元彤的事情,发生了一些变化,所以她们都没有出来。今天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就算是林芸能够耐的住性子,但是段永南却没有这个耐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