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修真小说 > 军长家的小娇妻 > 第二百五十九章 别管了?
    只是,这一次莫兰心发生的事情是真的做不得假的!否则国外那么好玩的生活,她还没有过够呢!怎么舍得那么快就回来了?

    再说了,即便是回来,也绝对不会被遣送回来的。这太丢人了!

    李成凤心中着急,瞪着莫念念等人叫道。

    “我都被送回来了!这一切怎么可能会是假的?兰心现在就被关在警察局里面,你们要是再不把钱拿出来,她就要坐牢了!我知道,你们对我和兰心没有什么好感。你们有什么尽管冲着我来!”

    “可是兰心她可怜啊!她小小年纪就失去了母亲,从小就不在她爸爸的身边长大。她从小就懂事听话,你们怎么能够那么狠心啊!她……”

    莫念念默不作声的看着李成凤,很不理解她怎么能够说出这样的话来。难道是莫兰心伪装的太好了吗?还是说,李成凤本身就是太过偏心,甚至于都到了偏心偏信,认为莫兰心无论做什么事情都是对的的地步?

    “如果被关进牢里面的人是我,你会怎么做?”

    莫念念突然问道,即便心里面已经知道答案可是却还是有些别扭,难受。

    “关我什么事?”

    李成凤下意识的叫了起来,随后察觉不对,讪讪的说道。

    “你不是还有你妈吗?再说了,你爸现在是警察局局长,谁敢把你抓起来。兰心不一样啊!她现在是在国外,你爸就算是警察局局长,可是出了国,可就什么用都没有了啊!”

    “再说了,季然和单榆都那么厉害,你有那么多人帮着,还要我这个老婆子插什么手?”

    莫念念冷淡的看着李成凤,嘴角勾起一抹讽刺的冷笑。

    这就是李成凤。她还奢望什么?

    莫念念拉着邵半梦的手,让她坐在沙发上,这才看着李成凤说道。

    “一百万,没有。莫兰心要是真的坐牢了那也是她的事情,和我们没有关系。”

    “什么?你怎么能说这样的话呢?”

    李成凤愤怒的瞪着莫念念,可是又怕真的把她激怒了,到时候一百万真的没有了,那可真是哭都没有地方哭去了。

    就在这时,李成凤心中一动,看向季然,小心翼翼的凑了过去,说道。

    “季然,你可是我莫家的孙女婿啊!这件事情你说什么都要帮帮忙不是?”

    不等季然应答,李成凤生怕季然反对似的,急忙说道。

    “你刚才可是说了,想要解决这件事情很简单的!你是大人物,还开了公司,认识那么多有钱有势的人。一百万对你来说就跟拔了根毛似的,季然,你可一定要把兰心给救出来啊!”

    “你和兰心也算是相熟了,上一次你受伤的时候,兰心可是很细心的在照顾你啊!她对你……”

    “咳咳~妈,兰心现在在国外,具体发生了什么事情我们也不知道。我看不如我们去一趟国外,先把事情给了解清楚,再想办法。毕竟你也说了,兰心是上当受骗的,这件事情应该按照正常的程序进行,而不是轻易的就把钱给拿出去,万一到时候人家不认账,或者有什么事情,兰心在国外,我们也是鞭长莫及啊!”

    “什么叫想办法?你们不想着快点先把兰心给弄出来,竟然还说要先想办法!等你把办法想出来,兰心都不知道要受什么苦呢!”

    李成凤生气的叫了起来,她现在只想着快点把莫兰心给弄出来再说!

    以前一直都听别人说国外有多好多好,没想到这出国一趟,竟然还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李成凤觉得很心累,国外一点儿都不好,她想回家了。

    她现在算是真的后悔了,一想到莫兰心要在国外再呆几年,还不知道要发生什么事情呢!一想到这些,李成凤整个人都不好了,此时也是更加的色厉内荏。

    为了莫兰心,脸面算得了什么?再说了,这些也都是邵半梦和莫易文应该做的,她有什么错?

    李成凤瞪了莫念念一眼,直接看向季然,企图用感情来让季然帮助莫兰心。只是她要是知道莫兰心出国之前还派人对付方锦的话,不知道此时会是什么想法。

    季然看着李成凤,淡淡的说道。

    “莫兰心在国外的事情,我的确是听说过了。我已经拜托了国外的朋友帮我看一看到底是什么情况。只是我得知的消息和你说的却完全不一样,我还真是不知道应该听谁的才是。”

    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季然眼中闪过一抹戏谑。

    这些,邵半梦和李成凤没有注意,可是莫念念却看在眼中。这件事情和季然绝对脱不了干系!难道说,莫兰心在国外的那些事情真的……

    莫念念眼中划过一抹深思。

    不过她倒是一点儿都不担心,如果季然没有解决办法的话,怎么会带着她从警察学院回来?

    莫念念默不作声,就等着看季然应该怎么做。

    可是邵半梦心里面却很不是滋味。莫念念为了那一百万的事情,她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心里面总是会纠结,会多想。现在又冒出了个一百万来,她都觉得自己的小心脏要受不了了!

    一直以来,她只认对莫兰心关爱有加,可是现在……

    邵半梦担忧的看着季然,开口说道。

    “季然,这件事情是我们家的事情,你是不是……”

    别管了?

    邵半梦很想把话说完,可是李成凤怨恨的眼神却时刻落在她的身上,让她心里面十分难受。她是一个母亲,她无法看着这个家被莫兰心给拖累了!

    如果说莫兰心真的是个好的,她无话可说,可是她既然能够对方锦下狠手,对自己的宝贝女儿各种为难,她为什么还要不计前嫌的 帮助她?

    她为自己的女儿不平,为方锦不平!

    邵半梦看着李成凤,仍旧坚定的说道。

    “不管怎么样,这件事情都应该等易文回来了,让他来拿决定。”

    “我知道,你一直很介意我,很防范我。当年你把兰心带到身边抚养的时候,你也已经明确的说过了,我和兰心没有任何关系,我也从来都没想要攀她什么。”

    “那么多年过去了,不管是兰心应该有的还是不应该有的,你都给她弄到了。但是这件事情,我绝对不允许你再向念念开口!”

    “你常说兰心可怜,还小。可是念念呢!你难道不知道念念从小到大是怎么过来的吗?”

    “易文待在警察局,经常出差在外。而我从小护士做起,更是没有时间回家照顾自己的孩子,如果不是锦儿的父母经常帮着照顾念念,你说,我的念念还能这样好好的长大 吗?”

    “你现在,为了兰心这样为难念念,我不同意!易文如果反对的话,我也无话可说。总之你别想再在我们母女手中拿到一丝一毫的东西!”

    “在你问念念要那一百万的时候,我们就已经恩断义绝了!”

    莫念念看着邵半梦,微微咬住下唇,心里面又是难受又是感动。

    那一百万是她为了邵半梦,可是又何尝不是邵半梦为了她?

    李成凤此时的神色有些惊愕,从邵半梦嫁入莫家的那一天起,她就很温柔,对任何人都是,特别是对她,还带着一丝恭敬。她可以任劳任怨的做任何的事情,李成凤也乐意为难她。

    可是自从莫念念成年之后,确切的说应该是从莫念念准备上大学,或者是莫兰心提议要出国的时候,邵半梦的态度就开始改变了。她不再是之前那个任何事情都藏在心里面,独自忍受的受气包,小媳妇了。她开始亮出了自己的爪牙,散发处于她自己的风采。

    这一面让李成凤惊愕的同时也有些恍然。她隐约记得当初第一次见到邵半梦的时候,她那种惊艳的模样。那是从小锦衣玉食生活下的气度和气质,她一个从农村来的山野农妇永远都比不上!

    所以在邵半梦和邵家脱离关系之后,她翻脸的毫不留情。

    可是就算这样又怎么样?不管邵半梦反抗到什么程度,莫兰心这件事情必须要解决。找她没用,那就找莫易文!

    好歹也是他的种,难不成还能不管了?

    可是莫易文也是她的种啊!她可舍不得难为自己的儿子。

    李成凤滴溜溜的转着眼睛,最后还是落在了季然的身上。

    思来想去,能够有办法的也只有季然了吧!

    实际上,她回国之后,第一个想到的不是他,更不是邵半梦,而是单榆。

    只可惜,单榆是一个很清明的人,也是一个很精明的商人。他和莫念念已经谈下了交易。而李成凤已经没有了任何可以利用的价值,所以根本连她的面都没有见。

    李成凤连大门都进不去,自然是气急败坏。

    所以她只能转而找邵半梦,想要让她去找单榆说情。

    本来,邵半梦已经快要软化下来了,莫念念这一出现,事情立马就成了水泡。谁乐意?

    李成凤想要摆一下长辈的架子,可是面对季然却比看到单榆还没有底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