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修真小说 > 军长家的小娇妻 > 第三百四十章 我心疼
    看着站在台上严肃冷酷的发号施令的季然,莫念念眼中闪过讶异,但是更多的却是激动。谁会想到这样优秀的一个男人竟然会是自己的丈夫?

    一旁,方锦也呆愣的看着眼前这一切,而后,狠狠的咽了咽口水。

    “念念,我真的好饿。快点快点。”

    “……”

    莫念念暗自翻了个白眼,如果现在站在台上的人是单榆,方锦就该觉得秀色可餐都忘记了吃饭这回事了吧?

    可是想到这里,莫念念心里面却又觉得有些难受。方锦一直都很崇拜单榆,直到现在还一本正经的为他说话呢!

    莫念念叹了口气,突然间没有了兴致。

    倒是这个时候,方锦也知道一时半会季然是没有功夫理会她了。当即笑眯眯的说道。

    “这季然还算是一个合格的丈夫。你都不知道他昨天有多么在乎你。发现你昏迷之后,生怕是在催眠状态,可是那个叫做布莱克的催眠师却是一个老油条,竟然什么话都不说,什么事情都不承认。季然那他没有办法,所以就一路抱着你去找了顾希。”

    “嘿嘿~你都不知道当季然抱着你从明锐科技离开的时候,周围的人有多么的吃惊!”

    莫念念脸色微红,她还不知道这件事情呢!

    突然间,方锦猛地一顿,胖乎乎的小手在自己的口袋当中摸了摸。下一刻,方锦掏出手机快速的在上面划了几下,然后炫耀似的将手机放在了莫念念的面前。

    “看!”

    “什么?”

    锦儿这丫头,跟献宝似的,什么东西那么有意思?莫念念心中好奇,可是看到上面的内容后却更是满脸通红,羞涩万分。

    方锦嘿嘿一笑,挤眉弄眼的说道。

    “我就知道,现在季然可是l市的大名人。这样的八卦,而且还是在明锐科技前发生的,这要是没有在网上流传,那那些八卦狗仔就太不敬业了!”

    莫念念翻了个白眼,一把抢过方锦手上的手机,说道。

    “这些无聊的花边新闻有什么好看的?说的都是些假话!”

    方锦一本正经的点了点头,看了看上面的标题说道。

    “那倒是,你和季然明明已经是夫妻了,可是上面写着的确实天禾科技的总裁有了新欢。而且貌似这新欢和明锐科技的总裁单榆还有些纠缠不清的关系。这写的,的确是……太有趣了!哈哈哈~”

    到了后面,方锦直接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整个人看起来更加的灵动了。将乱码给破译出来,找到了那些研究人员所在的地方和身份,也算是了结了一个心事,的确是值得高兴的事情。

    这时,莫念念好奇的问道。

    “昨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我明明记得是布莱克把我给催眠了。那个布莱克是个坏人,一定不能放过他了!”

    “放心吧,不管是布莱克还是叶天都早就被莫叔叔的人给带走了。现在估计还待在警察局里面等待审问呢!”

    方锦拍了拍莫念念的肩膀,好笑的说道。

    “不过昨天的确是挺搞笑的。你明明就在那个隔间,可是被布莱克一弄,我们却都给忽略了。要不是季然能够定位你的位置,恐怕我们还要花费一番功夫。”

    “原来是这样。”

    莫念念恍然大悟。

    下一刻,莫念念却皱起了眉头,问道。

    “季然是怎么定位我的位置的?”

    “手表啊!”

    方锦随意的说着,莫念念却直接黑了脸。

    手表!居然是手表!

    这手表明明就是单榆给她的。就算是有监控和定位,那也应该是被单榆给探知了才是。季然是从什么时候偷偷的把自己手上的手表给处理过了?

    亏得她心里面还一直担忧单榆会利用这个手表来时刻监控和探知她的动态。现在看来,这手表的主人早就已经换过了!

    难怪季然这个家伙总是能够在关键的时刻找到她。亏得她还以为季然是天生聪明,甚至于跟她心有灵犀呢!她真是个白痴!

    莫念念愤愤的瞪了眼还在台上的季然,冷哼一声,掉头离开。

    季然这个混蛋要是不给她一个好好的解释的话,等着瞧!

    此刻,站在台上慷慨激昂,可是却时刻注意着莫念念的季然微不可见的挑了挑眉头。这个小女人,还生气了不成?

    “行动!”

    季然低喝一声,而后大步的朝着莫念念所走的方向而去。

    方锦悄悄的吐了吐舌头,她刚才好像说错什么话了。

    方锦当即缩着小脑袋默默的往旁边挪动几步,企图避开季然。

    可是季然哪里会不知道方锦的小九九?当即就冷哼一声,伸出手一把拽住了她的领子,幽幽的问道。

    “锦儿,你没有什么话要跟我说吗?”

    “……”

    方锦狠狠的咽了咽口水,谄媚的看着季然,嘿嘿笑道。

    “有有有!你刚才的表现真是风姿飒爽,帅气逼人。我们看的都一愣一愣的!真的!如果你不是念念的丈夫的话,我肯定花痴你!”

    “呵~”

    季然轻笑一声,随即变脸,冷冷的说道。

    “给我说人话!”

    “我我我,我刚才不小心把你在念念的手表上安装定位系统的事情告诉她了。”

    方锦顿时吓了一跳,急忙将事情说了出来。见季然脸色黑了下来,方锦弱弱的嘟着小嘴,可怜兮兮的说道。

    “人家,人家不是故意的嘛!真的。”

    似乎生怕季然不相信,方锦还一本正经的保证起来。

    只不过当她把话说完的时候,季然早就已经不见踪影了。

    不行!这个小女人脾气上来可不好哄,自己倒是失策了!

    必须要想个补救办法!季然微微叹了口气,莫名觉得心累。怎么每一次面对这小女人自己都会失去了分寸?明明是好心,到头来却都……

    却说此时莫念念在办公室里面的休息室里愤懑不平的蹂躏这枕头。默默的将这枕头想象成季然,将它揉的扭曲万分,心里面才微微好受一些。

    “好你个季然,竟然敢背着我做这样的事情!看我不打死你!”

    莫念念愤愤的叫了一句,眼光落在手上带着的手表,当即就将手表给拿掉,愤愤的扔到一边。

    “让你监视我!让你定位我!你这个混蛋,比所有人都讨厌!”

    “……”

    季然嘴角微抽,默默的看了眼面前紧闭的大门,心里又是一声哀叹。完了,这小女人在气头上,更加不好哄了。

    季然伸出骨节分明的手,在门上轻轻的敲了敲,低声问道。

    “念念,你在里面吗?”

    “不在!”

    莫念念气急败坏的吼着,急忙的从床上跳了起来,一把将门给反锁了不说,还觉得很不保险似的背靠在门上,生怕季然一言不合就撞门。

    这样的事情,季然自然是不会做的。

    不过他却能够察觉到莫念念的心思和动作。

    季然轻咳一声,说道。

    “其实这件事情没有告诉你,是怕你多想。当时你一心都认为单榆是个好人,我说什么话都没有用。所以我也只好先把手表里面的功能给修改掉。这样一来,单榆不仅无法进一步监控你的状态,我们也可以给他一定的错误消息。再则……”

    房间里面,莫念念渐渐的冷静了下来。

    她也不是无理取闹的人,只是突然间得到这个消息,心里面多少不痛快罢了。她就搞不明白了,这件事情季然明明可以跟她实话实说的,可是为什么却要选择隐瞒她?

    莫念念其实理解季然的做法,她也没有说季然的做法是错误的。她终究还是生气季然不打招呼就这样做的态度。

    莫念念默默的咬住了自己的下唇,沉默了许久之后,这才猛地将门给打开,瞪着季然说道。

    “不管你有什么理由,总之,这件事情就是你做的不对。你就算是对单榆没有好感,但是也应该事先跟我说,让我知道。我难道会因为单榆而拒绝你吗?”

    “不会。”

    季然认真的看着莫念念,嘴角突然间勾出一抹爽朗的笑容。

    莫念念一愣,这才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顿时脸色绯红,轻哼一声,一把推开季然。

    “你别笑!我在说很严肃的事情。”

    “恩,你继续。”

    季然点了点头,虽然收起了脸上的笑容,但是眼睛里面透出的笑意却让人根本就无法忽略。

    莫念念又羞又恼,偏偏又拿季然没有办法,只能愤愤的跺了跺脚。

    谁知道季然竟然恬不知耻的凑了上来一把将她搂在怀中,轻柔的说道。

    “别跺脚,我心疼。”

    “又没跺你。”

    莫念念趴在季然怀中,闷闷的叫道。

    听到这话,季然嘴角勾起一抹笑意,情话张口就来。

    “可是你的脚痛了,我的心就痛了。”

    莫念念轻哼一声,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笑意。算了,原谅他了!

    “我也要去找那些研究人员。”

    就在季然暗自松了口气,暗道总算是把莫念念这小女人给哄好了,谁知道她却突然间来了这样一句。

    季然顿时皱起了眉头,轻声说道。

    “不行。这种事情我已经吩咐其他人去做了。你还是别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