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修真小说 > 军长家的小娇妻 > 第三百八十七章 一千万
    当年,莫念念还小,可是这一幕却死死的印在她的脑海当中,永远都忘不了。

    莫念念死死的拽住了季然的手,整个人都不好了。

    只听邵半梦好笑的看着李成凤,说道。

    “妈,我知道你是好心。只是麻烦你了,瞧瞧你都出汗了,肯定是累着了吧?”

    这个时候,邵半梦还能好声好气的跟李成凤说话,这心理素质绝对是练过的。

    季然拥住莫念念,轻轻的拍了拍她的肩膀说道。

    “放心吧,没事。”

    莫念念因为突然发生的事情而主观臆断,心中害怕,但是季然却将周围的情况都收入眼中,自然知道事情不像莫念念想的那般恐怖。

    李成凤抓着菜刀,气喘吁吁的,房间里面还有一股中草药的味道,再看看客厅里面一团乱糟糟的,锅碗瓢盆摆放的到处都是,显然是在忙活着其他事情。

    这个时候,李成凤撇撇嘴,阴阳怪气的说道。

    “得了吧!我就是个操心的命,指望你们能有什么用?我就知道!你算是白活了四十多年了,什么事情都不会!”

    李成凤将邵半梦说的一无是处,这才转身嫌弃的叫道。

    “还不快点给我进来帮忙!还真想把老娘累死不成?!”

    这什么情况?莫念念狠狠的皱起眉头,见邵半梦跟着李成凤一起去了厨房,二话不说也急忙的跟了进去。 而此时躺在地板上的方锦也急忙的站了起来,拍了拍一屁股的灰尘,满脸好奇的说道。

    “这是在干什么?一回来就那么大阵仗,是个人都以为家里面出了个疯子!”

    显然,对李成凤拿着一把菜刀跟她相对这件事情,方锦心里面还是充满了后怕。

    莫念念拉住了方锦,微微的摇了摇头,这才走进了厨房。只见厨房里面,李成凤抓着菜刀对着面前跟树根一样的东西就是一顿狂砍,周围不少细碎的木屑掉落的到处都是。

    莫念念惊愕的看着这一幕,问道。

    “这些是什么?”

    “是清凉解毒的药材。”

    邵半梦平淡的说道。虽然这些年来,李成凤没怎么回老家,但是老家的这些东西她还是很喜欢的。邵半梦有机会喝过几次,只是李成凤都免不得说上几句风凉话,说什么这是乡下人的东西,配不上她这个大小姐,让她一度十分尴尬,所以后来她都没有主动的去凑这个尴尬。至于莫念念,她根本就没有见过这些东西。

    此时,李成凤撇了眼邵半梦和莫念念,嫌弃的说道。

    “你们懂什么?这种东西就我们这些老东西才会知道,像是你们这样的,嘿!就算这些宝贝就在你们的脚下,你们也看不到!”

    李成凤习惯性的叫嚷着。

    “我告诉你!你们明天就要去京城了,好歹也是我莫家的人,别给我丢人!特别是我儿子。我儿子现在可是警察局局长!跟你们一起回娘家,那是给你们长脸!要是你们敢让我儿子受到一点儿委屈,看你们回来我不弄死你们。”“……”

    李成凤对当年京城之行显然有着很大的阴影,几句话就离不开莫易文。好像就算莫易文现在是警察局局长了,但是她心里面却还是没有任何底气。听说老邵家现在一辈比一辈优秀,就他们那些眼睛长到天上去的家伙,谁知道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李成凤一双眼睛看了看邵半梦,又看了看莫念念。明明心里面十分担忧,但是就是不说话,一张苍老又隐约见点老年斑的脸上布满了皱褶。

    莫念念突然开口说道。

    “既然那么担心,大家一起去京城就是了。”

    “什么!”

    李成凤顿时尖锐的叫了出声。

    “你也说了,这些药材也只有你这种老一辈的人才会知道。就算我们带去京城了,恐怕也没有识货的人。还是说,你根本就不敢去京城,你怕丢面子。”

    “谁说的?莫念念你这个死丫头!竟然敢这样跟我说话,我看你是皮痒痒了,要我揍你了吧!”

    李成凤双目一瞪,立马叫嚷起来。内里透出的心虚别说是莫念念了,就连方锦都看的分明。

    见此,季然心中好笑。念念这小女人明明心里面已经决定原谅李成凤了,可是和李成凤一样却也是一个固执的人。非得做出一副不领情的模样。说到底,这一家子,性子还真是过到一块去了。

    邵半梦急忙的开口说道。

    “念念!怎么跟你奶奶说话的?你这丫头,平日里就告诉你,对待长辈要有礼貌。你在家里面也就算了,你奶奶不当一回事,可是要是放到了外面可怎么办??”

    本来准备发火的李成凤猛地一愣,立即叫道。

    “没错!莫念念,你去了京城要是敢口无遮拦,把老莫家的脸给丢光了!看我不打死你!”

    “……”

    莫念念暗自撇嘴,这人!

    “这一次我们去京城是祝寿的,不是去闹事的。再说了,我和季然结婚的事情也需要进行商议。爸爸妈妈没有经验,这件事情还是需要你去。”

    莫念念满脸别扭,但是还是努力的做出一副平淡无波的模样。

    她还是第一次承认这一次去京城还带着这样一个目的,听得季然心花怒放,抓住她的手都给狠狠的紧了紧。

    本来李成凤还十分不乐意的,她对京城有阴影,说不去就不去!可是一听到莫念念的话,心思顿时活泛起来。

    对啊!这一次可是跟莫念念和季然的婚事有关!要是她不去盯着,万一吃亏了怎么办?在莫易文和邵半梦结婚的时候,她就觉得吃了大大的亏了,现在要是莫念念和季然的婚事又发生了不好的情况,那她到哪里哭去?

    还别说,莫易文和邵半梦平日里生活可以说是琴瑟和鸣,但是!结婚的事情,他们能懂什么?自己结婚的时候还办的稀里糊涂的呢!是得要有个懂行的人!

    李成凤眼睛一亮,立马拿出了派头叫道。

    “没错!我得去京城商量一下婚事!没理由你们季家一个结婚证就把莫念念这死丫头给娶过去了,我莫家反而是一点儿好处都没有落下!不行!一定要去,说什么也不能便宜了别人,给别人白养了那么多年的女儿!”

    李成凤激动起来根本就没有理会现在是什么情况,当即便自言自语起来,这声音还不小,惹得邵半梦和莫念念齐齐黑线。

    当结婚是卖人呢?

    所幸对于李成凤这样的性子,她们早就已经了解了,所以并没有开口反驳。总之,莫念念的目的也已经达到了,自然是不会在这个时候让李成凤不爽。

    邵半梦笑了笑,说道。

    “妈,你要是去的话,我和易文就有底气了。你是我们莫家的长辈。念念的婚事有你出马肯定没问题。都说有老人的祝福,婚姻才会长久和乐,我替念念和季然谢谢妈了。”

    李成凤一愣,满脸别扭,僵硬的点了点头,叫道。

    “瞎说什么呢!念念好歹也是我的孙女儿,难道我还能害了她不成?我可告诉你,这一次去商议婚事,说什么都要听我的!首先,在聘礼上就绝对不能少了!”

    说到这里,李成凤看着季然,一本正经的说道。

    “季然,我们家念念嫁给你,不委屈吧?”

    不等季然说话,李成凤就急忙说道。

    “我们家念念可是警察局局长的女儿!别说是嫁给你了,嫁给其他人也是不委屈的。单榆知道吧?人家对我们家念念就是有点意思就又是送手表又是给支票的。虽然说你现在和念念已经领了结婚证了,但是这该有的可不能少!”

    李成凤满脸嫌弃的看着莫念念,叫道。

    “你这个死丫头也真是的,要不是前几天我偷听……咳咳~你爸妈说你和季然已经把结婚证都给领了,我……真是气死我了!你知不知道,这结婚证一领了,这女人没没什么价值了!这礼金聘礼还不是男方家说的算?你……”

    李成凤气急败坏的拽着莫念念就想上手,季然急忙的将她护在怀中。

    李成凤顿时满脸尴尬,突然忘记了,这说的就是人家季然呢!要是人家真的把这当一回事,把聘金给压低就不好了!

    李成凤满脸为难,恨自己嘴快的同时又颇为恼怒的瞪了眼莫念念。还不都怪这贱丫头,没见过上赶着要嫁给别人的,跟她那个妈一样!

    莫念念默默的戳了戳季然,给了个眼神让他慢慢体会。

    季然嘴角勾起一抹笑意,看着李成凤说道。

    “奶奶说笑了,念念是我的妻子,我什么东西不是她的?只要她想要,聘礼不是问题!”

    这还差不多,莫念念嘴角刚勾起笑意,就听李成凤狮子大开口,叫道。

    “聘礼肯定不能少了!至少不能低于一千万吧!”

    莫念念嘴角一抽,满脸黑线。她还真敢开口!

    就连邵半梦扶住 李成凤的手也忍不住狠狠一抖。

    李成凤这才恍然自己太过激动了,不过季然都已经开口了,这个时候不说还什么时候说?她可没指望莫念念嫁过去之后还会想起她这个奶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