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修真小说 > 军长家的小娇妻 > 第三百八十九章 独善其身?
    当然,李成凤满口答应,到了临了找莫易文要方便的时候,莫易文头都大了,只好直接放下狠话,说是李成凤收的礼物和他个人没有任何关系,也让那些人别再送礼物了。

    为了这件事情,李成凤没少生气。

    在她看来,这只是给人方便,又不是什么违法犯罪的事情,至于吗?她在她的村子里面,那些村书记,村长的哪个不收礼?

    李成凤的这个思想真是把莫易文害的不轻,连带着头上的白发都多了不少。所幸,在这件事情上,莫易文十分坚持,李成凤也拿他没有办法,也只能把气都撒在邵半梦的身上去了。

    莫念念这次的先见之明显然是有不少的作用,至少李成凤没有一直要求季然做些什么事情。

    李成凤左右张望一下,突然拉着邵半梦走到厨房,小声的说道。

    “我给你的那二十万,你花了没有?”

    邵半梦一愣,随即恍然,笑着说道。

    “自然是没有花的。这是妈的私房钱,我们做后辈的怎么还能够让你掏钱呢!”

    说着,邵半梦十分主动的将二十万的银行卡递到李成凤的手上。

    当初接下这银行卡的时候也的确是因为需要不少的花费,所以她就想着到时候慢慢还,现在有季然在,倒是不需要多花费了。

    想到这里,邵半梦就对季然十分满意。她可一点儿都不担心季然是那种会因为这点小事就看轻了莫念念的男人。虽然她对季然的影响更多的还是他在孩提时候的可爱模样,但是她却也很了解季家的家风。

    如果不是真心的爱护莫念念的话,怎么会同意这个婚事?既然他同意了婚事,而且还主动的去领了结婚证,那就说明接受了念念的一切。

    邵半梦由衷的为自己的宝贝女儿感到高兴。

    而这边,李成凤同样也十分开心。之前口头上的聘礼虽然有一千万,但是也比不上实实在在放在她手上的这二十万啊!更何况,这钱还是从她的手上出去的。

    李成凤急忙的将银行卡给放在贴身的口袋上,然后心有余悸的拍了拍自己的贴在胸口的银行卡,这才说道。

    “这二十万呢!本来就是我对你们的一点心意。不过看你那么懂事,我也就安心了。不过我可事先跟你说好了,要是到时候去了京城丢了脸面,我可会翻脸的!”

    “放心吧,妈!都是自家人,说什么翻脸不翻脸的?”

    邵半梦急忙宽慰,心中苦涩不已。

    那么多年了,她一直都没有回家,心里面多想邵家?可是自己的丈夫和婆婆却对她的娘家没有任何好感,就连和她一条心的女儿也因为从来都没有去过自己的外公家而懵懂无知,她心里面真是愧疚及了。

    总之好说歹说,总算是把李成凤劝说同意去京城了,谁知道晚间吃饭的时候,莫易文却十分别扭的来了一个电话说是警察局临时有事,明天恐怕不能成行,邵半梦听了整个人都不好了。

    莫念念下意识的看向季然,却见他眼中划过一抹讥讽。

    莫念念二话不说伸出腿直接踢了他一下。这混蛋是什么意思?居然敢当着她的面对自己的爸爸表示鄙夷?简直就是找死!

    不过回过神来的莫念念却满脸尴尬。

    季然和莫易文都在处理这次的事情,他自然很清楚莫易文有没有其他事情,这个时候听到莫易文说明天可能没空的话眼中透出讥讽,分明就是知道这是莫易文的借口。

    想到自己的爸爸竟然想要用那么烂的借口来摆脱去京城的事情,莫念念也狠狠的抽了抽嘴角。

    京城难道真的是洪水猛兽吗?为什么这一个个的如临大敌,好像京城有什么可怕的东西似的?这种诡异的氛围让莫念念莫名紧张。

    莫念念不安的看着季然,犹豫了半响,突然说道。

    “要不我也不去了?”

    季然眼睛一眯,冷淡的说道。

    “你说什么?”

    我再给你说一遍的机会。

    莫念念咕咚一下咽了咽口水,然后默默的说道。

    “我这不是腿受伤了吗?长途跋涉的……”

    “放心,我可以全程抱着你。”

    “……”

    莫念念僵硬的扯了扯嘴角,一本正经的说道。

    “这怎么可以?我是去京城给外公拜寿的。说什么也要去!对,一定要去!”

    莫念念心中一动,不对啊!凭什么她这个什么都不知道的后辈要去,自己的爸爸却当了缩头乌龟?不行不行!

    这个时候没理由让爸爸独善其身啊!

    莫念念眼睛一亮,说道。

    “妈妈,这你可要好好的说说爸爸!平常的时候工作就已经足够忙了,现在难道请一段时间的假期都不成吗?这一次可是外公大寿!爸爸说什么也应该去的啊!这快二十年都没有见到自己的岳父岳母了,妈妈,爸爸该不会是害羞了吧?”

    “瞎说!你爸不是已经说了吗?他有事情要忙!他现在可是警察局局长,是大忙人!你别给我儿子找事!”

    李成凤黑着一张脸,开始维护起莫易文来。只是她心里面却也在打着嘀咕。

    反观邵半梦,却早就已经反映过来了,当即回答道。

    “也行,你的工作最重要,你忙你的吧!我去京城给我爸爸拜寿,顺便去季家拜访几天,说到底都是亲家。妈也会去,你就放心好了。我们在京城一定会把事情处理好的。你不去也没有关系。”

    听到这话,莫念念暗自捂嘴。说是没关心呢!可是她怎么听着语气里面全都是浓浓的不开心呢?

    果然,听到这话的莫易文也敏感的察觉到了老婆的心情。一想到李成凤也要去,更加重要的是,邵半梦竟然还要去季家拜访几天,这叫什么事?绝对不行!

    季占明那个家伙听说到现在都还单身呢!让半梦一个女人家去季家那还得了?再说了,京城全都是季家和邵家的人,这要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他在l市岂不是鞭长莫及?

    莫易文当即沉着一口气说道。

    “工作是重要,但是岳父的寿诞也十分重要。这样,我把工作交给程希和莫浩来做。工作他们也能够胜任。但是岳父就我这么一个女婿,他的寿诞,我说什么也要去的!”

    这下,就连季然嘴角也勾起了一抹笑意。莫易文,在这件事情上倒是反应很快。相比之下,自己的小叔季占明就可怜了,等了那么多年,好不容易自己的心上人长大了,却被他给摘取了果实。

    就是不知道时隔二十年,他们再次相见又会是怎么样的一个情况。

    得到莫易文肯定的答复,莫念念等人总算是定下心来。就连李成凤也觉得心里面总算是有了主心骨了。

    她现在可不是当年那个从农村里面出来的寡妇了,她是警察局局长的妈!这一次去京城说什么也要把腰板给挺直了!

    就这样,莫家等人在暗中各自打气,等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一早了。

    一大早,莫念念就听到外面各种吵闹声。

    莫念念迷迷糊糊的躺在季然的身边,习惯性的推搡着他,叫道。

    “去!看看。”

    “呵~该起床了。你这小懒猫,再不起床可就要错过飞机航班了。”

    虽然是这样说,但是季然却淡定的躺在床上,将莫念念搂在怀中,看着她默默的换了一个姿势,嘴角勾起清爽的笑容。

    这小女人依赖自己的感觉,还不错!

    如果是以前,他根本就没有办法想象自己竟然会喜欢这种感觉。他向来都不喜欢给自己找事,没有想到现在却找一个最爱找事的老婆。

    季然伸出手捏住了莫念念的鼻子,眼中充满了戏谑。

    床上,莫念念只觉得呼吸不过来,下意识的皱起了眉头,想要将季然的手给拨开。可是季然分明就是生了要挑逗她的心思,怎么可能让她轻易的就将手给拨开?

    一来二去,莫念念怎么都没有得逞,这才恼怒的睁开了眼睛。

    “季然!”

    莫念念闷着嗓音,颇为愤怒的叫了一句。可是因为鼻子被捏住说出的话却软绵绵的,听起来就好像是在撒娇似的。

    下一刻,莫念念在被子里的腿猛然出击,一脚踢到了季然的腰间。谁知道季然早有防备,直接顺手就将她的腿给环在了自己腰间。

    醒来后的日常招呼,季然已经很习惯了。

    见季然眼中透出的笑意,莫念念急忙挣扎,谁知道这不挣扎不要紧,这一挣扎,季然腿间的硬物就直接抵在了莫念念的身上。

    “……色狼!”

    莫念念面色通红,半响才羞恼的叫了出声。

    “快点放开我!再不起来,就不能赶上航班了!”

    “其实也不着急,一般来说,飞机航班都会晚点。”

    “……你给我起来!”

    莫念念一把推开季然凑过来的脸,见他那张帅气英俊的脸被自己的手给揉捏的不成样子,这才轻哼一声从床上起来。

    正巧这个时候,邵半梦的声音适时的在门外响起。

    “念念,季然,你们醒了就赶紧起来了。我们要准备出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