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修真小说 > 军长家的小娇妻 > 第四百二十九章 离婚!
    李成凤笑着说道。

    “不仅是我媳妇啊,就连我孙女也是个顶个的好啊!她和季然倒是挺般配的!我觉得她要是能够和季然结婚,我们全家都很高兴的啊!”

    “哈哈哈~这老太太说的还真是有意思。季家的人根本就没有来!她居然还有脸说这样的话,真够丢人的。”

    “可不是吗?在这里说的再怎么好,到时候丢人的还不是自己?季家根本就不理会他们。估计当年的事情又要上演了。”

    “莫家就是没皮没脸,说不定还真的让这莫老太太一哭二闹三上吊的给糊弄过去了。到时候倒是不知道邵家要怎么收场!”

    “……”

    周围的人忍不住议论纷纷,对李成凤这‘不要脸’的行为更是十分鄙夷嫌弃。等着吧!现在说的越是开心兴奋,后面只会更加绝望丢人!

    庄柔嘴角勾起一抹阴狠的笑意,随即离开自己的座位快速的拨打了别人的电话。

    “我要你帮我做一件事情……”

    这边,邵老爷子和邵老太太相视一笑,干脆也不理会李成凤,而是笑着说道。

    “季然这孩子,我看着也挺不错。比我们家那个邵琦可好多了!年轻有为,英俊潇洒!这老季家还真是专出优质男人啊!”

    “可不是吗?对了!季然这孩子还没有来吧?今天可是你的寿诞,怎么都没有看到人啊!”

    一旁,邵老爷子身边的一个老人忍不住叫了起来。

    “可不止是季然呢!就连季大哥也都没有来!季家这一家子是怎么回事?竟然连邵老哥的面子都不给!简直就是过分!我看我给他们打个电话问问才是!”

    在场的老人虽然不多,但是每一个人都举足轻重。说起话来自然也不需要顾及到方方面面。

    没一会儿的功夫,大家就都在讨论邵家和季家是什么情况。

    只听人群之中有一个声音说道。

    “该不会是知道邵家想要把莫念念嫁给季然,所以吓得都不敢出来了吧?”

    “韩家的事情就是一个血泪的教训,季然又是一个桀骜不驯的男人,从来都没有人能够把控的住他,就算是季老爷子恐怕也没有什么办法,季老爷子又是一个很讲义气的人,肯定是抹不开面子。”

    “也算是一报还一报,毕竟当年是邵家对不起季家,害的季小叔现在都还在单身。我看这报应也应该报应到她女儿身上。”

    “……”

    听着周围越来越大声的话,莫念念狠狠的抽了抽眉角。

    这说的都是什么?好像她就配不上季然,连带着把她爸爸妈妈也给牵扯进来了。

    看着这个场面越来越乱,莫念念更是狠狠的皱起 眉头。外公外婆到底是怎么想的,这是寿诞,可不是菜市场!

    而且从刚才邵老爷子带着她向周围的亲朋好友介绍的时候,她也敏锐的感觉到周围的人更多的是对她的打量和探究。

    京城里面突然间出现了莫念念这样一号人物,邵家十分爱护,邵琦这些兄弟们这几天更是对莫念念寸步不离。对着外孙女的爱护周围的人都看在眼中。

    不过现在看来,季家好像一点儿都不给面子啊!

    与此同时,京城的网络当中却出现了一起直播。这直播的内容赫然就是邵家新宅。好些个早已经告别政治告别荧屏的老人家们一一出现,京城但凡知道的人都激动的打开电脑,将这直播视频给打开来。

    邵老爷子的大寿,京城的人大部分都知道这件事情,但是因为身份关系,寿诞的内容绝对保密,根本就没有记者媒体的出现。

    现在突然间出现了关于邵老爷子的寿辰内部录像,怎么能不让人好奇?

    更加让他们惊讶的还是邵半梦等人的身份。一些年轻的人根本就不知道还有邵半梦这样一号人,就更别说是莫易文和莫念念了。

    如今他们居然看到了这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说是邵老爷子的外孙女的女人竟然想要嫁给季然?开什么国际玩笑?京城名媛众多,可是在他们看来却没有一个人能够配得上季然的飒爽风姿!

    在京城,季然是所有年轻人崇拜的 偶像。就好像是当年的季小叔一样,甚至于可以说有过之而无不及!

    坐在视频面前,不少花季少女恨不得直接透过视频将莫念念给砍了!

    “这女人长得也没我好看嘛!居然敢对季然有非分之想,也不想想自己是什么人。以为是自己是邵家的外孙女就可以嫁给季然了吗?痴心妄想!”

    “邵家怎么这样?分明就是在借着寿诞的事情来给莫念念找男人啊!找什么男人不好,偏偏找季然,好大的脸!”

    “……”

    京城内的人们议论纷纷,而此时待在邵家新宅的莫念念却不知道怎么的连连咳嗽,甚至于眼皮子也不知觉的抖动着。

    莫念念紧紧的抿着唇,赵老太太到了季家的事情根本就瞒不过这些有心人, 这些人现在说这些,分明就是想要看邵家的笑话!

    不行!她要去季家!

    莫念念正准备离开自己的位置,谁知道邵琦却伸手将她抓住。

    “别担心,季然既然已经认定你了,那就一定会出现的。你放心吧。”

    “可是,你不是说那个赵老太太很难搞定的吗?”

    “就算是再难搞定,你难道还不相信季然吗?有他在,就算是再难的事情也一定迎刃而解!”

    “可是就快要准备开席了,季然他们要是再不来的话,就晚了!”

    莫念念狠狠的皱起了眉头,她是相信季然,可是也要看时间看场合啊!真是搞不明白,为什么外公他们也陪着季家胡闹!

    她已经和季然结婚了,难道赵家那老太太还会逼着让她和季然离婚不成?

    不得不说,莫念念这一次真相了。

    远在季家,一道苍老却又中气十足的声音传出了客厅。

    “你说什么?你已经结婚了?为什么这件事情我不知道?我看你们季家是没有把我放在眼里!!季然!你给我老实交代,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季然轻咳一声,不理会身边娇艳欲滴,梨花带雨的小女人,淡定的说道。

    “本来这件事情也是要告诉你的。没有想到你先来京城了。毕竟双方家长才刚刚见过面。这种事情,我们总要先走好程序才通知外家。”

    外家?敢情她还成了外家了!赵老太太愤怒的瞪着季老爷子,叫道。

    “那你们倒是说说,这女人到底是谁!我们家季然那么优秀,我可不相信这个世界上还找得到比芸儿还配得上季然的!”

    季老爷子满脸黑线,在他看来,只要不是赵芸儿,似乎哪个女人都配得上他孙子。

    季老爷子咳了咳刚准备说话就听赵老太太叫道。

    “你给我闭嘴!我可没有问你!”

    “……”

    “姨奶奶,在我看来,夫妻之间只有合不合适,没有配不配得上。就好像是爷爷和奶奶一样,他们两个人十分恩爱,就算当时地位悬殊,当时也没有阻止他们在一起的决心。更何况……”

    季然这不提还好,一说起他的奶奶,赵老太太立马就受不了了。

    “我那可怜的姐姐啊!她怎么就那么可怜哦,想当年,我们两姐妹在那……”

    年轻的时候做惯了土匪头子,就算是现在赵老太太也改不了这风里来雨里去的毛病。当即便开始哭嚎起来。

    一旁的赵芸儿早就忍不住跟着一起抹眼泪了。

    “姑奶奶,您别哭,是我不对,是我不好。我配不上季然哥哥,我们还是回去吧?”

    “回去!回去干什么回去!季然,我告诉你,我不管和你结婚的女人是谁,立马给我离了!”

    “……”

    简直就是无理取闹!

    赵老太太处理别的事情一向都是雷厉风行的,怎么到了季然这里,就跟一个只会哭哭啼啼哀嚎的怨妇似的?

    季然狠狠的皱起了眉头,看着赵老太太说道。

    “姨奶奶,我敬重你是我奶奶的妹妹,但是这不代表你就能够随意的插手我的婚事。我的婚事就连我爷爷都说不准,我看,你还是先回去吧!我今天还有事情,恕不奉陪了。”

    “什么?你敢这样对我说话!季然,你怎么能这样说话呢?要不是我一把屎一把尿的把你爸爸给拉扯长大,能有你 吗!季大哥!你也不知道管管你孙子!”

    “孩子长大了,翅膀就硬了,我自然是管不了了。依我看,感情的事情还真是不能勉强。”

    “我怎么就是勉强了!我……”

    赵老太太愤怒的叫了起来。季家这一个个的就没有一个能让她省心的!一家子全都是男人,没有一个女人能行吗!

    这几十年来,她含辛茹苦的帮着照顾两个侄子,这老东西愣是没提过要结婚的事情,她的老脸别说是在西北了,在整个华夏都丢尽了!

    “我不管!我是季然的长辈,这婚事,我说什么都要过问!”

    赵老太太也是一个光棍性子,当即便换了一副嘴脸大咧咧的叫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