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修真小说 > 军长家的小娇妻 > 第四百四十三章 怎么是你
    这件事情,她既然被牵扯进来了,那她就绝对不会坐以待毙!

    就在这个时候,仓库外边传来一声细微的开门声。在这寂静的仓库里面显得尤其刺耳。

    莫念念顿时凛然,抬眼望去,神情十分戒备!

    可是当看到来人之后,莫念念却是精神一松,不知不觉的眼泪就这样滑下来了。

    她还以为季然是生气了,气她不识好人心,气她总是一意孤行,气她……

    莫念念抿住唇,看着出现在她面前的季然,一时之间竟然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

    见此,季然眼中划过一抹心疼。这小女人,分明就是在乎他的感受,可是在她的心里面却总是有比他还要重要的事情。不得不说,季然的确是嫉妒了。嫉妒莫念念可以全神贯注的投入到那些事情当中,嫉妒莫念念可以为了那些事情跟他闹不愉快。

    季然叹了口气,走到莫念念的面前将她给拥在怀中,轻声的说道。

    “你这小傻瓜。什么时候才能让我放心?”

    “对不起。”

    莫念念闷闷的说着,隐约可以听到还有一丝沙哑。

    听此,季然就更加心疼了。这件事情对于莫念念来说,已经不是选择那么简单了。在看到季然出现的时候,她才发现原来在内心深处,她已经那么在意一个人了。

    这边,季然轻柔的摸了摸莫念念的脑袋,低声说道。

    “你好好的对我来说就是最大的幸事。”

    说着,季然的手已然伸到了莫念念被绑住的绳子上。

    感觉到双手的束缚瞬间消失,莫念念一愣,正想要说些什么,就听季然无奈的说道。

    “这些人虽然对你和齐飞扬没有太过在意,但是做事却还算是谨慎。他们的绑绳手法对我来说想要解开轻而易举,可是对于你或者齐飞扬来说却难如登天。”

    “现在,我给你重新弄一个跟刚才看起来模样差不多的绳结,但是要是遇到了什么突发事件,你只需要轻松的将绳头给拉一下就可以松开。我就在暗处查看着,你要是察觉不对,就赶紧脱身。”

    所以这是答应自己刚才的想法,并且同意自己这样做了?

    莫念念心中大喜,脸上顿时就荡起无法掩饰的笑意。

    “真的吗?”

    “你这小女人,我说的话还能有假吗?”

    季然好笑的点了点莫念念的鼻子,这才将她给放开,同时也参照着刚才的办法给莫念念腿上的绳索给松掉。

    莫念念看的十分好奇,忍不住问道。

    “这是怎么做的?被绑的时候明明感觉手腕和脚腕都紧绷绷的,可是你这样一改造了之后,却感觉没有了多少束缚。更加重要的是,这绳子看起来和刚才的样子没有多大区别,如果不是细心打量观察的话,恐怕就算是给我绑绳子的人也未必知道这绳子已经被动过手脚了。”

    “这算是你对你老公额夸奖吗?”

    季然好笑的看着莫念念,突然猛地一前,擒住了她的红唇。

    “看看你这欲迎还拒,欲语还羞的模样,分明就是在诱惑勾引我。”莫念念羞愤的看着眼前倒打一耙的男人,没好气的伸出腿踢了踢。这才说道。

    “别闹了。快,先去把齐飞扬的绳索给改了吧!”

    “不要。”

    季然说着,语气十分坚决,甚至于还带着一丝嫌弃。

    还别说,就齐飞扬这种大大咧咧的性子,真是死掉了都不知道是怎么被别人给算计的。而且如果不是这个齐飞扬非得在这个时候出现在京城,自己可爱的小女人就不会遭遇到这件事情呢。

    所以,对于齐飞扬,季然表示很不爽,十分的不爽。

    见此,莫念念无奈的说道。

    “你该不会还在为齐飞扬刚才说的话生气吧?他又不是故意的。”

    “你居然为一个男人说话!而且这个男人还不是我。”

    “……”

    她能说季然吃醋的样子其实挺有趣的吗?

    莫念念轻咳一声,推搡了一下,说道。

    “不管怎么说,他也是受害者,万一待会儿发生了什么事情,对方把矛头对准他了可怎么办?”

    “对方的目标是你,他不过是顺带的。而且还是自己作的。”

    季然说的一脸轻松,看样子好像对齐飞扬还十分嫌弃,就连动都懒得动他。

    莫念念无语的翻了一个白眼,说道。

    “不管怎么说,他也算是无辜的人不是吗?”

    “这里,可没有什么无辜的人。”

    季然嗤笑一声,看向齐飞扬昏迷的模样,眼中闪过一抹嫌弃和讥讽。

    可是莫念念却不明白季然的意思,说道。

    “那我帮他解开!”

    “不必了,你就算是帮他解开了又能够怎么样?如果他醒过来之后发现端倪,肯定吓得赶紧跑路。”

    “不会吧?”

    莫念念呐呐的说道。

    她感觉齐飞扬不像是那种胆小怕事的人啊?之前见到那些壮汉要把她抓走,不也是冲了出来跟他们打斗吗?

    虽然如此,莫念念还是没有再坚持下去。总之季然在身边,肯定不会有什么大事的。而且有齐飞扬在,对方或许会更加放松戒备才是。

    就在这个时候,仓库外边传来了一阵阵的脚步声。

    莫念念心中凛然,看向季然说道。

    “他们来了,赶紧躲起来!”

    季然好笑的摸了摸她的脑袋,又忍不住在她的脸颊上亲了亲,看起来竟然是一点儿都不着急的模样。

    莫念念又羞又恼,只觉得季然这混蛋分明就是故意的。

    的确,季然就是故意的!在他看来,外边的那些人根本就不足为虑。他在这里,只需要保证这个小女人的安全就可以了。

    既然她想要好好的研究研究,那为什么不放手让她去做呢?

    就在脚步声越来越近,莫念念忍不住再次开口提醒的时候,季然突然转身,没有几步就隐藏在了黑暗当中。

    莫念念看着这一切,还没有反应过来,在季然躲避的那一刻,那些进入仓库的人刚好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好险!

    莫念念心中暗道。此时的她担心季然,哪里会细细察觉这一切不过是季然对时间的把握十分到位而已。

    “人就在这里。”

    人群中有人开口说话。莫念念认得出来,这些人都是之前在会所将她和齐飞扬给绑架的那几个壮汉。

    而在那几个壮汉中间,一个熟悉的人影出现在在了她的面前。

    “严嵩?怎么是你?”

    莫念念狠狠的皱起了眉头,看着出现在她面前的严嵩,怎么都觉得有些诡异。

    严嵩这个人通过上一次的车祸事件就可以看得出来,他是一个胸大无脑的男人,甚至于连隐藏自己的情绪都不会。做事情更多的还是照着自己的意气来。

    这样一个人,怎么可能会有心机来设计出这样一起连环的算计?

    莫念念看着严嵩,说道。

    “是庄柔让你来的吧?”

    “嘿~看来你还不笨。不是一个蠢货!”

    严嵩嘿嘿一笑,阴测测的瞪着莫念念说道。

    “知道我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吗?莫念念,好你个莫念念!一来京城就抓着老子来开刀,还真当老子是好欺负的吗?”

    “我没有拿你开刀,那件事情是你自己做的,只是让你公开道歉,已经算是法外开恩了。”

    莫念念平静的说着,脸上并没有闪现出严嵩所期待的后悔和害怕。

    严嵩愤愤的咬住了自己的腮帮子。

    “法外开恩?老子长那么大,就从来都没有过那么丢人的时候!莫念念,要不是你这个贱女人,我会受到这样打的侮辱吗?要不是你的话,那些混蛋会嘲笑我吗?该死的贱人,我今天就要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说着,严嵩就大步的朝着莫念念走了过来。

    看的出来,莫念念被这些壮汉抓到了仓库里面,严嵩觉得自己报仇的时候就要到了。所以此时十分猖狂,甚至于都有些按捺不住。

    莫念念一惊,冷冷的说道。

    “说到底,你不过就是庄柔的一条走狗罢了。见我落在她的手上了,就来这里逞威风。严嵩,你也不过如此。”

    “用不着激我!现在,我先好好的教训教训你,等庄柔姐来的时候,你也只有死路一条!”

    这件事情果然和庄柔有关,可是她只是庄家的一个女儿罢了,为什么要同时算计京城那么多家的子弟呢?她难道就不怕自食其果吗?

    而且,莫念念也不认为自己和庄柔有那么大的仇恨。或许,这背后真的牵扯到了其他事情。

    莫念念平淡的说道。

    “这样说来,是庄柔派你先来的了?你难道就不担心这一切都是她的算计吗?既然是她把我抓到这里来的,那她为什么不出现,却让你来?”

    “自然是让我好好的出口气!”

    严嵩理所当然的说道,眼神中带着一抹愤怒。如果莫念念这女人不是邵家的外孙女的话,庄柔根本就不会让他去写什么道歉信。

    左右不过是撞了一个人罢了,就算半身不遂又怎么样?反正又死不了。可是偏偏却被这个小贱人小题大做,害的他被关在家里面,还被一群人嘲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