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修真小说 > 军长家的小娇妻 > 第四百六十三章 季然也打了!
    李成凤一顿,眼尖的看到了莫念念脖子上的痕迹,又叫道。

    “就算是季然带你出去,那你也不能在外边过夜。女孩子家家的,多危险啊!万一遇到点什么事呢?我可告诉你,你这段时间就给我老老实实的待着,等着季然娶你。”

    “我已经看过了,聘礼这一环节,没有问题。新娘子当天……”

    莫念念总算是领教了什么叫做喋喋不休的唠叨。

    以前邵半梦在她耳边各种说话的时候,她还觉得不耐烦。可是现在和李成凤相比一下,莫念念只觉得以前邵半梦说的那些话都已经算的上是天籁了。

    好端端的,李成凤如此关心莫念念,莫念念表示好不习惯,她能说她还是比较习惯以前冷着一张脸从来不多废话的李成凤吗?

    莫念念默默的伸出脚往厨房的门口又挪动了一步。

    李成凤顿时境界的走了上来,叫道。

    “我说的话你都听到了没有?莫念念,你这个死丫头,我告诉你,这可是你的婚事!你……”

    “妈,念念其实都知道的。只是她还小……”

    “小什么?都已经十八岁了还小?想当年,我跟这死丫头一样大的时候,易文都已经呱呱叫了!”

    “我可告诉你,你和季然抓紧点,赶紧生他十个八个的大胖小子!”

    “……”

    李成凤绝对是逼上瘾了。还十个八个大胖小子,把她当猪吗?

    就连邵半梦都觉得有些夸张,急忙说道。

    “妈,这种事情急不来的。念念和季然都还年轻呢!孩子是一定会有的。”

    “那也得抓紧时间。孩子不嫌多!只要你生出儿子,我就帮你带!”

    李成凤伸出手做出保证状,可是却把莫念念给吓了一跳。李成凤带孩子?

    这件事情放在其他家庭,那绝对是后辈门求之不得的事情,可是听到这话的莫念念却急忙说道。

    “奶奶,这个就不劳烦你了。再说了,我和季然其实没那么快准备要孩子。”

    莫念念话音刚落,李成凤就炸毛了。

    “没准备要孩子?那你们准备什么时候再要孩子?简直就是胡闹!季然呢!把他叫来,我亲自问问他,他到底是怎么想的!”

    莫念念急忙说道。

    “他最近有事!很忙!”

    要是让季然那混蛋来了,那才叫可怕!开什么玩笑?绝对不行啊!

    季然想要孩子的想法比李成凤还要强烈吧?

    想到昨天,季然拉着她就直接去了总裁休息室,她的脸不争气的红了。这家伙,更加重要的事情就是这个!

    亏得她当时还说怕怀孕了,结果他却说怀了就生下来。她要是再不知道季然这家伙在想什么,真的就是白痴了!

    可是……可是之前方锦跟她普及过,说太早生孩子对母体和孩子都不好的。万一怀孕了,生出来的孩子营养不良怎么办?

    莫念念全然没想到自己已经被带偏到不知道什么地方去了。

    这边,李成凤还振振有词的说着要让季然和莫念念赶紧生孩子,邵半梦却惦记着要教莫念念学做菜。

    看着两人争论起来,莫念念急忙脚底抹油离开。

    总算是离开了厨房的莫念念真的是狠狠的松了口气。谁知道一个转身却看到邵榆站在旁边。

    “邵榆表哥?”

    莫念念一愣,眼中充满如此诧异。看这个样子,邵榆是特意来找她的?

    只听邵榆说道。

    “齐飞扬脸上的伤,是被你打的吧?”

    “……”

    那么快就知道了?

    莫念念神情微凛,见邵榆十分笃定,还是点了点头。

    “恩,的确是我打的。”

    “好好的和他发生了冲突,事情肯定不像飞扬说的那么简单。你告诉我,发生什么事情了?”

    莫念念下意识的抿住唇,这让她怎么说?她可是答应了心妍姐,绝对不会将这些事情透露给其他人知道的。即便这个人是她表哥。

    见莫念念不说话,邵榆继续说道。

    “你和飞扬之前就认识了。可是刚才在客厅的时候,你们两个却都当做第一次见到对方一样。这里面肯定是发生了什么事情让你们两个选择闭口不谈。可是别忘了,你之前特意给我打电话确认飞扬的身份。”

    所以他才会觉得不对?

    莫念念皱起眉头,说道。

    “这件事情说来话长,不过已经解决了。我觉得没有说出来的必要。”

    “你觉得齐飞扬在京城被打,爷爷会不管不顾吗?不管怎么说,飞扬来京城也是为了参加爷爷的寿诞。否则的话,他也不会来京城,更不会被人打成这样。”

    邵榆无奈的看向莫念念。

    “你还是太年轻,太单纯了。这件事情,别说是邵家了,就算是季家知道 了,也一定要调查清楚的。”

    莫念念低下了脑袋。这个她自然是知道的。可是当时不知道齐飞扬是谁,再加上他对祝心妍做这种事情,她怎么可能心平气和的跟他了解事情的经过?

    邵琦开口问道。

    “念念,把你和飞扬之间发生的事情告诉我。或许我能够帮你想想办法。一人计短,两人计长,总会有办法解决的。齐爷爷对飞扬十分宠溺,这件事情八成是瞒不了他的。”

    莫念念自然知道这个。齐飞扬在京城的消息,庄柔既然知道了,那就说明根本就瞒不了多久,很快京城的一些达官显贵都会知道齐司令的孙子到了京城。

    而齐飞扬脸上的伤就更加没有办法解决了。

    这看似难办的问题,对莫念念来说却并不难办。

    只见莫念念眼中闪过一抹狡黠,说道。

    “齐飞扬可不是我一个人打的。季然也打了!”

    “季然?”

    邵榆一愣,随即恍然。

    “整个京城有胆量打齐飞扬还能够不被齐家找事的人也就只有季然一个了。季然是你的未婚夫,自然也就是爷爷的外孙女婿,齐飞扬不来参加爷爷的寿诞,本身就是对我们邵家不礼貌。季然作为邵家的准外孙女婿,教训一二也是应该的。齐家也说不出什么错来。”

    听到邵榆的分析,莫念念十分惊讶。

    她不过就是提了一句季然罢了,邵榆竟然就把她的想法猜的*不离十了。

    如果这是季然的话,也就算了。因为莫念念早就已经见识到了季然的变态。只有她们想不到的,绝对没有季然做不到的。

    在此之前,季然恐怕就已经把事情安排好了。莫念念也是发现季然根本就没有处理过齐飞扬这件事情,心生不解,想了很久才明白的。

    没有想到邵榆不仅想到了齐飞扬脸上的伤,连季然和她的后招也都想明白了。

    不过邵榆却不知道季然根本就没有动手打过齐飞扬。在看到齐飞扬的时候,他细心的发现他脸上的伤并非是一个人所谓。有的拳头娇小,应该是女生打的,有的拳头却硕大有力,那应该是男人打的。

    莫念念这样一说,他自然就认为这一切其实就是季然和莫念念两人干的。

    许是飞扬不知道怎么招惹了念念,被念念打了之后才报了门庭,然后念念自然就打电话找他求证。结果季然知道了这件事情,二话不说不仅没有帮着飞扬,反而还把飞扬也给打了一顿。

    至于飞扬说的那些伤是怎么来的,看来是觉得不好意思或者尴尬抹不开面子随意揪的借口罢了。

    邵榆不过一眨眼的功夫,就自认为将事情的来龙去脉给搞清楚了。顿时笑道。

    “既然如此,齐家自然就不会来找麻烦。说实话,我也挺想狠狠的凑一下飞扬那小子,爷爷的寿诞都敢迟到,简直就是无法无天。齐司令对这个孙子恐怕也是头疼不已。”

    莫念念笑了笑,眼中全是狡黠。

    “对了,为什么季然打齐飞扬就不会被齐家找事呢?季然跟齐家是什么关系?”

    “季然的母亲是齐家的人,季然也算得上是半个齐家的子孙。齐飞扬是要叫他表哥的。小的时候,季然不是待在赵家就是待在齐家,经常漂泊,有玩伴对他来说是一件很奢侈的事情。所以他特别珍惜每一个出现在他生命当中的朋友。”

    “齐飞扬是个例外。他很不欢迎季然。每次季然到齐家,他就不高兴。觉得齐家对他的爱都变少了。本来以为自己闹闹脾气季然就会主动离开。可是事情却全然不同。齐飞扬不仅没有得逞,齐家对季然还更加热情。”

    说到这里,邵榆一顿,好笑的说道。

    “季然小的时候就性格孤僻,但是却绝对不是一个受人欺负的人。虽然我不知道具体细节,但是大家一起在军营里面训练的时候,有一天齐飞扬那小子喝的酩酊大醉,倒是透露了不少。也是那一次,我们这些兄弟越发的融合亲密。也明白了,季然其实是一个很脆弱的人。”

    原来,竟是这样吗?

    莫念念突然间觉得很是心疼。一直以来,她就知道 季然的父母很早就过世了。她很心疼季然从小就没有感受到父爱和母爱。可是却没有想过季然的童年过得竟是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