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修真小说 > 军长家的小娇妻 > 第四百八十章 桃花债
    就在这个时候,莫念念叫道。

    “另外两辆车要越过来了。这里是在桥上,按照我们的速度,一不小心就会直接飞出掉进水里!”

    方锦惊恐的捂住了自己的嘴巴,恍然的说道。

    “怎么办?那该怎么办?念念,我们会不会有事?庄柔那个死女人,分明就是想要把我们都给解决了,这样一来,庄家的危机就接触了,而她也不再需要隐藏什么了。”

    方锦越想越绝望,拉耸着脑袋说道。

    “我们这边都这样了,韩俊肯定也很惨。”

    “韩俊怎么了?”

    莫念念皱起眉头,无奈的问道。以庄柔对韩俊的爱意,韩俊应该是最没事的那一个吧?

    莫念念伸出手将方锦的安全带给套好,确保她不会因为车子突然的加速再磕着碰着了,这才警觉的盯着后面的情况。

    方锦说道。

    “韩俊想要把这件事情告诉他爷爷,让他爷爷来处理这件事情,可是却发现他根本就联系不上爷爷。我刚才和他发短信的时候发现他现在已经被家人给控起来了。他到现在都没有给我发短信,肯定是身边的一些通讯设备都被没收了。”

    “实在是太过分了,韩俊才是他们的家人啊!他们怎么反而还对庄柔那个死女人更好呢?”

    方锦气嘟嘟的,说道。

    “当时就不应该让韩俊回家,没有想到竟然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庄柔这女人是给韩家的人下了*药了不成?”

    莫念念好笑的摸了摸方锦的脑袋,安慰道。

    “放心吧,韩俊不会有事的。说到底,韩家是他的家,就算他们的家人不允许他离开传出消息,但是安全问题绝对可以得到保障的。”

    “那贞操呢?贞操也很重要的好不好?”

    “……”

    莫念念狠狠的抽了抽嘴角,说道。

    “你放心,韩俊那么喜欢你,肯定抵死不从!”

    “那也不行,万一他中了春药,又被关在房间里面,他要是什么都不干,岂不是会死掉?”

    “这种情况,即便是做出了什么事情,也情有可原。”

    “他敢!”

    “……”

    莫念念深深的叹了口气,方锦这丫头,她已经不能好好沟通了。

    “不行!绝对不能就这样坐以待毙,我打电话给我哥,我哥的技术,肯定能够解决这件事情的!”

    方锦越想越不对,满脑子想的都是韩俊,已然忘记了自己此时处于怎样危险的境地。

    莫念念心中无奈,干脆不再理会方锦,而是看向季然,问道。

    “有办法避开后面的攻击吗?即便是不打到同一个点也好。”

    “自然可以。不过对方的另外两辆车显然就是为了避免让我有这种机会。庄柔这一次下了大本钱,我倒是很好奇要是全军覆没了,她还能有什么办法。”

    “这个时候你就别说大话了。”

    莫念念没好气的叫了一句,她都快要担心死了,这家伙竟然还能够谈笑风生?

    莫念念皱起眉头,突然问道。

    “你说,这些人会不会是庄柔身后的人派来的?以庄柔的能力,应该没有这个资格动用这样的军事装备而不被人发现才是。”

    “而且你也说了,其中一个还是你所知道的三个神枪手之一。这样的人才就连国家都十分重视,怎么可能会听从庄柔的命令?”

    “他未必是听庄柔的命令。”

    季然平淡的说道。

    “他叫做陆修,从小就喜欢枪支弹药之类的东西,进入军队之后就直接去了军事武器研究中心。作为一名神枪手,他不仅了解他手中的枪,对各式各样的武器也是了如指掌。他来这里,是冲着我来的。”

    “你和他到底发生了什么矛盾?竟然让人家这样不远万里的来追杀你。”

    “额~”

    季然无语的抽了抽嘴角,说道。

    “我和他可没有什么矛盾,只不过他喜欢的女人是我的手下。”

    “你的手下?什么意思?”

    莫念念一顿,顿时警觉起来。

    什么样的手下竟然会让那个男人对季然起了杀心?既然都是军队里面的人,没有理由自相残杀,对方到底想要干什么?

    见莫念念眼中没有醋意,季然眼中划过一抹失望。

    “韩冬儿。”

    “韩冬儿是谁?”

    莫念念一愣,好奇的问道。

    这名字,听着好像有点耳熟啊!

    不过,她好像没有听到谁刻意的提起过这个女人吧?

    莫念念皱起眉头,眼中闪过一抹疑惑,而后问道。

    “韩冬儿是韩家的人?”

    “不是。她是我季家的养女,我爷爷对她视如己出,我也把她当成妹妹看待。”

    “妹妹?”

    “如果是当成妹妹看待的话,对方不是应该要讨好 你这个大舅哥吗?为什么竟然对你出手?”

    莫念念一愣,有些反应过来,微恼的瞪着季然,说道。

    “你又从哪里招惹来的桃花债!”

    “咳咳~这可不是我的桃花债。冬儿整个人呢!因为家人很早就去世了,爷爷因为感念她爷爷当年救过他,所以就把她给收养了。小的时候不少人打趣说是爷爷给我找了一个童养媳,当然,我可从来都没这样想。”

    见莫念念脸色有些不爽,季然急忙表明了自己的态度。

    “童养媳。难怪人家要针对你了。”

    “咳咳~”

    季然满脸尴尬。这件事情真的不怪他啊!

    季家都是男人,突然间有一个妹妹出现,他自然是有求必应,而且十分宠爱这个妹妹。可是韩冬儿性子却十分倔强不服输,好好的大小姐不做,非得跟他进入军营接受训练。

    这也就算了,女人家时间长了自然就会退缩。可是韩冬儿却不一样,她愣是咬牙坚持,甚至已经在军队当中取得了一定的成绩。

    用韩冬儿的话来说,只有这样才能够配得上季然,所以一直以来都十分的努力认真。在军队当中,自然也有很多人因此爱慕韩冬儿,觉得韩冬儿是一个十分有魅力的女人。

    而这个陆修就是如此,陆修在一次和韩冬儿并肩作战的时候,对她产生了感情,此后就开始了热烈的追求,在军区可算是掀起了一阵风波。

    只可惜,郎有情妾无意,不管陆修怎么做,韩冬儿都不动心,甚至于还让他不要再过多纠缠。

    对于感情,陆修是绝对的固执,韩冬儿没有办法,干脆放话,说只要陆修能够赢了季然,那就和他在一起。

    从此以后,陆修一有时间就缠着季然,甚至于还几次违抗军令。如果不是韩冬儿的话,恐怕陆修还真的就不受国家调遣,做出违法乱纪的事情。

    经过这件事情之后,季然作为军长不胜其烦,自然也是一有什么任务就打发陆修去做。只是没有想到,这一次陆修竟然赶回了京城。看来,庄柔从中做了不少的工作。

    得知这些,莫念念满脸黑线。没想到季然这样一个深受女人欢迎的男人竟然还会有 面对这些的时候。

    莫念念轻咳一声,掩饰住自己脸上的笑意,这才说道。

    “我们两个人已经结婚了,韩冬儿根本就不会嫁给你。陆修已经完全没有必要和你过不去了,我们只要解释,他一定不会这样助纣为虐。”

    只要没有了陆修,另外三辆车对季然来说根本就不是问题!这点自信莫念念还是有的。

    季然轻笑一声,微不可见的摇了摇头。

    “如果是以前的话,或许真的是为了韩冬儿,可是过了那么久,这件事情早就成为了他的一个心结,想要放下,谈何容易。”

    “那如果说是为了韩冬儿呢?韩冬儿从小在你们季家长大,自然不希望你受到伤害。陆修既然那么喜欢韩冬儿,这件事情未必就没有可行的意义。”

    莫念念越想越觉得有道理,当即就左右摸索了一番。

    还别说,这经过改造的车里面还真的是有扩音器。

    莫念念急忙的将扩音器进行简单的再组装。这些知识还是在警察学院的时候,季然亲自教授的,莫念念可算是印象深刻。

    扩音器很快就组装完毕,莫念念开口说道。

    “把天窗打开来,他能够更好听到我们说话。”

    见莫念念坚持,季然十分无奈,只好照做。

    莫念念当即举起扩音器说道。

    “陆修!你有没有想过你这样做对韩冬儿来说是一个巨大的伤害?你不要被庄柔那个女人给利用了。她就是想要利用你来重创季然。韩冬儿要是在,绝对不会允许你这样做的!”

    “我是季然的未婚妻,我们两个人下个月就要结婚了。韩冬儿跟季然只有兄妹之情,你怎么能够助纣为虐呢?”

    “……”

    莫念念努力的回想着那些谈判技巧,说的都快要口干舌燥了,突然传来一道声音。

    “啰嗦。”

    “……”

    什么?居然说她啰嗦?有没有搞错啊!

    莫念念一愣,顿时冷下一张脸,心中十分郁闷愤怒。这就是陆修?

    莫念念眼神微扫,发现季然的嘴角勾起一抹可以的笑容,顿时又羞又怒。

    这个陆修,难道就丝毫不管不顾了吗?

    就在这个时候,车窗后面又是一道子弹破空的声音,现在已经可以隐约的看到有些许的裂痕了。再这样下去,坚持不了多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