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修真小说 > 军长家的小娇妻 > 第四百八十六章 改行算命了?
    莫念念捂着脸颊,再也忍不住痛哭失声。

    从小到大,莫易文从来都没有打过她。可是为了莫兰心,他却根本就不顾她这个小女儿 !

    莫念念越想越伤心,直接趴在床上大哭起来。

    看着莫易文一脸复杂的离开,方锦欲言又止。

    “念念,你没事吧?”

    “呜呜~”

    季然刚赶到,就见莫念念哭的一脸伤心。

    “怎么了?”

    方锦急忙的将事情告诉了季然,一脸担忧的说道。

    “怎么办啊!念念跟她爸爸又吵起来了。他们两个人一定是八字不合,莫叔叔刚才还打了念念一巴掌呢!”

    季然顿时皱起眉头。

    季然坐在病床边上,默默的看着莫念念痛哭失声到后面低声抽泣,这才开口说道。

    “庄柔已经行动了。她背后的人也已经浮出水面了。”

    “真的?人呢?”

    莫念念立即从病床上爬了起来,虽然脸上还有隐约的泪痕,但是看起来很有精神。

    方锦惊愕的看着眼前这一切,撇撇嘴说道。

    “亏我刚才还那么担心你,一说到调查的事情,你整个人就变了。”

    莫念念羞红了脸,在季然的面前痛哭失声,真的是很尴尬的事情。不过哭的多了,好像反而习惯了。

    察觉到季然的眼神,莫念念尴尬的咳了咳,说道。

    “说庄柔的事!”

    “转过来。”

    季然淡淡的说着,眼神带着一抹心疼。

    见莫念念没有动作,季然伸出手,捏住了她的下巴,迫使她正面看向自己。

    莫念念脸颊上红色的巴掌印十分鲜明,可想而知刚才莫易文下了多重的手。

    季然眼中全是心疼,莫念念却笑了笑,说道。

    “没事。我知道爸爸他不是故意打我的。他,我……”

    莫念念突然哽咽起来,她就是心里面难受。明明知道不应该这样想,可是在莫易文毫不犹豫的挥出巴掌的时候,她心里面还是很难过。

    她就喜欢这样一件事情,可是所有人都反对。他们一直用自己的观念来要求她,可是却从来都没有想过她心里面是怎么想的,她也会觉得很累的好吗?

    莫念念越想越委屈,好不容易收敛的心情因为季然的到来又再次奔溃。

    季然心疼的将莫念念抱在怀中,无声安慰。

    他伸出手,在莫念念的肩膀拍了一下又一下。

    许久,莫念念才停止了抽泣,等季然反应过来的时候,她已然闭上眼睛睡着了。

    季然轻叹一声,轻柔的将莫念念放在病床上,细细的查看了一下她受伤的腿,见已经上药了,这才微微的松了口气,随机看向她的脸颊。

    莫易文,还真是下得了狠手!

    季然眼中闪过一抹不悦。下一刻,他让人将药送了过来,轻柔的给她上药。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顾希突然间从病房外边走了进来,开口说道。

    “你们两个人别腻歪了。还有很多事情等着你处理。”

    季然睁开眼睛,看了眼莫念念,见她迷糊的蹭了蹭自己的脖子,嘴角不由勾起一抹笑意。

    “出去。”“什么?”

    “我让你出去?我没有兴趣让别人看我和我老婆的床照。”

    “床照?”

    顾希一口血差点吐出来,莫念念现在受伤了,而且还在睡觉,虽然两个人的确是躺在床上,可是到底有什么值得他敢兴趣的?他是变态吗?

    顾希满脸黑线,忍不住说道。

    “庄柔已经有动作了,我们什么时候行动。”

    “祝心妍怎么样了?”

    季然没有回应顾希的话,而是转而询问起祝心妍的情况。

    顾希一顿,说道。

    “这女人,有的她受的。我跟邵琦建议把她送去戒毒所。”

    “那个迷、幻药不是毒。”

    “但是它会致使别人上瘾,而且还神志不清,虽然算不上毒药,但是却也差不了多少。”

    顾希一本正经的解释道。季然却说道。

    “邵琦不会同意的。”

    “这件事情恐怕由不得他。”

    顾希耸耸肩,眼中闪过一抹无奈。他可是全程看到祝心妍和邵琦两个人的情况的。虽然邵琦及时的将门给踢开了,可是祝心妍却割腕自杀,被送来急救。这件事情根本就瞒不住邵家上上下下。

    不仅如此,就连祝家的人也急冲冲的赶到了。

    祝心妍在邵家带着,可不代表祝家对此就一点都不关心了。相反,祝心妍在祝家简直就被宠的跟个小公主似的,大家都很关心她的情况。

    想到这里,顾希突然开口说道。

    “祝成也来了。”

    “看来,祝成也想要在这件事情插上一脚。在l市待腻了,想要回京城了。”

    季然冷笑一声,顾希不由挑了挑眉头。

    “他迟早会回来的。”

    “但不是现在。”

    季然语气平淡,轻柔的将莫念念给放在床上,这才转身离开了病房。

    就在这个时候,本来应该熟睡的莫念念睁开了眼睛。

    季然和顾希两个人在打什么哑谜?心妍姐居然要被送去戒毒所?邵琦表哥岂不是会很伤心?

    莫念念站了起来,想要离开病房,却发现自己的双腿根本就不容许她这样做。

    这一次的事情,不仅仅让她的旧伤复发,还让她的另一条腿也受了伤。现在两条腿都十分不方便,让莫念念不由有些烦躁。

    既然心妍姐在附近,邵家的其他人或许也会在呢!

    莫念念轻轻的咬住自己的下唇,默默的收起了自己之前的想法。算了,还是不要让他们知道自己也受伤了。

    好不容易让爸爸帮忙隐瞒这件事情,她可不想又听家人的各种唠叨。

    想到之前和莫易文说的那些话,莫念念轻轻的咬住自己的下唇。

    莫兰心,被季然送到军营里面,也有好一个多月了吧?也不知道她现在是什么情况。

    就算她可以的想要忘记这件事情,但是莫易文不会,李成凤更加不会。

    莫念念低落的躺在病床上,脑海里面闪现的都是各种乱七八糟的事情。

    方锦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冒了出来,一脸八卦的跑到了莫念念的身边。

    “念念,我有件事情要跟你说。”

    “我不想听。”

    方锦可怜兮兮的撇撇嘴,莫念念顿时无奈的说道。

    “我就算是不听,你肯定也会讲的。”

    “嘿嘿~还是念念最懂我了。”

    方锦嘿嘿一笑,说道。

    “我看到心妍姐了。”

    “她的情况怎么样?”

    莫念念眼睛一亮,激动的问道。

    她怎么忘记了方锦这个小八卦?有她在,还怕不知道情况么?

    方锦嘟着小嘴,摇了摇头,说道。

    “心妍姐的情况不是很好。她一直都在昏迷的状态。不过顾希说已经救回来了,需要长时间的调养。那个迷、幻药对她的作用太强了。想要彻底的戒掉,有一定的难度。她会经过很长一段时间的虚弱区。体质也会变差。”

    说到这里,方锦凑到了莫念念的耳边,低声说道。

    “你都不知道,祝家的人脸色有多差。这件事情就发生在祝家,而且还是祝心妍的表妹干的。这对他们来说就跟家族耻辱一样。”

    “祝成当场就把那个表妹给带来了,说是任由邵家处置。祝心妍现在被保护起来,邵琦表哥一直都在看着呢!”

    “邵琦表哥怎么说?”

    莫念念一愣,眼中透过一抹诧异。没有想到祝成那么当机立断,直接就把他表妹送过来了,而且还是直接交给邵家。

    虽然莫念念站在邵家,站在邵琦和祝心妍这边。但是对于祝成的做法还是觉得太过冷清。

    祝心妍的事情祝家才刚刚知道不久,祝成的速度太快了。

    以前在l市的时候,只觉得他这个人吊儿郎当,很不靠谱。却没有想到他竟然冷酷无情到这种地步。这种人的冷,还不是表面上可以看得出来的。

    想到之前季然和顾希的对话,莫念念对祝成更是没有任何好感。

    只听方锦又说道。

    “邵琦表哥没说话,不过看这个样子,显然是不会放过那个罪魁祸首的。你都不知道,病房外边,那对父母都哭的稀里哗啦的,一直请求邵家和心妍姐父母的原谅。”

    “不过,他们的女儿能做出那么残忍的事情,怎么还好意思乞求原谅呢?我要是心妍姐的父母,肯定恨不得这群人离的远远的才好呢!”

    哪有那么简单?有些关系,不是说断绝就可以断绝的。就好像她和莫兰心。

    方锦自顾自的吐槽着,却见莫念念看向自己的身后。

    方锦一顿,转身看去。

    “哎呀!”

    “可爱的念念,我们又见面了。我想,你刚才肯定说起过我。”

    “祝科什么时候改行算命了不成?”

    “是啊,有兴趣来算一卦吗?”

    祝成大大咧咧的走了进来,还十分友好的跟方锦打了个招呼。

    方锦吓了一跳,默默的靠近莫念念,一副你别离我那么近的模样。

    “干,干嘛?念念说了,你不是好人!”

    见祝成看了过来,方锦色厉内荏的叫了起来。

    “……”

    莫念念狠狠的抽了抽嘴角,满脸尴尬。方锦这死丫头!

    莫念念看向祝成,问道。

    “你来这里干什么?该不会是来找我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