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修真小说 > 军长家的小娇妻 > 第四百八十九章 我先走
    “一定是庄柔那伙人干的!”

    莫念念紧紧的握住自己的拳头,眼中闪过一抹愤怒。

    严嵩好歹也是跟在她身边的人,她还真是下得了这个手。

    “严嵩怎么样了?”

    “抢救!还在昏迷。”

    “额~时间不早了,我该走了。”

    “你和季然难道非得掐着点吗?”

    莫念念深深的叹了口气,她确定一定以及肯定,在祝成走后半个小时,季然肯定会出现在病房里面。

    祝成耸耸肩,说道。

    “没办法,情况特殊嘛!”

    祝成故作可爱的眨了眨眼睛。

    莫念念立即一个干呕,表示自己对祝成的这种无聊举动十分无语。

    就在这个时候,本来在门口带着的李成凤猛地一顿,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激动的跑到莫念念的面前,问道。

    “你刚才吐了?”

    “额~我没吐。”

    “那你是想吐?”

    “没想吐,我就是干呕一下。”

    莫念念脸色僵硬,脑海当中瞬间闪过各种不好的预感。

    只见李成凤眼睛一亮,激动的叫道。

    “干呕好干呕好!你这孩子一定是怀孕了!你说你怎么就一点儿都不知道注意一下自己的身体?我现在就回去给你炖补药!”

    “……奶奶,我没有怀孕。”

    莫念念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自从莫兰心离开之后,李成凤就好像是找到了新的目标一样,每天都盯着她的肚子看。

    莫念念忍不住说道。

    “我这几天都在医院带着,如果真的怀孕了,医生肯定会告诉我们的。”

    “你说说你这个死丫头,怎么就不知道争气一点?跟你妈一个样!你……”

    李成凤顿时黑着一张脸,眼中全都是失望。

    莫易文没有生出一个儿子来,她已经觉得很对不住老莫家了。要是连莫念念都不能生出儿子来,那她这一房的人岂不是真的断了香火?

    李成凤拉着一张脸,怎么看怎么难看。

    莫念念狠狠的抽了抽眉角,说道。

    “奶奶,怀孕这种事情本来就不能强求。再说了,我现在还小呢。”

    “小什么小?我跟你一样大的时候,你爸爸都已经出生了!”

    李成凤唬着一张脸叫了一句,好像看到了什么晦气的东西似的,掉头就走。

    对此,莫念念除了无奈,就是无奈。

    好在,李成凤并没有过多的纠结于这件事情当中,而是默默的跑到了医院的厨房里。她觉得莫念念喝的药少了。

    短短几天时间,莫念念已经感觉到水深火热了。

    幸好,季然如期而至。

    莫念念强忍着心中的激动,不爽的问道。

    “你怎么现在才来?”

    “想我了?”

    “才没有!”

    莫念念下意识嘟了嘟小嘴,问道。

    “庄柔还是没有下落吗?”

    季然摇了摇头。

    “在我们赶去庄家的时候,庄柔已经离开了。应该是提前知道了消息,念念,这几天你乖乖的待在医院里面。这医院里面的安保设施我已经让天禾科技的人一起盯着了。你待在这里,最安全。”

    “谁说的?”

    莫念念反问一句。她待在这里感觉自己已经快要去掉半条命了好吗?

    莫念念十分无力的说道。

    “季小叔跟我爸他们不是已经在着手调查了吗?京城就那么大,难道庄柔还能够插上翅膀飞了不成?”

    “呵~”

    季然伸手摸了摸莫念念的头发,说道。

    “庄柔有没有长翅膀我不知道,不过有人暗中帮着庄柔倒是有可能的。”

    说到这里,季然的脸色变得有些严肃。

    “庄柔背后的人已经找到了,而且小叔他们已经将他们给制服起来,现在只需要等候最终的判决。我想,他们这些年来做的那些违法乱纪的事情全部都加起来,足够他们判很多年的刑了。”

    这个是自然。

    莫念念点了点头。

    “我觉得我的腿已经好很多了。”

    “怎么?那么快就迫不及待的想要跟我举办婚礼了?”

    季然似笑非笑的看着莫念念,在她的额头上亲了一口。

    莫念念却红着脸将她推开,说道。

    “才不是!我是觉得我可以到处走走……额~是在医院里面到处走走。我一直待在这病房里面,实在快要憋屈死了。我觉得我很有必要活动活动筋骨。”

    “这我可不能给你保证,你得跟顾希说,他是你的医生。他才有最终决定权。”

    可是谁不知道顾希听得是你的话?莫念念轻哼一声。

    莫念念没好气的翻了一个白眼,突然问道。

    “莫兰心在军队里面也待了很长一段时间了,也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了?”

    “怎么突然间关心起你这个同父异母的姐姐了?她几次三番的陷害你,可不是什么好人。”

    “可是终究无法磨灭这个血缘关系。我看的出来,爸爸其实很想念她。她做的那些事情虽然是过分了点,但是我不想让爸爸一直这样下去。还有奶奶,奶奶这一辈子就指望莫兰心了,可是她却做出那样的事情来。这段时间,我看她都有些精神恍惚了。每天忙上忙下的就是不愿意让自己静下来。”

    没有想到莫念念竟然如此细心,将这一切都看在眼中。

    季然眼中闪过一抹开心。他自然也不希望莫念念因为这些琐碎的事情弄得自己心情不好。莫易文也是一个倔脾气,这件事情双方都有错,可是双方都不愿意拉下脸来道歉。

    邵半梦为了这件事情都来找过他好几次。可是难道让他劝说自己的老婆吗?那多委屈?他才舍不得莫念念受到这种委屈。

    此时见莫念念自己想明白了,季然宠溺一笑,说道。

    “看来,你已经有解决的办法了。我看你也是迫不及待的想要躲开你奶奶的唠叨了吧?”

    莫念念脸色一红,被季然发现了。

    还别说,如果莫兰心能顾出现在李成凤的面前的话,她肯定就没有功夫去理会自己了。更加不会每天逼着自己喝那些能够怀孕生儿子的药了。

    莫念念嘿嘿一笑,狡黠的说道。

    “你肯定哽咽不想看我每天过的这样水深火热吧?莫兰心现在在什么地方,能够让她来京城吗?我们的婚事也快要举行了,她到底是我的姐姐,也应该来参加我的婚礼的。”

    自从季然把莫兰心带走送到军营之后,不管是莫念念还是莫易文,都不知道莫兰心到底去了什么地方。

    也难怪莫易文心里面会担心了。自己的小女儿已经快要结婚,过上幸福快乐的生活了。可是自己的大女儿却什么消息都没有。他怎么能够放心?

    季然笑了笑,说道。

    “莫兰心现在就在京城。”

    京城?季然这个家伙竟然把莫兰心送到京城来了。

    莫念念猛地一愣,诧异的问道。

    “你该不会想说……”

    “没错,就是我上次带你去的军区。不过莫兰心级别不够,只是一名新兵,所以只能在外围训练。”

    听着季然这理所当然的话,莫念念满脸黑线。

    上次她还跟着季然在军旗里面留宿,而且还跟着他去看了牺牲的战友和老战友,却怎么也没有想过,自己和莫兰心的距离不过一公里的距离?

    莫念念瞪着季然,一时之间竟然不知道自己应该生气还是郁闷。

    “你怎么不早点告诉我?”

    莫念念郁闷的叫了起来。

    季然轻笑一声,说道。

    “我们两个人卿卿我我就可以了,何必浪费时间在不相干的人身上?”

    莫念念皱了皱眉头。季然的歪理可真多!明明就是不对的,可是却偏偏被他说的很有道理似的。

    “让莫兰心出来,我想,她也很想念奶奶和爸爸。”

    “这个我可不能做主,不过我可以安排你们见面。”

    “什么意思?”

    莫念念一愣,从季然的怀中爬了起来。

    莫兰心可是他送去军区的,现在怎么还不能做主了?难道莫兰心在军区里面也搞了什么事情不成?

    察觉到莫念念眼中的担忧,季然笑了笑说道。

    “别担心,不过是一个莫兰心而已,难道你还不相信我能够解决吗?”

    “那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

    “你们到时候见到她就知道了。”

    又卖关子!

    莫念念暗自咬牙,看着季然微笑的模样却恨的牙痒痒的。

    莫念念心中一动,凑到季然的怀中,猛地张开了嘴巴,狠狠一咬。

    “嗷~你这女人,属狗的吗?”

    “我是属老虎的!”

    莫念念愤愤的说着,一个翻身将季然压在了身下,问道。

    “快告诉我,到底怎么回事?我……”

    “念念,这是妈妈给你炖的猪蹄,你……”

    邵半梦将门打开,话说道一半,默默的闭上了嘴巴。

    现在的小年轻都已经那么开放了吗?居然连门都不关。

    邵半梦温柔的笑了笑。

    “猪蹄就在这里,记得喝。我先走。”

    “……妈妈,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的。真的。”

    莫念念无力的趴在了季然的身上,完了,又没脸见人了。

    莫念念羞恼的戳着季然的胸膛,欲哭无泪。

    绝对不能再在这个地方待下去了。这简直就不是她待的地方。

    莫念念长长的叹了一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