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修真小说 > 军长家的小娇妻 > 第五百零六章 幼稚
    或许,能够知道岛主到底是何方神圣的只有和他相处多年的管家了吧?

    莫念念眼中闪过一抹深思。

    下一刻,莫念念好奇的看着季然,问道。

    “这岛主既然在恶魔岛上待了很多年,难道说华夏军方对此就没有任何了解或者是猜测吗?”

    “任何了解或者猜测都要到最后揭晓真相的时候才能够确定,否则就只是猜测而已。”

    “这样说来就是有了?”

    莫念念眼中划过一抹亮光。

    她了解季然,向来都不打没有把握的仗,这一次虽然被李峰给捣乱了,但是季然肯定不会坐以待毙的。

    季然无奈的将莫念念抱紧,哭笑不得的说道:

    “猜测自然是有的。不仅仅是我们华夏,就连其他 几个国家对岛主的身份也有所怀疑。他们都恨不得对方是自己国家的人,这样一来,到时候在做出抉择的时候自然就有利于他们国家。”

    “可是现在他们就算是知道恶魔岛的情况,在恶魔岛居民的防备之下,也不会轻易的出现。他们就算是有什么主意,恐怕此时也束手无策。”

    莫念念说的没错,如今这个情况,对各个国家政府都十分不利。周围全都是罪犯,他们对政府本来就没有什么好感。

    现在只有她和季然两个人在恶魔岛上,想要和外界联系都十分困难。

    莫念念叹息一声,问道:

    “今天你们的比试是怎么样的?那么晚才回来,看来比试的内容很复杂。李峰他们这一次来到这里,肯定是有内应,有没有查出来,他这是在给谁做事?”

    能够得到这个消息,就算是李峰本身有这个消息来源,但是想要成行,以他现在的实力已然没有了这个资本。

    也就是说,这一次李峰来到这里,代表的很有可能是好几个黑道势力。

    莫念念的脑海当中第一个闪现出来的就是露西的爸爸和未婚夫。在国外,他们的势力可以说是首屈一指,就连当局政府都免不了要给三分薄面。

    之前在国外参加露西的订婚典礼的时候,莫念念就曾经看到过华明玉的影子。自然知道李峰和露西的家人之间多少有些交集。

    李峰设计营救华明玉,并且打乱了大家的布局,至少可以说明在此之前,有人在误导大家的判断。

    莫念念越想就越是觉得如今的事情就好像是一团乱麻似的,让人十分烦躁。

    察觉到莫念念的担忧,季然叹息一声,说道:

    “你别担心了,这件事情既然已经是这个样子了,我们就只能走一步算一步。李峰只想着一举削弱我的实力,但是却没有想到这对我来说其实也有好处。”

    “什么好处?”

    莫念念下意识的反问一句。

    “你,让我和姚丽之间的合作更加坚固。反观李峰,虽然一开始就已经站在了李斯这边。但是说到底,李斯已经在恶魔岛上呆了将近三十年了,当年他被国家通缉,他的家族选择将他送到这个地方来。李斯并非是没有怨言的。”

    莫念念眼中闪过一抹恍然。“李斯,李峰?他们两个人是一家人?”

    “的确是有些血缘关系。这一次,李峰需要李斯的帮忙,也需要李斯在恶魔岛上这三十多年来建立起来的势力帮助。两个人表面即便是和气一团,但是内心里面,李斯绝对不会任由别人摆布!”

    恶魔岛上的每一个罪犯,有都一段不为人知的悲伤往事,关于李斯,莫念念还是第一次听说过。当年他还在国外掀起风雨的时候,她还没有出生呢!

    这个时候,季然又慢慢的开口说道:

    “这一次的比试,对方试探居多。不管是魏征还是黑胡子,甚至于是大大咧咧,十分豪迈的陆奇也都没有过多的展现出自己的实力。”

    “那个光头陆奇到底是什么人?你竟然对他有这样的评价。”

    莫念念忍不住心中好奇。

    之前季然说起如今在恶魔岛上具备势力的这些人的时候,对陆奇似乎也是青眼有加。

    季然笑了笑,无奈的说道:

    “陆奇的确是一个不错的人,只不过选择了一条错误的套路罢了。相比之下,他的弟弟虽然性格固执,却能够坚持心中所想。”

    “弟弟?”

    莫念念一愣,惊愕的看着季然,半响才问道:

    “你说的弟弟该不会是陆修吧?那个想要从你的手中把韩冬儿给抢过来的陆修?”

    “……冬儿从来都不在我的手上,我不过就是被推出来当做挡箭牌了而已。老婆,你可别吃醋。”

    莫念念脸色一红,伸出手在季然的腰间轻轻的捏了捏,低声娇嗔道:

    “谁说我在吃醋了?我不过是在诉说一个事实罢了。虽然我从来都没有见过韩冬儿,但是看周围的人的模样和态度也能够想的出来。在别人看来,你和韩冬儿才是绝配。”

    瞧瞧,这还不是吃醋了吗?季然宠溺的笑了笑,在她的嘴边轻轻一点,这才低声说道:

    “乖,睡吧。你的腿伤在这个地方没有什么好的药品,能够做的就是尽量多休息,多吃点有营养的东西。这里是海岛,海鲜繁多,营养也丰盛。你不用给姚丽面子,尽管吃就是了。”

    “你当我是吃货吗?”

    莫念念哭笑不得。

    第二天,两人醒过来的时候还是被门外的人给吵醒的。

    向川想了一个晚上,怎么都觉得自己的做法有些落入俗套,而且一点儿也不霸气。面对季然气势全无让他很受打击,他决定,要扳回一城。

    门口,向川冷着一张脸,颇带愤怒的将门给敲响。

    “里面的人,都给我起来!这都什么时候了?别以为你们是刚进入恶魔岛的新人就可以这样的任性妄为。都给我出来!你们现在是在我的地盘上,就得听我的,别以为姚丽那个女人把你们当成座上宾,你们就真的不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了!”

    “……”

    莫念念睁开眼睛,看着天花板上半响,这才说道:

    “你之前可没有跟我说过,姚丽的继子竟然还有这种爱好。”

    季然同样睁开双眼。

    “放心,交给我来解决,你继续睡吧!”“不要了,都已经醒过来了哪里还能够再睡回去?当我是猪不成?”

    莫念念翻了一个白眼,她可不想待会出去的时候看到的是向川鼻青脸肿的模样。

    两人默默的走了出去,一眼就看到了向川高高抬起的脑袋,也不知道他是从哪里学来的姿势,竟然还双手扣在背后,一副趾高气昂却又带着老学究一般自负的模样。

    莫念念嘴角溢出一抹轻笑。

    “你一大早上的叫醒我们,难道就是为了看你的模样吗?”

    “怎么?本少爷的模样怎么了?”

    向川皱起眉头,冷冷的说道,眼中一抹戾气。

    谁知道见季然就在一边,却又显得有些畏畏缩缩的,看起来就好像是一个知道自己犯错了的小孩在色厉内荏的想要逃避些什么。

    “幼稚。”

    “你说什么?”

    向川顿时暴怒。

    从小到大,就没有人敢把他当小孩子看,更没有人敢当着他的面说他幼稚。实在是太过分了,莫念念这个不知道从外面的什么地方冒出来的女人,凭什么这样说自己?看起来比他也大不了几岁罢了!

    “居然敢说我幼稚?我砍死……”

    “住手!”

    只见姚丽不知道从什么地方走了过来,见向川手里面竟然抓着一把斧头,顿时大声喝道。

    对此,莫念念也是一愣,没有想到自己不过是说了一句幼稚而已,向川竟然就直接动用斧头了。

    对于姚丽的话,向川向来不停,有的时候甚至于还恨不得反其道而行之,自然是不会因为她的话就停下了手里面的动作。

    向川挥舞着斧头传来的破风声在莫念念的面前想起,十分鲜明刺耳。

    只不过,向川还是没能得逞。

    刚刚睡醒的莫念念大脑还没有及时的反应过来,但是一旁的季然却眼疾手快一把抓住了向川握着斧头的手,一把将他甩向一边,手中的力道根本就不是向川这样一个十五岁的孱弱少年可以抵抗的。

    下一刻,向川猛地被砸向一旁的墙壁上,痛苦的捂住了自己的后背,尖叫道。

    “他妈的竟然还敢给老子还手?来人,快来人!你们都是瞎子吗?没有看到老子都受伤了吗?快点给我把这两个人给我抓起来,我要一个个的拷问,打到他们服气为止!”

    “你就只有这点本事吗?”

    莫念念皱起眉头,没好气的开口。

    “你除了叫嚣别人去帮你做事之外,难道就什么都不会做了吗?虽然你的身体不好,但是你完全可以自食其力,而不是一味的命令别人。”

    “在恶魔岛上,别人也许会看在某些人的面子上,但是在外面……”

    “在外面怎么了?老子永远都不可能出去!”

    莫念念的话还没有说完,向川愤怒的声音就已经吼了出来,莫念念顿时没了声音。

    的确,对于向川来说,外面从来都只是一个可望而不可即的地方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