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修真小说 > 军长家的小娇妻 > 第五百一十三章 不是我们
    莫念念十分无语的看向向川。这人不是说这个地方十分隐蔽,绝对不会有人知道的吗?为什么不仅仅的左戈,就连姚丽吩咐下来的看着向川的人也都在这里?

    对于这一幕,向川同样没有想到。如果知道这些人根本就没有走远的话,他宁愿继续待在那个狭小的空间里面,至少软玉温香,总比在这里被一群大男人盯着的好。

    向川狠狠的皱起眉头,凉薄的唇微微抿起。

    “让开!别挡路!”

    “少爷看起来身上沾满了很多灰尘,这地窖许久没有人进去过了,若是少爷想要在里面玩耍,完全可以让我们先清理一下,毕竟粉尘太多,我们担心……”

    “滚!”

    向川黑着一张脸,没有任何好感。他不要面子的吗?难道就不能装模作样的当做没有见到他们吗?真是丢人!

    本来向川心里面就已经很难受了,谁知道莫念念竟然还在笑。

    “你给我等着!”

    向川恶狠狠的放下话,头也不回的走了。

    对此,莫念念一脸莫名。这明明是这个家伙的错,怎么被他这样一瞪,反而像是自己的错了?她暗自翻了一个白眼,见向川的计谋再次夭折,心情顿时好了不少。

    虽然如此,她还是主动的站在左戈的面前,问道:

    “季然和姚丽是什么时候离开的?”

    “已经离开三个小时了。”

    左戈平淡的回答着,并没有过度的隐瞒,而且这件事情也没有隐瞒的必要。

    莫念念叹息一声,这都已经三个小时了。他们比试的内容她又不清楚,只是看他们的脸色就知道这件事情十分危险。她只能待在房间里面,片刻都不能出去,生怕另外的势力会趁机把她抓走用作要挟。

    相比于向川,自己又好得到哪里去?

    一连两天,向川每次都会想到各种各样的办法离开这栋用石头砌起来的偌大宅院,可是不管使用什么办法,总是能够被及时发现,气的他都快要怀疑人生了。

    而莫念念也渐渐的平淡起来,甚至于在向川找她的时候还一脸无聊的模样,这对他来说自然又是一次深刻的打击。

    不过一直这样下去的确不是办法,向川后知后觉的明白原来自己这几年悄悄的制造的那些可以躲避别人的监视离开宅院的路线其实全都在姚丽的眼皮子低下,只是她从来都没有开口声张,而他却天真的以为自己已经能够瞒天过海。

    越是这样,向川就越是气愤,在所有人的眼里,他不过就是一个只懂得胡闹的麻烦小孩?不!绝对不是,他一定要向大家证明自己的能力!

    想到这里,向川立即找来了莫念念,趾高气昂的说道:

    “从现在开始,我们要制定更加详细的计划。”

    “之前你跑上跑下的,连狗洞都能够咬牙钻进去,难道这些不是你的计划?”

    莫念念似笑非笑的看着向川,见他十分气恼,顿时觉得好笑。

    “那些自然不是计划!”向川冷冷的说了一句,下一刻又忍不住左右张望。

    “我有了新的计划!”

    “说来听听。”

    莫念念百无聊赖的说道。

    对此,向川十分不满意。这个死女人难道就不能装出一副很感兴趣的样子吗?

    十分嫌弃的看了她一眼,向川这才说道:

    “这件事情其实很简单。我们之前就想错了,我们不能够以为的离开这里,想着去外面打探消息。”

    “是你,不是我们。”

    “……”

    向川狠狠的抽了抽嘴角,对莫念念的嫌弃又加深了一层,默默的吸了口气,他努力的将刚才的话当做耳旁风,这才说道:

    “我们应该从里面突破。姚丽和季然每次回来之后都会进行商议,既然他们都已经在商议事情了,那我们为什么还要浪费时间去外面打探呢?”

    “我们只需要知道他们的谈话内容,知道他们到底想要干什么,就可以知道他们这几天神神秘秘的到底是干什么去了。”

    “我不想知道。”

    莫念念没好气的说道。

    这些事情她就算不清楚但是也已经知道了个大概,她的目的就是帮忙看着向川。否则每天待在这里,不给自己找点事情做,总是容易胡思乱想。

    被莫念念给堵住了话头,向川十分不爽。

    “你不想知道你就给我走。我自己去调查!”

    “既然你不想知道,那这几天一直跟着我做什么?”

    向川眼睛微眯,看着莫念念的眼神带着一丝探究。

    对此,莫念念耸耸肩,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说道:

    “之前跟着你是以为你真的能够得知点什么东西。现在看来,跟着你就是在瞎胡闹,实在是没有什么意思。反正早就已经有了注定的结局,那为什么还要浪费时间在这种事情上?”

    起初,向川还有些茫然,没有明白她的意思。可是到了后面,他却顿时怒了。这不是在说他很没用吗?跟着他一起调查这些事情就是在浪费时间?实在是太过分了!

    向川紧紧的握住自己的拳头,努力的压制着要把面前这个死女人给活活掐死的冲动,说道:

    “你可以不跟上,不过如果我要是调查出什么事情来了,我也绝对不会告诉你的!”

    这样一来,你这个死女人总该退让了吧?别以为是个女人就应该被男人宠着护着,恶魔岛上可没有这个规矩。

    只可惜,向川再一次想错了。莫念念并没有退让,对于自己本来就不感兴趣的事情,她没有必要坚持。更加重要的是,她很清楚,季然和姚丽都不是简单的人,他们是绝对不会给向川这个机会的。

    不过她的蔑视却引来了向川的不甘心和不服气。

    不就是靠近他们打听消息吗?认准了自己不行?他一定会成功的做出来给这个死女人看!最好到时候她能够大跌眼镜,这才能够弥补他受伤的心灵。

    想到这里,向川干脆不再理会莫念念,而是直接躲在了房间里面,掏出铅笔在默默的计算着什么。透过窗户看到里面的内容,莫念念暗自好笑。

    本来以为尝试过了之后,他总该学会放弃,谁知道这家伙的性子倒是十分坚韧。恶魔岛上,也并非都是十恶不赦的人啊!

    至少,从出生就生活在恶魔岛上的向川从来都没有做过伤害别人的事情。即便是有,那也都是威胁居多,只能说明是环境使然。

    向川,不应该生活在这样的地方。

    如果,这一次他也能够离开恶魔岛就好了。

    莫念念叹息一声,眼中闪过一抹遗憾和难过。她知道,即便是季然和姚丽联手赢得了岛主一生的成就,想要离开恶魔岛也绝对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那些恶魔岛上的人是绝对不会轻易的放过这个机会的。

    比试越是到后面,莫念念就越是担心。

    在第四场比试的时候,季然更是带着伤回来,吓得莫念念脸都变了。

    得知消息的她急忙的回到房间,就见到季然胳膊上被划出了一条长长的伤疤。虽然伤口已经经过处理了,但是那隐约可见的骨头却表明了这一次的比试有多么的壮烈。

    “这到底是这么回事?姚丽之前不是说过了吗?只闯关,不互相残杀的。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莫念念吓得眼泪大颗大颗的掉了下来,一双嫩白的双手在接近季然手臂上的伤口时更是忍不住在颤抖。

    “没事,不过是一点小伤而已,没有什么大碍的。比试已经逐渐接近尾声了。他们那些人有些按捺不住也是正常的事情。你要相信我,那些人也没有逃得了好。他们身上的伤可比我要严重多了。”

    “我要听的是这个吗?我不想知道别人的伤比你多严重,我只希望你不要受伤回来。季然,对不起,都是我的错,如果不是我的话,你或许就不会来到恶魔岛了。”

    莫念念难过的摇了摇头,忍不住趴在了季然的怀中,低声说话。

    听此,季然笑了笑。

    “傻瓜,即便没有那件事情,我也已经接到了军区的命令,这一次由我代表华夏军队进入恶魔岛进行角逐。”

    “那至少你不会是现在这样的局面。至少那样的话,有更多 的人可以帮助你。”

    莫念念想也不想就开口反驳,可是话说道一半,她却狠狠的皱起了眉头。

    “你说你接到了军区的命令?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恶魔岛上的事情传到华夏,华夏军区还要和周边的其他政府进行商榷。这绝对不是一两天就可以搞定的。更何况还有恶魔岛上的人想要分一杯羹呢!”

    这小妮子,关键时刻总是智商上线,让他十分为难的。

    季然咳了咳,最终还是无奈说道:

    “这件事情是在上个月的时候,军区的司令官让我处理这件事情。”

    上个月?那不是季然这个混蛋再一次突然消失的时候吗?没有想到竟然是军区的司令官下达的命令。之后她一家人去了京城,这家伙也经常很繁忙的模样,甚至于都没有多少时间来陪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