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修真小说 > 军长家的小娇妻 > 第五百二十四章 无能为力
    不得不说,外面月亮高悬,洞口边缘隐约可以看到蘑菇云,下方还有许多郁郁葱葱的树枝,整个画面十分美丽。

    “发生了什么?”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莫念念沙哑着声音开口询问。

    听到这话,向川和左戈面面相觑。从这爆炸的方位来看,很明显是那边出了什么事情。而季然就在爆炸的中心,这要是实话实说了,莫念念岂不是要哭死掉?

    左戈微微顿住,刚准备开口,就听向川说道:“能有什么事?恶魔岛现在彻底乱了,发生爆炸之类的事情不是很正常吗?你又不是没有见到过。”

    听到这话,莫念念点了点头。

    的确,之前他们离开宅院的时候,那爆炸可比这个要恐怖多了。想到如今宅院已经不复存在,莫念念心里面不免有些同情。

    向川从小就生活在那里面,那里就是他的家。如今家没了,一切只能做最后的搏斗了。

    想到这里,莫念念诧异的看着蘑菇云升起的地方,问道:“那边是什么地方?”

    “能有什么地方?不就是恶魔岛吗?”

    向川不耐烦的说了一句,蹲下身子问道:“你的身体好点了吗?”

    “恩,好点儿了。”莫念念点了点头,想要站起来,却被他直接用手按下。

    “我没事。你都说了,外面那么乱,我们必须随时准备好战斗。”

    莫念念推开向川,艰难的扶着一旁的墙壁,努力的站了起来,并且朝着外面走去。见此,向川微不可见的收紧了自己的手掌。

    “这个地方……”

    “没错。”

    左戈平淡的开口,顿时让莫念念踉跄的倒在地板上。

    “季然呢!季然他在哪里?”

    不等他们回答,莫念念就急忙叫道:“他一定已经离开了。他会不会找不到我们?走,我们快点去和他约定好的地方。”

    虽然心里面已经意识到了某个问题,但是她却又极力否认,趴在地上,颇有些气急败坏的掩饰着自己内心的惶恐和不安。

    然而,很快莫念念就挣扎着要爬起来。她要过去看看,她要确认季然没事。

    在她心里面,季然是万能的,他怎么可能会有事?

    这个爆炸也许是恶魔岛上的那些人见季然他们拿到了岛主的遗产,所以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想到这里,莫念念更是强忍着腿上传来的剧痛往外头走去。季然一定不会有事的,她必须快点找到他!

    然而,她不过是刚刚往前跨了一步,向川就颇为气恼的拽住了她的手臂,叫道:“你想去送死吗?你的腿都伤成什么样了?你现在根本就出不去!”

    “我能!”

    “你不能!莫念念,你死了这条心吧!季然就在里面,他根本就没有出来。那么大的爆炸,他必死无疑!”

    “他不会!”

    “啪!”

    莫念念冷着一张脸,直接伸出手对着向川就是一巴掌。

    “季然他不会有事!”

    一字一句的说着,就好像是在警告,可是细听之下却又像是在安慰自己。

    “你那么在乎他,是因为他这个人,还是因为他如果死了,你就再也离开不了这个地方了?”

    向川不解的看着莫念念,就算他们是夫妻,那又怎么样?死了就是死了,与其在这里伤心难过,倒不如好好的想一想接下来应该怎么办才好。

    谁知道,莫念念却满是蔑视的看着他,那模样就好像是在看待一个神经病似的。不懂得爱情的人,怎么可能会知道这其中的悲伤和苦楚?

    如果他死了,她连活着都不愿,又怎么会在乎自己在什么地方?

    “你可以不去找,但是我会去和季然约定好的地方,他一定会在那里等我。”

    就在这个时候,山顶上突然传来一阵阵沉闷的声音,在他们两个人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左戈就立马冲了过去,快速的将他们两个人给推到一边,三个人紧紧的贴着一旁的山壁。

    只听身后一阵接着一阵的巨响。竟然是顶上的那些石头和山体都碎裂开来,一个接着一个的往下掉。

    这也就算了,隐约的还可以听到有巨大的水声传来,顷刻间就落在了他们的身后,好像是呼啸而来的海啸似的,直接啪的一声打在了他们的身上。

    “啊!”

    “啊!”

    “……”

    石头混合着水落下,剧烈的冲击力顿时将他们三个人给压的不轻。这也就算了,更加重要的是在水里面,莫念念就是一个旱鸭子!

    当初在盛世游轮的时候就吃了不会水的亏,虽然后面在季然的教导下面前学会了点。但是面对于这样突如其来的水夹杂着碎裂的石头狠狠的拍打过来,她根本就来不及反应啊!

    感觉到腰上传来的剧痛,莫念念努力的憋着一口气,下意识的挣扎。碎裂的石头即便是在水里面也十分凌厉。在水力的作用下更是 犹如尖锐的匕首一样,直接切割。

    不过一瞬间的功夫,莫念念的身上就已经布满了密密麻麻凌乱不堪的伤痕。

    隐约当中,她似乎在水里面看到有许多的庞然大物。而这其中,还有几道飘忽的影子。

    那是,季然吗?

    下意识的,莫念念伸出手抓住了昏暗当中的衣摆。

    “啊!”

    “啊!”

    “……”

    尖叫声再次传来,这一次却不是水再次冲了上来,而是直接倒流。水的巨大拉力的作用下,莫念念努力的抓住着手上的东西,身体直接被甩了出来。若不是左戈和向川眼疾手快的抓住了她的大腿,恐怕她也随着这水流直接离开倒灌在这海水当中去了。

    巨浪来袭,来得快,去的更快。

    当莫念念等人被迫摔在地板上的时候,这才发现,季然,姚丽和管家竟然都出现在了他们的面前。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莫念念来不及想太多,直接扑到了季然的怀中,再三的确认他还有呼吸,这才忍不住大哭起来。

    “季然,季然,你没事的。你一定没事的。呜呜~太好了!我总算是见到你了!”

    与此同时,太阳从海平面上冉冉升起,天色已然渐渐亮了。

    莫念念紧紧的抱住季然,在这被巨大的水流冲刷的破败不堪的地方中,再也忍不住闭上了眼睛。

    三天后,京城某处的总统病房内,莫念念躺在那里,周围全都是管子。整个人看起来更是憔悴不已。身上大大小小的伤痕虽然已经结疤了,但是却看起来十分的丑陋。

    一旁,莫易文和邵半梦等人满脸忧愁。

    三天前,本来应该是她和季然结婚的大好日子,没成想,好好的一桩婚事没有办成,反而还变成这样一幅模样。

    她不过就只是想要自己的女儿一辈子平平安安而已,为什么就那么难?邵半梦忍不住又开始掩嘴哭泣。

    莫易文深深的叹了口气,说道:“你别难过了。念念吉人天相,不会有事的。”

    “不会有事?这叫不会有事吗?当初就不应该同意什么婚事。如果念念和季然没有在一起的话,如今也不会变成这个样子!这孩子平日里就喜欢打闹,这和季然在一起了,可不就变本加厉了吗?”

    “季家未免也太过分了,念念都被人掳走了,竟然还隐瞒的那么彻底,如果不是因为婚期已经到了,他们是不是还想要再继续隐瞒下去?他们这是想要我女儿的命啊!”

    邵半梦越想越生气,整个人都快要失去理智了。

    这些年来,她的确是很想要回京城,想要回到自己从小长大的地方。可是如果让她知道回来之后事情竟然会变成这样的话,她宁愿再次和邵家断绝来往!

    “半梦,这件事情,也不能怪他们。”

    听到莫易文的话,邵半梦顿时从凳子上站了起来,愤怒的说道:“对!是不能怪他们!他们愿意送他们季家的人去那么可怕的地方,那是他们的事情。凭什么要把我的女儿也送过去?他们不想着营救我的女儿,竟然还帮着隐瞒了我们那么长时间。就他们这样的态度,我怎么放心把我的女儿嫁过去?”

    “莫易文,念念可是你的女儿!你怎么还帮着他们说话?”

    “这件事情,他们已经解释了。但是事发突然,谁也没有想到竟然会出现这样的事情。那个地方是各国协议好的地方。就算是他们,也无能为力。”

    “是无能为力,还是想要顺势而为?”邵半梦反问一句,见莫易文没有了声音更是气的眼泪直掉。

    这三天,在见到自己的宝贝女儿满身伤痕的被军区的士兵抬回来的时候,她这心里面就没好过。她后悔啊!

    以前小打小闹也就算了,可是自从和季然认识了以后,不是被炸弹炸伤,就是中弹受伤,总之就没有一处能够完好的地方。

    每天看着莫念念身上插着各种试管,她的心就好像是被扎似的。

    莫易文怎么还能够帮着他们说话?

    还有邵家!亏得还是她的娘家,是念念的外公家,舅舅家!他们的权势,怎么可能会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可是却跟着季家一起隐瞒,她每每想到这个,就更是后悔自己选择回到京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