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修真小说 > 军长家的小娇妻 > 第五百二十七章 我答应
    “那就去找。”

    说的倒是简单,顾希内心各种吐槽。他虽然是军医,而且也是中西医同修,但是因为在军队上处理的大部分都是外伤,所以很少深入的去研究。这一次也是因为西医上面只能进行截肢处理,所以才会找来自己认识的那些中药医学专家。

    他家就是开医院的,在这方面自然是人脉很广。即便如此,在面对莫念念这件事情上,他现在也是焦头烂额。

    “不是做兄弟的要瞒着你,实在是这件事情太难了。你现在还受着伤,想要……”

    “废话少说。”

    “林家。”

    顾希简明扼要的说了两个字。见季然皱起眉头,这才解释道:“林家是医药世家,这一代还涉及了珠宝古董玉器的行业,虽然不在京城,但是对华夏来说也是不容小觑。林家祖传一支药。或许有办法。”

    “去拿。不惜一切代价。”

    说的倒是轻松,顾希满脸黑线,苦着一张脸说道:“大哥,林家不是阿猫阿狗,那是大家族。戒备森严,保安众多。更加重要的是,没几个人知道这药放在什么地方。听说也只有林家的当家家主才知道这东西在什么地方。想要拿到它可不是随便几句话或者是用军事镇压就可以解决的。”

    “那就想办法拿到它。”

    季然冷冷的说着,语气当中全是坚定。

    而听到这话的顾希却根本就不抱希望。

    “先别想那么多,就算现在拿到了那支药,恐怕也没有办法立即对念念进行治疗。她身上的伤太严重了,必须好好的调养。”

    更加重要的是,念念的脑部受到了重创,一直都没有醒过来的意思。如果一直这样下去的话,就算是腿上的伤给救好了,恐怕也只能成为一个植物人永远的躺在病床上了。

    这件事情事关重大,顾希闭口不言,生怕季然直接暴走。

    然而,即便如此,季然也很难接受如今的一切。

    在他醒过来的第二天,得知这个消息的人纷纷出现在了他的病房里,甚至于还包括一直都在外出做任务的韩冬儿。

    “帮我做件事情。”

    “你说。”

    韩冬儿平静的说道,眼睛深处带着一抹崇拜和爱恋,然而她很清楚,季然永远都不会是她的。他从来都没有对她动过心,小的时候把她当成妹妹看待,长大了或许把她当成下属,到战友,他们可以肝胆相照,但是却不可能心有灵犀。

    想到这里,韩冬儿对莫念念越发的好奇起来。

    之前一直在国外做任务,对国内的事情一直都没有耳闻。知道前段时间陆修找到了她将季然要娶老婆的事情告诉了她,她这才恍然原来她心目当中无所不能的大哥哥也不过是个凡人。他也会有七情六欲,也会有爱恨情仇。

    这时,季然平淡的说道:“潜入林家。打听龙骨的消息。”

    龙骨?生死人肉白骨的龙骨?韩冬儿一愣,立马就明白了季然的用意。这分明就是为了莫念念准备的。韩冬儿看着季然,说道:“林家享誉海内外,对不少大人物都有恩情。如果知道我们打龙骨的主意,恐怕只要一声令下,就有很多人愿意做这个出头鸟来帮他们对付我们。”

    “所以才需要你潜入。你的能力我很清楚。而且做得都是机密任务,没有多少人认识你。我现在身体还没有恢复,需要你帮我打前战。”

    说到这里,季然顿了顿,又说道:“这是我个人的事情,和军区没有任何关系。不是命令,而是请求。你可以拒绝。”

    “我答应。”

    你的事情,我怎么可能拒绝?韩冬儿在内心默默补充。

    “就当是你这些年被陆修骚扰的回报了。”

    当年,她故意说只有打败季然才有资格做她男人的话,无非就是另类的表白,季然是什么人,他怎么可能不清楚?可是他却从来都没有正面回应过这件事情。

    她本就是一个隐忍的人,如今知道季然已经心有所属了,自然更加不会多做纠缠。只希望能够成为他的兄弟,战友。如今兄弟有难了,她自然是要帮忙的!

    就在季然醒来的短短几天时间,不仅仅是韩冬儿,就连韩俊和方黎等人也都来见他,并且开始了一系列新的计划。

    与此同时,得知季然醒过来之后的方锦也悄悄的冒头了。

    看着坐在轮椅上的季然,虽然身上的绷带已经被拆掉了,但是整个人看起来却带着一抹沧桑。

    方锦犹豫了半响,这才说道:“我是站在念念这一边的。梦姨说了,不希望你们两个再在一起。”

    “不过我心里明白,梦姨是不想要拖累你。虽然季家和邵家隐瞒了这件事情,但是你却是无辜的。念念的情况,医生都已经说了,梦姨只是希望你能够再慎重一些。”

    “你要是真的退缩了,我肯定不饶过你!”

    说着,方锦拽起了自己胖乎乎的小拳头,一副恶狠狠的威胁别人的模样,殊不知自己看起来根本就没有什么威胁力。

    看着这样的方锦,几天下来都没有露出笑容的季然嘴角微微勾起一丝笑容。

    “谢谢你。我不会放弃念念的。我希望你可以让我看看念念。”

    方锦送了口气之后,小心脏又提了起来。

    “这个我可没有办法。梦姨的态度很坚决,就连莫叔叔都拿她没有办法。而且梦姨每天都照顾念念,寸步不离,你若是想要见到念念,很难。”

    “不过你也不用担心。日久见人心嘛!时间一长,梦姨说不定就被你的恒心给感动了。到时候,你就可以见到念念了。”

    然而,这种级别的安慰话对季然来说根本就没有什么作用。

    知道莫念念的情况不好,可是他这个作为丈夫的却没有办法见到她。他憋屈。

    季然默默的看着方锦,许久,她总算是败下阵来。

    “你若是想要看到念念的话,那只能把梦姨给引出病房。这家医院里面,就连顾希都听你的话,我想这对你来说肯定 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所以,干嘛非得跟她说这些?方锦眨巴着大眼睛,突然问道:“你你你,你该不会是想要利用我吧?”

    “不行不行!要是让梦姨知道了,肯定会很生气的。她肯定会不理我,她已经够伤心了,我绝对不能再做让她难过的事情了。”

    不管方锦如何摇头否定,季然都用一双平淡无波的眼神看着她。

    对此,方锦顿时拉耸着脑袋。

    “你说吧,只要不违反我做人的道义,为了你和念念的爱情,我还是愿意做一点点牺牲的。”

    说着,她伸出手将大拇指和食指微微接触,真的只露出了食指的一点点。

    季然和莫念念之间的感情可以说是方锦一直看在眼中的。再说了,当初念念之所以会主动的从医院离开,说到底还是因为关心她的安危。

    如果不是因为她的话,念念也不会主动的从医院走出来,被李峰的人进行胁迫。这段时间,她心里面自责死了。

    邵半梦虽然不说,但是她看在眼中,心里面更是过意不去。她恨不得此时躺在病床上的人是她,而不是莫念念。

    于是乎,本来就天性单纯的方锦在季然的平静无波的眼神下直接败下阵来。

    第二天一早,方锦背着自己的小背包,手里面提着邵老太太起了个大早亲自熬的汤水默默的敲响了莫念念的病房门。

    “梦姨,我是锦儿!”

    “进来吧~”

    邵半梦有些疲劳的声音从病房里面传来,这几天不眠不休的照顾让她看起来更加的憔悴苍老。

    方锦小心翼翼的探出脑袋,发现病房里面只有邵半梦一个人,微不可见的松了口气,这才默默的走了进来。

    “梦姨,你肯定很辛苦了吧? 这几天为了照顾念念都没有休息好,这样下去怎么可以?万一念念醒过来看到你那么憔悴,心里面肯定会很难过的。”

    “你这孩子嘴巴就是甜 。”邵半梦扯开嘴角微微笑了笑,双眸看向莫念念的眼神充满了慈爱。“这是我的孩子,她一天不醒过来,我就没办法休息好。”

    “那可不行。念念现在在病床上躺着,我可不能什么都不管。梦姨,你现在就去好好休息,念念我来看着就好!我跟你保证,我肯定会仔仔细细,认认真真的照顾她的。她要是有什么情况发生,我肯定第一时间告诉你!”

    “可是……”

    “没什么可是的了!你现在就乖乖的把这碗汤给喝了。你要是不好好的睡上一觉,我可要生气!”

    方锦半是撒娇,半是哀求的让邵半梦去休息。

    连日来没有休息好的邵半梦终究还是忍不住点了点头,将她提着的汤给 喝了之后,这才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即便如此,她也不愿意离开房间半步。

    看着她躺在沙发上,即便熟睡也遮掩不住的疲劳和担忧,方锦撇撇嘴,只觉得鼻子酸酸的。

    过了约莫十分钟左右,见邵半梦已经熟睡了,方锦这才心惊胆战的将病房的门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