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修真小说 > 军长家的小娇妻 > 第五百二十八章 不用担心
    入眼的就是坐在轮椅上的季然。

    季然看了眼方锦,见她好像做贼似的小心翼翼,平淡的说道:“你就在外面看着,别让别人进来。”

    “啊?”

    方锦一愣,见季然没再说话直接坐着轮椅就进去了,默默的撇撇嘴,乖乖的站在了门口。她怎么有种被人用完就扔的错觉?

    悲催的撇撇嘴,方锦左右张望,见没有人在,嘿嘿一笑默默的将耳朵贴在了病房门上。

    房间里面,一路坐着轮椅进去的季然在看到里面的情况之后,脸色十分阴沉。

    虽然从顾希的口中知道莫念念的情况很不好,但是当真的将这一幕看在眼中的时候,季然这才发现,她的情况比起自己想想当中的还更加的严重。

    季然沉默,周围都是机器的声音,滴答滴答的似乎是在说明莫念念现在的情况到底有多不好。

    身上的伤口已经结疤了,有的甚至于脱落下来,露出里面粉嫩的肉来。

    季然伸出手,轻柔的触摸着,只觉得十分心疼。

    “念念,对不起。”

    眼神微微滑下,落在了莫念念被铁架固定的腿上。虽然受伤的腿都被绷带给绑住了,但是看着明显比之另外一条腿还跟更加消瘦的地方,季然还是无法接受。

    是他没有好好的保护莫念念,保护他的老婆。他作为丈夫,并不合格。

    季然伸出骨节分明的手,在莫念念的憔悴的脸上微微划过,低声说道:

    “念念,快点醒过来吧!我很想你。我一定会把你救醒的。顾希说了,你的意志力现在还不能够支撑你醒过来。但是我相信你一定可以的。你是我的女人,我知道你很坚强,一直以来都是这样。你……”

    季然握着莫念念的手,时而轻笑,时而低语,那神情和模样,若是让别人看到哪里会想象的出来这就是军区军长的模样?

    此时的他就像是一个毛头小子,看到自己心爱的女人躺在病床上没有声息,伤心难过的同时还不知道应该怎么样才能够让她好起来,也不知道应该怎么样才能够将这件事情给完美的处理好。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一直都待在病房外面,偷听了半响都没有听到一个字的方锦在抱怨这总统病房的隔音设备很好的同时,不免有些抱怨和不爽。

    就在这个时候,邵付思来想去都想要偷偷的见莫念念一面。不仅仅是因为自己对她的关心,同时他也想要将她的情况告诉家人。

    邵家一众老小都十分担心记挂着莫念念的安危,邵付不希望一家人又回到当初和姑姑生分的时候。

    只见邵付皱着眉头,忍不住伸出手直接拍了拍方锦的脑袋。

    “啊!”

    方锦尖叫一声,吓得脸都快要扭曲了。见是邵付这才狠狠的松了口气,没好气的问道:“你来这里干什么?不知道人吓人会吓死人的吗?”

    “我不知道你会不会被我吓死,我只是好奇你躲在门口到底想要干什么?”

    “管你什么事?”

    方锦忍不住反问一声,惹得邵付满脸黑线。

    “我要进去。”

    “你不能进去。”

    “我为什么不能进去。”

    “梦姨说过邵家人不能进去。你是邵家的一份子,所以你不能进去。”

    方锦双手叉腰,气呼呼的叫道。

    可是听到这话的邵付却狠狠的抽了抽嘴角,问道:“我不能进去,那病房里面的人是谁?为什么他能够进去?”

    “你,你胡说八道什么?我根本就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方锦顿时一惊,急忙的叫了起来,可是脸上的表情却十分的心虚,就连双手都下意识的伸开挡在了邵付的面前。

    本来邵付心里面只是怀疑而已,此时见到方锦这幅模样,顿时了然。

    病房里面肯定是有人!而且这个人还是邵半梦并不希望见到的,否则这丫头也不会鬼鬼祟祟的趴在病房门口想要偷听些什么。

    能够让方锦这样出手相帮的,除了季然之外,根本就不做他想!

    邵付轻笑一声,尽量让自己看起来阳光无害。当然,他本就年少青春,自然很容易就得到了方锦的认可。只听他说道:

    “我知道里面的人是谁。锦儿,其实我们都是关心念念的。如今念念躺在病床上,到现在都还没有醒过来,我们心里面都十分难受的。特别是奶奶和爷爷,他们两个老人家本来就已经上了年纪了。”

    “好不容易姑姑回来了,可是现在情况却又是这样的样子。爷爷奶奶看起来都老了好几岁。这几天,我们家里面更是十分沉闷,就连我都不敢大声开玩笑。生怕被伯父和爷爷看到,我……”

    要说诉苦,邵付绝对是杠把子,几句话引经据典的就将邵家如今过得有多么痛苦难受的事情告诉了方锦。

    而方锦根本就没有办法反驳。因为她都将这一切看在眼中。

    她的确也生气邵爷爷把那么大的事情都隐瞒起来,导致念念身受重伤到现在都昏迷不醒。但是想到之前看到他那苍老可怜的背影,她的心立马就软了下来。

    “你想要进去,也不是不可以。”

    “真的吗?”

    邵付一喜,忍不住开口询问。

    方锦顿时就抓住了他的手臂,叫道:“你叫那么大声干什么?生怕被别人知道这件事情吗?我可告诉你,这件事情你知我知,天知地知,其他人都不能知道!”

    “要是让梦姨知道我竟然悄悄的把你放进去,她肯定会生气的。我可不想看到梦姨生气。”

    方锦嘟着小嘴,叽叽喳喳的准备先约法三章。邵付心里面却记挂着莫念念的情况,自然也管不了那么多,胡乱的点头应承。

    得到应答的方锦自然是小心翼翼的将病房门给打开,而后轻声说道:“你进去的时候可别说话。别打扰念念和季然,还有,你这个电灯泡不要停留太久的时间,要是……”

    “我知道了。你这小妞怎么那么啰嗦?”

    “你才啰嗦!”

    方锦不爽的皱了皱鼻子,哼哼唧唧的说了一声,见邵半梦还是没有醒过来的意思,这才微微松了口气,说道:“梦姨这几天都没有休息好,所以我在邵奶奶亲手熬的汤里面加了点安眠药。”

    “你说什么?”耳朵十分灵敏的邵付顿时皱起了眉头。

    “你有没有搞错!姑姑自己就是个护士,要是让她察觉到不对,发现奶奶送的汤有问题的话,那她岂不是更加不会原谅我邵家了?”

    “方锦!你这个死丫头,谁让你这样做的?你有没有搞错啊!”

    方锦撇撇嘴,嫌弃的瞪着邵付,说道:“你才是死丫头呢!你要是现在不过去的话,待会儿梦姨要是醒过来了,我看你还怎么看!”

    两个人就在病房门边叽叽喳喳的说着话,季然凝眉,不悦的看了过去。

    见到季然,邵付显示一惊,而后又是僵硬的扯了扯嘴角,虽然知道自己这个时候不应该笑,可是看着他坐在轮椅上,浑身上下几乎都是绷带的模样,邵付还是忍不住扯开嘴角。

    “出去。”

    “……”

    下一刻,邵付拉耸着脑袋,默默的走了出去。

    军长了不起?

    虽然不知道季然这一次的行动具体是什么,但是能够把他给伤成这样的,可想而知一定不是什么小任务。这样的任务都成功了,恐怕这军长头衔又要被润色不少了。

    没一会儿的功夫,季然就出现了,连招呼都没有打就直接离开,看的邵付一愣一愣的。

    “他走了,我现在可以进去看看了吧?”

    想到这里,邵付直接将门打开,可是脚步还没有往里面垮,就见躺在沙发上的邵半梦不知道什么时候睁开了双眼,怒视着他。

    “姑姑。”

    邵付一愣,狠狠的咽了咽口水。

    不是吧?

    “你来干什么?念念身体还没有康复,不适合探视。你还是离开吧!”

    邵半梦大步走了过来,伸手就要关门,见方锦就在旁边,顿时凝眉说道:“锦儿,你这是干嘛?”

    “我……”方锦眼珠子一转,说道:“我刚才去上了个厕所,就见有人鬼鬼祟祟的想要进来,我刚才是要跟他理论来着,但是又不想吵醒你,所以才……”

    “你这傻孩子。”邵半梦顿时软了下来。

    “这几天也麻烦你了,都没有休息好。”

    “没事没事!我也想要看到念念快点好起来,不让我吃东西都吃不香了。”

    方锦急忙的摇了摇头。

    还别说,不过小半个月的时间而已,比起之前,她还真是显得消瘦不小。邵半梦微微叹了口气,伸出手抓住了方锦,带着她往病房里面走去,顺便把门给关上,把邵付拦在外边。

    “……”

    病房里面,邵半梦叹息一声,问道:“韩家的态度还是那样吗?”

    “什么态度?韩家对我很好,梦姨不用担心的。”

    方锦一愣,笑嘻嘻的说了一句。

    “你这傻孩子,真当你梦姨我什么都不知道吗?韩家说到底在京城也是一个大家族,韩俊更是他们韩家的独苗。之前因为庄柔的事情,韩家差点走错路。但是却不代表韩俊在韩家里面就有了绝对的话语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