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修真小说 > 军长家的小娇妻 > 第五百二十九章 我想见他
    “我知道你和韩俊是真心相爱的,但是你有没有想过,韩家那些人并非都是一心想要接纳你的。韩俊以后必然要接手韩家的事业,他们希望他能够娶一个对他以后事业和家族都有帮助的女人。”

    “否则当初就不会设计让韩俊跟庄柔订婚了。因为这个事情,韩家在京城的名声本来就有些不好,如今若是让别人知道韩俊找了半天竟然找了一个平民孩子做老婆。就韩家那些要面子的人是绝对不会同意的。”

    邵半梦抓住方锦的手,忍不住在上面轻轻的拍了拍,这才说道:“锦儿,你是我看着长大的。在我的心里面,你和念念没什么两样。豪门是非多,我是真的担心你若是嫁过去了,难免会有很多的问题。韩俊虽然是韩家的继承人,但是却免不了因为家族里面的事情束手束脚。”

    “我也不是说要劝你和韩俊两个人分开。你若是真的决心要跟他在一起,我是绝对不会拦着你的。”

    方锦低着脑袋,心里面很不是滋味。

    她自然清楚邵半梦之所以跟她说这些,都是为了她好。可是这种拐着弯的要让她放弃韩俊的说法,她听着实在难受。

    但是邵半梦说的没错,韩家的人并不同意她和韩俊在一起。

    这里是京城,她和韩俊的事情根本就瞒不了韩家人。在知道他们两个人的事情之后,韩家第一时间就派人来找她了。

    但是她心情十分忐忑激动,满脑子想的都是要见到韩俊的长辈了,应该怎么样才算得体,不会让别人失去好感。然而,等待她的结果却是让她离开韩俊,不要再出现在韩俊的身边。

    方锦当时就懵逼了,大半天都没有搞明白他们的意思,等明白之后又是生气又是火大,偏偏却又没有任何办法。

    他们说的对,她不过就是一个无关紧要的小女生罢了。可是韩俊不一样。感情对他们这些世家子弟来说根本就没有那么重要。

    她真的好害怕等所谓的新鲜感过去了,韩俊会不再需要她,把她踢的远远的。从此以后天各一方。

    方锦撇撇嘴,眼眶中不由得充盈了泪水。那些肥皂剧里面灰姑娘和王子被活生生拆散的场景在她的脑海当中挥之不去。她似乎已经预见了自己到时候会是怎样的悲催。

    “可是我喜欢他!梦姨,我真的好喜欢他,怎么办?”

    软糯可爱的声音传来,邵半梦的心都快要划掉了。

    “你放心,我和你莫叔叔就是你最坚强的后盾。你若是真的喜欢韩俊,那就找他好好的说明情况。别什么事情都憋在心里面。你这孩子以前做什么事情都叽叽喳喳的,性格又开朗又可爱。可是现在却也变得多愁善感起来,我看的心里面真不是滋味。”

    “梦姨可别这样说,我和念念永远都是你的贴心小棉袄。”

    听到这话,邵半梦忍不住笑了。

    “你这傻丫头。”

    说起莫念念,邵半梦转过头看向躺在病床上,仍旧没有半点声息的女儿,默默的叹了口气。

    “医生说念念现在的情况虽然有所好转,但是她却一直都不愿意醒过来。可怜的孩子,受了那么多的苦,都是我这个当妈的不是。”

    “梦姨,这怎么是你的不对?”方锦急忙叫道:“要说不对,那也应该是季然的不对!念念是他的妻子,可是他却没有保护好她,反而还跟着她一起带了一身的伤回来。当时他们两个人就那样躺着,我现在想想都害怕。”

    “季然若不是从小体质好,又是一名军人的话,恐怕到现在都还和念念一样昏迷不醒,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够痊愈吧!”

    说到季然,方锦双眼滴溜溜的转动着,小心翼翼的看了眼邵半梦,生怕从她的眼中看到怨恨和愤怒。

    所幸,这些都没有。邵半梦也没有因为她的话而有迁怒的意思。

    她抿唇叹了口气,并没有再开口,而是走到了莫念念的跟前,脑海当中闪现的是季然刚醒过来的时候,坐在轮椅上,全身都缠绕着绷带的模样。

    她好歹也是一名护士,自然看的出来季然的伤势十分严重。可是在醒过来的第一时间,他心里面惦念着的还是莫念念,这让她多少有些安慰。

    可是难道因为这点安慰就放任自己的宝贝女儿以后可能会再面对这种危险的情况吗?

    她不愿意自己的女儿每天活在危险当中!

    当年她嫁给莫易文的时候,支撑她的就是爱情。即便是如今过去了那么多年也仍旧如此。但是在这些年里面,她收到多少警告信,威胁信和恐吓信?

    她自己都数不过来了。作为警察家属,她都经历过这些。那季然呢?他是一名军人,执行的任务更是危险重重,面对的都是那些杀人如麻的犯罪分子。他们杀人不眨眼,又怎么会在意莫念念的性命?

    这种事情,绝对不能再让它发生!就当是她作为母亲的一份私心吧!

    看着躺在病床上的莫念念,邵半梦伸出手在她的额头上轻轻抚过。

    就在这个时候,莫念念的手指微微的动了动,好像是条件反射似的,或者只是身体的机能反应。可是它的确是动了!

    在不知名的地方,黑暗,阴冷,周围全都是冷冰冰的水拍打着她,水里面有很多的石头,或大或小,或圆润或尖锐。每次袭击而来,她都艰难躲过。然而,她也显得越发的疲累,就连呼吸都快成为奢望。

    有一道声音似乎在跟她诉说着什么,十分熟悉,沙哑又带着深深的思念。听着让她十分伤心却又感动,即便她根本就听不明白这道声音到底在说些什么。

    似乎在这道声音出现之后,那些黑暗,阴冷的东西全都不见了。取而代之的确实一缕刚刚从天际升起来的阳光。她坐在被炸毁的高山壁崖上,双手搂着季然的肩膀,两人互相依偎,迎接着这黑暗中的第一抹光亮。

    下一刻,莫念念却猛然一黑,顿时陷入到了黑暗当中,周围什么都没有。紧张,害怕,恐惧瞬间扑面而来。

    莫念念猛地张开了双眼。

    “念念!”

    “念念!念念醒过来了!太好了,我去叫医生!”

    听到邵半梦的呼喊声,急忙赶上前的方锦激动的差点跳了起来。

    她以最快的速度跑了出去,果然是季然的病房里面见到了顾希。两人似乎在商量些什么,在她打开门冲进去的时候,两人的目光十分凌厉甚至于还带着一抹肃杀。

    方锦一愣,之前想要说的话瞬间抛到脑后,只觉得整个大脑一片空白。

    “锦儿?你来这里干什么?念念出事了?”

    季然当先反应过来,冷声开口询问。

    方锦胡乱的点了点头,然后又急忙摇了摇头。这才缓过神来,说道:“念念,是念念醒了!顾希,你快点过去看看。”

    “我知道了。”

    顾希一愣,点了点头。

    不应该啊!之前检查莫念念的身体情况,不像是快要醒过来的样子啊!难道说还有什么是他不知道的?

    这时,季然轻咳一声。

    “……”

    “我推你过去。念念现在肯定很想要见到你!”

    方锦眼疾手快,屁颠屁颠的跑到了季然的身后,乖乖的当起一个小厮。可是脑海当中却不由自主的浮现刚才季然和顾希两个人可怕的眼神。

    也不得不说,方锦对莫念念真的十分了解。

    就在她话刚说没多久,睁开眼睛后的莫念念第一句话问的就是:“季然呢?”

    “你这傻孩子,可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锦儿已经去找医生了。很快就会回来。你……”

    “妈,季然呢?”

    莫念念认真的看着邵半梦,再次询问顿时让邵半梦脸色有些僵硬。

    她明明记得,季然还活着的。见她神色僵硬,莫念念的心都快要提起来了。

    “他没事。你放心吧。你才刚刚醒过来,应该好好休息才是。”邵半梦叹了口气,默默的坐在了她的身边,温柔却干枯的手轻轻的抚过她的头发丝。

    “我想见他。”

    执拗的莫念念及时刚刚醒过来,声音十分沙哑,但仍旧透露着坚定。

    在没有看到季然安然无事之前,她是绝对不可能放心的。就好像季然当时睁开的第一眼就是下意识的寻找她想要确认她的安全一样。此时的莫念念也如同季然一般想法。

    就在这个时候,顾希已经出现,随之而来的还有身后的季然和方锦。

    邵半梦微微皱眉,却没有多说,而是直接站到了一边给莫念念倒水。

    “你才刚醒过来,肯定口渴了。来,念念,先喝点水。”

    “恩。”

    还别说,真是有些口渴了。经过邵半梦的提醒,莫念念这才感觉到身体的不舒服。张开干涸的唇,她的双眼却眨也不眨的盯着季然看。

    “我很好。念念,乖乖的养病。先让顾希看看你的身体情况。”

    察觉到莫念念眼中的询问,连日来都没有笑容的季然轻笑一声,满是宠溺。

    两人虽然没有说很多话,但是神色之间的交流却透出满满的爱意,让一旁的邵半梦看着心情十分郁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