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修真小说 > 军长家的小娇妻 > 第五百三十章 看望
    明明在心里告诫过自己不能再让季然和念念在一起,这对谁都没有好处。

    念念还小,根本就不是季然那些仇家的对手,细想之下,念念每一次受伤都和季然脱不了干系!

    想到这里,邵半梦淡淡的说道:“念念刚刚醒过来还需要休息。你的身体也还没有恢复,也回去休息吧!你们两个若是呆在一块,对病情没有好处。”

    邵半梦话音刚落,方锦就忍不住说道:“不是这样的,梦姨。我觉得念念和季然呆在一块还能够早点恢复呢!之前念念一直昏迷不醒,可是季然来看过她之后,她就醒了!我觉得他们两个干脆和在一起 有伴也能过互相监督,免了相思之苦不是?”

    方锦越说越觉得有道理,却忽略了季然和邵半梦黑下来的脸色。

    “季然来看过念念?我怎么不知道。”

    “……”

    额~她是不是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方锦弱弱的咽了咽口水。

    一旁,顾希挑了挑眉头。原来是这样,他还奇怪念念之前毫无预兆,这突然间就醒了。他这个当医生的还真是失职。

    顾希扯开嘴角,笑着说道:“医学上的确有这样的说法。念念一直昏迷不醒,这也是无奈之举。”

    虽然有顾希的解释,但是邵半梦心里面仍旧很不是滋味。作为一名护士,她自然知道顾希说的都是对的。可是谁唤醒念念不好,偏偏是季然?

    她一方面自责自己应该早点让他们见面,这样念念或许就会早点醒过来。可是一方面却又忧愁于这两个孩子的深厚感情。

    长此以往,念念成为了季然的软肋,那些人会轻易的放过吗?邵半梦很清楚不会。

    见她迟迟没有说话,方锦惴惴不安,梦姨该不会生气了吧?

    “梦姨,我……”

    “傻孩子,我去给你熬碗粥,刚醒过来,肯定饿了。”

    邵半梦摇了摇头,温柔的说了一句。这才轻步的走了出去。念念醒过来了,是好事,她要通知莫易文和那些……那些关心念念安危的人才行。

    莫念念好奇的看了眼邵半梦,这才愣愣的看着季然,问道:“你真的好吗?我看见你被水流卷着,身上大大小小的全是伤痕。你还倒在我的怀里昏迷不醒。我……”

    那充满了不安和害怕的模样就好像是小兔子收到惊吓一般,小心翼翼。季然温柔的上前,骨节分明的手指直接握住了莫念念的手。

    “我好好的,你也好好的。我们已经从恶魔岛离开了。这里有我们的家人,有你熟悉的一切。你这傻女人难道全忘记了吗?你面前的,是你的丈夫。”

    “我知道。”

    莫念念脸色微红。她当然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只是她还没有从恶魔岛上那些可怕的事情中回过神来。她真的很害怕,这不过是一场梦而已。

    “我们是怎么回来的?”

    印象当中,她抱着季然陷入了昏迷,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就是现在。

    “你拿到了岛主的遗产?”听到这话,季然顿时哭笑不得。

    “你这女人刚醒过来就那么八卦,难道不应该先关心关心自己的病情吗?你昏迷这几天,大家都很担心你。”

    “你说什么?我昏迷了几天?这怎么可能?”

    莫念念满脸惊愕。

    一旁,方锦忍不住插嘴道:“可不是吗?你都不知道你回来的时候我们大家有多着急。那天本来是你和季然的婚礼。整个京城的人都等着见证这一切。没想到等到的结果竟然是婚礼取消。网络上那些人说什么的都有。我都快气死了!”

    方锦嘟着小嘴,满是愤愤不平。

    莫念念却忍不住好奇的问道:“他们都说什么呢?”

    “还能说什么,不就是说着婚礼根本就不应该存在之类的话吗?那些人一个个都说你和季然不般配呢!听说婚礼没有成功举行,还有不少女人在烧香拜佛,说是佛祖成全了她们的心愿,就差张灯结彩了!”

    莫念念忍不住笑了。季然在京城的受欢迎程度,她又不是一天两天知道了。不过这些迷弟迷妹们未免也太幸灾乐祸了。

    季然伸出手刮了刮她的鼻子,说道:“你这女人还笑的出来?等你伤好了,我们就结婚。”

    “哼~”

    莫念念顿时脸色一红,他们本来就已经结婚了,不过就却一个婚礼罢了。不过季然那么霸道不容她一丝拒绝,却让她心里面乐滋滋的,无形当中十分享受这种感觉。

    可是一旁的方锦却暗自叹气。

    就现在梦姨的态度,他们两个人想要结婚,恐怕没那么简单呢!

    这个时候,顾希已经检查的差不多了。

    他的眼神在莫念念的腿上划过,这才说道。

    “恢复的还不错,整个人的精神状态没有什么异常。该记得的东西都记得吧?”

    “难道还有什么不该记得的?”

    莫念念眉头一挑,反问一句。

    “你能告诉我,你是怎么醒过来的吗?虽然说国际临床试验当中的确是有出现过被别人唤醒的事情出现,但是像你这样的,我觉得还是很有必要进行一下研究。”

    “研究?”

    “你这是把我老婆当成研究对象了吗?”

    季然反问一句,吓得顾希急忙闭上嘴巴。

    呵呵哒。他差点给忘记了,季然这家伙还在一边呢!他这是看到有特殊案例,见猎心喜,竟然差点忘记了念念的老公有多么的难搞。

    莫念念轻笑出声,说道:“我也不知道怎么就醒过来了。只是觉得似乎有人在我耳边说话。”

    “咦?说了什么?”

    方锦眨巴着眼睛,满脸好奇。

    听此,季然脸色微僵,隐约可见耳朵有红晕浮现。

    莫念念轻笑一声,眼中闪过一抹狡黠。虽然没有听清楚到底在说什么,但是看季然这幅模样就知道,这家伙说的话肯定不是普通的家长里短。

    “让我想想,他……”

    “他怎么了?”方锦微微睁大双眸,满含好奇和探究,就连晶莹剔透的樱桃小嘴此时也微微张开,似乎等待着接下来让人开心的事情。

    然而,莫念念却话锋一转,说道:“他说了什么,我也不知道。我只是听到有人在我的身边说话。具体说了些什么……季然,你说!”

    见两个女人都看了过来,季然嘴角微抽,平淡的说道:“忘了。”

    “啊~”

    方锦满脸失望的叫了一声。怎么这样?她很想要知道的好不好?

    就在他们说话的功夫,得知莫念念醒过来的莫易文等人直接将手中的事情给放下,快速的赶了过来。

    就连邵家的其他人也是如此。

    许是因为莫念念醒过来的原因,邵半梦这一次没有强硬的不允许他们的探视。但是也先把话放在前面,不允许他们探视的时间太久,以免妨碍念念的休息。

    病房里面,毫不知情的莫念念见到邵老爷子等人全都来了,心里面又是感动又是愧疚。没想到自己昏迷让那么多人都跟着伤心难过。

    特别是邵老太太心里面十分复杂,眼眶当中还隐约可以看到泪水浮现。

    “我已经没事了,外公,外婆,你们不用担心,还特意过来看我的。”

    邵付探头探脑的在后面,听到这话差点吐槽出声。他也想要看看念念啊!结果一大家子都围在中间,他连个影子都看不到也就算了,之前还直接被邵半梦抓包。邵付顿时觉得内心充满了难过。

    “你没事就好,没事就好。身体有什么不舒服的就跟医生说,有什么想要吃的就跟我说。还有……”

    邵老太太当仁不让的坐在了莫念念的身边,一双略显干枯的双手覆在了她的手上,双眸中全是慈爱。

    不仅如此,就连邵老爷子也都连连点头,声称只要莫念念想要的,他一定会想方设法的弄到。惹得她都忍不住笑了出来。

    “外公,外婆,你们不用担心。我没事的。我现在不是已经醒过来了吗?”

    “得亏是醒过来了,否则我们大家以后的日子可怎么过?”

    后面,邵付低声说了一句,见方锦都能够站在莫念念的身边,一时之间又是颇为不忿。凭啥呀!他可是表弟,为什么只能站在……门口边?

    深深的怨念冒出来,邵付决定死乞白赖也要为自己争取权益。

    只听邵付叫道:“念念现在已经醒过来了,在病房里面只有姑姑一个人照顾,多少有些鞭长莫及的时候,我看不如让念念回家。这样大家都可以帮着照看。再说了,在家里面带着总比在医院里面要好多了。”

    邵老太太等人顿时眼睛一亮,就连莫念念眼中也透出一抹亮光。她是顶不喜欢医院的,小时候每次跟着妈妈来到医院,看到那些小朋友们一个个因为打针嚎啕大哭,她总觉得有些阴影。

    只可惜,还不等她说话,邵半梦就直接否决了。

    “念念才刚刚醒过来,还有很多检查要做。待在医院里面多少方便一些。仪器什么的也都有。况且就算是有人照顾,难道还会比护士更加专业吗?”